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在中國 深度

中國版MeToo:性騷擾者被解僱後,她們想建立制度保護

飽受打壓的女權主義者在MeToo運動中贏得最初的勝利,她們打出新口號:「MeToo並不夠,還要every in」.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生羅茜茜實名舉報教授陳小武性騷擾。翌日,女權主義者張累累發起「萬人致信母校」行動,呼籲高校畢業生或在讀學生向母校發出公開信——要求大學建立反性騷擾機制。圖為2018年1月17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名女學生在一個教室裏。 攝: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生羅茜茜實名舉報教授陳小武性騷擾。翌日,女權主義者張累累發起「萬人致信母校」行動,呼籲高校畢業生或在讀學生向母校發出公開信——要求大學建立反性騷擾機制。圖為2018年1月17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名女學生在一個教室裏。 攝: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2018年1月1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下稱「北航」)畢業生羅茜茜實名舉報教授陳小武性騷擾。翌日,女權主義者張累累發起「萬人致信母校」行動,呼籲高校畢業生或在讀學生向母校發出公開信——要求大學建立反性騷擾機制。這成為中國版MeToo運動的開端。

迄今,已有超過74所高校、8000多名畢業生或在校生聯署,向母校寄出公開信。浙江大學性別研究在讀博士豬西西就是其中一員,除此之外,她還鼓勵大家寄信給交通管理部門和人大代表,要求防範公共交通上的性騷擾。

「把我能做的先做了,不做就是零,做了可能有回應。」豬西西說。寄信的重點不是能否收到回應,而是傳播、講述故事。受她影響,7個省市的參與者給當地人大代表寄信,建議增設反性騷擾標識,其中4個省的代表已經提案,貴州省人大代表還是主動找來的。

這一切,令經歷中國女權運動沉浮的豬西西感到樂觀。MeToo運動只是一個開始,他們的目標,是建立人人參與的長效機制。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女權主義 #MeToo #MeToo 在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