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洪曉嫻:《黃金花》是一齣厭女症電影嗎?

母親拋棄惡念徹底成為好女人後,丈夫就會回心轉意,站在逆光下神一般回歸家庭?


電影《黃金花》劇照。 網上圖片
電影《黃金花》劇照。 網上圖片

近年來,長期病患、特殊需要者及其照顧者的處境愈發受到社會關注,也成為不少電影的拍攝題材,如2016年電影《一念無明》,描寫躁鬱症兒子和長期病患母親之間的衝突和悲痛;如2017年尾剛剛完季的英劇《相對無言》,關注自閉症兒童家庭處境。正在上映的電影《黃金花》也是處理此類題材,而不久前的2018香港電影金像獎,這部電影一舉拿下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新演員獎,也同時入圍了最佳男主角和新晉導演獎。

《黃金花》的預告和電影宣傳裏,自閉症家庭的溫情和照顧者之苦是最大賣點,預告內容圍繞自閉症和中度智障的兒子及照顧者母親之間的生活。不過觀畢影片,最引我注意的卻是片中那個年輕貌美的「小三」(冼色麗飾)。她曾在預告片裏對女主角說:「不是我搶走他爸爸,是你生了個白癡兒子,逼走了自己的老公」。導演陳大利甚至在訪問裏說「師奶殺小三」是他游說投資者時的題材,自閉症則是在此之下暗渡陳倉的題目。一套自閉症家庭加上丈夫外遇的電影,可能是照顧者辛酸之反映,但我想到「厭女」才是這套電影的最大主題──導演給戲中自閉症母親的出路,就是「好女人」最終會戰勝妖艷賤貨的希望。

世上只有兩類女人

故事是這樣的,一對長年照顧自閉症兒子的夫婦生活上要面對兒子各種突發處境,太太黃金花(毛舜筠飾)發現丈夫黃遠山(呂良偉飾)有外遇,外遇對象是一名性感美麗的年輕少女。爭吵之下丈夫提出離婚,兒子光仔黃曉光(凌文龍)也因此失去父愛,黃金花對丈夫外遇一事憤怒不己,盛怒之下起了殺意,想盡辦法要殺死小三之餘希望可以避過法律制裁⋯⋯劇情就圍繞著殺與不殺,以及準備要殺但被發現等等問題發展下去。

戲中女角們可以輕易地分為兩類,一類是黃金花為首的辛酸母親,伴著一眾在街市和社區中心時常出現的屋邨師奶友人劉美君、林建明及江欣燕,衣著打扮平凡,每天的生活圍繞著買菜煮飯、丈夫小孩;又或者是在社區中心忙於編織和跳舞的好女人們;一類自然是冼色麗主演的小三角色,值得注意的是,冼色麗在劇中是沒有名字的,電影完結後我特別留意演員列表,表上冼色麗的角色名字是「丹鳳眼」——而「丹鳳眼」是師奶們圍在一起同氣連枝數落小三時所用的借代名稱(但冼色麗真的長著一雙丹鳳眼嗎?紅樓夢裏寫王熙鳳的眼睛是「一雙丹鳳三角眼」,丹鳳眼一般是細長的雙眼,眼角深鈎眼尾上揚,冼色麗的眼妝最多也只化成貓眼,斷斷算不上是三角鳳眼),劇中的冼色麗長期化著誇張的眼妝,上揚的黑眼線和shocking pink的眼影伴隨著她的小蠻腰和高跟鞋招搖過市。說招搖過市一點也不過份,鏡頭數次拍攝冼色麗在空無一人的廣福邨平台、走廊、公園穿著露臍小背心昂首挺胸走著貓步,下一個鏡頭就是元配小三的對峙或交手。作為壞女人的「丹鳳眼」是沒有女性同伴的,劇中唯一類似的角色是二十年前黃遠山的另一個情人,但這個情人不要說名字,導演連情人的上半身也吝嗇,只在鏡頭裏給了觀眾一雙被包臀鉛筆裙緊裹的雙腿。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