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馬克龍美國國會演講:如不採取行動,野心國家將填補空缺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國會兩院發表演講,呼籲美國不要重回孤立主義,遏制極端民族主義和貿易戰衝動,並建立「強大的多邊主義」,讓世界恢復對民主體制的信心。


2018年4月25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國事訪問美國時,於美國國會發表演講。 攝:Deng Min/China News Service/VCG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4月25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國事訪問美國時,於美國國會發表演講。 攝:Deng Min/China News Service/VCG via Getty Images

編者按:本文是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台譯馬克宏)4月25日在美國國會兩院的演講節選。在演講中,馬克龍回顧法美歷史友誼,敦促特朗普(川普)重返國際多邊體制,並警告稱,如果美國重返孤立主義,放棄對國際社會的責任,那麼「那些擁有更強有力的策略和野心的國家將會填補我們留下的空缺。其他這些國家將毫不猶豫地推廣他們自己的模式,以塑造21世紀的世界秩序。」

演講中文版由關注歐洲的知識社群「歐羅萬象」(Euroscope)成員合作聽譯完成。端傳媒經授權節錄編修轉載。

尊敬的美利堅合眾國議長先生、副總統先生、各位聯邦國會議員、女士們先生們,

法蘭西共和國、法國人民以及我自己非常榮幸能在這個書寫了無數合眾國歷史的民主殿堂受到如此接待。今天環伺着我們的這些圖像、肖像和標誌無不在提醒着我們:法國從一開始就全身心參與書寫了這個偉大國家的歷史。

在歷次戰鬥中,我們肩並肩共同奮戰,這份友誼可以追溯到美利堅合眾國的誕生。自那時起,我們便分享着對於人類的共同觀念。我們兩國植根於同一塊土壤,立足於在那些誕生於美利堅革命和法蘭西革命的共同理念之上。為了自由、寬容、平權這些普世理念,我們通力合作。 ......

「自由也是所有一切值得為之而活的事物的源泉,自由是對思考和愛的呼喚,是對我們意志的呼喚。」

近年來,僅僅因為我們的價值觀和對自由的鐘愛,我們兩國就遭受了痛苦的損失。因為這些價值觀正是那些恐怖分子所仇視的。在悲劇性的2001年9月11日,許多美國人與死亡不期而遇。而在過去五年裏,法國和歐洲也遭遇了可怕的恐怖襲擊。我們永遠不應忘記這些無辜受害者,也不應忘記這些事件後我們兩國人民所展現出的難以置信的頑強。這是為自由、為民主而付出的慘痛代價。

這便是如今我們為何在敘利亞和薩赫勒地區聯手對抗恐怖組織,因為它們試圖摧毀我們所堅守的一切。我們無數次與死亡相遇,因為我們持之以恆,心繫自由與民主。正如印在法國革命者旗幟上的銘言所說:「不自由,毋寧死。」幸好,自由也是所有一切值得為之而活的事物的源泉,自由是對思考和愛的呼喚,是對我們意志的呼喚。這是為何在和平時期,法國和美國能夠從痛苦的記憶出發,鑄造起牢不可破的連結。而我們之間最堅不可摧、最強大、最堅定的紐帶、把我們兩國人民的真正的目標連接起來、共同前進的,就是亞伯拉罕·林肯所說的民主的「未竟事業」。

確實,我們這兩個社會推進了所有人的人權。它們一直在進行持續的對話,以展開這項「未竟事業」。在這個國會大廈圓形大廳,50年前被暗殺的馬丁·路德·金的塑像提醒着我們不忘非裔美國領袖、藝術家、作家的精神,他們已經成為我們共同精神遺產的一部分。我們特別懷念他們之中的詹姆斯·鮑德温(James Baldwin)和理查德·賴特(Richard Wright)——他們曾來到過法國。我們共享公民權的歷史,法國的西蒙娜·德·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在70年代曾是美國性別平權運動中受到尊敬的人物。而女性權利一直是位於大西洋兩岸的我們兩個社會前進的根本動力。這也解釋了為什麼#MeToo運動最近在法國引起了如此深刻的共鳴。

「自由的消亡,最多只需要一代人。」

但我們必須記得西奧多·羅斯福總統的警告:「自由的消亡,最多只需要一代人。我們沒有將自由通過血緣傳給我們的子孫,它必須被爭取、被保護、被交給他們,讓他們同樣去捍衞自由。」 這確實是個迫切的警告。因為現在,在我們的雙邊紐帶之外,在我們非同尋常的關係之外,歐洲和美國必須共同面對本世紀的全球挑戰。我們不能將我們跨越大西洋的共同歷史和連結視為理所當然。我們西方價值的核心本身正面臨危險。我們必須成功面對這些挑戰,而若是忘記了我們的原則和我們的歷史,我們將不可能成功。

事實上,二十一世紀帶來一系列新的威脅和新的挑戰,可能是我們的祖先從未想像過的。我們最強烈的信念正在經受一個未知的新世界秩序的興起帶來的挑戰。我們的社會正擔憂子孫的未來。我們會聚在這個莊嚴的議會裏,作為民選官員,我們都有責任證明:民主仍是今天出現的問題和疑慮的最佳答案。即使我們進步的根基被打亂,我們也必須堅定不移地戰鬥,讓我們的原則獲得勝利。

「你可以暫時地利用恐懼與憤怒,但它們沒有任何建設性。憤怒只會禁錮我們,讓我們衰弱。」

但除此之外,我們還肩負着另外一項由我們的共同歷史中繼承而來的責任。如今,國際社會需要加強我們的遊戲規則,並依據我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建立的長期原則而構建21世紀的世界秩序。法治,以及那些我們70年來藉以維持和平的基本價值現在正經受一些緊迫事態的威脅,為此,我們需要採取聯合行動。

我們和我們的國際盟友與夥伴一道,正在面對全球化造成的不平等、對我們的共同財產——地球的威脅、反自由主義的崛起對民主制度的進攻、新興強國及犯罪國家對國際社會的擾動。所有這些風險,都會傷害到我們的國民。正因為當下這些全球性威脅,無論在美國還是在歐洲,我們都處於一個憤怒和恐懼的時代。但僅憑這些感受,我們什麼都建造不起來。你可以暫時地利用恐懼與憤怒,但它們沒有任何建設性。憤怒只會禁錮我們,讓我們衰弱。而正如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在他的首次就職演講中所說:「我們唯一值得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

因此,請允許我說:我們的面前有兩條路。我們可以選擇孤立主義、與世隔絕以及民族主義。這是一個選項。作為針對恐懼的臨時解藥,它可能很有誘惑力。但是,對世界關上大門並不能阻止世界的演進,它並不能熄滅我們的國民心中的恐懼,反而會將其點燃。我們必須睜開雙眼,面對我們正前方這些新的危險。我堅信,如果我們決定睜大眼睛,我們會變得更加強大,我們會戰勝危險。我們不會讓民族主義橫衝直撞,撼動這個全心憧憬着更多繁榮的世界。

「那些擁有更強有力的策略和野心的國家將會填補我們留下的空缺。其他這些國家將毫不猶豫地推廣他們自己的模式,以塑造21世紀的世界秩序。」

現在正是關鍵的時刻。我相信,如果我們不以全球共同體的形式採取緊急行動,包括聯合國、北約在內的國際組織就無法再執行它們的任務、發揮促進穩定的影響力。那麼,二戰後建立的自由秩序將不可避免地遭到嚴重破壞。而那些擁有更強有力的策略和野心的國家將會填補我們留下的空缺。其他這些國家將毫不猶豫地推廣他們自己的模式,以塑造21世紀的世界秩序。而如果你們問我的想法的話,我個人並不認同對新強權的迷戀、對自由的拋棄和民族主義帶來的幻覺。

因此,尊敬的議員們,讓我們撇開這些,來書寫我們自己的歷史、營造我們想要的未來吧。我們面對全球性的威脅,我們必須打造共同的答案。而擺在我們面前的唯一選項,就是加強合作。我們可以建立起21世紀的全球秩序,這一秩序以新型的多邊主義為基礎,以一種更高效、更負責、更加結果導向的多邊主義為基礎。這是一種強大的多邊主義。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美國的參與,因為對於創造和保護如今的自由世界,你們的角色曾如此重要。美利堅合眾國創造了這一多邊主義,它如今正需要你們去保護和重塑。

這一強大的多邊主義並不會讓我們的民族文化與民族身份失色。恰恰相反,強大的多邊主義將使我們的文化與身份得到尊重與保護,將使它們自由地共同繁盛。為什麼?正因為位於大西洋兩岸的我們自己的文化都以對自由獨一無二的嚮往為基礎,以對自由與和平獨一無二的堅持為基礎。這一強大的多邊主義是唯一與我們的國家、文化與身份兼容的選項。

在美國總統的支持下,在這裏代表着全美國的國會聯席會議535位議員的支持下,我們可以共同為建立21世紀世界秩序做出積極的貢獻,這是為了我們的人民!在這一點上,美國與歐洲承擔着歷史的重任,因為這是捍衞我們所堅信的東西、促進我們的普世價值的唯一選項,唯有這樣,我們才能強有力地宣稱:面對世界的失序,人權、少數群體的權利和共享的自由才是真正的答案。

「面對這些挑戰,我們所需要的,不是大規模解除管制和極端民族主義。貿易戰不是應對這些變化的正確答案。」

我相信這些權利與價值。

我相信,我們要用教育對抗無知、用發展對抗不公、用信任與誠意對抗犬儒、用文化對抗狂熱、用醫學對抗疾病與瘟疫、用科學對抗對地球的威脅。我相信具體的行動,我相信解決方案就在我們手中。

我相信個體解放,相信每個人都擁有自由與責任去建立自己的人生、去追求幸福。我相信明智調控下的市場經濟。我們正經歷着目前經濟全球化的正面效應,它帶來了創新,創造了工作崗位。然而,我們也看見了全球資本主義的濫權以及數字領域的混亂,它們正破壞着經濟與民主的穩定。我相信,面對這些挑戰,我們所需要的,不是大規模解除管制和極端民族主義。貿易戰不是應對這些變化的正確答案。當然,我們需要自由、公平的貿易。針對盟友的貿易戰與我們的任務、我們的歷史以及我們目前對全球安全的承諾相悖。最終,它會摧毀就業,抬高物價,而中產階級將為此付出代價。我相信,通過世貿組織的協商,通過建立合作式方案,我們可以找出正確的答案,來應對關於貿易不平衡、大量差額、產能過剩的合理憂慮。是我們寫的這些規則,我們應該遵守它們。

我相信,我們可以解決我們的公民關於隱私權與個人數據的擔憂。最近Facebook的聽證會顯示出在全世界範圍內維護公民數字權利、保護他們對當下數字化生活工具的信心的必要性。歐盟通過了數據保護的新規定。我相信,美國與歐盟應該共同尋找創新與倫理間的正確平衡,利用好當下數據領域與人工智能的變革。

我相信,面對不平等,我們必須促進二十國集團間的政策協調,以減少金融投機、建立保護中產階級利益的機制,因為中產階級是我們民主的中堅力量。我相信,要為我們的孩子建立一個更好的未來,這要求我們給他們提供一個在25年後仍然適宜居住的星球。

某些人以為,比起為應對氣候變化這一全球挑戰而進行經濟轉型,保護現有工業及其就業更為緊要。我聽到過這些擔憂,但我們必須向低碳經濟進行平穩過渡。這是因為,如果我們的工作與生活是在破壞地球、犧牲我們孩子的未來,那我們生活的意義在哪裏?如果我們的決定、我們有意識的決定是要減少我們兒孫的機會,那我們生活的意義又在哪裏?污染海洋、不減緩二氧化碳排放、破壞生態多樣化……我們正通過這些行為摧毀我們的星球。讓我們面對這個事實吧——不存在替代星球!

在這一議題上,美國與法國之間或許會有不同意見,就像在所有家庭裏都可能有不同意見一樣。但對我來說,這個分歧是短期的。長久來看,我們將必須面對的是同一個現實。我們都是同一顆星球的居民。我們必須面對這一切。在一些短期分歧之外,我們必須共同努力,與商業領袖和地方社群合作,以使我們的星球再次偉大,並創造新的就業、新的機會,同時保護好我們的地球。我確信,有朝一日,美國會轉身,重新加入《巴黎協議》。我確信,我們可以共同努力,實現全球契約的環保理想。

「民主事關真實選擇和理性決策。對信息的腐化就是在試圖侵蝕我們民主制度真正的精神。」

女士們先生們,我相信民主。

我們的眾多祖先曾為自由與人權而犧牲。他們贈給了我們偉大的遺產,也賦予了我們責任:我們必須在新世紀繼續他們的使命,保護那些他們交付給我們的恆久價觀值,保證如今這些空前的科技創新可以繼續服務於自由事業、為了我們的後代而服務於對地球的保護。

為了保護我們民主國家,我們必須與不斷擴張的病毒——假新聞作鬥爭。它讓我們的人民面臨非理性的恐懼和想像出的危險。讓我來公平地認定「假新聞」這個詞組的版權吧,特別是在這裏。

沒有理性,沒有真相,就沒有真正的民主——因為民主事關真實選擇和理性決策。對信息的腐化就是在試圖侵蝕我們民主制度真正的精神。我們還必須打擊在互聯網上傳播狂熱理念的恐怖主義宣傳。它對我們的一些公民和兒童產生了持續的影響。我希望這一斗爭成為我們雙邊承諾的一部分,我和貴國總統就這一議程的重要性進行了討論。我希望這場鬥爭成為七國集團峰會議程的一部分,因為它深深傷害了我們的權利和我們共享的價值觀。

......

尊敬的國會議員們,女士們,先生們,

1960年4月25日,戴高樂將軍曾在這個議會廳說道,對於法國而言,沒有什麼比「偉大的美國人民的理性、決心與友誼」更加重要。我在58年後的同一天來到這裏,是為了傳達法蘭西民族最温暖的感受,是為了告訴你們,我國人民仍一如既往地珍惜與美國人民的友誼。我們相信未來,相信民主,相信那些在高尚的理想與對人類、對進步堅不可摧的信任驅動下的男女可以為這個世界做出的貢獻。美國與美國人民是這種信心的關鍵組成部分。

今天,我們所聽到的呼喚是來自歷史的呼喚。這是一個屬於決心與勇氣的時代。我們所珍視的正面臨險境,我們所鍾愛的正身處危局。我們別無選擇,唯有勝利。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