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北京龍泉寺進駐荷蘭廢棄教堂,中國寺廟的一路西進

荷蘭大學城廢棄的教堂裏,悄悄長出一座大陸漢傳佛教的寺廟。在廣泛提倡一帶一路的今天,主持這座寺廟的比丘尼說,海外弘法符合時代的因緣。


賢清今年38歲,2007年獲清華大學工程熱物理專業博士學位後,2008年在北京龍泉寺出家,一直是住持學誠的秘書,長期負責龍泉寺的翻譯和海外弘法工作,如今還是荷蘭龍泉大悲寺的副住持。圖中法師為主持大悲寺日常工作的比丘尼賢唱。 攝:甯卉/端傳媒
賢清今年38歲,2007年獲清華大學工程熱物理專業博士學位後,2008年在北京龍泉寺出家,一直是住持學誠的秘書,長期負責龍泉寺的翻譯和海外弘法工作,如今還是荷蘭龍泉大悲寺的副住持。圖中法師為主持大悲寺日常工作的比丘尼賢唱。 攝:甯卉/端傳媒

「大家是否唸經時會有昏沉感?」對着佛堂裏端坐的三十多位信眾,年輕的比丘尼帶着一絲笑意問道。她坐在電腦桌邊,一邊熟練地將一些經文投影在佛像兩側的屏幕上,一邊親和地說:「那是因為我們的業障。」

在這個陰冷的荷蘭冬晨,馬上會有一場農曆臘八節也即佛祖釋迦牟尼「成道日」的佛教法會。佛堂內的信眾都是華人,絕大多數是女性,老中青都有,她們身着禮佛專用的長袖深棕色「海青」,不停翻着《佛教唸誦集》,尋找經文章節。兩個多小時的法會下來,信眾們的跪拜和唱誦,除了在最為宂長的「楞嚴咒」時有些稀落,總體還算整齊——這是廟裏的比丘尼們兩年來悉心指教的成果。

常駐廟裏的比丘尼目前有八位,她們約莫三十歲上下,都是釋學誠「賢」字輩弟子。今年51歲的釋學誠是中國佛教協會最年輕的會長,十多年前,他一手修復了北京龍泉寺,吸收了大批高學歷的年輕弟子,以善用互聯網釋道弘法而聞名。發明了智能機器人「賢二」的龍泉寺弟子,能與各界極客探討AI價值;龍泉寺被譽為「中國佛教新中心」,各種原創動漫周邊,張揚着年輕的佛系氣息。

不過,「年輕化」只是釋學誠和龍泉寺弘法抱負的一部分,「國際化」也在這座新世代寺廟的布局之中。龍泉寺早已設有國際弘法事務組,這場在荷蘭烏特勒支(Utrecht)市進行的法會,便發生在北京龍泉寺在歐洲的第一座寺廟——龍泉大悲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