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觀 廣場 病房筆記之十九

病房筆記:不祥的腹硬塊,意外的生命體

我有點猶豫。沒有人能預料當事人得知這消息時的反應,有人當場哭得梨花帶雨,珍珠白的下眼線暈染開來,質問上天「天哪,為甚麼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圖:Alice Tse / 端傳媒
圖:Alice Tse / 端傳媒

一位女士由女性朋友陪著來看病,主訴是左側上腹疼痛。

我每天要見許多肚子痛的人,基本上我唯一用以判斷他們到底有多痛的標準,就是表情。面對那些繪形繪色地訴說「痛起來要命啊」的人,我往往會相當佛系地回應一句「唔」。

我照本宣科地詢問她有沒有上吐下瀉、大便甚麼顏色、小便甚麼顏色、上次經期甚麼時候、陰道有沒有出血後,便著她躺上床掀開上衣讓我摸肚子。

摸到左上腹處有一塊約八厘米長八厘米寬的堅硬腫塊時,我不由得臉色一沉。童話裏怪獸的肚子都只是一口鐘,裏面空蕩蕩,光拿來裝吞下肚子的人;現實中,人類腹腔井然有序,每個器官都有自己的位置,憑著腫塊的位置,我們多少猜得出是哪個器官的附屬。右上角是肝臟及腎臟,左右下方是憩室(大腸的一部份)炎,女性還得加上卵巢囊腫及子宮肌瘤,左上角則是脾臟與腎臟。小腸疝氣則可以出現在肚子上任何一角。我叫她咳嗽兩聲,又叫她深呼吸,敲擊一下,還是辨認不出那到底是脾還是腎。無論如何,這個硬塊隔著一層脂肪仍舊那麼明顯,我必須得考量惡性腫瘤的可能性。

我問:「你最近有有沒流夜汗或是體重下降?」

「沒有,真要說的話還重了一點呢。」

我實在猜不出這是甚麼,便帶她去照超聲波。我並不擅長解讀超聲波影像,無非也就掃掃腰側,確定一對腎臟沒問題;掃到膀胱時,我捉狹地問一句:「你很尿急喔?」對方尷尬地笑一笑:「是呀,剛才沒上廁所。」其實,除了讓對方尷尬之外,這個問題並沒有其他作用,但我就是改不了嘴賤。最後我在腫塊上方擠出一坨啫喱,將超聲波探頭壓了上去。那腫塊很龐大,黑壓壓的一團,也瞧不出甚麼名堂來。我心裏嘀咕,將探頭往下傾斜,看見另一個異物。

我有點猶豫。沒有人能預料當事人得知這消息時的反應。有位婦人非常欣喜地告訴我「謝謝你,我等這個消息已經等了三年了」,足以讓我原諒她跑來急診室只為了做驗孕測試的舉動;也有人當場哭得梨花帶雨,珍珠白的下眼線暈染開來,質問上天「天哪,為甚麼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我內心默默回答,「因為你做愛不戴套囉」,但我知道真相都是傷人的,而我是個善良的少女,於是我選擇保持沉默然後給她家計會的地址。

最後我選擇單刀直入:「你認為自己有機會懷孕嗎?」

「沒有啊。」病人狐疑地說:「我上個月才來過月經。」

我提醒她:「最近有性行為嗎?」

病人狐疑地說:「有啊。不會吧?」

我摸不清她期望甚麼答案,一時之間兩人陷入僵持。最後是陪伴她來的朋友打破沉默:「太好啦!」她先是尖叫而後大笑:「前兩天我見到你時就告訴過你,你一定是懷孕啦,你還要不信!你丈夫聽到這個消息一定高興死了!」

病人仍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我趁機問:「你想要孩子嗎?」

「想是想,不過......」

我終於放心把超聲波屏幕扭過來給她看。(若是她不想要這個孩子,這個舉動就未免太殘忍了。)「你看,這是頭,這是手和腳,這是胎心。他一直在動來動去的,看起來沒問題啦。」

「這個腫塊就是他的頭嗎?」

「不,那是子宮肌瘤。子宮肌瘤本來該在下面一點的位置,但你的孩子把它推高了。懷孕期間肌瘤的血液供應會受影響,造成退化(Red Degeneration Of Fibroid),令你肚子痛。」

「唉呀......」她看起來先是快要喜極而泣,旋即又轉為擔心:「那為甚麼上個月我會出血呢?是不是流產?」

「那是先兆流產(Threatened Miscarriage),大約有五分一懷孕女士在早期懷孕時有陰道出血的現象,幸好大部份最終都會平安無事誕下寶寶,何況剛才你也看見他很活躍啊,不用太擔心啦。」

病人的表情並沒有放鬆:「可是我之前在街邊買過不少止痛藥,會不會影響孩子?」

這個問題我真的答不到。「一般而言,街上買得到的成藥通常不會造成畸胎,你在這個階段暫時毋須過慮。但你要是有所疑慮,也可以將藥物帶回來,諮詢婦產科醫生。」

我見她明明那麼高興,卻又馬上陷入憂慮,為人母無非如此,生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轉眼又見她吱吱喳喳又哭又笑地與朋友討論,待會該如何告知老公,看起來是暫時放下心頭大石了,也只能說句恭喜老爺、賀喜夫人了。

此事對我最重要的一課便是,所有未停經的女人都不可信,即使女人告訴你她絕對沒可能懷孕,也一定要做驗孕測試喔!

(病房筆記之十九)

病房筆記 生死觀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