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趙楚:中朝峰會─金正恩的外交大戰略,與一幕權宜同盟的戲劇

比對雙方關於中朝首腦會晤的報導,有心人會發現微妙的差異。中方特別突出北韓對無核化的承諾,而朝方報導卻對此隻字未提,這不可能是由於疏忽,只能解釋為各自出於不同的內外政治需求……


新華社周三(28日)報道指,北韓領導人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於3月25日至28日訪問中國。 攝:AFP/Getty Images
新華社周三(28日)報道指,北韓領導人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於3月25日至28日訪問中國。 攝:AFP/Getty Images

2018年3月28日,週三,中國新華社以長篇報導形式正式公布了金正恩訪華的消息。最近全球頭號新聞明星金正恩,繼他發起的對韓和對美震撼外交之後,「非正式訪問」北京,與中國最高領導人會晤,又一次成功吸引全球媒體眼球。

對於中朝外交突破,中文世界的國際政治學者多從中國朝核政策及半島地緣戰略角色視角予以分析,但稍仔細觀察和覆盤本次外交大戲,不得不說,主要是按照朝方劇本上演。換言之,要更好詮釋本次外交大風雲,不如主要從北韓最新政策理念和實踐角度來觀察。

訪華,金正恩的外交主動

這是金正恩就任北韓最高領導人後的首次出訪,也是一次十分典型「北韓特色」的訪華之旅。除開金家標誌性的綠皮豪華專列,及先訪問後公布的秘密外交作風,據事後朝中社發布的新聞稿,非常明確的是,本次中朝峰會出自朝方主動。事後金正恩致中國接待方的感謝函中確鑿指出,會晤是應北韓臨時要求舉行,中方在極短時間內安排了周到熱情的接待行程。

然而,雖然中方和外界都感到出乎意料,但本次事後相當高調的訪問,是金正恩自冬奧會以來系統性外交政策轉型的一環,應聯繫這些互相關聯的政策主動,來分析其背後的政策設計與理路。不論外部的因素如何評估,本輪外交主動,以及令人眼花繚亂的突破性消息,毫無疑問均出自金正恩指導下的玄謀廟算。

北韓變招首要原因,在於化解立即和重大的軍事戰爭風險。

對金正恩為何會做如此大的政策轉變,分析家不無分歧。有人認為是制裁壓力效應內部發酵所致,有人則認為是新一輪爭取時間的欺詐遊戲。這些分析均基於一般原理,其實最大的理由乃在於,2017年的數十枚導彈和核武試驗已使北韓面臨非常特殊的,完全不同於當年薩達姆(海珊)和卡達菲(格達費)的情境:既已經擁有對半島安全和周邊安全相當破壞性的威脅手段,也就是重大戰略籌碼;又面臨可能超過從薩達姆到卡達菲已有烈度的戰爭風險。既有重大籌碼,又有巨大危險,因此不得不規劃新的政策理念。

簡言之,北韓變招首要原因在於化解立即和重大的軍事戰爭風險。此點與南韓、中國、日本,以至美國均各有不同程度的目標重疊。中國素來以半島止戰遏戰為現實最優先目標,朝方對此心知肚明,雙方領導人本次會晤共同強調雙邊關係的「大局」與「戰略」意涵,無疑首先地就是指這方面內容。

2018年2月以來,金正恩推出一系列對南韓和美國的外交突破,其間並未事先知會傳統盟友中國,對中方參與制裁頗有微詞,這使得北京在內外注目中,面臨在近鄰重大戰略安全議程中被邊緣化的可能;而比這些學理的「裏子」更重要的是,中國若有若無地損失了從歷史宗主到現實盟友的「面子」,或者說國際威信和聲譽。這些都是中方不便明言,但其實相當敏感在意之處。

此次金正恩以首度出訪的形式到北京,特意安排在會晤文在寅和特朗普之前會見中國最高領導人,在會晤中互稱同志和黨內職務,通報北韓與韓美談判情況,毫無障礙地讚頌中國領袖的核心地位,大力附和中國關於中朝老一輩領導人締造和培育友誼的話頭,令論者發出「中國仍是半島有力玩家」的驚歎。這些無疑都是金正恩算定中方不可能拒絕的超級「大禮」。

在北韓而言,敲定4月與南韓和5月與特朗普的會晤之後,先掉過頭來鞏固中朝邦交,穩固國際和外交上的戰略支持,再高唱中朝傳統友誼,可能還順帶贏得現實的經濟援助利益。這既是中方不得不予以優先考量的需求,也大致可以推測,這實際上是出自朝方有意要全盤掌握外交主動的根本動機,折射其挑動從東亞到中美全盤大棋局的設想。

一名南韓軍人在2018年3月28日在首爾火車站觀看有關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訪華的電視新聞。

一名南韓軍人在2018年3月28日在首爾火車站觀看有關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訪華的電視新聞。攝: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為與韓美峰會贏得籌碼

北韓已高調敲定2018年4月與南韓首腦和5月與特朗普的峰會議程,這一重大外交突破首先打消了半島立即爆發熱戰的危險,這是半島局勢最新變化中最必須注意之點。北韓對南韓和美國的峰會之所以成議,一個重要而可以想像的前提是,朝方必定在此前的秘密外交中給出了同意談判去核的承諾。在本次中朝峰會上,朝方果然再祭出其父已加以運用的「無核化遺訓」法寶。這在中國看來,可算在山重水複的朝核問題上贏回重要一分。

金正恩與中國首腦會晤時,特別提出本次訪問是出於「道義和情義」,向中國最高領導者通報朝韓和朝美談判情況。回顧媒體在習特會後對中國特使訪朝遭冷遇的報導,不難知道,北韓單邊推動朝韓和朝美外交突破,特意向世界表明沒有中國因素。本次的「通報」可謂規格特高,這實際上幫助中國挽回了面子,也使得中國對於可能在半島事務中被邊緣化的擔憂得以化解。

接待細節凸顯了金正恩的堅強政治地位,對於其未來與韓美首腦的會晤不無背書作用,同時也以最有力形式表達了中國領導人對其國內統治地位和國際戰略的支持。

中朝均有漫長的秘密外交的雙邊關係傳統,這一風格獨具的做法也是雙方儀式性表達友好關係特殊性的常規。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由北韓發起的外交主動中,金正恩處處特別體現其作為父祖事業繼承者的地位。除了使用豪華專列之外,中方在兩天的密集會晤中,特意格外周到地安排其下榻於其父祖喜愛的釣魚台國賓館最高規格住處;中國領導人亦攜夫人宴請金正恩夫婦午餐。這些不一而足的接待細節,都凸顯了金正恩的堅強政治地位,對於其未來與韓美首腦的會晤不無背書作用,同時也以最有力的形式表達了中國領導人對其國內統治地位和國際戰略的支持。

由於地理和產業的原因,北韓春季為經濟格外緊張的時期,持續和加碼的國際制裁勢必在北韓內部造成巨大的經濟壓力。中國在美國推動下,一直是對北韓實施國際制裁的特別參與者。由於歷史和地緣的原因,中國的經濟援助,特別在能源和金融方面,對於北韓都具有生死攸關的作用。本次訪問之際,朝韓和美朝關係已經緩和,可以設想,美國既然同意5月首腦會晤,雖聲稱不會緩和制裁措施,但對於此時中方與北韓加強經濟聯繫,邏輯上必然無力反對。因此,本次訪問除外界關注的國際政治和外交方面成果,北韓亦獲得了現實和重要的經濟方面的援助。

中國實際為1953年半島停戰協議的當事方,也是上世紀90年代美韓和中朝「2+2」會談的一方,更是「六方會談」發起者和東道國。2017年半島局勢緊張化之後,中國提出了雙暫停方案,而目前半島局勢雖未正面響應雙暫停倡議,卻實際可以被解釋為符合中國雙暫停的呼籲。以此為前提,朝方要求中國對其未來與韓美首腦會晤提供國際政治支持,就是理所當然之事。這也是本次新華社形同共同公報性質的長篇新聞的主要內容,從文字內容看,中朝強調戰略和戰術合作,認定雙方關係為戰略關係,這都應包含中方的政治支持承諾。這對於北韓未來的談判地位無疑也是重大的籌碼。而最大的籌碼,當然還是通過訪華所構建的,金正恩作為強大領導人的個人國際公共形象。

金正恩成為北韓領導人後首次出訪中國。圖為攝於3月27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與中國官員在一列車內交談。

金正恩成為北韓領導人後首次出訪中國。圖為攝於3月27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與中國官員在一列車內交談。攝:AFP/Getty Images

復興中朝意識形態盟約

本次中朝峰會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特色,是復興的紅色意識形態話語。在雙方領導人對歷史傳統友誼的強調中,實際已包含濃厚的意識形態意涵。雙方對彼此政治身份的認知,都特意強調了完全傳統的社會主義國家外交話語。這不僅是觀察未來中國對朝政策的特別視角,也體現了兩國關係的特殊性。

金正恩的訪華冠以「非正式」的名義,但實際上很明顯是通過兩黨關係的渠道達成。為保證訪問成功,中方在最短時間內刪除了朝方可能不樂見的歷年網絡涉朝言論,給予訪問最高規格的接待和警衞。金正恩專列入境,中方特意派出中聯部部長到邊境迎候,在報導會談時特別突出中國首腦的政黨領袖身份,也特別強調中方參與者的政黨身份,這些都表明中方管理中朝關係的權力依然處於政黨中樞。中聯部作為傳統負責社會主義友好國家政黨關係的職能部門,過去一直在對朝關係決策和執行中佔據突出地位,前此負責「六方會談」的戴秉國等均出自中聯部。這些特意的安排和話語選擇,也體現中國最高領導人對朝決策的一貫性。

北韓對韓和對美談判的主要訴求為國家安全保證,而這一訴求的實質自然是金氏政權本身的政治安全,在歷來意識形態色彩最低的特朗普執政背景下,中朝本次突出意識形態盟友色彩,折射了中國希望向北韓和世界顯示維護中朝特殊友好關係的決心。而在這一判斷下,不難推理的是,對朝政治和經濟支持勢必繼續下去。中國斷然不能接受在朝核和半島事務中變成局外人,也不會簡單納入周邊安全的一般考量。

本次會晤的中國背景是,中國最高領導人鞏固了其作為核心的強勢領導地位。當代中國內部政治及社會經濟政策出現洶湧的話語回潮現象。從會晤報導看,金正恩對於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國家和政黨核心領導地位予以毫無保留的稱頌,這表達出中朝在政治安全方面的高度默契和彼此的支持。這固然使得金正恩藉以建立強而有力的領導者個人形象,但對於中方來說,這也不無加強領導力和彰顯對朝特別影響力的作用,因此中方也是樂觀其成的發展。

中朝實際的政治意識分歧遠超過1960年代的中蘇兩黨,把兩國事實聯繫起來、使雙方仍有動力維護意識形態同盟者歷史遺產的,是各自實際的政經及國際政策現實需求。

世人咸認定北韓為最後的「史太林體制」國家,中朝30年來的國內與國際政策可謂涇渭分明,早已分道揚鑣。中朝實際的政治意識分歧遠超過1960年代的中蘇兩黨,把兩國事實聯繫起來,使雙方仍有動力維護意識形態同盟者歷史遺產的,是各自實際的政經及國際政策現實需求。因此,也可以說,中朝意識形態同盟的形象,本身就是兩國關係沒有走上軌道的權宜之計,是歷史空白中最不壞和最方便的雙邊關係表述形式。由此可以推知,這種簡單化的意識形態權宜同盟本身,也體現中國在對朝關係、半島局勢和東北亞地區事務中尚未找到真正有效和堅實的政策理念。這也體現出雙邊關係未來可能的動盪和困難,此點值得人們特別留意。

比對雙方關於中朝首腦會晤的報導,有心人會發現微妙的差異。中方特別突出北韓對無核化的承諾,而朝方報導卻對此隻字未提,這不可能是由於疏忽,只能解釋為各自出於不同的內外政治需求,但對於把半島無核化作為重要地緣政治目標的中國來說,朝方這樣的差異化處理無疑也暗含着未來困難的可能。回顧現代意識形態外交的歷史,人們不難發現,這種關係雖然言辭動人,卻鮮有持久和成功的先例;所以,本次中朝首腦會晤也許同樣只是雙方出於眼前現實需求,而熱情演出的一幕權宜同盟的戲劇而已。

(趙楚,中國軍事戰略問題學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趙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