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在中國 深度 評論

沈度:從沈陽到岳昕──蝴蝶效應、母校情結,與兩個北大

近日,一件尚未確認的性侵懸案,徹底成為北大箝制輿論、脅迫學生的醜聞,也成為近期人大、武漢理工乃至整個社會箝制輿論、限制公民權利的縮影。


2018年4月23日晚,北大宣傳欄出現「大字報」,聲援岳昕申請信息公開遭到打壓。  網上圖片
2018年4月23日晚,北大宣傳欄出現「大字報」,聲援岳昕申請信息公開遭到打壓。 網上圖片

北京大學前教授沈陽涉嫌性侵一事,在25名北大學生申請校方公開當年檔案、繼而遭強力彈壓後,已遠遠延燒出原本的場域。

從沈陽到岳昕,性侵懸案變箝制言論醜聞

4月23日,北京大學大四學生岳昕透過公眾號「深約一丈」發出公開信,指出自己因關注沈陽事件、申請信息公開,於22日深夜1點被大學輔導員約談,強制刪除手機及電腦中的相關資料,次日早上更需書面保證不再參與;自己的母親則因校方歪曲事實和無禮介入,受到過度驚嚇,以至「嚎啕痛苦、自扇耳光、下跪請求、以自殺相脅」。

公開信甫一出現,便在社交媒體上瘋轉。岳昕兩年前發布在個人微信公號的《一個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北大校友表示願做岳昕後盾的《致汴大外院學妹的一封信》、北大學生關於申請和約談詳細過程的採訪《信息公開制度,和被約談的同學》等多篇文章,都在迅速傳播開後被刪帖;岳昕個人公眾號「木田無花」的全部文章也均被刪除。這些文字繼而以倒轉乃至扭曲的長圖片形式規避審查,在社交媒體接力傳播,並由熱心網友轉貼到開源平台GitHub和區塊鏈平台以太坊。

到了23日晚間,北大三角地附近的海報欄出現《聲援勇者岳昕》的「大字報」,質問「你們究竟在怕什麼?」更直言「這是兩個北大的鬥爭」。由於時近北大120週年校慶,大字報的形式,加上五四精神、北大精神在中國社會的特殊意義和獨特地位,這樁起於反性侵、但指向校方包庇和濫權的事件,就此被推向高潮。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沈度 #MeToo 在中國 #Me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