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私隱無存的大數據時代,別成為人家的腦殘粉絲

使用社交網絡的時候不得不時刻提高警惕,不要為廉價的憤怒和驚恐左右自己的判斷,從而被網絡推手帶着節奏走。


2018年3月20日,有示威者到倫敦的數據公司「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辦公室抗議,指其盜用5000萬名美國 Facebook 用戶個人信息以幫助特朗普贏得總統大選。  攝: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2018年3月20日,有示威者到倫敦的數據公司「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辦公室抗議,指其盜用5000萬名美國 Facebook 用戶個人信息以幫助特朗普贏得總統大選。 攝: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據《紐約客》雜誌報導,2006年的時候,一個尼泊爾當地的民意調查者被毛派武裝分子綁架了,這名民意測驗調查者代表的是美國的戰略觀察家Stan Greenberg。尼泊爾的毛派武裝長期跟政府對峙,但他們索要贖金的方式既不是金錢,也不是武器。他們索取的是Greenberg團隊手中的調查數據,他們想了解國內的政治氣候,和自己在國民中的形象。美國公司後來交出了數據。數年之後毛派在尼泊爾的議會選舉中取得了勝利。

十多年過去了,隨着大數據時代的來臨,當今世界,能夠幫助政治力量取得戰略勝利的,可能不僅僅是武器,而是數據。二十一世紀,誰掌握了海量數據,誰就可以搶佔先機,在商戰或者政治鬥爭中把握主動。

兩個星期前的週六(2018年3月17日),英國的一家名叫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引發國際關注,因為其員工Christopher Wylie向紐約時報和英國衛報爆料,公司通過一款叫“This is my digital life”的Facebook第三方應用軟件,吸引了27萬註冊用戶(類似於社交平台上常見的點鏈接贏紅包的營銷手段)。然後利用Facebook對用戶信息安全管理上的漏洞,通過註冊其應用的27萬用戶的好友列表和用戶信息,成功竊取了Facebook 5000萬用戶資料,並使用先進的機器學習和數據挖掘算法,對5000萬用戶推送虛假信息,成功左右選舉結果。

假新聞對選舉影響舉足輕重

其後英國電視台廣播第4頻道channel 4播出了卧底記者對劍橋分析的三次卧底暗訪,尤其是對其CEO Alexander Nix的專訪,堪比諜戰大片。Nix吹噓說,曾經利用金錢、烏克蘭美女影響過多國選舉。劍橋分析隨後解除了Nix的職務,說他的言論不代表公司。英國政府也開始對劍橋分析展開調查。而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TC)要開始對臉書泄漏用戶數據一事展開調查。臉書可能面臨鉅額罰款。值得一提的是,劍橋分析的出資人和策劃者Robert Mercer,跟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的前軍師Steve Bannon關係密切。

很難確定劍橋分析的行為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選情,估計臉書自己也不清楚。但是要知道,在美國大選期間,兩個候選人之間的選票非常接近。在一些關鍵的搖擺州,差距只有幾萬票。例如,在佛州,特朗普比希拉莉多10萬票,在賓州多5萬票,在威斯康辛州多2萬票,在密歇根只多1萬多票。可見差距非常接近。很難說有多少用戶因為看到了Facebook上的虛假新聞而改變了看法和投票意向,但是其對選舉結果的影響不容小視。試想一個本來搖擺不定的投票人,在看到了希拉莉的負面新聞,說希拉莉是個不老實、有貪污前科、有可能叛國的騙子之後,會做何選擇。

創立於2004年的臉書,是全球最大社交網站,2017年月活用戶達到了20億,將近世界人口四分之一,掌握了海量用戶數據。用戶數據泄漏的新聞傳出之後,臉書的安全管理漏洞,成為了眾矢之的,臉書CEO扎克伯格飽受指責。新聞報導披露之後的週一週二兩天,臉書的股價接連下挫,累積下跌了12%。截至星期四止,臉書的股價從高點的185美元,跌到152美元,已下跌了接近18%,市值蒸發近1000億,這個數字接近2012年臉書上市時候的市值。

用戶使用臉書的時候,自己的使用習慣,喜歡讀哪類文章,對哪些話題文章點了讚,都會被記錄下來。同時有哪些好友,好友有哪些愛好,這些用戶信息就是社交網站最核心的資產。

Facebook曾經想打造一個網絡平台,上面可以運行各種應用,通過Facebook在2010年4月21日推出的Graph API 1.0獲取了不僅是這些用戶的信息,還包括所有這些用戶「好友」的信息,這些信息包括用戶的姓名、位置、你所有的好友、家人、工作歷史、你上過的學校、生日、你打過卡的地方、你參加過的活動、你的家鄉、你的喜好、圖片、你的戀愛情況、宗教信仰和政治傾向。所有的如此種種,都可以被拿來精確計算並投放廣告(參見這個鏈接)。因為Facebook沒有對獲取好友信息做限制,通過網絡爬蟲就可以一步步順藤摸瓜,獲取巨大的用戶圖譜。

社交網絡用戶信息亟需管控

Facebook意識到API 1.0的這個問題之後,在2014年在F8開發者大會上宣布了Graph API 2.0,又過了一年到2015年4月30日才正式將Graph API 1.0關閉,距離開通正好五年。這五年使用過API 1.0的應用可謂不計期數,有多少家公司做過類似操作,估計Facebook自己也不清楚。

扎克伯格自己可能還覺得冤枉,只是想把臉書做成一個各種app都可以在上面運行的平台,沒想到拔出蘿蔔帶出泥,因為對用戶信息管理的漏洞,釀成一個波及全球的熱點新聞事件。

2018年3月21日,扎克伯格先是在自己的臉書頁面上發表聲明,對造成這一事態道歉,又在多家報紙買下整個版面道歉。當天晚上美東時間9點鐘,在CNN播放的對他的專訪節目中,又再次為Facebook的疏忽道歉。

CNN記者勞麗•西格爾:我要從一個基本的問題開始,馬克,發生了什麼事?什麼地方出錯了?

扎克伯格:這是對信任的嚴重違背,我非常抱歉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們有保護人們數據的基本責任。如果我們不這樣做,我們就不應該提供服務。所以現在所有的責任就是要保證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

為了確保做到這一點,我認為有幾件基礎的事情要去做。其中一個是,像亞歷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這樣能夠訪問大量數據、然後不恰當使用它的開發者,不應該進一步訪問我們的信息。我們要做一些設置,限制開發者對數據的訪問量。

其次,我們必須要確保不會有其他像「劍橋分析」 (Cambridge Analytica)這樣的外部公司,我們會對所有有權限訪問大量用戶數據的APP進行調查,然後鎖定我們的平台,如果發現有可疑行為就進行完整的審查。

當用戶在社交網站的活動和信息,被臉書獲取了成為了其公司資產,如果不加管控,就會被第三方應用偷偷獲取,並被拿去分析,然後拿來投放特定內容的虛假信息,通過製造虛假希望和煽動,利用恐懼來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這變得十分可怕。人們已經生活在反烏托邦電影描述的情節中一樣了。你的一舉一動,老大哥都在看着你。例如不久前發生在深圳的過馬路闖紅燈事件,闖紅燈的行人馬上被人臉識別身份,個人信息被發到網上,並直接從微信上扣錢。以及近期深圳市利用統計客人開鐘點房信息,鎖定可疑人物,一旦開房,即通知警察定點抓嫖客的新聞。

臉書掌握的這些用戶信息,如果得不到政府有力監管的話,也可以成為扎克伯格個人獲利的資本。從電影《社交網絡》中反映的臉書發家史來看,扎克伯格成功的過程並不光彩,盜用了高年級合作伙伴的想法,之後僅以少量的金錢就解決了關於知識產權的官司,成就了之後的社交網絡霸業。近年來扎克伯格為了打入中國市場,作出種種刻意討好中國政府的舉動,也不是很被外界看好。所以並不排除將來為了達到某種目的,向中國政府交出用戶數據的可能。

警惕仇恨傳播,保持判斷力

在近期掀起的刪除臉書應用活動中,臉書提供給用戶個人數據下載功能。有用戶發現臉書收集了用戶的通話記錄和短信記錄,這些跟臉書用戶活動無關的內容也被臉書悄悄收集,從而對於用戶隱私的擔憂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同樣,在中國的社交網絡上,利用傳遞仇恨和恐懼來削弱人的判斷力,用情緒化的文字帶動受眾,從而灌輸對自己有利的虛假信息,也是比比皆是。多數時政公眾號傳遞的不是新聞信息,而是情緒文字。參見前文《江歌案如何成為集體討伐「不義小人」的盛宴》。駭人聽聞的標題,煽動仇恨和利用恐懼,是社交網絡上獲取大量點擊,同時籠絡到大量用戶為自己所用的有效手段。一些涉及北美政治信息的公眾號,幹的就是類似劍橋分析類似的事情。同時也籠絡到了大量腦殘粉用戶。

區別在於,臉書的案例,背後是一些想要贏得選舉的政治力量。中國社交網絡上煽動仇恨和散布恐懼情緒,背後可能是更高級別的言論管控部門,目的是控制網絡水軍小粉紅去打擊異己,也可以間接左右海外華人圈的輿論走向。使用社交網絡的時候不得不時刻提高警惕,不要為廉價的憤怒和驚恐左右自己的判斷,從而被網絡推手帶着節奏走。

讀者來函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