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歐盟的「特洛伊木馬」與威權主義危機

在民主體制被視為最強固的歐洲,近年來出現威權主義回潮現象。以匈牙利和波蘭為代表的東歐國家,鼓吹非自由民主體制,成為歐洲內部的「特洛伊木馬」。面對挑戰,歐盟何去何從?


2018年4月21日,10萬名示威者連續第二個星期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國會附近遊行,抗議剛連任的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期以來干涉司法獨立、操縱國營媒體進行偏向性宣傳,令他在本月初的大選中取得壓倒性勝利。 攝:Attila Kisbenedek/AFP/Getty Images
2018年4月21日,10萬名示威者連續第二個星期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國會附近遊行,抗議剛連任的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期以來干涉司法獨立、操縱國營媒體進行偏向性宣傳,令他在本月初的大選中取得壓倒性勝利。 攝:Attila Kisbenedek/AFP/Getty Images

2018年4月,在匈牙利新一屆大選中,青年民主主義聯盟(Fidesz)在以壓倒性優勢獲勝。隨後,與該黨同屬歐洲議會最大黨團「歐洲人民黨」(EPP)的許多歐洲政治家,都向他們「兄弟友黨」的領袖歐爾班(Orbán Viktor)表示了熱烈祝賀。

一切看上去都像是常規的歐洲政治:一個中右翼政黨贏得了選舉,受到歐洲範圍內友好政黨的祝賀——似乎同歐洲國家每一場普通的民主選舉別無二致。

然而,如果人們能忽視這些因素的話——Fidesz勝選後布達佩斯超過十萬人的抗議遊行;該黨長期以來干涉司法獨立、操縱國營媒體進行偏向性宣傳;歐爾班本人對「非自由民主制」的鼓吹;匈牙利政府對NGO組織和獨立媒體的厭惡和持續打壓、尤其數年來該國試圖將索羅斯的中歐大學和「開放社會」基金會趕出領土的努力。

更令人驚訝之處在於,面對這種趨勢,歐洲主流政壇中「無視」似乎成為了常態。曾經樂於承擔國際義務歡迎難民、在特朗普(川普)時代捍衞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在普京面前提起車臣受迫害LGBT群體權利的默克爾,對此不置一詞,而她的盟友——同屬EPP黨團的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黨(CSU)則熱烈歡迎歐爾班的勝利。鑑於「歐盟磁鐵」曾經被視為吸引周邊國家民主化的強大動力,這種轉變令人印象深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甄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