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張育軒:承認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特朗普中東政策的自我拆台

從美國角度來說,特朗普的自我拆台除了窒礙了和平進程,也攪亂了美國與阿拉伯盟國的關係。


2017年12月8日,印尼數百人抗議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決定。 攝:Heri Juanda /AP
2017年12月8日,印尼數百人抗議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決定。 攝:Heri Juanda /AP

12月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在白宮發表演說,宣布「承認以色列首都為耶路撒冷」,並表示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實際上,前幾天就傳出消息特朗普將作此決定,引起阿拉伯國家、歐盟等世界各國齊聲反對。特朗普此舉並非無中生有,去年選舉期間,特朗普就開出選舉支票,承諾當選後會承認以色列首都為耶路撒冷,並遷移使館,只是在上任之後,他聲稱「要給和平進程一個機會」,故此簽署延遲搬遷了一次。

而這整週圍繞在「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風暴與討論,主要來自於兩個不確定,第一個是特朗普選擇這樣做的動機,第二個則是這麼做之後會有什麼後果。

目前無人清楚特朗普這時做此決定的背後原因。誠然,特朗普本人以及其團隊是相當親近以色列的。在2016年總統選舉期間,特朗普曾到AIPAC(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在美國最大的以色列遊說團體)演說,答應「搬遷大使館」一事;特朗普與現任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納坦尼雅胡)交情甚好,後者所屬的政黨利庫德集團(以色列聯合黨)為右翼,對搬遷一事「喜聞樂見」。特朗普訪問以色列時,交代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庫許納)負責協調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巴以)的談判,並聲言將會促成前任總統都未曾完成的巴以和平。庫什納本身就是猶太人,與以色列遊說團體關係良好。不過,內閣團隊的組成背景並不等於特朗普事事都得順着以色列。

另外一個未能證實的可能原因,是特朗普選舉期間金主的遊說據報導稱,賭城拉斯維加斯富豪Sheldon Adelson對特朗普遲遲不「兌現競選承諾」感到失望,並催促特朗普盡快動作。Adelson本身是猶太裔,還擁有一家以色列報紙,並且是選舉期間特朗普最大的政治獻金支持者,捐獻了3500萬美金(約2.7億港元)。除了金主,美國的基督福音教派團體,也加入敦促特朗普做出承認的行列,而福音教派正是特朗普主要的支持群體之一。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特朗普 張育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