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黎蝸藤:深紅阿拉巴馬州易手,#MeToo大潮撲向特朗普

阿拉巴馬在美國南部,宗教保守氣氛極濃厚,在政治光譜上是深紅州,本來只要共和黨推出稍微像樣的候選人,幾乎就是「躺着贏」。


2017年12月12日,美國阿拉巴馬州(Alabama)舉行了參議員補選,共和黨候選人穆爾(Roy Moore,摩爾)敗於民主黨候選人瓊斯(Doug Jones)。由於得票率差距甚微,穆爾拒絕承認落敗,並稱會要求重新點票。  攝:Joe Raedle/Getty Images
2017年12月12日,美國阿拉巴馬州(Alabama)舉行了參議員補選,共和黨候選人穆爾(Roy Moore,摩爾)敗於民主黨候選人瓊斯(Doug Jones)。由於得票率差距甚微,穆爾拒絕承認落敗,並稱會要求重新點票。 攝:Joe Raedle/Getty Images

12月12日,美國阿拉巴馬州(Alabama)舉行了參議員補選,這個空缺是因為賽申斯(Jeff Sessions)擔任司法部長而出現的。民主黨候選人瓊斯(Doug Jones)以微小的優勢,戰勝共和黨候選人穆爾(Roy Moore,摩爾),震動整個美國政壇。

民主黨的頹勢

特朗普(川普)上任以來,民主黨發起聲勢浩大的「抵抗運動」,自由派媒體對特朗普也事事挑剔,特朗普民望一直低落。於是民主黨對接下來幾次補選都報以厚望。其中尤以2017年4月11日的堪薩斯州第四選區衆議員補選,與6月20日佐治亞州(喬治亞州)第六選區衆議員補選為最。在這兩個原先共和黨佔優的選區,民主黨都發現民調極爲接近,於是投下大量資源以求一舉拿下。可是事與願違,這些補選都以共和黨有驚無險獲勝告終。特朗普得意洋洋地宣稱自己支持的人「不可戰勝」。民主黨面臨信心危機。

直到11月初,民主黨才在新澤西州(紐澤西州)與維珍尼亞州(維吉尼亞州)州長選舉中獲勝而止住頹勢;同日的紐約市市長選舉中,白思豪也打破民主黨市長無法連任的魔咒。然而,民主黨内部對勝利的含金量心中有數:一來,傳統上在總統、參議員與州長選舉中,黨派影響因素依次從大到小,個人特質在州長選舉中更重要,作為中期選舉的指標並不可靠。民主黨之所以能重奪新澤西州州長,主要還是現任共和黨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在過去數年被新澤西—紐約過海大橋案醜聞搞得聲名狼藉之故。守住已經變藍已久的維珍尼亞州與左派大本營紐約市也談不上意外。

換言之,民主黨只是保住了基本盤,談不上突破。民主黨的選舉頹勢何時才到底,民主黨人實在心中無底。民主黨要實現中期選舉重奪議會的目標,需要一場真正的勝利提高士氣,打破「特朗普選舉必勝」的神話。但阿拉巴馬州看上去不是一個理想的戰場。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黎蝸藤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