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緬甸的好木材沒有了?中國商人說,都在瑞麗的倉庫裏

從緬甸瓦城到中國的公路總長450公里,是兩國最重要的經貿之路,也成了紅木走私主幹道。在這裏,緬甸林務局的游擊隊攔不住中國進口,也擋不住本地犯罪。紅木不斷流出,原生林瀕臨絕跡。


根據緬甸林務法,合法的木頭必須要有緬甸自然資源暨環境保護部下屬的國有企業緬甸木業公司的蓋章,且必須從仰光的海港出口,任何從陸路出口的木材都是非法的。 攝:Ann Wang/端傳媒
根據緬甸林務法,合法的木頭必須要有緬甸自然資源暨環境保護部下屬的國有企業緬甸木業公司的蓋章,且必須從仰光的海港出口,任何從陸路出口的木材都是非法的。 攝:Ann Wang/端傳媒

身穿綠色制服,夾腳拖鞋,十人一組,配上兩隻長及腰部的細鐵棍,他們是緬甸林務局打擊非法木材走私的「游擊隊」,也是阻止緬甸珍貴木材進入中國的關鍵一環。

2017年9月,緬甸瓦城(Mandalay)到中國邊界城市木姐(Muse)的主幹道上,在正午忙碌的車陣中,一位游擊隊成員揮揮手,讓卡車停下接受檢查。前方的另一位成員靠在駕駛座邊,查看司機的資料,其他人則用手敲貨櫃的側邊,用耳朵仔細聽着。

覺蘇倫(Kyaw Soe Lwin)已在「游擊隊」服務了十多年,他說:「如果裏面有木頭,可以聽得出來。」如果真的想要仔細地確認是否有木材,他們會爬上卡車,用鐵棍串過層層堆放的貨物。他說,他們每天都至少可以抓到一輛載有非法木材的車。

根據緬甸林務法,沒有林務局的許可,出口、進口、收集或是移動任何來自森林的產物都不被允許。合法的木頭必須要有緬甸自然資源暨環境保護部下屬的國有企業緬甸木業公司的蓋章,且必須從仰光的海港出口。任何從陸路出口的木材都是非法的。也就是說,理論上,想要斬斷非法木頭的運輸,林務局的官員只要在去往中國必通過的主要道路上,將嫌犯抓住即可。

人丁單薄、面臨重重威脅的林務局

「要是有那麼簡單就好了,」北撣邦林務局負責人在臘戌(Lashio)的辦公室內嘆氣道,基於安全原因,他不願意具名。

緬甸北方的克欽邦與東北的撣邦,到中國的路況良好,且對口的中國城市已有成熟木材加工產業,是紅木走私的兩條「主幹道」。2015年,因受到國際環境組織多年的指責,緬方開始大力打擊非法伐木,在克欽邦一舉逮捕了155名中國籍的伐木工人,並判處他們無期徒刑。但他們在被關的第八天,就跟着一批特赦罪犯被放出來了,該事件在中緬都引起很大的爭議

當時,這位北撣邦林務局的負責人還在克欽邦林務局工作,他說這件事嚴重影響了透過克欽邦出口的非法木材。受到克欽少數武裝部隊與緬軍不斷交戰的影響,使得運輸更加困難,因此,目前透過陸路的非法木材走私主要是在北撣邦。

即便只有一條「走私路徑」,要查處起來,也很艱難。在北撣邦瓦城到中國的這條總長450公里的道路上,林務局設置了11個檢查站,但因人手不足,只有3個是定點的檢查站,每天再有3個臨時的突擊檢查。這條道路是緬甸最重要的道路之一,據緬甸商務局,每天平均有1500量卡車,佔據緬甸跟中國之間80%的貿易,主要是運往中國的緬甸農作物。

「我們也想要花時間詳細的檢查每一部車,但是太容易造成大塞車。一塞車,大家就開罵了,根本不在乎非法物品的走私。」他無奈地說。

他坦承,儘管理論上他負責整個北撣邦,但因為北撣邦武裝部隊勢力的影響,在過了第二個定點檢查站後一直到木姐關口,都不是他或是他的團隊能踏入的區域了。他用手機展示了一些照片,他跟他的團隊坐在車裏,被撣邦武裝部隊的人包圍,以及一張張屬名他的手寫紙條,其中一張紙條上威脅說:「你拿走我們的我們都會討回來的。」

一輛裝滿紅木的汽車在義莆檢查站附近被扣查。司機聽說檢查站一帶會有突擊檢查,於是把車棄置在餐廳的停車場外逃去無蹤。

一輛裝滿紅木的汽車在義莆檢查站附近被扣查。司機聽說檢查站一帶會有突擊檢查,於是把車棄置在餐廳的停車場外逃去無蹤。攝:Ann Wang/端傳媒

義莆(Yu Pu)檢查站是進入少數武狀部隊區域前的最後一個定點檢查站,路過的人很難不看到檢查站鐵皮屋上的一個大洞。

45歲的義莆檢查站副指揮提摩翁(Tin Myo Aung)說:「這是去年12月的一次火箭彈攻擊,所倖當時沒有人在鐵皮屋內,這一發攻擊明顯是威脅用的。今年就有三個炸彈放在我們辦公室門口。」林務局因為擔心他們被綁架,已禁止他們單獨外出。

提摩翁已經在林務局工作了20多年,但他在義莆檢查站才三個多月,為了避免走私者熟悉當地負責的官員,帶來賄絡的機會,林務局職員每半年到一年都要輪替工作地點。

北撣邦林務局負責人說:「我想要透明化的管理,我們局的污名化很嚴重,很多貪污的狀況。」他開設了第一個州立林務局的 Facebook 專頁,將每天查獲的非法木頭公開在網路上。根據他更新的消息,2017年7月到8月,北撣邦共查獲了435.6噸非法木頭,主要是紅木。他說,因為人手不足,很多工作需要民眾的幫助,這個Facebook頁面,已慢慢變成民眾檢舉的管道之一。

2016年,在昂山素季領導的民盟黨上任不久後發布了一份伐木禁令。這份禁令,已在2017年4月部分解除。當被問到該禁令是否有減少非法伐木走私的狀況,提摩翁搖搖頭表示,根除緬甸木頭走私的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中國不要再進口我們的非法木材。」

「買傢俱不用管來源」

在雲南瑞麗的一家傢俱店裏,銷售員努力推銷着紅木傢俱,她說:「這是緬甸紅木,木料好、耐久,物料稀少更有保值的作用。」

2013年生效的《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將包含緬甸紅木等在內的7種紅木樹種,從三級瀕危樹種升級為二級瀕危物種。物以稀為貴,2014年紅木在中國的價格達到每噸1.7萬美金,最高時可達8萬美金。據非營利組織「森林趨勢」(Forest Trends)2015年末的數據,中國的紅木進口量比2000年增長了1700%。中國木材與木製品流通專業委員會分析員劉廣傑說,緬甸紅木價格在2014年後大副下跌,目前穩定在每噸約5800美金。

為了滿足需求,中國從非洲與東南亞各地大量收購紅木。與中國相鄰,擁有大片原始森林的緬甸,紅木材質硬重,密度高,木紋清晰,結構細勻,還帶有不張揚的檀香味,又稱花梨。透過佔據中緬邊界的少數民族武裝部隊接洽的緬甸,在過去的幾十年裏,緬甸一直是中國紅木供給最便利的來源之一。

瑞麗的那間傢俱店裏,在被持續追問木料來源的合法性後,銷售員終於換了口氣: 「你買的是傢俱,怎麼會問到木料的來源呢?這種東西你根本不用管。」

林務局的人員在檢查預備出口的木材。

林務局的人員在檢查預備出口的木材。攝:Ann Wang/端傳媒

位於北京的全球環境研究所常務秘書季琳說:「緬甸政府一直都想跟中國合作打擊木材走私,但中國很排斥跟緬政府談這個議題,因為有太多國際環保團體在指責中國,讓中國相當難堪,不管做什麼,都已經被認定對緬甸自然環境的負面影響。」

「緬甸非法伐木也牽扯到中國的法律問題。」 長期在中國和緬甸兩國跑的季琳解釋說,「最根本的問題是中緬對非法木材的定義不一樣。而且,緬甸關於木材的法律,中國沒有責任必須遵守,也就是說,當木材來到中國,且有辦法交出中國海關要求的文件,比如木材進口商資料與證明木材出處等,中國的海關就沒有理由逮捕申請者。」

2017年4月,在緬甸總統廷覺(Htin Kyaw)訪問中國時,中國林業局與緬甸林務局隸屬的緬甸自然資源暨環境保護部正式簽了一份備忘錄。該備忘錄建立在兩國對木材的合法性上需有個統一的定義之上。季琳說:「但是對於如何打擊中緬兩國的木頭走私,還沒有一個完整的計劃。」

買方不止中國、阻力來自內部

緬甸的非法木材走私已有長遠歷史,新政府昂山素季掌管的民盟黨上任後,明顯可以看出林務局透過人力調度的方式將經驗豐富的人手編制在打擊走私木材的重點區域,但礙於硬件與人力資源的限制,以及緬甸國內與武裝部隊內戰的影響,走私木仍持續透過陸路出口進入中國。與此同時,透過海關披上「合法」外衣並銷售到歐美市場的案例,也屢見不鮮。

根據EIA的調查,2017年4月,一艘德國製作、號稱世界最大之一的豪華郵輪,便使用了1279片價值超過18.6萬美金的非法柚木。據EIA調查,這批木材是走私犯與緬甸國有企業緬甸木業公司官商勾結,再透過數個中介進入的歐洲市場。林務局仰光地區的副執行長汀侃(Tint Khaing)說:「透過海運的方式走私的木頭幾乎都是大宗案例,但是因為難度高,我們最近才開始調查這一塊。」

在仰光的辦公室,2017年初上任的汀侃自信地表示,他的團隊今年已經在仰光港口查獲了1500噸走私木頭。他說,這是林務局在仰光從來沒有過的紀錄。但他也坦承,在查獲走私木頭的工作上,他受到很多的阻擋,而這些阻擋大多是來自其他的政府部門。

透過海運的方式走私的木頭幾乎都是大宗案例,但是因為難度高,在查獲走私木頭的工作上,受到的阻擋大多都是來自其他的政府部門。

透過海運的方式走私的木頭幾乎都是大宗案例,但是因為難度高,在查獲走私木頭的工作上,受到的阻擋大多都是來自其他的政府部門。攝:Ann Wang/端傳媒

2017年初,他接到情報稱,在仰光的緬甸工業港口,有兩個帶有走私的木材的貨櫃。在趕到現場並找到密報的兩個貨櫃後,他發現,貨櫃上沒有他們林務局的封印,但是有海關的封印,表示該貨櫃已經通過所有海關的檢查,可以出口了。

汀侃要檢查那兩個貨櫃,但海關負責團隊堅持不開,現場僵持不下。他回憶道:「當時鬧得蠻大的,現場聚集了很多人,要是這兩個貨櫃裏沒有走私木,我大概就會失業了。」在他的堅持下,他們最終終於成功打開那兩個貨櫃。

在這兩個貨櫃中,他們成功查獲了33噸柚木,隔天又在緬甸工業港口再度查獲11個貨櫃,共163噸柚木。資料顯示,這些貨櫃都準備運到新加坡。柚木主要用來製作船隻,往往出口至歐美市場。不久,在仰光郊區的一個私房中,他們又查出375噸的柚木。「那個景象我大概一輩子也忘不了,一堆一堆的柚木,明顯是剛從緬甸其他地方運過來正準備放進旁邊空的貨櫃中,以便出口。」他記憶猶新。

打擊趕不上森林削減的速度

因走私木材而導致的環境破壞,使得環境組織發出很多指責聲音,並且多是針對中國買方,他們普遍認為,沒有購買就不會有非法走私。但是目睹了海關做法的汀侃,不完全同意,「如果我們政府官員可以誠實些,或許這些走私案就不會發生了。」

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負責東南亞區域的布魯薩德(Giovanni Broussard)則認為,除了責怪中國在木材走私上的角色,緬甸林務局也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布魯薩德說:「木材走私在緬甸被視為環境議題,這並不正確,應當將它視為有組織的犯罪。」根據2015年聯合國針對木材走私的報告,緬甸因走私木材被捕的,99%都是本地人,只有1%是外國人,「而且被抓的幾乎都是那些送貨的、鋸木頭的人,他們並不是出錢買木頭的人。」

「絕大多數的情況下,不是緬甸去出資砍伐原木森林的,木材的目的地也在國外,但我們沒有看到緬甸政府積極地跟別的國家合作,抓出背後的主謀。」布魯薩德說。

據他分析,林務局的人所受到的訓練是觀察木材種類,不是犯罪調查。 「林務局設立檢查站,都只能查獲木材。想要抓到犯罪的核心,需要很多專業能力,比如說跟蹤與證據的收集,林務局沒有權利去查電話記錄或是銀行資料等,加深了抓到背後主謀的困難度。」

目前緬甸法律對於木材走私的懲處力度非常弱,根據1992年的林務法,走私木材面臨的最高罰金是23美金與最高兩年的刑期。布魯薩德說:「環保團體與注重環境的議員已經想改革林務法很久,有一個草案正在等議會投票,但警方並沒有機會看到並參與草案的編寫。」他透露,草案會將走私木材的處罰提高到至少3年到最高7年的刑期。

布魯薩德觀察緬甸木材走私近十年,他認為,如果法律上的懲處不健全,再多的人力資源或是對買家的譴責都沒有用,法律才是治理走私的根本。但他說:「緬甸現有的林務法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更有可能的結果是,無論怎樣的法律或者追捕措施,都將趕不及緬甸森林消失的速度。根據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的報告,緬甸森林的覆蓋率在2000年時仍有65%,但在2015年已經驟降到了45%,消失率之高,全球第三。如若森林保護措施不當,緬甸境內的森林將在2060年完全消失。

不過,在昆明從事紅木買賣超過十年的王乙深說,緬甸的木材從陸路進入雲南進行加工,再進入中國市場,是過去的做法了,「如今緬甸、東南亞的好木材早就被砍光了,現在都躺在瑞麗廠家的倉庫裏。」根據海關的統計,如今入口中國的紅木,更多源自非洲。

王乙深說,傢俱市場的走勢總是上上下下,雖然質量好的緬甸紅木現在不好拿,他還是在努力尋找遺留下的好木材:「最好的已經沒有了,要是還能拿到還不珍貴嗎?」他說自己留了一些貨,相信下一波紅木熱潮,定會再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