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默克爾──性別平權的象徵,還是一個女人的史詩?

「她從政這幾十年來,一直非常刻意地迴避自己的女性身份、從來不賦予這個身份任何關注或意義。」德國蒂賓根大學政治學教授Gabriele Abels說。


默克爾的「德國女總理」稱呼當中的「女」字,究竟有沒有意義,有什麼意義?一個以女性為行政首腦長達12年,還將長達16年的社會,是否在性別平權上已經走得很遠了呢? 攝: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默克爾的「德國女總理」稱呼當中的「女」字,究竟有沒有意義,有什麼意義?一個以女性為行政首腦長達12年,還將長達16年的社會,是否在性別平權上已經走得很遠了呢? 攝: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編者按】:自去年底在德國大選中帶領「基民盟/基社盟」(CDU/CSU;通稱:聯盟黨)勝選以來,德國總理默克爾(梅克爾)就陷入了組閣困境之中。近日,聯盟黨和德國社會民主黨(社民黨)終於就組閣達成協議,將再次成立大聯盟政府。然而漫長的組閣過程還是意味着,這位執掌德國政權十多年的領導人如今遇到了不小的危機。在大眾眼中,默克爾的執政形象和其身為女性的身份不可二分。而默克爾身為女性領導人,是否真實維護了德國女性的權益和地位呢?

「我十分肯定,每次準備出鏡、登台演講前化妝師給她上眼影、髮型師給她吹髮型的時候,她心裏面一定是很不耐煩的。」長年關注性別平權議題的德國蒂賓根大學政治學教授Gabriele Abels曾對我說。她還認為,與年輕的時候相比,默克爾從政、當上總理以後,在外形上顯然經歷了一個『女性化』過程:「別看她現在也還是永遠都只穿一個款式的衣服,但起碼顏色要活潑明亮多了;她化淡妝,一些場合她也戴珠寶,儘管也還是同一款。這些年來,她的造型師在她能容忍的範圍內作出了一些女性化調整。但就她個人性格來說,她對這些沒有熱情。」也就是說,默克爾原先並不是一個強調自身性別的政治人物,就算上台之後有所調整,也不意味着「性別」對她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問題。

早幾年,非常偶爾,默克爾也會有些稍大膽的打扮。最著名的一次莫過於2008年,她在奧斯陸參加歌劇院開幕式時,穿了一條低胸的晚禮服。這大抵是她從政生涯中唯一一次如此直白地顯露她的性別特徵了。這個造型使得她在一眾政客和皇親貴戚的太太夫人們當中,顯得與以往格外不同:她的身份角色一向是與這些太太夫人們的丈夫並列的,上版面頭條從來不是因為外貌打扮。可是這一次,就連事後聯邦議會週一早上的例行記者會上,記者的提問都聚焦在她的晚禮服上。各種各樣的議論使她有些錯愕,這不是她想被關注的焦點。那次以後,再也沒有類似的穿著出現過。

除了這些婦女雜誌上會出現的花邊新聞外,她的「德國女總理」稱呼當中的「女」字,究竟有沒有意義,有什麼意義?一個以女性為行政首腦長達12年,還將長達16年的社會,是否在性別平權上已經走得很遠了呢?在政壇這個不管在國際還是國內都還是由男性主導的領域,默克爾到底帶來了哪些改變?

「性別政治」為何付之闕如

「默克爾的性別政治」是一個偽命題。「她沒有性別政治。從來沒有過,以後也不會有」,Gabriele Abels斷言。「對於她和她的政黨來說,幾乎任何一個政策領域都比性別政治重要,都更需要拿到桌面上來談。」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蒙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