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今日頭條與Facebook,兩個「技術中立者」的低頭

中美兩個鼓吹「技術中立」的平台迎來政府監管,但他們勢必走向不同的未來。


因「劍橋分析」濫用從Facebook獲得的5000萬用戶數據,引起「數據泄露」的軒然大波,迫使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公開道歉,並親自前往美國國會接受質詢。 攝: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因「劍橋分析」濫用從Facebook獲得的5000萬用戶數據,引起「數據泄露」的軒然大波,迫使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公開道歉,並親自前往美國國會接受質詢。 攝: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必然,中美兩家巨頭級互聯網公司近段時間都陷入了水逆。

中國大陸的「今日頭條」從2017年年底開始遭遇了官方一系列的嚴格監管,先是首頁被清空一天,然後是火山小視頻接受整改、今日頭條APP被下架,最後是「內涵段子」被永久關停、抖音關閉直播與評論功能、西瓜視頻暫停移動端視頻的上傳。4月11日,「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發出道歉信,承認「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接受處罰,所有責任在我」,「一直以來,我們過分強調技術的作用,卻沒有意識到,技術必須要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來引導」,還說要「強化總編輯責任制,全面糾正算法和機器審核的缺陷,不斷強化人工運營和審核,將現有6000人的運營審核隊伍,擴大到10000人」。

Facebook則從美國大選開始就麻煩纏身,去年爆出俄羅斯特工通過購買Facebook的政治廣告,干預美國總統大選,幫助特朗普上台;今年又因為「劍橋分析」公司濫用從Facebook獲得的5000萬用戶數據,引起「數據泄露」軒然大波,迫使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公開道歉,並親自前往美國國會接受質詢。當大洋彼岸的張一鳴用文字表達痛心疾首的時候,扎克伯格面對着議員們的尖鋭發問,也承認「我們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這是我個人的問題,我對此表示抱歉」,並坦言Facebook所在的行業需要監管,Facebook要對平台上的內容負責。

別看如今兩位CEO低頭認錯,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在兩年以前,畫風可不是這樣的。彼時他們都是堅定的「技術中立者」。

「今日頭條」從2017年年底開始遭遇了官方一系列的嚴格監管,內容被多次整肅。4月11日,創始人張一鳴發出道歉信。
「今日頭條」從2017年年底開始遭遇了官方一系列的嚴格監管,內容被多次整肅。4月11日,創始人張一鳴發出道歉信。攝:Giulia March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6年,張一鳴接受了《財經》的採訪,他強調今日頭條不是個媒體公司而是一家科技公司,因為「我們不創造內容,我們不發表觀點」,並認為頭條不需要主編,不教育用戶,不應該介入價值觀的紛爭,要剋制,保持對內容的不干涉。他還覺得算法不用和人性掛鈎,調侃說「你們文化人給了我們太多深刻的命題」。雖然引起了互聯網圈的爭議,但是今日頭條仍舊奉行「算法至上」的原則,用戶需要什麼,頭條就分發什麼,逐漸成長為如今的獨角獸。

另一邊,坐擁Facebook這一社交帝國的扎克伯格,想法則跟張一鳴驚人的相似。小扎同樣固執地認為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體,所以不應該過多的監管平台上的內容。《The Atlantic》上題為「The False Dream of a Neutral Facebook」的 文章認為,扎克伯格希望Facebook被公眾視為中立的平台,任何的社會政治真相都可以在此流動傳播,Facebook確實對美國大選產生了影響,但對選舉結果沒有影響。

他們的話聽上去貌似很有道理,但終究被現實打臉。

因為技術並非是中立的。不論是今日頭條還是Facebook,它們的算法都是程序員寫的,人本身的偏好是會影響算法的,其次,算法推薦的往往是符合用戶個人喜好的內容,使得用戶陷入「同温層」中,也無法帶來「中立」。另一方面,鼓吹「技術中立」也是一種放任行為,運營者們覺得應該讓技術去決定內容的分發和流通,但是當一個平台的生態變得極為複雜之時,其產生的影響很有可能會超出運營者所能控制的範圍,如果平台不去監管,誰也無法預料最終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

中國政府為了避免意料之外的後果發生,正在不斷加強言論審查,意圖控制所有的言論,消滅任何不利的苗頭。當看到各種言論在今日頭條系的平台上野蠻孳生,甚至形成一個群體時,黨國就出手整頓平台,扼殺「段友」這一群體,即使他們更多的是因為娛樂聚集在一起,沒有政治訴求。在整個國家被濃重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籠罩的情況下,任何不符合黨國價值觀的所謂「低俗」、「負能量」的內容都要被封殺,只有利於黨國的「正能量的」、「輿論導向正確的」內容才可以被傳播,所以身處中國的今日頭條註定要接受黨國的控制。從張一鳴發出道歉信之日起,今日頭條的「算法」就將接受黨的領導,替黨審查,幫黨操控輿論。正如端傳媒前主編張潔平在接受《報導者》專訪時談到今日頭條「在這樣的一個國家談什麼價值中立、技術中立?你搞審查就不叫技術中立」。

美國則與中國恰恰相反。政府想要監管Facebook是出於對民主政治和數據隱私的維護。Facebook作為一個影響力巨大的平台,它給了更多人發聲的機會,也可能被想要干擾民主秩序的人利用。為了避免負面影響繼續擴大,作為創始人的扎克伯格必須和政府攜手去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不再迷信算法,去思考如何改變Facebook的內容生態,才能更多的發揮Facebook對民主的正面影響。

張一鳴把頭低到塵埃裏了,扎克伯格低了頭但死咬「Facebook是一個科技公司」,兩個平台的未來走向也許會截然不同。

讀者來函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