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現場報導:病死瘟豬漂入金門,本地養豬場未驗出病毒(5日更新)

蔡英文於回答《端傳媒》記者提問時,亦再次直指中國「沒有收到任何按照我們雙方簽訂的協議所應該提供的資料回覆。」


2019年1月4日,蔡英文到金門水頭碼頭視察非洲豬瘟的防疫工作。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月4日,蔡英文到金門水頭碼頭視察非洲豬瘟的防疫工作。 攝:陳焯煇/端傳媒

最新進度:根據台灣政府「非洲豬瘟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周六(5日)表示,金門發現的死豬半徑5公里的10個豬場已經完成採樣跟檢驗,全部都呈現陰性反應。

根據官方發布資訊顯示,金門縣動植物防疫所共採樣200支豬血清,於周六將樣品送達家畜衛生試驗所,畜衛所已於以qPCR(即時聚合酶連鎖反應)方式完成檢驗,非洲豬瘟均為陰性,顯示並無擴散,不過,全金門的豬場也將持續進行訪視,以防範任何可能的疫情發生。

2019年1月2日,金門動植物防疫所獲報,於金沙鎮海岸邊,發現一隻死亡豬隻,防疫所人員立即趕往現場採樣,並火化屍體。3日下午,農委會緊急召開記者會,證實此豬隻屍體經檢驗後,非洲豬瘟抗體呈陽性反應,將針對屍體半徑三公里的養豬場做移動管制,半徑五公里八個養豬家將會在三天內進行採樣檢測,金門的豬肉禁止進入台灣兩個禮拜,並通報中國政府加強死豬屍體管理。

農委會在第一時間便提出,該病豬屍體應是中國飄到金門本島的境外豬。這判斷除了基於環境、位置、氣候條件以外,更因金門有特殊的毛豬死亡保險理賠機制,任何一隻金門本身飼養的豬隻死亡,豬農都不會任意丟棄。

2019年1月5日,金門菜巿場的肉販如常賣豬肉。

2019年1月5日,金門菜巿場的肉販如常賣豬肉。攝:陳焯煇/端傳媒

金門防疫經驗豐富,精密掌握每一隻死豬

金門縣施行豬隻保險,一旦有豬隻死亡,豬農會繳交至防疫機關集中銷毀並進行後續保險費用之請款。根據相關規定,保險理賠金額分兩級,根據重量去區分,50公斤以上理賠1200元;40-50公斤理賠600元。這筆費用對於豬農來說,不無小補,因此金門可以精準掌握本地豬隻死亡情形。

金門動植物防疫所所長文水成指出,在完善豬隻保險制度之下,金門各鄉鎮每天都回如實回報豬隻死亡記錄。而觀諸記錄,在沙灘上發現病豬的金沙鎮,於過去十日之內僅在1月2日有一隻死豬記錄,且重量與該隻沙灘上的病豬並不相符,「因此才敢確定地說,這隻(病豬)應該就是大陸漂過來的。」

另一個可以證明金門本地防疫界線尚未失守的證據,亦來自這份確實的豬隻死亡記錄。文水成攤開金門各鄉鎮的豬隻死亡記錄,逐一分析,「在過去十天之內,金門的豬隻並未發現異常死亡的現象。所謂異常死亡,指的是每天發生5%以上的豬隻死亡,才算異常,現在都是正常死亡範圍。我們都是可以提早掌握疫情狀況的。」

2019年1月4日,在金門烏坵鄉小坵島的海灘上發現死豬。

2019年1月4日,在金門烏坵鄉小坵島的海灘上發現死豬。圖:金門動植物防疫所提供

金門長期受海漂垃圾困擾,往年均有接到海岸線發現死亡豬隻的案件,106年海岸垃圾清運處理量高達381公噸、107年226公噸。文水成表示,金門縣目前計68個養豬場,飼養1萬1,000餘頭豬。事發之後,防疫所人員已到發現死豬的田浦海灘三公里內唯一一家養豬場進行檢疫訪視,結果該場內的190頭豬都並未發現異狀。

文水成表示,後續若發生疫情擴散,將採取撲殺之後現場銷燬並就地掩埋。2015年,金門爆發牛隻A型口蹄疫,處理了三百多隻牛,也是用露天方式焚燒,使用金門當地的木材,再把病牛屍體擺在上面,引火焚燒。「雖然可能會在一天之間造成一些空氣污染,但如果不這樣做,要掩埋,掩埋(要消失)可能要很長一段時間。根據1997年台灣那邊處理豬隻口蹄疫的經驗,掩埋之後還是後患無窮。」

文水成分析,金門土地面積不大,也沒有足夠的空間進行直接掩埋,屍體就地焚燒之後,将會剩下原來3-5%的體積,處理起來相對簡單。如果想要搬運到焚化爐再焚燒,搬運路途中恐怕又有疫情擴散的風險。直接就地處理,應是最理想的作法。

以現況而言,金門平日並無活體豬隻銷往台灣,僅有淘汰種豬的生鮮豬肉會運往台灣本島販賣。一年一次,約100-120頭,重量一萬公斤。牧場要三個月監測一次,豬隻必須隔離檢疫,並移往他場飼養滿28天之後,檢測之後沒有問題,才能送往「送往台北」專用的屠宰場。「金門有兩個屠宰場,我們把內需跟外銷分開,就是為了避免交叉感染。」

文水成回顧,金門自1999年發生第一次的口蹄疫以來,2012年、2015年也相繼爆發疫情,在動物管理與防疫措施都有豐富經驗。金門的三個屠宰場都有獸醫把關訪視,降低風險的機制相對完善,「這邊的防疫措施其實作得比台灣其他各縣市更好,只是因為地緣的關係,跟中國大陸實在太近了,只能持續落實這些防疫工作。」

根據農委會的統計數據,從1994年開始,連續三年台灣養豬頭數皆超過一千萬隻,直到1996年台灣養豬業達到最高峰,全台養豬頭數高達10,698,366隻,當年度單單豬肉出口的外匯收入有十六億美元,主要的市場—日本,其進口的豬肉有41%來自台灣,為所有日本豬肉進口國之冠。圖為金門。

根據農委會的統計數據,從1994年開始,連續三年台灣養豬頭數皆超過一千萬隻,直到1996年台灣養豬業達到最高峰,全台養豬頭數高達10,698,366隻,當年度單單豬肉出口的外匯收入有十六億美元,主要的市場—日本,其進口的豬肉有41%來自台灣,為所有日本豬肉進口國之冠。圖為金門。攝:陳焯煇/端傳媒

口蹄疫經驗,讓台灣防堵非洲豬瘟「如臨大敵」

早期台灣的養豬業多為農村家庭副業。60年代開始,隨著中國農村復興委員會開始推動「綜合性養豬計劃」後,透過飼料改良與飼養場輔導與建制,讓台灣的養豬業逐漸從家庭副業轉變為現代化養豬產業。受到日本國內對於豬肉需求擴張的刺激,台灣本土養豬業突飛猛進,逐漸晉升為豬肉輸出大國。根據農委會的統計數據,從1994年開始,連續三年台灣養豬頭數皆超過一千萬隻,直到1996年台灣養豬業達到最高峰,全台養豬頭數高達10,698,366隻,當年度單單豬肉出口的外匯收入有十六億美元,主要的市場—日本,其進口的豬肉有41%來自台灣,為所有日本豬肉進口國之冠。如此風光的成績卻在隔年嘎然而止。

1997年3月14日,隸屬農林廳的台灣省畜衛所接獲了來自新竹竹北的豬隻檢體,儘管初診為水疱性疾病,相隔三天後,當農林廳再度收到四隻出生不久的哺乳仔豬死亡檢體,確診為口蹄疫症狀後才驚覺事態不對,趕緊向農林廳通報疫情。20日上午農委會正式對外宣布口蹄疫的爆發。當時4個月內就撲殺全台3成豬隻,共385萬746隻豬,豬肉價格從每公斤6000元暴跌到1600元,整體經濟損失1700億,短短一年就讓5千多戶豬農倒閉。

口蹄疫的爆發不只衝擊了養豬戶,讓原本收入穩定的家庭瞬間負債累累。第一線的撲殺人員,多半是當時的義務役,被派駐到現場執行命令,許多人在大量撲殺上百頭豬隻後心靈受到極大的傷害,更有人因此輕生。此外,由於政府沒有在第一時間控制疫情,農政單位擔心不打疫苗將重創產業,因此下令全面施打。以施打疫苗取代撲殺或許能夠讓產業不至於全面瓦解,然而也因為施打疫苗造成肉豬體內產生的抗體無從分辨是來自疫苗或者受到感染,使得台灣自此被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認定為「口蹄疫疫區」,豬肉難以再出口到其他國家。根據OIE的規定,被列為「口蹄疫疫區」的地區必須在施打疫苗的兩年內,不再有疫情發生,才能轉為「非疫區」,於「拔針」後,一年內未傳出疫情,便能正式從疫區中除名。

為了讓養豬業能夠重新出口,從疫區上除名是必須面對的第一要件。台灣政府曾努力透過階段性地停止施打疫苗,期望逐步降低疫苗使用量,最終達到「拔針」的目標。2006年,政府先是在澎湖進行了階段性停止施打疫苗,預定2009年8月全面拔針。2009年初,全台已達到90%的豬隻未施打疫苗,卻在同年2月再度爆發疫情,而功虧一簣。2015年10月台灣政府再度向OIE提出「打疫苗非疫區」的申請,卻又在同年10月於金門爆發口蹄疫的疫情,申請遭到退回。補件過後,OIE才又再度接受申請。2017年5月,台灣正式成為「打疫苗非疫區」。2018年7月1日,在經過二十一年後,台灣正式執行「拔針」,朝著從疫區除名邁進,若一年內未再傳出疫情將可以脫離疫區。但在同年8月,非洲豬瘟於中國大陸爆發,台灣走向非役區的最後一哩路,遇上了重大挑戰。

2019年1月4日,金門水頭碼頭工作人員正檢查訪台旅客的行李。

2019年1月4日,金門水頭碼頭工作人員正檢查訪台旅客的行李。攝:陳焯煇/端傳媒

平心而論,金門與台灣本島之間隔海遠望,本來就屬於OIE的天然屏障之一,連豬隻口蹄疫的拔針,因為金門在2015年爆發口蹄疫,OIE也同意讓「台澎馬」先進入拔針時程,金門在隔年才啟動審查程序。因此,金門本地雖已有病豬屍體上岸,科學上來說,與台灣本島、澎湖與馬祖爆發疫情,仍有一段距離。

話雖如此,為了不再讓1997年豬隻口蹄疫悲劇重演,台灣政府可說繃緊神經。總統蔡英文於視察金門防疫工作時,神情嚴肅地告訴相關負責官員,「防疫只要有一個破口,產業的損失都非常慘重,一定要如臨大敵。」蔡英文也向官員交代,「一定要做最壞的打算,最周全的準備。」

不待蔡英文交代,早在此前,台灣防疫城牆早已節節高升。行政院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迅速修正相關行政命令,不斷提高罰則,對於違法攜帶豬肉入境者,第一次便處新台幣二十萬元罰鍰,第二次以上則可處新台幣一百萬元。

2019年1月4日,金門機場的商店,豬肉製品下架。

2019年1月4日,金門機場的商店,豬肉製品下架。攝:陳焯煇/端傳媒

除此之外,飼養豬隻的飼料也成政策關注焦點。原則上來說,廚餘之中亦可能混有非洲豬瘟肉品,若能全面禁止,當能大幅降低防疫風險。但對於業者而言,改用飼料餵養,除了增加生產成本,也擔心全面改用飼料將影響黑豬口感。對此,農委會畜產試驗所所長黃振芳認為,影響豬肉風味的關鍵是脂肪酸的組成,只要控制好飼料配方,應不影響豬肉品質。

但是,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教授阮喜文認為,現階段55噸的廚餘回收,有62%是用於餵養豬隻,若要全面改用飼料,則廚餘的回收處理也將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對此,農委會代理主委陳吉仲表示,農委會的立場,是對於廚餘養豬的業者進行加強稽查與輔導,並要求業者使用的廚餘必須經過高溫蒸煮,降低非洲豬瘟傳染風險。根據農委會統計,台灣國內共有7,240場養豬場、539萬頭豬,其中以廚餘養豬的共2,045場、共計65萬頭豬,換言之,廚餘養豬的比例約佔全國12%。農委會和環保署自十二月起,已進行聯合稽查,至22日查完1,497場,其中有6場違反規定將依法開罰,但也發現另有66場未設有廚餘蒸煮設備,形成防疫漏洞。農委會將採取提供飼料差額補貼以及自願性退場補助等措施,逐戶輔導廚餘養豬場改用飼料餵豬,台灣政府將提供飼料差額補貼,每頭最高2,200元,同時也提供離牧補助,多管齊下,防治豬瘟。

台灣的小金門,對岸是中國廈門市。

台灣的小金門,對岸是中國廈門市。攝:陳焯煇/端傳媒

兩岸情勢緊張,如何攜手防治豬瘟?

如何防治非洲豬瘟,乍看是科學問題。但在歷史的因緣際會下,台灣的首隻境內病豬屍體,恰巧出現在「習五條」、「蔡四點」相繼出台的隔日。蔡英文於視察金門前線防疫情形時,不免被記者問到相關問題,蔡英文亦將習近平提出的「一國兩制」提案與當前的非洲豬瘟疫情並論,「兩岸關係跟非洲豬瘟都是對台灣影響重大的議題。當我們看到對岸把一國兩制端上檯面,要台灣人民接受時,這個時刻,任何政黨或政治人物,都應該有一個嚴肅的態度,這個時刻,我們必須要表現出台灣人的志氣。」

除了在前線與習近平再次交鋒,蔡英文於回答《端傳媒》記者提問時,亦再次直指中國「沒有收到任何按照我們雙方簽訂的協議所應該提供的資料回覆。」雖然在記者再次逼問「是否完全沒有相關聯繫機制」時,蔡英文並未完全否認,但僅再次強調,中國「並沒有按照協議提供應該提供的資料。」

2019年1月4日,蔡英文到金門機場視察後接受媒體提問。

2019年1月4日,蔡英文到金門機場視察後接受媒體提問。攝:陳焯煇/端傳媒

這也是兩岸在豬瘟疫情爆發之後的重要交鋒點。中國當局認為,豬肉並不在兩岸簽署的《海峽兩岸農產品檢疫檢驗合作協議》表列項目中,因此不屬於需要通報的事項。事實上,當初協議未列豬肉,可能是因為兩岸之間並無豬肉貿易事實。但台灣海基會即刻反駁,非洲豬瘟屬於重要的「安全衛生訊息」,陸方當然有必要通報。

就在蔡英文抵達金門的當天,第二隻病死豬又漂到金門北方的烏坵小坵島,由於小坵島上並無養豬場,幾可確定這隻病死豬是來自對岸。小坵島鄰近疫區福建莆田,防疫人員不敢大意,已搭船前往當地進行檢疫工作。

一隻隻飄洋過海的病死豬,讓金門防疫前線繃緊神經,卻也讓兩岸政府意外再度交鋒。未來疫情如何發展,除了攸關台灣人最在意的美味豬肉、養豬產業,勢必也牽動兩岸局勢。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何欣潔 非洲豬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