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作為軍人,我該如何看待台灣年金改革?

我認為,制度的變革本來就應該經過各方的討論與磨合,最終取得利益的平衡點。


2018年2月27日,國民黨立法委員為早前年金抗議者示威期間的意外而禱告。 攝:Sam Yeh/AFP/Getty Images
2018年2月27日,國民黨立法委員為早前年金抗議者示威期間的意外而禱告。 攝:Sam Yeh/AFP/Getty Images

【編者按】年金改革是台灣有關軍人、公務員、教師、勞工、農民等退休金或國民年金制度的改革,包括稅制改革、退休金調整等。台灣國防部去年年底公布軍人退撫新制草案,包括設置最低生活保障、改革後第一年取消舊制年資的18%優存額度、校級和尉級軍官延長服役兩年等變動,今年2月又對草案進行了部分調整,將原定的與公教人員一致的年金最低保障32160元台幣,提升為38990元台幣。

草案原定於3月1日進行審議,然而2月27日早晨約6時,約300名反年改人士闖入立法院範圍表達抗議,負責帶頭衝擊的退役上校繆德生,在攀爬議事處大樓外牆時失足自3樓跌落,3月5日下午,經數天搶救後醫院宣布腦死亡,家屬同意拔管。

2月27日,反年改團體突襲立法院,發生退役上校墜樓重傷的憾事。身為現役職業軍人,對此更是感到沉痛,不禁開始思考軍人到底應該如何面對年金改革。

我的意見只能代表個人,不能代表廣大軍職及眷屬,我也不知道多數軍人到底是否傾向支持年改。但我認為,在這樣一個民主國家,制度的變革本來就應該經過各方的討論與磨合,最終取得利益的平衡點。退役軍人為了保衛自己與往後學弟妹的利益,強調「法不溯及既往」與「信賴保護」原則,並採用比較激烈的方式從事抗爭,卻意外因此讓軍人被民眾貼上了「貪婪」、「自私」的標籤,這樣的結果其實是令許多軍職人員感到十分沮喪的。

陳述己見並不代表貪婪。

「貪生怕死莫入此門,升官發財請走他路」,這兩行過去陸軍官校大門的對聯,依然矗立在無數軍人的心頭。這麼多年過去了,我相信凡是我國心智正常的軍人,身體裏都依然保持著這份傲骨。

參與反年改的退役軍人,我認為也不應該質疑他們的軍人風骨。每一位從軍的人,在軍旅生涯中多少都曾對制度有點埋怨或挖苦,但大家心裏最終還是知足的:感謝國家與國人給予了我們穩定的生活,使我們能安養親人、老無後顧,而我們願意獻出生命報答國人同胞。早年,在國家處境依然艱困的年代裏,軍人的薪俸待遇不較今日優渥,但那些老前輩當時也沒有怨懟國家。站在反年改第一線的老前輩們,我相信他們之中多數人也是這樣想的,陳述己見並不代表貪婪。

曾經有位長輩和我聊天時提出質疑,他說:過去幾年國軍名譽遭到媒體及輿論踐踏時,都不曾見過有退役軍人站出來捍衛國軍尊嚴,為什麼非要到自己年金被砍了,才有人願意站出來?面對此種質疑,我竟一時沒辦法應答,或許是因為過去缺少了率先發難的人。軍人和老百姓不一樣,受教育環境影響,軍人的骨子裏先天就沒什麼抗爭基因,只知道服從與忍耐。如果沒有人率先站出來,軍人也不會想到要起身為自己爭取些什麼。我只能說,如果再出現一次國軍尊嚴被惡意汙衊與踐踏的時刻,就算與金錢利益無關,我會願意為國軍站出來。我也相信,全軍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這樣想。

軍人和老百姓不一樣,受教育環境影響,軍人的骨子裏先天就沒什麼抗爭基因,只知道服從與忍耐。如果沒有人率先站出來,軍人也不會想到要起身為自己爭取些什麼。

再更退一步說,就算要在個人的薪俸上退讓,只要能回報國家與社會,身為軍人,我也願意這樣做。沒幾個軍人會希望年金制度破產,也沒幾個軍人會希望自己深愛的、守護著的國家陷入財政危機,這樣的結果與我們從軍的本願不合。我們之間針對年金改革當然各有見地,但如果國家真有需要,我們願意退讓,並討論出一個折衷各方利益、利於永續推行的年金改革方案。我們可能希望盡可能為護自己的權益與尊嚴,但一定是在國家大義的前提下去討論。這一點,我相信在軍人之間也是有共識的。至於推行年改是否真如外界所述是有心政客蓄意要鬥臭軍人的舉措,現役軍人有擁護中央政府的義務,同時必須維持行政中立,這一點只能讓民眾藉在民主機制底下自行去論辯與評斷了。

從國防部與政府相關部門的態度來看,現階段確實有將涉及國家安全的軍職人員與其他公教人員分開討論,軍人是國家安全的基石,自然應該依據現實招募及留用情形去拿捏年改方案;雖然對於期望維持舊案的抗爭人士而言,現案仍然差強人意,但年改方案確實也已逐漸向抗爭團體期望傾斜,盡量涵納各方關注問題,並可望再進一步調高年改「樓地板」;政府當前強調的「長留、久用」考量到國軍服役特性,政策立意上也尚稱符合多數軍職人員的期望。

如果年金確實不得不改,期盼抗爭團體能秉持專業、參考國際經驗,替大家提出一套更具體、更公平的方案,引導各方可以在透明、理性的基準下進行比較,減少犧牲、回歸民間公斷。這也是身為現役軍人在當前情勢下的一份心願。

(作者系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士官長)

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