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韓峰會 深度 評論

辛鍾大:南北韓首腦峰會的無核化議題與中國角色

在第三次南北韓首腦會談中,中國的作用從結構上已經受到了很大的局限。中國也應了解當前的變化,不能以大國自居來表現出更加強勢的態度,這反而會促發小國的警惕心理和大國的牽制慾望。


韓半島即將迎來第三次南北首腦會談,雙方領導人將在板門店進行歷史性會晤,主要議題包括實現無核化、構建和平體制、改善南北關係等。圖為2018年4月27日,南韓總統文在寅與北韓領袖金正恩於板門店非軍事區携手越過三八線。 攝:Inter-Korean Summit Press Pool/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韓半島即將迎來第三次南北首腦會談,雙方領導人將在板門店進行歷史性會晤,主要議題包括實現無核化、構建和平體制、改善南北關係等。圖為2018年4月27日,南韓總統文在寅與北韓領袖金正恩於板門店非軍事區携手越過三八線。 攝:Inter-Korean Summit Press Pool/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編者按】在第三次南北韓首腦會談來臨之際,端傳媒約請韓國「北韓大學院大學校」(University of North Korean Studies)教授辛鍾大(Shin Jong-dae)對此次會談的核心議題進行解讀。北韓大學院大學校建立於2005年,是在1972年建立的慶南大學極東問題研究所和1997年建立的慶南大學北韓大學院的基礎上,合併兩所機構而成,是韓國目前專門研究北韓和統一問題的學術機構。本文專有名詞之使用遵從作者習慣。

4月27日,韓半島迎來第三次南北首腦會談,雙方領導人將在板門店進行歷史性會晤,主要議題包括實現無核化、構建和平體制、改善南北關係等。其中,韓半島無核化將會成為最重要且核心的議題。因為如果無法就這一問題達成共識,那麼即便構建和平體制乃至改善雙邊關係取得進展,也仍然是空中樓閣。因而,南北領導人如何勾勒出實現無核化的藍圖,將會影響未來韓半島和平體制的整體規劃。

半島無核化成為首要議題

回顧2000年和2007年舉行的兩次南北首腦會談,無核化並非是雙方討論的主要議題。但如今,北韓的核武器與導彈能力高度成熟,如何實現無核化將會壓倒所有其他議題,成為討論和解決的首要事項,這一點是本次會談與前兩次會談不同的性質所在。

假如在無核化問題上無法邁出有價值的一步,那麼其他議題也會失去動力,如同青瓦台人士透露:「南北首腦會談能否成為牽引朝美首腦會談的成功典範,那就要看南北領導人如何駕馭無核化的問題」。可見,如何定義無核化的概念、原則以及具體規定,不僅關係到終止韓半島冷戰體制並建立和平環境,也會成為走向南北和平共處長征的第一步。

如今北韓的核武器與導彈能力高度成熟,如何實現無核化將會壓倒所有其他議題,成為討論和解決的首要事項。

會談結束後,南北雙方將會發表《共同宣言》,關鍵是宣言裏必須明確顯示北韓完全放棄核武器以及核計劃的承諾。至於北韓所要求的安全保障問題,需要由美國來回答,因而並不是南北韓之間所能決定的事情。因此,本次會談只需要北韓宣布無核化的決心和原則性方向即可,而具體的操作方案則應該在後來的朝美會談上去解決。為此,金正恩委員長應該藉此機會,以更加明確的態度來對外宣示北韓實現無核化的具體措施。

4月20日召開的北韓勞動黨第七屆三次會議上,金正恩宣布停止進行核試驗和發射洲際導彈(ICBM)以及關閉豐溪里核試驗場。以上措施對舉行南北首腦會談和朝美會談創造了良好氛圍,相比此前根本不能提及「無核化」的堅定立場,表現得柔和許多。

儘管如此,北韓的表態並不能看做是無核化宣言或者是具體措施。因為北韓從未宣布放棄「核與經濟並進路線」。其實,金正恩的真正意圖在於,憑藉成熟的核威懾力保障安全的基礎之上,將國家的精力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因此可以評價,此前金正恩有關放棄核武器的宣言是「不完整」的無核化宣言,其真實目的是在保留現有核武器的前提下,承諾不再進行新的核試驗和洲際導彈發射試驗。

4月20日召開的北韓勞動黨第七屆三次會議上,金正恩宣布停止進行核試驗和發射洲際導彈(ICBM)以及關閉豐溪里核試驗場。但需要澄清北韓所主張的無核化到底是「北韓的無核化」還是「韓半島的無核化」的問題,如果是後者,那就會包括美軍的核武器以及韓半島周邊國家的核能力。

4月20日召開的北韓勞動黨第七屆三次會議上,金正恩宣布停止進行核試驗和發射洲際導彈(ICBM)以及關閉豐溪里核試驗場。但需要澄清北韓所主張的無核化到底是「北韓的無核化」還是「韓半島的無核化」的問題,如果是後者,那就會包括美軍的核武器以及韓半島周邊國家的核能力。攝:Kim Won-Jin/AFP/Getty Images

哪一種無核化?

另外,需要澄清北韓所主張的無核化到底是「北韓的無核化」還是「韓半島的無核化」的問題,如果是後者,那就會包括美軍的核武器以及韓半島周邊國家的核能力。3月5日,韓國國家安全室長鄭義溶訪問北韓並會見金正恩委員長,回到首爾之後發言稱:「金正恩明確表示無核化的決心,同時承諾,如果針對北韓的軍事威脅解除,國家安全受到保障,那就沒有理由繼續擁核」。

但問題在於,國際社會提供何種條件才能讓北韓感覺威脅消除、政權安全?其中藴含許多不確定因素。據籌備朝美首腦會談的高級官員透露,北韓所提出的「政權保障方案」裏並不包含朝美建交、簽訂和平協定以及美軍撤離韓半島等內容,取而代之的是美國在韓國撤出核戰略資產、停止重新部署核武器、不以核武器攻擊北韓等內容。從此要求可以推斷,北韓所主張的無核化肯定是指向整個韓半島的無核化,而並不意味着只有北韓放棄核武器。

北韓所主張的無核化肯定是指向整個韓半島的無核化,而並不意味着只有北韓放棄核武器。

如果北韓堅持以上條件來滿足自身的安全,那麼包括中美在內的所有當事國都很難制定出如此高規格的「政權保障方案」。可見,此次會談布滿荊棘,各方都有自己的小算盤,尤其北韓的小九九算得更加精細和徹底。即便如此,各方都不能輕易失去此次寶貴的機會,需要謹慎對待問題,以冷靜的思考和精緻的對策來應對意想不到的變數。甚至,「惡魔的主張」(devil’s advocate)也會有合理的部分,需要作為解決問題的方案來仔細斟酌。

構建韓半島的永久和平體制與無核化緊密相連,也是本次南北首腦會談的主要議題之一。因為目前會談時間局限於一天,所以在有限的時間裏所能完成的任務也會非常有限。所以預計,簽訂和平宣言以此緩和軍事緊張局勢並建立互信體制是當天的主要任務。當天會談上具體會涉及到在非武裝地區內互相撤離警戒哨所和重型武器的措施。這意味着「非武裝地帶」真正意義上實現了和平,因而「和平宣言」也會具有實質性意義。

為了緩和軍事緊張局勢,南北韓之間建立互信機制也顯得非常重要。具體方案有可能包括:雙方在軍事分界線停止宣傳活動,拆除旨在誹謗對方和宣傳自我的擴音喇叭;在西海上建立防止相互衝突的機制,以此減少因誤會產生的紛爭;修復和重建軍事熱線等。

進一步講,此次南北韓首腦會談和朝美會談必須要解決的問題是,明確規定北韓接受核查的具體時間。應該充分吸取過去失敗的經驗,而在此次「和平宣言」中必須具體標明北韓何時開放核設施以及國際社會進行核查的方法等。假如此次南北首腦會談能夠提出讓北韓和美國都滿意的有關無核化和安全保障方面的協議,那麼就可以收穫歷史性的成就。

構建和平體制,中國何去何從?

但如同美國要求的北韓方面CVID(Complete, 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 Dismantlement,即全面、可驗證、不可逆轉地棄核)所面臨的困難,北韓所對等要求的CVIA(即以同樣方式保障體制安全)也具有相當高的難度。

美國如果希望獲得CVID,那就要提供CVIA;同樣,北韓欲求獲得CVIA,那就要首先完成CVID。但嚴格來講,CVID和CVIA兩者在表面上看似乎是等價交換的籌碼,但實際上不能劃為等價交換之物。因為如果在此過程中萬一發生背叛,那麼期待CVIA的北韓所要承受的打擊更為致命。因此,為了雙方公平的交換,需要安排停戰宣言和軍控方案。更進一步講,南北韓以及周邊當事國應該共同簽訂和平協定以構建韓半島和平體制。

中國是北韓的傳統盟國,又是韓戰停戰協議的簽字方,作為韓半島的鄰國,具有地緣政治意義上的戰略關切。中國對韓半島的公開立場是維護和平與穩定、實現無核化、通過對話和協商解決問題等三項原則。但更為實際的目標是強調中國是韓戰以及停戰的當事國,必須韓半島鉅變中確保應有的作用和利益,至少不會被排擠出和平體制的建設以及後來的合作進程之中。

中國不能以大國自居來表現出更加強勢的態度,這反而會促發小國的警惕心理和大國的牽制慾望。

不過,根據韓半島問題應由南北韓自身解決的原則,中國的作用從結構上已經受到了很大的局限,當前韓半島局勢也不同於2003年推進六方會談時期的情況。當然,中國也應了解當前的變化,不能以大國自居來表現出更加強勢的態度,這反而會促發小國的警惕心理和大國的牽制慾望。

在這種尷尬時期,北韓向中國拋出了橄欖枝,金正恩主動要求訪華,一舉消除中朝之間的尷尬局面,也為中國消除了被大局發展所「忽略」(passing)的憂慮。從此也能看出,北韓的外交充滿智慧和靈活的一面,並不像此前總是施展「懸崖邊緣戰術」(brinkmanship),呈現出使外界頭疼的麻煩製造者(trouble maker)的形象。

對於韓半島形成的和平氛圍,中國已經表示歡迎和支持,外交部長王毅也主張,事實證明中國所堅持的雙暫停政策(即北韓暫停核導活動、美國和韓國暫停大規模軍演)是正確的,中國將繼續堅持實現半島無核化與建立半島和平機制的「雙規並進」政策。

即便此次南北首腦會談中,中國所能發揮的空間十分有限,也不應阻止中國參與歷史進程的熱情。期待中國會繼續釋放善意,甚至有可能表示願意向朝美會談提供場所,或者為構建韓半島和平體制、重新啟動「六方會談」,繼續扮演負責任大國的角色。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兩韓峰會 辛鍾大 北韓 南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