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網信辦副主任北大演講,回應信息管控:「沒什麼不好意思、温良恭儉讓的」

面對「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和北京清退「低端人口」的洶湧輿情,曾在新聞一線工作過多年的任賢良,是如何看待互聯網信息管控?他又有沒有「接住」同學們的提問?


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帶來了新媒體對傳統媒體的衝擊,中國政府對網絡平台的信息管控又為公共議題的討論帶來阻礙。 攝:Imagine China
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帶來了新媒體對傳統媒體的衝擊,中國政府對網絡平台的信息管控又為公共議題的討論帶來阻礙。 攝:Imagine China

2017年11月25日,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網信辦)副主任、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副主任任賢良在北京大學百週年紀念講堂做主題演講,題目是「以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指引,紮實推進網絡強國建設」。就在這場演講前幾天,中宣部原副部長、網信辦前主任魯煒被查的消息剛剛公布,而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也將在這場演講的一週後舉行。

與此同時,兩宗新聞事件牽動了無數人的神經:一是北京對所謂「低端人口」進行的強力「大清退」,當局採取了拆除出租屋、斷水斷電、停止供暖等手段,讓成千上萬的外來務工者被迫在寒夜中搬離北京;一是「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每月五千多元的學費,卻換來孩子在幼兒園被注射不明液體、餵食藥片、全裸罰站,甚至被以「檢查身體」為名進行猥褻。

在微博和微信公號上,有關這兩則新聞的報導和評論被大規模刪除,甚至僅僅是為提供臨時食宿與搬家服務的民間互助信息,也難逃被清理的命運。

在這個關鍵時間點,面對洶湧的輿情,曾在新聞一線工作過多年的任賢良,是如何看待魯煒時代開創的強勢信息管控政策和最近的「紅黃藍」幼兒園事件?他又有沒有「接住」同學們的提問?

網信辦副主任任賢良於11月25日在北京大學百週年紀念講堂做主題發言,題目是「以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指引,紮實推進網絡強國建設」。
網信辦副主任任賢良於11月25日在北京大學百週年紀念講堂做主題演講,題目是「以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指引,紮實推進網絡強國建設」。攝:Imagine China

任賢良演講要點摘錄

1. 如何回應「黨政不分」的質疑?

過去我們出國,怕人家說以黨代政、黨政不分,我又是省委宣傳部的副部長(編注:任賢良曾在1998年到2013年期間擔任山西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就怕人家因為意識形態色彩冷淡我們。但現在大家都知道,我們沒必要回避這個問題,共產黨就是執政黨,黨一套政府再一套,(反而)增加了很多運維行政成本。

黨是領導一切的,這就是我們的特色,我們的體制。黨的領導只能加強不能削弱,而且必須全面加強

2. 為什麼要主張「互聯網主權」?

美國主張(網絡信息)充分自由的流動,是因為他們有實力作保障,實力弱小的國家怎麼「充分自由」?那是沒可能的。我們講的是(互聯網)不僅要「充分自由」,還要有序。美國講互聯網無國界,我們講互聯網無國界但是有主權。我們是網絡大國,但還不是網絡強國,這也是我們政治安全的心腹大患,這個我們就不再展開講了。

3. 如何看待2013年前後的網絡生態?

大家想像一下前些年網絡空間的亂象:現實社會歌舞昇平,你可以到菜市場和廣場體會一下,看看跳廣場舞老太太的幸福感,但一進入網絡空間,就烏煙瘴氣、亂七八糟。特別是前幾年,色情、低俗、暴力充滿了網絡空間。人們說,上一天網,得看七天的新聞聯播才能把傷療愈過來。

講到2013年的專項整治,大家也許還記得當時有一批(被整治的「大V」),比如薛蠻子,網絡大V啊,六十多歲的老頭子了,愛玩兒這個(微博),因為能得到好處呀。他說,每天早晨打開手機,全國各地的人都跟他私信,請他來指點江山,有一種皇帝批奏章一樣的感覺。但他這完全是一種為個人撈好處的行為,給他好處他才幫你辦事,包括秦火火、郭美美之流(都是這樣)。那時上網感覺不是共產黨的天下,而是「網絡大V」的天下了

4. 如何理解「網絡強國」戰略?

理解「網絡強國」戰略,一是要從人類第三次產業革命的角度;二是要從中國共產黨能否長期執政的政治高度;三是要從「為人民服務」的全黨根本宗旨;四是從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角度。

(中國共產黨)能不能在日益複雜的國內國際環境下,特別是在互聯網帶來的深層變革模式下,長期執政呢?過不了互聯網這一關,我們就過不了長期執政這一關

5. 什麼內容才應是互聯網的主流?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因為互聯網已經成為了輿論鬥爭的主戰場、主陣地、最前沿。

要(在互聯網上)做好意識形態工作,十二個字:凝聚共識、防範風險、爭取人心。向善向上的力量要成為主流,不能總是吐槽、拍磚、非理性,那不應該成為網上的主流。要在黨的領導下爭取最大的公約數,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我給網絡媒體朋友座談時講,最大的政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本特徵,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第二個就是,你要牢牢把握正確的輿論導向,到本世紀末要實現社會主義強國,符合這個的(內容)才是正確的輿論導向,不符合的就不是正確的輿論導向。

6. 《網絡安全法》出台是為了加強什麼?

加強總體國家安全觀,包括外部安全和內部安全,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這其中網絡安全就是非傳統安全問題凸顯的地方。我昨天跟 360 董事長(編注:360 為中國互聯網企業,董事長為周鴻禕)在一起參加活動,他就講,1000行的編程代碼就有3到5個漏洞,是人編程就不可避免的有漏洞,有漏洞就不可避免的受到威脅。而黨政機關重要服務信息嚴重依賴網絡,這也是我們面臨的最大風險。包括谷歌、亞馬遜等大公司,幾乎覆蓋了網絡系統數據的所有角色,我們要幹什麼,幾乎都要涉及美國企業,這是最大的安全問題。數字資源日益聚集,數字安全風險也日益聚集,到了蜂擁突變的時候,掌握信息的公司都是外國資本控制的,這些問題不能不引起我們深思。

包括五月軟件病毒(WannaCry)爆發,全世界150多個國家感染,醫院不能看病,加油站不能加油,敵人在哪裏,敵人是誰,你都不知道。我們就是溯源能力差,美國人就有這種溯源能力,你在哪台電腦上上網、以什麼手法(發起攻擊),你是什麼人、什麼職業,都能知道。我們要加強威懾和反制的能力,把我們的《網絡安全法》貫徹落實好。

7. 如何看待「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

這兩天我也不迴避「紅黃藍」幼兒園事件,有問題我們就處理,但不能說動不動就跟軍隊聯繫起來。發布「老虎團」虐童(謠言)信息的網站是在國外,軍隊一背黑鍋,就煽動起老百姓的仇恨情緒,對造謠傳謠我們也絕不能姑息放縱,包括反恐。這次特朗普來,對我們在新疆打擊恐怖活動,他也點讚了,認為我們管得好。特別有一些女士,都認為在中國是最安全的。中國人還講究「秩序之美」。我們這些年的發展,中國網民之多、網站之多,互聯網數字經濟發展之快,說明我們的政策是行得通的

2017年11月23日,北京紅黃藍幼兒園門外聚集了許多來接孩子放學的家長,現場特勤人員排成人牆維持秩序。
2017年11月23日,北京「紅黃藍」幼兒園門外聚集了許多來接孩子放學的家長,現場特勤人員排成人牆維持秩序。攝:Imagine China

問答部分要點摘錄

北大法學院本科生提問:現在民眾很多時候發聲不能依賴傳統媒體,但在微博等新媒體上,我們看到有些帖子前一秒還在熱搜榜上,下一秒就被拿下了,想問問您怎麼看待這種「下熱搜」的事,還有最近發生的「紅黃藍」幼兒園事件?(全體熱烈鼓掌)

任賢良:你是學法律的,要好好讀一下《網絡安全法》,《網絡安全法》就規定,不得利用網絡危害國家政權、煽動民族仇恨、鼓吹極端宗教,也不能違背社會的公序良俗。為了維護良好的網絡秩序,我們不能說誰聲音大,或者說誰發得最快,就讓你在網上大行其道,也必須考慮到我們要營造一個良好的傳播秩序,要保護我們的一些弱勢群體,例如未成年人。

在回答外國記者提問時我也說到,我們不少東西也是跟外國學的,例如《網絡安全法》,這些東西還是要不斷去完善的,包括你剛才說到的「紅黃藍」幼兒園事件,如果你要反映事實,哪怕是一些批評意見,我們也要保護你的發言權,但對那些造謠的,特別是惡意造謠的,上來就說是什麼「老虎團」啊,說什麼是虐童、性侵啊,你這樣的造謠,我們當然就要進行管控。沒什麼不好意思、温良恭儉讓的,國家的法治就是要維護這種互聯網上的公共秩序。(有同學鼓掌)

主持人:我覺得這個剛才任主任這個問題答得非常好,我順便說一下,剛剛提到刪微博的問題,我是堅決不能(同意)不刪謠言的。大家熱烈地鼓掌,大家很贊成任主任的解釋!

中央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提問:習總書記特別強調對「網絡主權」的概念,所以我想問的是,「網絡主權」概念在西方國家的影響力有多高,任主任能不能結合實踐經歷給我們講講?

任賢良:你提這個問題,可以這麼說,一開始,主要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全球13台根服務器,有10台(包括唯一主根和9台輔根)部署在美國,美國從根上掌握操控權,它講網絡無國界,能平等嗎?中國也好,第三世界國家也好,都不能。包括歐洲人,歐洲現在想搞一個「歐洲網」,但是互聯網已經形成了,你搞「歐洲網」還得給美國網接,所以我們強調網絡有主權,已經得到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認可(編註:經查,除中國和俄羅斯外,尚未見到有其他大國認可「互聯網主權」的說法),只不過互聯網在美國手上,有的國家是迫於美國的淫威,不得不遷就它,但一到中國就是另一種語境了,特別是世界互聯網大會,習近平的主張得到了與會成員國代表的高度讚揚。

學生提問:現在對網絡謠言的處理方式,我覺得像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我覺得,如果謠言傳播能造成這麼多影響,說明(這種謠言所基於的話題是有必要深入討論的)。謠言影響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如果輿論引導得好,謠言也不會造成很大影響,可為什麼現在要把出現謠言的話題全部屏蔽掉?(全場熱烈鼓掌)

任賢良:你能不能把問題說清楚一點?

提問學生: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其後任賢良跳過了這個問題,開始尋找下一位提問者)

北大本科生提問:管理要嚴是好事,但現在的情況是,撤熱點幾天後話題就完全銷聲匿跡。我覺得儘管被撤下「熱搜榜」的,有的是謠言,但有的也是事實,可一旦撤下,我們就不知道這到底是謠言還是真相了。我們能不能對網絡上提出的問題也進行司法調查,後續將調查結果公布出來,而非讓我們妄加揣測?我相信,謠言(涉及的議題)沒有官方結論,才是我們恐慌的根源。

任賢良:同學的建議很好,特別是在網絡管理上。我們二十年一下子發展成互聯網大國,幾千萬個客戶端,七、八億網民,管理措施還不完善,確實也存在短板不足,所以要不斷完善立法,強化管理,同時也要把政府管理結果、效果進行通報,我們在工作中會不斷完善。

北京科技大學學生:你能看到的世界,其實是某些媒體給你傳遞的價值觀。我們看到,某些媒體可以掩蓋正能量的東西,但是昨天討論「紅黃藍」幼兒園事件的時候,我們也寫過幾段話,是這麼說的:青年應該做的是關注社會,既不過分陶醉於社會美好,也不局限於社會黑暗,這是我的問題與看法。

任賢良:我理解你的問題,包括資本操控輿論,我們也在調研。這麼大的互聯網,怎樣防止壟斷資本操作(是個問題)。國家在管理上也會出台相應的法律,防止這種現象發生。這個問題確實是(很嚴重),大家這種擔心,不是平白無故的,謝謝你。

互聯網審查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