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17年,中國網絡直播產業由興旺到衰落?

鼎盛期中國湧現的200家直播平台與踴躍的投資人和收入豐厚的主播一起建構起龐大的景觀,一年之後景觀仍在嗎?


直播平台的快速發展也催生了「網紅經濟」這種網絡直播產業的新業態。圖為2016年3月17日,鬥魚視頻的女主播每天都要根據公司要求在線直播自己的生活。 攝:Imagine China
直播平台的快速發展也催生了「網紅經濟」這種網絡直播產業的新業態。圖為2016年3月17日,鬥魚視頻的女主播每天都要根據公司要求在線直播自己的生活。 攝:Imagine China

2017年農歷新年臨近時,光圈直播的員工發現辦公室突然貼上了封條,人去樓空——他們那時已經被停薪半年。封樓之後,CEO 張軼在公司微信群組只說融資不利,給大家帶來麻煩,請多多諒解等等,並沒解釋詳情,從此就「人間蒸發」,留下60餘名員工共計約300萬人民幣(文中金額皆為人民幣)的欠薪及平台主播的款項拖欠數千至數萬元不等,追債至今不得。

光圈直播曾經是中國直播業內的「巨頭」,2015年秋天獲得合一資本、紫輝創投、協同創新3家投資的1250萬元天使輪融資,2016年公司估值超過5億。原本直播行業行情蒸蒸日上,資本和媒體的熱情關注蜂擁而至,沒人能想到竟然冷卻得這樣迅速:不止光圈,2017年下半年,陌陌直播模式缺乏增長空間,帶來股價的大幅下跌;12月宣亞國際重組映客宣告失敗,映客的上市計劃擱淺,前景堪憂⋯⋯

直播的熱度在中國起起落落。2008年即已啟動,卻一直沒有太多關注,直到2014年,直播在美國獲得成功之後,大量手裏握着熱錢的人開始願意投資這門自己也不太瞭解的生意。沒人想到巔峰之後,又是斷崖。

2015年初,在音樂領域打拼了十年的奉佑生(映客創始人),轉型創業做視頻直播。他認為視頻直播的優勢是:空間足夠大,能避開 BAT(指三家中國互聯網企業百度,阿里巴巴與騰訊);可以形成生態閉環,具有盈利能力。奉佑生的說法確實不無道理,直播的火熱和其帶來的高變現率有非常大的關係。投資公司華策資本投資人戴弘在2016年參與了多家直播平台投資,他簡單明瞭地將互聯網資本的根本玩法解釋為四個字:流量生意。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