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在師生校友和媒體面前,候任香港大學校長張翔說了什麼?

著名科學家張翔獲任命為下任香港大學校長,他在師生和媒體見面會上的回應,能否充分清晰地解釋自己的立場?


2017年12月15日,港大候任校長張翔在港大校長物色委員會主席施文信及校委會主席李國章陪同下會見記者。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7年12月15日,港大候任校長張翔在港大校長物色委員會主席施文信及校委會主席李國章陪同下會見記者。 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按】著名科學家張翔獲委任香港大學校長前夕,香港大學新聞及傳播研究中心前總監陳婉瑩於灼見名家傳媒撰寫《對下任香港大學校長的期待——六問張翔教授》一文,向張提出多點疑問。

12月15日早上起,張翔分別與香港大學教職工、學生、校友見面,闡述自己的立場和回應問題,傍晚他被確認為下任港大校長後,與傳媒會面。端傳媒把他在多場見面會的發言內容擇錄整理,與陳婉瑩的文章和提問對照。

香港大學候任校長張翔問答會擇錄(12月15日)

一、為什麼有意出任香港大學的校長?對出任港大校長的願景是什麼?

張翔表示,香港是個東西文化結合的繁榮城市,因此很期待香港的行程。探索香港這個區域,是他來到港大的原因。

他希望,為香港也為地區及全球培育未來領袖,同時讓港大成為孕育知識的良所,讓港大能影響世界。但他也強調,港大的眼界將比此更具野心,希望跟哈佛、MIT、史丹福等大學平起平坐,當然這需要時間發展。港大需要更大野心,不僅僅在於教育改革方面,更希望成為大中華區和世界的社會資本。“The best way to be ahead of curve is to define the curve by ourselves.”

二、你對港大是否會全職投入?對柏克萊加大的研究工作有什麼安排?

張翔表示,他會全職(fulltime)投入香港大學的工作。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李國章補充道,張翔已經和香港大學簽訂五年的工作合同,但因為張翔還需要回去柏克萊加大處理他所帶的博士生的問題,所以目前還沒有確定具體入職港大的時間。

三、如何促進香港大學在研究方面的發展?

張翔認為,港大需要世界級的設備和好的學生,有好的學習體驗才能吸引最好的學生來到這裏。所以需要把資源最大化,從社會、政府和企業間得到更多支持。港大需要更多資金和資源去支持同學的活動、研究和教育,要用好的點子吸引政府去提供更多資源,同時要重建私人募款的信心,加強國際合作和增加大中華伙伴,加強行政效率。

港大要為學者提供較短的升職階梯,培養、留住junior faculty。在年輕學者去了MIT、哈佛等有名學府前,就先把他們帶來港大。

另外,張翔強調學生的企業家精神。他認為,學生應該是學習過程中的司機而不是乘客,自己主導自己的學習,所以希望讓本科生加入研究工作,讓學習變成好奇心主導(curiosity-driven),讓學生經由研究參與知識的創新過程,從而達至學習效果。

他也提出global campus(全球校園)的概念。希望港大跟牛津、劍橋等外國院校,以及本地學府合作。他提到,華南地區有很多機會,舉例說,可以到深圳發展醫療,雖然現在那裏已經有醫院,但是能做的還有很多更多。

張翔的計劃,也包括在大灣區建設由港大牽頭的大型國家重點實驗室,做納米粒子和納米滴子的轉化型研究,引入大量歐美科學家,讓他們在此講學,做研究,開拓新的學習方式。

2017年12月15日,學生會會長黃政鍀在記者會後,與約20位學生向張翔遞交公開信,要求他能捍衛學術自主。
2017年12月15日,學生會會長黃政鍀在記者會後,與約20位學生向張翔遞交公開信,要求他能捍衛學術自主。攝:林振東/端傳媒

四、你對港大與中國內地的關係有何願景和構想?有香港媒體根據遴選委員會的消息人士報導,你建議港大應向教育部尋求研究經費,這報導是否屬實?如果是,你如何在向中國政府拿錢的同時,捍衛香港大學的學術自由和院校自治?

端傳媒記者在新聞發布會上向張翔提出這個問題,張翔回答如下:事實上,過去兩週所流傳的一些關於我的消息是片面的、不準確的。我對這所偉大的大學的願景是,我們會在全球範圍裏,去建設一所國際知名的大學。我具體的興趣是調動三個方面的參與者一起來建設國際大學,一方面是美國、歐洲,還有中國大陸,這是三方面的,不僅僅要和中國內地合作,還要和世界領先的大學合作。所以我要澄清一下。

第二我覺得我們要更廣泛的尋找資源,而與此同時,我們也需要保持我們的核心價值。

關於言論自由:

一名同學對於校園言論自由向張提問,問他如何評價早前中文大學民主牆事件,和中大校長沈祖堯的做法。

張翔表示,由於他最近都沒有去過中文大學,對那邊的具體情況不太了解,所以不會評價。但他表明,自己支持學術自主,並認為這是一流大學的核心價值。他形容在柏克萊有言論自由,所以也經常出現這種事件,認為應該鼓勵交流,辯論和意見的表達,這也是學術自由的一部分。

但另一方面,所有事情,包括學術自由都有其限制,例如在柏克萊大學也曾經有學生超越了尺度,發表仇恨言論,這不但是不好,更是不適合,大家應該要尊重對方。

他重申支持學術自由,但這是連帶責任和義務的,代表你需要同時去尊重法律和道德準則。

關於六四:

新聞發布會現場,有記者追問張翔如何看待六四事件,以及他在1989年離開中國,去美國大學進修,是否與八九學運有關?張翔回答指出,他是在六四事件之前獲美國大學錄取的,他離開中國和六四事件沒有關聯。對於六四事件,他表示那是一件不幸的事件(unfortunate incident),但這一歷史事件的答案要留待未來回答。

五,你會不會繼續尋求美國政府,包括美國軍方在研究經費方面的資助?

有報導指,張翔的研究曾獲美國國防部至少十筆資助款項。

他在會上回應指,他所有的研究均不涉及軍事用途。美國國防部資助的項目,有很多都與軍事無關,包括有關互聯網的研究,同樣是由美國國防部資助。

六、你的研究和學術專注科學和科技,請問你對港大的人文學科、法律、和社會科學這些不同的領域,有何看法?如何支持這些學科發展。

張翔表示,香港大學是一所全面的綜合性大學,其獨特性在於人文、科學、醫學等優勢學科的有機結合。而他不會只關注自己所研究的科學和工程類專業,因為一所大學需要探索更多的領域。

張也分享了幾個他的故事,表示儘管自己的專業是科學,但在大學時期參加的學生社團也經常討論科學以外的知識,像是哲學等等。他一個主修哲學的社團朋友在後來成功創辦了自己的公司。而張的妻子也是語言學出身,跟他並非同一學科。

*****

《陳婉瑩:對下任香港大學校長的期待——六問張翔教授》(12月14日刊於灼見名家)

原文英文版本請閱:https://medium.com/@yingchan/duty-of-care-17fa31da0fe8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著名科學家張翔,獲推薦成為接任香港大學校長的唯一候選人。

香港大學在本周二(12日)發出簡短電郵,宣布由11人組成的港大校長遴選委員會做出決定,張翔在15日(周五)將與教職員、學生和校友分別會面,分享他的「經驗和看法」。同日5時,校務委員會將舉行會議,預料將任命張教授接替明年1月底離任的校長馬斐森教授,成為新任港大校長。

校方的通告附上一頁張翔的簡歷,但跟以往做法不同的是,沒有附上候選人對校長這個職位的願景和計劃;遴選委員會也沒有披露其在其他候選人中,選上張翔的原因。大學基於隱私考慮,沒有公布細節,但是網上搜索,卻可找到大量有關張教授的資料,筆者細看公開材料後,整理了以下問題。

為何張教授會選擇就任港大?

首先,張翔教授為何選擇來港大出任校長?毫無疑問,他是一位傑出的科學家,現任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講座教授、美國國家工程院(NAE)院士、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他發表過330篇期刊論文,其中不少在《科學》、《自然》和《物理評論快報》(Physical Review Letters)這些頂尖學術期刊上發表,他的實驗室的網站臚列了18位博士後研究員和17位研究生,柏克萊加大的一位科學家形容張教授是「一位活力充沛和成功的工程師/科學家,建立了和在管理一個大型的實驗室企業」。

今年54歲的張教授,正處於研究生涯的高峰期,有研究學者表示,未來10年對於他的研究和將研究成果轉移到市場應用的發展至關重要,他是根據什麼考慮,決定改變自己學術生涯的軌道,改投大學行政主管?

張教授是否會為香港大學全職投入?

這帶出了第二個問題:張教授會否全職出任港大校長?他是否會辭去柏克萊加大的工作?還是打算保留柏克萊加大的職位,繼續他的研究,同時領導香港大學?這樣的安排並非不可能,然而歷史證明,腳搭兩大洲,兼任高層次研究和大學校長的安排是行不通的。

2001年,著名物理學家、高溫超導體研究先驅朱經武教授出任香港科技大學校長,打算繼續他在美國休斯頓大學的研究,但這個計劃終告失敗。他在2009年第二個校長任期屆滿前離任科大,重返休斯頓大學。朱經武的國際聲望卓著,研究成果為世稱道,但他在香港科大任內的表現,校內認為一般。

舉例說,張教授會否繼續2008年被《時代》雜誌選為「年度十大科學發現」之一的「隱形斗篷」?在題為〈隱形的力量〉(The Power of Invisibility)的介紹中,《時代》如此解釋張翔這項突破性的研究:

「使用……納米絲線來製作比紙張薄10倍的薄膜,他們證明能夠用此材料包裹物體,並將光線彎曲,使其看不見。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整個過程是實驗性的,隱形斗篷非常脆弱,成本高昂,距離實際使用還很遙遠。」 當年,CNN 也報道了這項研究。張翔在1999年開始研究這個項目,花了9年時間得到這個突破。其後,他再花了7年,才達另一個里程碑。2015年,他在《科學》雜誌的一篇文章中,宣布他的實驗室製成了一個「製成任意形狀的斗篷……可能可以隨意隱藏人體。」但是提醒說「斗篷不會讓人看起來像消失在空氣中……,原則上,它可以放大或縮小,但若四處走動,錯覺便會失效」。

這個科研成果,也獲新聞媒體的廣泛報道,參看《華盛頓郵報》、英國《衛報》和科技網站Science Alert。 但這次張教授顯得比較保留,向路透社表示,「可能再要5至10年時間(研究),這項技術才能得到應用」。

報道提到,這種將物體隱形的研究的具有實際應用性,比如可以用來隱藏臉上的傷疤,或者隱藏一輛坦克車。鑒於這項研究的軍事的應用可能,張翔對隱形斗篷的研究,曾獲得美國陸、海、空三軍分別提供研究經費。張教授接任香港大學校長後,是否打算擱置他這項為之致力近20年研究?還是把研究另交科技高明接棒?

2017年12月15日傍晚宣布,港大校委會通過任命美國華裔學者張翔為港大第16任校長。
2017年12月15日傍晚宣布,港大校委會通過任命美國華裔學者張翔為港大第16任校長。攝:林振東/端傳媒

一個新時代?

張翔教授將成為第一位中國內地出生並完成大學教育的香港大學校長。他出人意外地成為港大校長唯一候選人,可能象徵了一個新時代的開始,顯示將有愈來愈多的、在內地出生的學者會在香港各間大學出任要職的大趨勢。 1963年出生的張翔,1985年畢業於南京大學,1989年赴美國攻讀研究院,1996年在柏克萊加大獲得博士學位,他代表了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在中國競爭極端激烈的氣候下,在中美兩國接受了兩地最優秀教育的一代,許多像他這樣在內地出生的學者現在已經五十多歲,正處於從事大學高層管理的黃金年齡段。

張教授還是勞倫斯柏克萊國家實驗室的科學家。 該實驗室簡稱柏克萊實驗室或LBNL,是美國能源部屬下,交由柏克萊加大管理,2014-2016 年間,張翔出任該實驗室材料科學部門總監,去年6月底卸任。

內地背景的學人來港任大學高層,對香港和內地高等教育界的關係帶來的影響,有待探討。

單就港大周五的諮詢,筆者謹向張教授請教以下問題:

一、張翔教授為什麼有意出任香港大學的校長?你對出任港大校長的願景是什麼?

二、你對港大是否會全職投入?你在柏克萊加大的研究工作有什麼安排計劃?

三、你會怎樣促進香港大學在研究方面的發展,追求卓越?

四、你對港大與中國內地的關係有何願景和構想?有香港媒體根據遴選委員會的消息人士報導,你建議港大應向教育部尋求研究經費,這報導是否屬實?如果是,你如何在向中國政府拿錢的同時,捍衛香港大學的學術自由和院校自治?

五,你會不會繼續尋求美國政府,包括美國軍方在研究經費方面的資助?

六、你的研究和學術專注科學和科技,請問你對港大的人文學科、法律、和社會科學這些不同的領域,有何看法?如何支持這些學科發展。

香港大學是一所公立大學,得到納稅人的支持,我們有責任期盼作為校長候選人的張翔教授,以最大的透明度和誠意,和港大師生分享他的願景。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