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評論

衛生紙漲價的背後──台灣準備好永續利用森林資源了嗎?

新春過後,讓台灣人關心的民生議題居然是「衛生紙」的漲價,但除了這次被關注的衛生紙以外,其他利用森林資源製造的日用品還有不少。我們可以離得開森林、木材的利用嗎?


2018年2月26日,台灣衛生紙業者宣布三月調漲後,各大賣場掀起一波搶購潮,賣場架上的衛生紙幾乎被掃購一空,民眾趕緊買走剩下的幾包回家備用。 攝:余承翰/聯合報係 via Imagine China
2018年2月26日,台灣衛生紙業者宣布三月調漲後,各大賣場掀起一波搶購潮,賣場架上的衛生紙幾乎被掃購一空,民眾趕緊買走剩下的幾包回家備用。 攝:余承翰/聯合報係 via Imagine China

新春過後,讓台灣人關心的民生議題居然是「衛生紙」的漲價。我們都知道,製造紙張的纖維是木材經脫木質素、解纖、漂白等過程而來的,而木材則是來自於森林的樹木。事實上,森林是陸域最重要的「可再生」資源,也是民生基本物資的重要供應來源。森林資源跟日常生活的關係有多密切呢?除了這次被關注的衛生紙以外,其他利用森林資源製造的日用品還包括影印紙、印發票的熱感紙、紙箱等各式紙類,也包括建材、家具、地板等等。還有大家可能想像不到的,如牙膏、清潔劑、果汁的增稠劑、維他命和藥錠等許多日用品中的添加劑,都來自於木材。

除此之外,樹木周而復始的生活週期除了具有調節環境、降低溫室效應的功用外,更會製造出對人類生活有着莫大助益的產物,如在樹木一次代謝(光合作用)所產生之氧氣,以及在二次代謝中所製造出的許許多多的微量成分。越來越多科學家相信,植物二次代謝產物除了可作為香料、醫療保健的主要原料外,也在植物本身的繁殖、生長發育、防禦、逆境調適等生理作用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此,我們可以離得開森林、木材的利用嗎?

台灣木材自給率不足1%

台灣每年所需的木材超過600萬立方米(相當於用木材塞滿雪山隧道的體積),而如果要將紙漿用材算進來的話,則超過1000萬立方米。可是,這些木材約99.5%是從世界各國進口的,也就是說台灣的木材自給率不到1%。鄰近同樣是島國的日本也並非生產木材的大國,但也不敢放棄木材生產。日本林野廳早在2009年即訂定政策,要在10年內將木材自給率從27.8%提高至50%,以解決未來木材供需及節能減碳等難題。

這些年來,台灣對於森林資源的利用,嚴格來說是不負責任的森林資源利用策略──付錢砍伐他國的森林,再千里迢迢耗費燃料運送來台灣,無形中消耗化石能源、排放更多的溫室氣體。例如,自北美洲運送1立方公尺的木材到台灣,二氧化碳的排放便要增加50公斤;從中南美運送到台灣,則要增加108公斤。以保育台灣的森林資源為口號,不制定政策善用本土森林資源,而去砍別國的森林再千里迢迢運送來台灣,難道這是真的保育嗎?

知名的環境保育學家派屈克.摩爾(Patrick Moore)在他的著作《綠色精神:林木即是答案》(Green Spirit: Trees are the Answers)中指出,樹木將對人類未來如何在地球上生存提出解答,包括:如何在可再生能源與生物材料的基礎上永續發經濟?如何協助開發中國家在提升文明及醫藥水準的過程中,兼顧森林資源利用與野生動物保護?如何降低溫室氣體,特別是釋放至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如何增加擁有更豐富生物多樣性的土地?如何避免土壤侵蝕並提供更乾淨的空氣與水?如何讓地球更美麗與生意盎然?

摩爾博士的答案是種更多的樹,以及減少使用那些不可再生的能源與材料(指化石燃料、礦物及合成高分子),轉為使用更多可再生的木材。沒錯,是「使用更多可再生的木材」,因為這樣才能避免從地底下釋放出更多的「碳」到生物圈中,讓現有已存在於生物圈的碳素藉由樹木的生長,在生物圈中循環,以最乾淨的太陽能來生產人類生活所需之材料。

國土保安林與天然林則應受到最好的保護,除了法律的規範外,更應讓全民認識與了解這樣的森林是台灣這塊土地的守護神,也是我們留給後代子孫最好的珍寶。
王升陽:國土保安林與天然林應受到最好的保護,除了法律的規範外,更應讓全民認識與了解這樣的森林是台灣這塊土地的守護神,也是我們留給後代子孫最好的珍寶。攝:Daniel Acker/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積極保護並善用森林資源

森林當然是重要的自然資源,並且攸關生態品質,但面對化石原料日漸短缺的今日,我們應該重新檢視過往利用森林資源的方法,想辦法充分及有效地使用可再生的綠色資源,以面對未來環境污染與能源短缺的逆境。

首先,台灣政府應該認真評估國有林地中可用作林木生產的林地,並擬定經營計劃,將這些森林視為農作物般管理與收穫;國土保安林與天然林則應受到最好的保護,除了法律的規範外,更應讓全民認識與了解這樣的森林是台灣這塊土地的守護神,也是我們留給後代子孫最好的珍寶。

許多保育界的前輩們說得好,「讓保育歸保育、林業歸林業」。美麗並珍貴的原始林,我們要盡我們所能來保護,並維持它的多樣與健康;守護國土的保安林,我們要訂定法律,並嚴格執行來保護;而提供健康休閒、陶冶身心用地的森林遊樂區,我們要讓它更精采,賦予更多生態教育的元素給它;當然,重要的是,在合理的森林經營下,人工林也可以像其他農、園藝作物般,提供乾淨並合乎環境保護意識的可再生材料與能源。

負責任並具前瞻性的森林經營,是對於森林資源的保護、培育、開發、利用,以及發揮環境保護等多功能效益的經營與生產活動。因此在這個意義下,森林資源的利用應該不僅限於營林生產,還應該包括下游民生工業所需產品的製造與綜合利用。而且,森林經營也不應該局限於木材產品的經營,而須涵蓋更多目標,如經營林區利用度較低的土地,以及其他動、植物生物資源。

因此,森林資源保育的目標不僅僅是獲得有形的產品,還要擔負起改善生態環境的責任,同時為人們提供良好的生產和生活環境。森林保育之真義是積極保護並善用森林資源,既然無法不用森林資源,那就應該正面地計劃,善盡地球公民的責任,保護自然資源、善用自然資源,讓我們的後代子孫能健康地永續生活在此越來越好的土地上。

(王升陽,國立中興大學森林學系特聘教授、中華林學會理事長)

評論 王升陽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