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慾錄 深度 愛慾錄

愛慾錄:兔兔說,我要當女人,但不是易服癖

「以後我便是GAY。」那天他談到變性的願望時這樣說。但親愛的,你不會變成GAY,只會是LESBIAN。我說。


兔兔今年18歲,生理性別為男性,很早便渴望擁有女身。第一次知道他對男性身體的厭惡,是董啟章的《安卓珍尼》。 攝:林振東/端傳媒
兔兔今年18歲,生理性別為男性,很早便渴望擁有女身。第一次知道他對男性身體的厭惡,是董啟章的《安卓珍尼》。 攝:林振東/端傳媒

兔兔發來短訊,他忘記了帶八達通,現在被困科學園停車場。

我循車道往下走,轉了個彎便看見英姿颯颯的「女騎士」在停車場入口被攔住,苗條的身形騎著重型機車,貼身皮褲讓他的腿顯得修長。

我們的對話長且瑣碎,因為有攝影師在旁,反倒是我覺得尷尬了,許多問題不自覺地過濾掉了,只問他喜歡甚麼衣服,問他要不要穿女裝過來,跟他說到如穿女裝的話,會不會說話顯得更沒有顧忌。

兔兔先是客氣地簡答,後來忍不住說:「其實我是想要變成女仔,但我不想打扮成那個樣子,把自己變成易服癖。」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愛慾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