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被仇恨團結的緬甸,記者成為「麻煩製造者」

帶着希望回歸緬甸的流亡記者,卻因深入少數民族地區報導而身陷囹圄;對穆斯林的仇恨,將緬甸團結起來,一齊指責外國媒體損害國家形象。走出監獄的緬甸戰地記者說:「我不再信任昂山素姬了。」


2018年1月10日,緬甸城市仰光,路透社緬籍記者Kyaw Soe Oo到庭應訊後被警察押離法院。緬甸警方正式指控兩名路透社記者Kyaw Soe Oo和Wa Lone觸犯《政府機密法》,最高刑期為14年牢刑。 攝:Ye Aung Thu/AFP/Getty Images
2018年1月10日,緬甸城市仰光,路透社緬籍記者Kyaw Soe Oo到庭應訊後被警察押離法院。緬甸警方正式指控兩名路透社記者Kyaw Soe Oo和Wa Lone觸犯《政府機密法》,最高刑期為14年牢刑。 攝:Ye Aung Thu/AFP/Getty Images

「剛剛被逮捕時,我不以為然,也不感到害怕,因為我深信,昂山素姬或是民盟黨會救我們出來。」2017年12月28日,在仰光一家酒吧,半年前因報導被捕入獄,剛剛才回到工作崗位上的緬甸知名戰地記者勞偉(Lawi Weng)告訴我。

半年前,就職於《伊洛瓦底》(Irrawaddy)的勞偉與兩名就職於《緬甸民主之聲》的記者,在報導德昂族少數武裝部隊反毒日公開活動的返程途中,被軍方逮捕。《伊洛瓦底》與《緬甸民主之聲》都曾是流亡在泰緬邊境的媒體,在2012年審查制度瓦解後,回到緬甸。

緬甸政府隨即發出聲明,指控這三位記者觸犯了《非法組織法》(Unlawful Associations Act),該法律在1909年英殖民時代制定,凡是與任何政府認為不合法的組織或是人見面都可被判最高兩年刑期。他們被監禁了兩個月,在9月被釋放。

個子矮小、皮膚黝黑的勞偉,如今體態更消瘦了,原本炯炯有神的雙眼,蒙着一層憂慮,彷彿還未從第一次被捕入獄的經歷中走出來,他失望地說:「我本來以為,就算昂山素姬不能救我們出來,但她至少會發表公開聲明,支持媒體工作者與公平、公開的司法制度,但她一句話也沒說。」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