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鮑克凡: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協議,如何牽動全球神經?

此次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並重啟制裁的決定,進一步加深了中東及整個國際局勢的不確定性。美國的出爾反爾與單邊主義,使伊朗不得不再次認真考慮擁有核能力的必要性與迫切性。


鮑克凡:美國退出伊核協議的事件近來醖釀已久,新任美國國務卿與國家安全顧問上任後,特朗普與他的鷹派內閣立即着手以強硬的方式對抗他們眼中的「萬惡之源」。圖為伊朗首都特克蘭的一幅反美塗鴉。 攝:Atta Kenare/AFP/Getty Images
鮑克凡:美國退出伊核協議的事件近來醖釀已久,新任美國國務卿與國家安全顧問上任後,特朗普與他的鷹派內閣立即着手以強硬的方式對抗他們眼中的「萬惡之源」。圖為伊朗首都特克蘭的一幅反美塗鴉。 攝:Atta Kenare/AFP/Getty Images

當地時間5月8日下午,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正式宣布美國將退出三年前簽署的伊朗核協議,並重啟對伊朗的制裁,當中包括經濟、能源、石化、金融等領域。

美國退出伊核協議的事件近來醖釀已久,其間不乏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納坦尼雅胡)的慫恿與法國總統馬克龍(馬克宏)不果的斡旋。而新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與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波頓)走馬上任後,特朗普與他的鷹派內閣立即着手以強硬的方式對抗他們眼中的「萬惡之源」。

如今美國退出協議已成定局,而這一事件所觸發的連鎖反應或將很快超出協議本身,在國際社會掀起巨大波瀾。

伊朗會否出現政權更迭?

美國退出協議,伊朗無疑首當其衝。在制裁重新到來前,伊朗雖然尚有數月緩衝期,但美國的各項措施最晚會於今年年底全部落實。依照美國財政部估計,截至今年8月,伊朗獲得美元、黃金、其他貴金屬,以及煤炭鋼鐵等資源的能力將相繼受到影響;截至11月份,制裁將全面覆蓋伊朗央行及包括石油在內的各大能源產業。2015年7月伊核協定達成之前,伊朗每天只能賣出一百萬桶石油,相當於其實際產量的一半左右,這樣的情況很可能再次出現。雖然伊朗經濟必將受此影響,但隨之上漲的油價也將帶來一定的補償。

特朗普內閣或許希望憑藉新一輪的制裁,使去年年底發生於伊朗多座城市的大規模示威遊行活動進一步升級,但這樣的想法多少有些一廂情願。誠然,經濟問題是近期伊朗國內局勢動盪的首要原因,但其具體內涵恰恰是人們沒有享受到伊核協議下流入伊朗的巨額財富。如今協議瀕死,美國的新一輪制裁反而會使伊朗當局獲得一個妥當的藉口,用來掩蓋貧富差距與政治腐敗等實際問題。

美國影響伊朗經濟的能力固然非常強大,特朗普上台後造成的各種不確定性便足以使伊朗里亞爾幣不斷貶值,但此類經濟矛盾的量變增長很難真正催生政權更迭的質變。簡而言之,伊朗國內窘境多由政治腐敗與經濟僵化等原生問題造成,與核問題關聯有限,伊核協議未能帶來預期的改善,單單重啟制裁也很難使之極端惡化。此外,伊朗曾經長期處於美國制裁之下,許多制裁措施的影響在協議達成的三年間依舊存在。加之中國與俄羅斯的支持以及歐洲各國的審慎立場,此番制裁對伊朗國內經濟造成的損傷,很可能會處於可接受範圍之內。

比起伊核協議,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Ali Khamenei,哈米尼)很可能更關心自己的健康狀況與政權的平穩過渡,因為這才是最有可能危及伊朗現行政體的隱患。真正寢食難安的人,其實是兩屆任期均以伊核協議為腳註的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特朗普上台之時,為安撫民眾,魯哈尼曾明確表示:「特朗普無法取消伊核協議。」如今這句判斷已經蒼白無力。加之此前協議進行時,伊朗經濟並未如他所承諾般顯著好轉,伊朗總統如今備受壓力。

美國退出協議後,魯哈尼表示伊朗將暫時留在伊核協議中,並將與協議其他各方進行磋商。然而,伊朗國內反對伊核協議的保守派不會善罷甘休。對他們而言,特朗普的所作所為再次佐證了美國的言而無信,從此以後,任何新的協議都會在伊朗內部遭受更大阻力。魯哈尼政府內部矛盾與猶豫的聲音,使之很難抵禦保守派的進擊。兩週前,伊朗外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曾嚴厲警告美國若退出協議,伊朗繼續留在協議之中的「可能性極小」,但這一「小概率事件」又確實成為了魯哈尼現時的選擇。若己方陣營遲遲不能拿出穩定而有效的對策,那麼以魯哈尼為代表的溫和保守派難保會就此在伊朗政壇邊緣化。此後,若保守派得勢,中東各方力量將愈發劍拔弩張,地區安全將勢必隨之進一步惡化。

真正寢食難安的人,其實是兩屆任期均以伊核協議為腳註的總統魯哈尼(中)。特朗普上台之時,為安撫民眾,魯哈尼曾明確表示:「特朗普無法取消伊核協議。」如今這句判斷已經蒼白無力。

鮑克凡:真正寢食難安的人,其實是兩屆任期均以伊核協議為腳註的總統魯哈尼(中)。特朗普上台之時,為安撫民眾,魯哈尼曾明確表示:「特朗普無法取消伊核協議。」如今這句判斷已經蒼白無力。攝:Jewel Samad/AFP/Getty Images

中俄英法德,如何選邊站?

雖然美國退出了由七國(中美英法德俄伊)共同簽訂的伊核協議,但魯哈尼選擇留在伊核協議之中,目的是希望藉由中國、俄羅斯與歐洲的支持來抵消美國制裁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其中,中國與俄羅斯會一如既往地支持伊朗,而歐洲則成為了伊核協議最大的變數。歐盟作為一個整體,在發聲時始終堅定支持伊核協議。目前英法德三國政府已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將留在伊核協議內並保證協議落實。然而,美國新一輪制裁具體落實後,英法德三國的態度還有待進一步觀望。

依目前形勢來看,法國與德國長期留在伊核協議中的概率較大,即將「脱歐」的英國則很可能要在美國與歐盟間作艱難抉擇,而這一抉擇或將成為英國未來外交策略的定性之舉。由此看來,伊核協議使美歐之間出現罕見的裂痕,而這一裂痕會否嚴重影響歐盟與北約的內部團結,非常值得關注。這樣的結果對俄羅斯、伊朗與中國而言,不失為重大利好。

美國此次重新制裁伊朗恰逢中美貿易戰,中國與伊朗在某種程度上可以互相取暖。中國長期以來一直都是美國中東政策紊亂的受益者。特朗普上台後,中東伊朗與沙特阿拉伯(沙烏地阿拉伯)兩大陣營的對峙局面日益加劇,沙特甚至不惜與卡塔爾(卡達)決裂以逼其明確站隊。而中國成為了幾乎僅有的一個可以與兩大陣營同時對話的大國。這樣的地位使中國獲得了可觀的經濟收益,與進一步參與中東事務的信心。此次美國重新制裁伊朗,將會為中伊貿易提供更多可能性,但與此同時,中國政府恐怕也將面臨與伊朗利益過度綁定,從而失去參與中東問題時的靈活性的風險。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之舉對俄羅斯而言或許利大於弊。美國的言而無信,將使得俄羅斯的外交空間進一步擴展。普京(普丁)在此議題上難得地獲得了與歐洲站在一起的機會,他還可以藉此標榜,與美國相比,俄羅斯才是遵守國際法的國家。俄國外交部的軍備控制及不擴散部門主管葉爾馬科夫(Vladimir Yermakov)稱,倘美國推倒核協議,俄羅斯便可放開手腳,與伊朗在沒限制的情況下展開經濟合作。這樣的合作將使俄羅斯更為便利地通過伊朗介入敘利亞及整個中東局勢。

以色列近來與俄羅斯頻頻走近之舉,可以佐證這一趨勢。猶太國家深知俄羅斯將會繼續填補美國在中東留下的權力空缺,普京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立場將在更大程度上直接影響以色列的國家安全。在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看來,俄羅斯是可以溝通且值得信賴的,普京在敘伊俄聯盟中進一步提高話語權,或有助俄國加強對伊朗的控制,符合猶太國家利益。相比之下,伊朗經由伊核協議而獲得的外交自主權是以色列無比擔心的事情。

今年5月初,內塔尼亞胡曾用英語通過電視直播集中展示伊朗違背協議發展核武器的證據,而特朗普正是他的目標受眾。

今年5月初,內塔尼亞胡曾用英語通過電視直播集中展示伊朗違背協議發展核武器的證據,而特朗普正是他的目標受眾。攝:Jim Hollander/EPA

以色列安全問題恐惡化

在美國撤出伊核協議過程中,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發揮了關鍵作用。

伊朗擁有核能力後將對「錫安運動」(如鼓勵猶太人移居以色列)造成致命打擊,無比依賴移民的猶太國家將因伊朗核威脅而流失大量高端人才,這是以色列政府所不能接受的。因此自從伊核協議簽署以來,以色列國內便反對聲不斷。2015年3月,內塔尼亞胡還曾為此在美國國會發表了頗具爭議的演講。今年5月初,內塔尼亞胡曾用英語通過電視直播集中展示伊朗違背協議發展核武器的證據,而特朗普正是他的目標受眾。

如今,美國如以色列所願地撤出了伊核協議,但至少就目前來看,以色列國家安全不僅沒有因此得到保障,反而出現了惡化之勢。

最近幾個月,以色列與伊朗在敘利亞劍拔弩張。伊朗在幫助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穩固地位和政權後,開始在敘利亞建立軍事據點,而這是以色列所不能容忍的。以色列戰機此後多次進入敘利亞境內對伊朗軍事目標實施打擊。

美國撤出伊核協議後,伊朗與以色列在敘利亞發生衝突的機率反而大大提高。特朗普剛剛決定退出伊核協議之後,以色列隨即打擊了大馬士革南部一處伊朗軍事基地。同時,以色列軍方聲稱在敘利亞境內監測到伊朗軍隊行動異常,並認為伊朗軍隊正在準備報復打擊。若伊核協議確定失效,伊朗便可以無所顧忌地經由黎巴嫩真主黨對以色列還擊,而雙方衝突很可能因此無限升級。

觸發中東多米諾骨牌?

伊朗目前已通過阿薩德政權、黎巴嫩真主黨、也門(葉門)胡塞武裝與伊拉克什葉派政府實際控制了大馬士革、貝魯特、薩那(沙那)與巴格達四座阿拉伯國家的首都。這樣的局面使美國及其盟友如坐鍼氈。遏制伊朗的地區影響力是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的重要動機之一,而美國的決定將對其中東盟友起到關鍵的指向作用。在美國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前,摩洛哥已宣布與伊朗斷交,由此推斷,美國的中東盟友們很可能會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做出更為大膽的舉動。

沙特作為反伊朗陣營的代表,很可能在也門向由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裝發難。就在特朗普剛剛宣布撤出伊核協議後不久,胡塞武裝便向沙特首都利雅德發射了數枚導彈。導彈雖被攔截,但利雅德上空的四聲巨響似乎預示着,伊朗的宿敵不會在這樣的時間節點無動於衷。此外,在剛剛結束的黎巴嫩議會選舉中,伊朗支持的真主黨成為了最大贏家。沙特是否最終接受由什葉派勢力接管黎巴嫩,還尤未可知。黎巴嫩對沙特經濟具有較強的依附性,且沙特隨時可以經由屬遜尼派的黎巴嫩總理哈里里(Saad Al Hariri)介入該國事務。若沙特希望藉由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之勢向伊朗施壓,那麼黎巴嫩很可能會再次成為大國博弈的犧牲品。

總而言之,此次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並重啟制裁的決定,進一步加深了中東及整個國際局勢的不確定性。伊朗雖暫時留在協議之中,但重新提煉濃縮鈾,將隨時可能成為德黑蘭的下一個選項。美國的出爾反爾與單邊主義,使伊朗不得不再次認真考慮擁有核能力的必要性與迫切性。以美國、沙特和以色列為首的陣營,則很可能將從此擺脱束縛,在各條陣線上更為大膽地遏制伊朗勢力的擴張。倘若伊朗失去了再次妥協的籌碼,勢必會以更為強硬的姿態進行回擊。在這樣的背景下,敘利亞與也門等飽受戰爭摧殘的國家將難以看到和平的曙光;黎巴嫩與伊拉克等教派矛盾向來尖鋭的國家,也將隨時面臨局勢再次惡化的危險。

(鮑克凡,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中東研究碩士,自由撰稿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鮑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