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范疇:如果中華民國的邦交國降為零

當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一個邦交國都不剩,或者數量降到「黃金交叉點」之下而導致法理台獨聲浪高漲的時候,「台灣困局」就開始了。


當中華民國一個邦交國都不剩,或者數量降到「黃金交叉點」之下而導致法理台獨聲浪高漲的時候,「台灣困局」就開始了。 攝:Carl Court/Getty Images
當中華民國一個邦交國都不剩,或者數量降到「黃金交叉點」之下而導致法理台獨聲浪高漲的時候,「台灣困局」就開始了。 攝:Carl Court/Getty Images

多明尼加在剛剛收下了來自台北的50輛悍馬軍車、兩架軍用直升機、數千萬美元的援助之後,無預警的宣布與台北斷交並與北京建交。台北的前駐多明尼加大使馮寄台怒稱「這個國家不重要、唯利是圖」,而網路調查顯示,50%的台灣民眾對此事無感,畢竟許多台灣人連多明尼加在地球上的哪裏都不知道,更遑論在部分台灣人眼中,多明尼加面積只比台灣島大一點點、人口只有台灣一半,國民平均收入為台灣的五分之一。

這次斷交,從台北的走過場低調面對、北京的淡然,以及華盛頓無關痛癢的呼籲北京不要單方升級事態,看起來真的沒什麼重要,就像一場大家都不奇怪的茶壺裏的風波。但是,若把格局拉大來看,它並不是一場「本來就一定發生」的茶壺內風波,而是一場攪動美中勢力板塊對衝、凸顯北京困局、台北困局、華盛頓困局的巨大漿糊缸內的風波的開始。

多明尼加和「誰」斷交?

要說明狀況以及其巨大後座力,可以由一個最簡單的、然而華盛頓、北京、台北三方都回答不出的提問開始:請問,多明尼加這次是和「誰」斷交?

被多明尼加斷交的對象,是那個英文稱為「Republic of China」的中華民國,還是那個英文稱為「Taiwan」的台灣?

台灣的大多數媒體,包括政府人士的發言,稱之為「多台斷交」;除了政府最正式的官方文件,「Republic of China」是不見蹤影的,而社會民眾即使在私下交談中,大概一千個人只有幾個會用「多明尼加和中華民國斷交」這樣的語言。

北京方面,絕對不會使用「多明尼加和中華民國斷交」,因為中華民國對北京來講並不存在。但是,敘述此事時總要有個主體對象吧,總不能說「多明尼加和 X 斷交」吧?因此,北京無法迴避「台灣(Taiwan)」這個字眼,只能打補丁的加上一些類似「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下」、「世界上只有一個China」等等的定語。

華盛頓呢,在美中三公報的約束下,不能說出「Republic of China」,只能依循台灣關係法的慣例,指謂台灣這個島嶼為「台灣(Taiwan)」。美國自始至終都只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但從未認定「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

這都哪裏跟哪裏啊?多明尼加斷交的對象究竟是「誰」?

這個如此簡單的提問,如果讓蘇格拉底、亞里士多德或孔子來回答,或許可以講清楚,但在二戰以後縫補拼湊、強國上下其手的「國際體系」邏輯下,完全講不清楚。換句話說,這就是一個典型的漿糊缸內的問題。

這問題留在漿糊缸內已經四十年,不斷在發酵,遲早有一天會發酵到缸體承受不住的地步,漿糊就要噴發了。請原諒我用一個不太文雅的俚語來比喻那一天:當屎噴到風扇葉的時候 (When Shit Hits the Fan)。那一天將發生在何時?觸機是什麼?沒人知道。但是,多明尼加斷交事件,可以被視為那一天的凌晨零時一分,而秒針還在轉動中。

北京的困局

北京心知肚明,在這19個國家中,除了梵蒂岡需要北京踩油門才能建交,其他的18個,北京只需要把腳離開煞車,這18個國家就會自動投懷送抱。與梵蒂岡的建交,北京只需再做一些技術性的讓步,就可畢其功。

但是,大哉問來了,如果令「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在地球上一個邦交國都沒有,「台灣(Taiwan)」就自然而然的代位了,「台灣共和國(Republic of Taiwan)」在邏輯上就只差臨門一腳了。屆時,台灣島上還舊情綿綿的依戀「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的人士,就頓時失去立足點了,北京就痛失台灣島上還對和平統一抱有期望的內應力量了。

事實上,這正是法理台獨派的深切期望:讓北京搞砸「維持現狀」,為改變現狀的正名制憲鋪陳國際道路。北京當然明白這一點。

那麼,北京究竟要給「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保留幾個邦交國,才能維持脆弱的平衡呢?五個?十個?相信這是一個中南海內經常在辯論的話題。天真的激烈派認為,這是一個偽問題,因為當時機到來時,武力收服台灣就可以了。這些天真的激烈派,坦白說,都不是得到共產黨真傳的人;一個得到共產黨真傳的人,應該有如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高度的思維框架,陰陽互用、造勢不成就順勢,而不是以為靠打架就能得天下。

然而為什麼中南海內的高人無法說服天真武力派?正因為高瞻遠矚,這些高人深切認識到一點:台灣的背後還有美國呢,世界上最希望保留「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的人或許不是台灣島上的國民黨或深愛中華民國的遺老遺少,而是美國白宮。又得向讀者致歉,為了撥雲見日,不得不再用一個不雅的比喻:有時,小三存在的意義,並不在於小三的優異或感情,而在於箝制大房的囂張,婚姻關係維繫不下去的時候,永遠保有和大房離婚、扶正小三的威嚇餘地。

以上是北京當前兩難的困局。這個困局,十年之前,哪怕在五年之前,北京都還沒把它當作一個真實的困局,因為當時北京還相信,中國的經濟會直線成長,軍力也會直線成長。但最近這十年、五年來,中國經濟的結構性脆弱已是無人可以否認的現實,至於整體國力呢,容我插播一個案例:美國對中國中興集團的芯片(晶片)禁運令,瞬間使得中南海明白,中國的所有科技硬體包括軍事,只是沒有靈魂的軀殼,而由於過去30年中國只重權勢和金錢,扼殺了發展靈魂所必需的制度與環境,因此即使現在開始改過修煉,自己的靈魂還在二、三十年之外。

請問,多明尼加這次是和「誰」斷交?北京方面,絕對不會使用「多明尼加和中華民國斷交」。但是,敘述此事時總要有個主體對象吧,總不能說「多明尼加和 X 斷交」吧?因此,北京無法迴避「台灣(Taiwan)」這個字眼。

請問,多明尼加這次是和「誰」斷交?北京方面,絕對不會使用「多明尼加和中華民國斷交」。但是,敘述此事時總要有個主體對象吧,總不能說「多明尼加和 X 斷交」吧?因此,北京無法迴避「台灣(Taiwan)」這個字眼。攝:Damir Sagolj/Pool via Getty Images

台灣的困局

回過頭看台灣的困局。如前所述,50%的台灣民眾對多明尼加斷交無感,但等到梵蒂岡斷交(將中華教區中心撤離台灣),台灣社會勢必會大鬧並自殘一場。至於其他18國倘若一個一個的斷交,台灣社會的反應大概也和這次多明尼加斷交一樣,有些人傷心,有些人酸言酸語自嘲,有些人樂見。

如前所述,如果北京蠢到讓所有18國和中國建交,對台灣可能是去了一個心理包袱,對美國而言則是做實了中國單方改變現狀的企圖。何況,台灣內部的法理台獨力量,其實並不真正在意北京把18國都搶走,因為那是「中華民國派」以及「華獨(保持實質獨立)派」的損失,法理台獨派的加分。

台灣當下的困局,來自內部的因素遠遠大於來自外部的因素。台灣社會內部目前基本上可以分為四個陣營:保持現狀派,實質獨立派,法理台獨派,和不反對終極統一派。各「派」的真實力量比例,其實非一般民意調查可確認,因為幾乎所有的民調都採取暗示性或限縮性的提問方式。另外一種粗糙分類的方式就是把人民的感情狀態分為「台派」和「非台派」,甚至分為已經嚴重失焦的「綠營」和「藍營」(或泛綠、泛藍)。

台灣的政治現況,其實處在一種「動態的分裂」當中,隨著議題的不同還有輿論導引力道的不同,人們(尤其年輕世代)會把自己歸約到不同陣營。在成熟的民主社會中,動態的分裂很難走到威脅社會生存的懸崖邊緣,但是台灣的民主程度目前還只走到「一人一票+(幾近放浪的)言論自由」的階段,一般人民還沒有完成從「百姓」演化到「公民」。因此,「動態的分裂」在台灣,缺少了民主程序和法治的足夠保障,幾乎毫無例外的投射到頻繁交錯的選舉活動內。不誇張的說,台灣現在可形容為天天在選舉鬥爭,無事不牽扯選舉鬥爭,因而整個社會處於原地打轉或說鬼打牆的狀態。

生活層面有許多美好事物的台灣,在政治層面,幾乎可以用三種狀態道盡:一群為了選票而刀刀見骨的人物 +一群明哲保身、自求多福的人士 +一群嘲弄世態的游擊戰士。固然台灣不缺火爆性的社會、經濟議題,例如勞工待遇、軍公教年金、核能、空汙、食安、同性婚姻等等,但是在所有議題中,最具可燃性、一點就爆的,依然是前述(儘管分類粗糙)的所謂統獨、藍綠議題。

在還有19個邦交方的當下,再來幾個個別的斷交事件(除了梵蒂岡),相信也不至於成為牽動上述「動態性分裂」的要素,但是,還是那個老問題:究竟要等到剩下幾個邦交國,才會成為台灣內部廝殺自殘的燃點?北京的邏輯應該是,每次接近台灣選舉,若綠營勝面大,就來他個兩三個國家斷交,若藍營勝面大,就不進行建交。然而,這又牽涉到前述的背反定律:邦交國越少,法理台獨的籌碼就越多。

你說,這是不是一個扯不清、理還亂的漿糊缸?

美國的困局

美中兩國的摩擦,已經進行了四十年,但累積的壓力現在已經到了板塊對衝的階段了。板塊對撞將發生在亞洲,而亞洲境內有四個可能的對撞點:朝鮮、南海、東海釣魚島,還有台灣海峽。目前,雖然北京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動作不斷,但我認為台灣在四個可能撞點中,還處於末段尾端。

美國的戰略困局,來自這大格局、大歷史、大地理;早已實質獨立的台灣還剩下幾個「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邦交國,完全不在美國的戰略雷達上。但是,當一個邦交國都不剩的時候,或者當邦交國數量降到「黃金交叉點」之下而導致法理台獨聲浪高漲的時候,美國的「台灣困局」就開始了。

我認為,美國不會願意陷入「台灣困局」,在對中國壓力升級還是降級、對台關係是升級還是降級的分寸上,美國有自己的節奏和尺度,而那節奏和尺度,絕對環繞美國利益而進退。這點,白宮和中南海之間絕對有某種默契,如果有一天這默契被打破,那絕對不會是因為中美的一方愛台灣,而會是因為中國或美國的執政黨愛自己。

台灣別插隊

美中板塊的對撞期,已經在2018年顯現;四十年的累積能量,應該至少需要10年才能達到新的平衡,不管那平衡點的基礎是什麼。如前所述,台灣在目前還排在末段班,雖然不排除中美兩國因為某事件而單方將台灣由末段班移至前段班,但台灣自己此時此刻,最應該懂得的是順勢而為、不插隊。

倘若台灣出現插隊行為,不管是政府主動的還是被內部壓力所迫的,攪亂的是美中兩強板塊對撞的摸索進程;換句話說,任何「插隊」動作,不但是對中國的打擾,也是對美國節奏和步伐的打擾。

台灣當前最大的風險點,不在於對北京的誤判,而在於對華盛頓的誤判。不論華盛頓的白宮及參眾兩院,對中共的策略和態度發生怎麼樣的轉變,不論華盛頓對台灣的政策和姿態如何升級,沒有一個有理性的人應該相信美國會把自己送進「台灣困局」。除非台灣出現如季辛吉、諸葛亮式的高人,說服美中兩國:世界上並沒有「台灣困局」這件事。否則台灣在接下來十年美中板塊對撞期間,只能謹小慎微、步步為營,順勢而為。

台灣可以積極做的事

請別誤會了。以上所論,並不是說台灣在大局上無事可做。以上所論,僅僅是說台灣不要傻到在美中板塊對撞期間插隊,台灣可以做的其他事還有許多許多。但這些可做之事,都落在台灣人必須認識自己、檢討自己的心理陰影的基礎上。

如前文所提,台灣在大歷史下,目前還只開發自己到一種「次民主」的階段。其實,若台灣人用心用力把台灣的民主成熟化,在一人一票、言論自由的已有基礎上,終止糊弄民主機制、加強法治、人民發自內心的將自己由自憐自悲的「老百姓」轉化成為有理有節的「公民」,並讓全世界的地球人都看到台灣的這份努力,用盡一切自己可掌握的資源和力道,對各國人民宣傳,政策上開放人才,讓世界走進台灣,那才是台灣在未來的最大安全保障,威力勝過核彈及航母。

多明尼加的斷交,若台灣人有如上格局,那麼真的只是芝麻綠豆小事一樁,但是若台灣人缺少格局和視野,發了霉的芝麻綠豆也可讓人腹瀉,甚至死亡。

其實,不止斷交事件,所有中共對台灣的其他文攻武嚇事件,都可以用同樣的格局和視野來對待。台灣人,你說呢?

(本文作者范疇,連續創業者、跨界思考者、時政專欄作者。本文原題為:「聖多明哥、北京、華盛頓、台北 - 漿糊缸內的中、美、台困局」)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范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