深度

柯文哲和民進黨,分道揚鑣為哪樁?

民進黨決定放棄柯文哲,提名自家黨員參選台北市長。這一段四年間「從合到分」的過程,除了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表態讓民進黨支持者無法接受外,還有更多因素......。


2018年5月17日,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台北能源之丘2.0—山水綠生態公園設置太陽光電係統」動工儀式。 攝:Imagine China
2018年5月17日,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台北能源之丘2.0—山水綠生態公園設置太陽光電係統」動工儀式。 攝:Imagine China

五月三十日,民進黨中執會確定今年底台北市長選舉徵召自家黨員姚文智參選,不再與無黨籍現任市長,號稱帶領「白色力量」的柯文哲合作。

從今年年初開始,民進黨要不要在台北市長選舉中自提人選,放棄與柯文哲合作,就屢屢成為話題。直到五月十六日,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發言人鄭運鵬正式對外宣布:民進黨啟動徵召的程序,開始評估人選。

鄭運鵬在五月十七日這一天宣布民進黨和柯文哲「分手」,頗有一份「命運捉弄人」的味道。因為恰恰就在四年前 —— 2014年,差一天 —— 五月十六號,柯文哲開了一場記者會,公布了「人才海選計畫」。

四年前的柯文哲,還是位台大醫院醫師,正以「政治素人」的品牌往參選台北市長的路上匍匐前進。但這場「海選人才」不是為了找主要幹部甚至選戰操盤手,這些高級幕僚早在他決定參選時就陸續就位,他們多來自民進黨,需要招募的,多半是一些負責事務性工作的人,舉辦這場「海選人才」,對外宣示、展演的成份遠大於覓才。

就在這一場「海選」前兩天,民進黨對台北市長由誰代表參選做出決定:姚文智將與柯文哲比民調,誰贏了,誰就出馬選台北市長。但事實上,柯文哲團隊或民進黨黨內黨外,沒有人不知道民調的答案是什麼。因為當時的柯是政壇的人氣王,擁有難以匹敵的氣勢。

果不其然,一個月後,柯文哲以百分之四十三的支持率對上姚文智的百分之二十八,在二階段民調中勝出。民進黨採取不提名本黨候選人,而是「推薦」柯文哲的「在野大聯盟」模式出征。民進黨也承諾,若柯文哲當選,不會要求柯文哲入黨,也不會干預柯市府人事安排。

回顧四年前這一段歷史,不曉得該不該說「命運捉弄人」:一樣是柯文哲和姚文智,但角色恰好顛倒,姚文智終於在二零一八年得到代表民進黨出戰的機會;在柯文哲方面,既然民進黨決定自行提名候選人,四年前協助他打贏選戰的民進黨核心幕僚,已經無法再幫忙,甚至如市府副秘書長李文英,在民、柯合作一破局時就辭職走人。

柯文哲幕下人才凋零,如今必須自己想辦法。於是他在今年五月十七日對外表示:「考慮海選競選團隊」。又一次。

2018年5月30日,民進黨中執會確定不再與無黨籍現任市長柯文哲合作,而徵召自家黨員姚文智參選台北市長選舉。

2018年5月30日,民進黨中執會確定不再與無黨籍現任市長柯文哲合作,而徵召自家黨員姚文智參選台北市長選舉。攝:Imagine China

錯亂的府會關係

與民進黨分道揚鑣,是柯文哲從政以來最嚴峻的考驗,昔日的戰友,如今成為對手。儘管政治本來就沒有永遠的朋友或是敵人,但柯文哲與民進黨的合作關係,果真四年就玩完了嗎?至少目前看起來是如此。

但為什麼呢?

事實上,柯文哲與民進黨會走到這一步,並不是最近幾個月的事。早在柯文哲當選上任之初,雙方的裂痕一步步浮現出來。關鍵在於:柯文哲與民進黨在二零一四年盟結,是民進黨首次與黨外人士的結盟,當柯文哲上任後,該如何保有彼此的自主性,但又要民進黨可置喙,彼此的關係如何界定這個重要問題,從來沒有被認真討論過。

促成與柯文哲合作的是民進黨中央高層,但實際在市政事務中與柯文哲折衝樽俎的,是市議員及地方基層人士。在柯文哲上任後,民進黨上、下階層在看待柯文哲的關係和態度上分歧日漸擴大,黨中央起先卻不以為意,後來卻演變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以(市政)府(議)會關係為例,台北市長自從一九九四年開放民選後,只有陳水扁因為國民黨分裂而當選一次,其它時候民進黨沒有贏過。議會多數更是長年操在藍營手中。

即使二零一四年,在柯文哲當選的同時,市議會藍、綠席位比剛好是三十一比三十一,最後國民黨的吳碧珠仍然能以一票險勝,蟬聯議長。

問題來了,國民黨拿下台北市議會正、副議長,等於控制,或至少掌握議事運作的主導權,無黨籍的柯市長及柯市府,到底要選擇跟誰合作,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民進黨在選前承諾不干預人事,為了是讓柯「看起來不那麼綠」,考量的是選舉利益。但選後多位民進黨籍人士成為市府局處首長。這樣一來,民進黨與柯文哲的關係,究竟是「執政同盟」,還是「監督制衡」的執政與在野關係呢?

柯文哲和民進黨台北市議會黨團,就這樣時常處於緊張關係裡。在重大市政議題及法案,民進黨團往往基於議會的形勢、不能背負反改革之名等顧慮,被迫替柯文哲背書,卻未必能換來柯文哲在民進黨關切事務的支持,至此雙方齟齬不斷。

在上頭種種問題都還來不及釐清的情況下,民進黨隨即投入二零一六年總統選舉,理順與柯文哲的關係這件事,就這樣被擱置下來。

2014年11月29日,柯文哲以「政治素人」的品牌參選台北市長並當選,在父母親、妻子陳佩琪和競選幕僚的陪同下走上戶外舞台,感謝民眾支持。

2014年11月29日,柯文哲以「政治素人」的品牌參選台北市長並當選,在父母親、妻子陳佩琪和競選幕僚的陪同下走上戶外舞台,感謝民眾支持。攝:Imagine China

曾經想「更上層樓」的跡象

二零一五年,總統及立法委員選舉進入熱季時,深受綠營支持的柯文哲喊出希望讓台北市成為「藍綠非戰區」。民進黨七、八月忙於立委提名作業時,柯文哲也沒閒下來,打算利用自己高名氣幫不分黨派的立委助選,組織一支「柯家軍」,雖然他那時候說不會競選二零一六年總統選舉,但一位無黨籍的直轄市長四處輔選立委,很難讓人相信這不是在為往後的總統大位鋪路。

但進一步仔細思考,所謂的柯家軍,不也是急欲擺脫民進黨制約自行組成的新興政治勢力?也就是說,從柯文哲當選那一天起,擺脫民進黨的動作一直不斷。而民進黨當初扶植柯文哲後,並沒有進一步與柯建立一套符合雙方利益的政治論述和運作架構,正是造成今天雙方分裂的原因。

民進黨有強大的政治信仰、目標,進而有自己認定的價值,並且致力化為政策實踐。但反觀柯文哲這位「政治個體戶」,既不用背負政黨的包袱、框架,更無須提出嚴謹論述。口無遮攔、想說就說的問題一旦犯了,有時甚至得以「亞斯伯格症」來自圓失言。

「兩岸關係」和「轉型正義」,是造成柯文哲與民進黨勢同水火的兩個關鍵詞。很多論述把兩岸關係部分簡化為柯文哲說了一、兩句「兩岸一家親」「(兩岸)床頭吵,床尾合」,惹惱了綠營。但其實問題遠不只如此。

兩岸關係立場觸怒本土勢力

由台北和上海共同主辦的「雙城論壇」,是前市長郝龍斌留下的兩岸政治舞台。在柯文哲當選隔年,他要不要、能不能去上海成了各方關注議題。但就在三月三十日,柯文哲突然接受新華社、中國中央電視台,以及實際上由國台辦操控的台灣中評社共同訪問,在短短幾分鐘的訪問裡,柯文哲對著中國官媒說了這一席話:

「在當今世界上並沒有人認為有兩個中國,所以「一個中國」並不是問題,但更重要的是所謂一個中國,它的內容是什麼?」

「尊重兩岸過去已經簽署的協議和互動的歷史,在既有的政治基礎上,以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的原則,秉持『兩岸一家親』的精神,促進交流、增加善意,讓兩岸人民去追求更美好的共同未來。」

「兩岸一家親」就出自上述所謂的「一五新觀點」,從這裡完全可以看出柯文哲希望在民進黨與對岸關係陷入僵局的時刻,兩岸議題上另闢蹊徑,開宗立派。再從這個訪問的設計,到國台辦後來的高度評價,令評論者高度懷疑柯文哲和北京方面早有默契。而這種對著中共官媒表態的套路,也完全滿足了北京政府總是要求台灣政治人物「答考卷」的癖好。

2016年8月22日,2016台北與上海的「雙城論壇」期間,台北市長柯文哲與上海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沙海林交換禮物。

2016年8月22日,2016台北與上海的「雙城論壇」期間,台北市長柯文哲與上海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沙海林交換禮物。攝:Imagine China

轉型正義,是民進黨及其支持者另一個極其在乎,時刻檢視的議題。柯文哲的祖父柯世元也是二二八事件受害者,然而當被問及要如何看待他祖父問題的時候,柯文哲表示,他寧願轉過頭面向未來,因為自己已經沒有那麼大的動力和動機去揪出加害者。

同時,當面對其它威權時期的「轉型正義」議題時,柯文哲可以不談咎責,或者主張中正紀念堂的存廢問題「交給市場決定」。

轉型正義與國家主權兩個綠營核心問題,柯文哲迄今的表現,恐怕正是綠營指控柯文哲缺乏「政治價值」信念的由來。

柯文哲當選那一戰,網路操作立下大功,執政後這股力量仍然維繫著,這一批死忠核心支持者,在網路上聲量不小,這批支持者不願意被藍綠綑綁,以「白色」或「無色 」自許。但如果從「以柯文哲為核心」的政治結構來看,柯文哲沒有政黨束縛,甚至是不存在責任政治的問題,個人意志就是一切,政黨政治裡黨內所需要的程序、規矩一切都被省略了。

四年前為求勝選,民進黨舉整黨之力幫助柯文哲。當柯文哲上任後,打選戰的民進黨幕僚全數退出,取而代之在柯身邊的,僅有少數擁有相當的政治經驗,但也有只是想「靠行」甚至牟利的政治浪人。

另一方面,當初透過海選的年輕幹部,也從一六年起,紛紛離開柯文哲,一部分人士轉往大陸工作。

與民進黨的關係始終沒有釐清,柯文哲的政治誠信也遭民進黨內非議。例如兼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今年一月與柯文哲私下會面,當時傳出柯以為取得綠營支持的保證,還毫不避諱地和友人提起。但如今證明完全是錯誤判斷。

面對與民進黨議員及支持者關係惡化,反彈四起時,柯自認可以用青年族群來抵銷這部分影響。

由於錯估形勢,以至於當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在五月初與他相約時,柯文哲似乎不認為自己需要向民進黨求援。等到開始有民調結果出爐後,柯才驚覺事態不妙,但綠營和他尋求合作的時機已過,加上「兩岸一家親」這類引發反彈的政治表態,終究讓柯在民進黨的信用走向破產。

「柯文哲的政治之旅」會不會在年底畫下句點,以現在三分天下的形勢,變數仍多。但從柯文哲身上,確實反應出政治素人參選的兩種極端情境:操作得巧妙,可以左右逢源,反之就變成兩面不是人,這似乎就是柯文哲如今的寫照。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