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幼兒園虐童案 廣場 Your Opinion

「不要做北京的孩子」——為何保護孩子與分辨真相同樣難?

「《熔爐》如果不經《聚焦》,並令《聚焦》的結果得到制度性的結果,那不僅會讓更多《熔爐》隱藏,那往後人們很容易出於自保心理陷於對從業者的無盡懷疑。」


2017年11月24日,北京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家長於放學後接孩子回家。 攝:Ng Han Guan / AP
2017年11月24日,北京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家長於放學後接孩子回家。 攝:Ng Han Guan / AP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布,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community@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11月22日,8位兒童家長集體前往北京市朝陽區公安機關報案,稱當地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教師涉嫌用針扎、餵食不明藥片藥漿等方式虐待兒童,甚至存在「脫光衣服罰站」、猥褻等情況。

隨著幾位家長自述的採訪視頻被曝光,網絡輿情愈演愈烈,甚至傳出有軍方部隊「老虎團」(北京衞戍區)集體猥褻、涉事幼兒園創辦人及股東有深層政治背景、家長被約談收買已不再追究等信息。

隨後,朝陽區政府發言人稱,已成立工作組進駐幼兒園協助警方調查,涉事三名教師已被停職接受調查。而紅黃藍教育機構也於24日發布聲明,稱已向公安機關提供監控,同時表示「對於個別人士涉嫌誣告、陷害的行為,新天地幼稚園園長已向警方報案。」

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11月25日於其官方微博中發布情況通報,稱一位22歲河北省女性涉事教師劉某某,因虐待被看護人罪被刑事拘留。同時表示,另一位謠傳「老虎團」集體猥褻的31歲北京市劉姓市民也於23日被抓獲並被刑拘。此外,朝陽區政府發言人稱,該園園長職務已被免除。

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虐童案

北京朝陽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報案家長,集中於招收3歲以上兒童、一個月5500元人民幣學費的「國際小二班」,經法醫證明孩童身上為針扎傷口,多出現於腋下、屁股及腿部等不易被發現的部位,家長們還表示,孩子曾敘述稱老師會在飯後發白色小藥片。

「我想把這學校給燒了」,一位男性家長受訪時表示,近日發現自己三歲半的孩子身上有針眼,並從不同家長對孩子的詢問中印證出有兩個男孩一個女孩被裸體罰站的信息,「說出這三個孩子的名字都一樣。」,他同時表示,有孩子被查出肛裂,但具體原因不明。

「小朋友光溜溜,叔叔也光溜溜。」在一位女性家長對自己與孩子對話的回述中,孩童描述稱曾被要求圍觀「叔叔」對其他小朋友的猥褻,猥褻發生於被「檢查身體」的小黑屋,結束後有「園長媽媽」幫忙穿衣服。

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還有每月學費3200元的「普通班」,「國際班」每班約25位兒童,配3名教師。其隸屬成立於1998年的紅黃藍教育集團,該集團目前擁有千餘家連鎖機構並於今年9月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其公司CFO魏萍日前在澄清電話會中回應稱這件事是「一起獨立的,紅黃藍旗下一個項目的員工做了壞事」。

紅黃藍教育集團採用「直營+加盟」的商業模式,短時間内便佔取了大量幼兒教育市場,目前是國内最大的幼兒園及親子園運營商,也是第一家獨立上市的學前教育企業。然而,此次事件卻並非紅黃藍集團下的幼兒園第一次出現虐童新聞。

2015年11月,吉林四平市紅黃藍幼兒園的家長發現孩子身上的針孔後報案,去年10月底,法院以虐待被監護人罪判處4名涉事教師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至兩年十個月不等,並賠償每位受害兒童3萬元人民幣。此案中,共17位孩童被認定受虐,受害兒童除被針扎外,還有用螺絲釘、釘子等扎的痕跡,甚至還被木夾子夾。

而今年4月,北京大紅門紅黃藍幼兒園也被曝虐待兒童。視頻中,有女教師走至一孩子身後3次抬腳踢其背後,還有教師將小孩從床鋪中拉起再推倒。

Kammer_See:地獄在哪?我們所在既是地獄。

Huiii:魔幻現實主義。

Effy:魔鬼在人間。

*jasonz04:若正義遲到,不如拒絕之。

ellenevan:地獄空蕩蕩。

栩槐:周雲蓬《中國孩子》,感覺這首歌可以一直加詞,不要做北京的孩子,幼稚園會變成地獄。

swing:閉眼盛世,睜眼熔爐。

東方潛水噴:人性的恐怖存在於對世界的認知。

ellenevan:這個幼兒園幾年前也被曝出過打針事件。其實不是近期幼兒園才開始作惡,而是善用網絡的中產青年們做了父母。

咸鱼姬:這所幼兒園,每個孩子每月的費用是5000元;在一線城市,公立幼兒園每個月2000-3000元,私立幼兒園5000左右起價上不封頂。在廣州,很多人的月薪可能才4000-5000,可以說至少是中產家庭的孩子才能上幼兒園。然而,花費了那麼多錢,買來的是對孩子的虐待。在現行體制下,有錢不一定能買到好的服務,有權才可以。

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 火燒痛皮膚讓親娘心焦

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 水底下漆黑他睡不著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吸毒的媽媽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艾滋病在血液裡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 爸爸變成了一筐煤 你別再想見到他

周雲蓬《中國孩子》

Fai:不止是兒童,是誰都保護不了吧。

這件事和一般的風化案有什麼分別呢?當然,我們知道西方多有孌童醜聞,但作案者多是個人。而在這件案件裏,作案的是團夥。還是來說說它有什麼可怕吧!

  1. 這家機構得到政客加持,又得以在國外集資大規模興辦,靠的是「馬克思主義學院思想政治及教育專業」的專業資歷。很相襯啊!

  2. 作案者不是一兩個人,而是得到更多工作人員的配合,我們不會知道小孩被喂藥後還發生過什麼事,那就不吝以最壞的心腸在設想最壞的可能:1. 這是一條既成的色情服務鏈(相信內地人不會陌生);2. 園內工作人員的配合無涉教育資歷及個人修養,而是受脅迫的配合。

  3. 它有黑歷史,若不是這種傳聞被刻意隱瞞淡化,那就是中國父母都是傻子。相比起因為TSA測考上街的香港父母。

有留言者自行衍化腳本,情節都與真相昭然無關,中國父母還抱什麼僥倖心理?你們誰也保護不了。

盜火者:最開始,這是一個類斯坦福監獄實驗,教師不自覺地扮演者獄警,而孩子則不自覺地扮演者囚犯。至於園長,則成了監獄長。從攜程親子園到紅黃藍幼兒園,都是這樣。與斯坦福監獄實驗不同的是,不自覺扮演囚犯的幼兒們,普遍沒有是非觀,不知道老師讓脱光了是不應該的,更不知道猥褻對身體和心理會造成怎樣的傷害。再加上服從權威的天性,就很難得知老師做了什麼。而老師的一句恐嚇,使得孩子更難開口。

這時候,幼兒園僅僅是一所監獄。

虐童事件最終曝光後,刪帖也隨之而來,宣傳部門和媒體之間的戰爭便已打響,媒體一邊報導,宣傳部門跟着刪帖,禁令隨之跟上。至於黨媒,則忙着洗地。

這時,這則新聞則變成了面向中產階級的移民廣告,近些年來移民公司如雨後春筍般茁壯成長,都得感謝中國政府的這套維穩思維。

只有資本市場逃不掉,紅黃藍教育(RYB)在那天直接跳空低開,隨後是公司的緊急回購以避免股價進一步下跌。由於紅黃藍是在美上市的公司,由此造成的投資者的損失,華爾街上專門打集體訴訟官司的律所們早就摩拳擦掌,就此大賺一筆。

這時候,它又成了財經新聞,成了華爾街那些對衝基金和律所們發財致富的工具。

一月內虐童新聞四起,保護孩子爲何這麼難?

事實上,近一個月來還有其他多地被爆出虐童案。就在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輿情發酵的同時,有14名幼兒家長23日在「北京朝陽區朝花幼兒園」門外拉起橫幅,要求院方解釋孩子手腕、臀部、甚至頭皮上出現的針孔。

同日,有媒體爆出河南商丘一幼兒園老師對孩子多次搧耳光、大力拖拽等情況的監控視頻,該幼兒園家長因發現孩子們陸續發燒而報案,目前涉事女幼師被刑事拘留,幼兒園仍正常營運。

本月14日,有媒體爆出自10月起,有家長發現北京金色搖籃幼兒園亦莊園有教師虐打幼兒,存在針扎、甚至猥褻的情況,金色搖籃教育集團稱涉事老師已停職接受調查,但否認猥褻指控。

本月7日,上海攜程親子園虐童案被爆出,據監控視頻及家長描述,該幼兒園存在灌幼兒芥末、噴消毒水、推搡孩童等情況。

有網民評論稱:「當你在家發現一隻蟑螂的時候,你家裏已經有一千隻蟑螂了。」一個月内頻頻出現的虐童新聞讓許多人開始追問,爲何保護孩子這麽難。有媒體指出,目前中國大陸幼師數量不斷增加,但學歷、資質、薪酬等均較低,據教育部數據,2016年全國223.2萬幼師中,擁有本科學歷的僅20%,多數幼師為專科畢業,且幼師月薪多在2000-3000元人民幣。但也有網民認爲,頻發的虐童事件與媒體、法治缺失及「維穩」的惡性循環有關。

KKelly:特別困難。首先家長揹負生活壓力無法時刻騰出精力關注孩子變化;其次孩子未能長大到可以充分表達事情經過;再次幼兒園的辦學資質存疑。 「熊孩子」如果都是溺愛鑄成,至少愛沒有危險;而虐待後的孩子,ptsd可能要伴隨他們很久了。

楊越:大陸現在出現類似的社會事件,媒體缺失,司法部門缺失。社會上的輿論引導常常是各種謠言以及「主流媒體」,將事件的原因歸結到特定的個體身上,而往往忽略整個體制的缺陷。這樣即使再過100年,這類事情恐怕也會屢見不鮮。

牆奴:幼兒園為何從小朋友的「天堂」變成了被虐待的「地獄」?——因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

南加扒瓦:不能單單看這個幼兒園事件,整個社會對教育的態度就有很多問題。

泡沫:@南加扒瓦 儘管整個社會對教育的態度的確有很多問題,但顯然這個幼稚園事件與人們對教育的態度無關。就算再支持體罰的父母,也不會接受注射不明物質和性侵犯的。這不是教育方法的問題,而是純粹的惡性犯罪。不像豫章書院,沒有任何父母會為這種事情洗地的。

不配:只是近期爆出幾單吧?並沒有說的那麼多,當然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一單都嫌多。這件事的影響當然很壞,更壞的情況是也許家長會接受維穩處置大事化小,媒體、自媒體完全噤聲,或者網友在一兩個月後把這件事不關己的事情拋諸腦後。有時候我們作為成年人受到不公待遇還要被封鎖消息被維穩,大都選擇了忍氣吞聲,就算被喂屎都不敢出聲,我只希望虐童這種事情能夠觸動這些人內心的柔軟,堅持抗爭,不要讓他們把屎喂給幾歲的小朋友時我們仍然習慣性地忍。

戸錦:@不配: 是隻爆出來了這幾件,是北上廣的中產有網絡的話語權才報導出來,偏遠鄉下,留守兒童,根本不會有人去報。

戸錦:所有人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一種是情緒的宣泄,什麼謠言都傳,反而讓家長更難去維權;另一種是冷漠,就算在同一個幼兒園上學,仍然幸災樂禍。

實際上,法律不完善,監管部門失職等等觸及到體制的問題都絕不可能解決,體制的毛病不改,社會不進步,不過還是一個又一個相似的悲劇。

這不是個例,只是被報導出來的是個例。

彷徨:某種程度上,活該吧……習近平大肆抓捕人權律師的時候,沒人吱聲。達摩克利斯劍掉自己頭上了。天理,法律,正義……我只想說,敢幫助你對抗公權力的硬骨頭幾乎都在監獄裏了。

這事兒還不能算底線吧,不夠慘,受害波及面不大,影響力……等一個月就歲月靜好了。只是《防狼手冊》該售罄了,中國人的智慧嘛,全用在苟且偷生了。

會有更慘的事情。雖然我很不希望。但幾乎必然。

yiwanz:@彷徨: 其實更慘的事早就發生了,一直在發生。在北京是這樣,那麼三線城鄉結合部呢?留守兒童村呢?孤兒院呢?想想吧。

而這一次「低端人口」清理和紅黃藍虐童事件的二連擊,令再回避政治的人都難以扭過頭去。但這也意味着,一旦這件事如往常般不了了之,就只有讓人與人之間本就脆弱的信任更加萬劫不復。霍布斯在《利維坦》中描繪的社會終將實現。

By 王立早

AlexZ:已經刑事立案了,完全可以冷靜看待這個問題。有的評論張口就是「體制」、「權貴」、「黨藥丸」,但是本質上是新開放的領域監管不到位,法制和法治都還不健全。資方擴張過快可能也有問題。全國早就逐步放開私人辦學,這其中有社會資源和資金實力的人自然捷足先登。真正的大股東是一傢俬募,紅黃藍繞道華爾街上市的VIE架構就是私募幫他設計的,創辦人孟亮在投行界混了很多年,並不是什麼神秘人物。但是畢竟幼兒園不是快捷酒店,用如家酒店那種方式,利用國際資金通道迅速擴張可能會出現意料之外的各種問題。一些端友的評論已經脱離了問題本身,非要上升到國體和政體的層面來討論,層次很高。但是三句不離黨的未必不是真愛,咒罵權貴的又何嘗不是每日在為資源而奔波。「國進民退「有人不高興,看見那些有融資能力和社會資源的私人擴張也會有人心裏不平衡。可能共產主義對他們來說才是真正最好的,可惜現在只是新時代社會主義初級階段。

YiKay:其實出現什麼事情不可怕,這世界上罪惡永遠不少。當人們覺得正義還存在,我們可以通過各種途徑維護自己的權益,嚴懲涉案的人,避免以後的事情發生。但是當這些事情出現的時候,習慣性地刪帖、維穩,運動式地整治,懲罰幾個底層的老師,涉及到體制內的高官權貴沒有受到任何懲罰,怎麼能讓人信服。

腳本都寫好了,民眾不能發聲,那麼就照劇本演下去好了。幾百年來都是這樣,不管是所謂中產、還是底層老百姓。既沒有維護自己的權益的方法,也沒有發聲的渠道,能代表的人權律師把牢底坐穿,作為一個中國人,真的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所有的精力、經費都花在維穩上了,為什麼不肯好好解決點問題呢?這大概是個惡性循環,越來越多的可怕事情,越來越多的維穩經費。直到惡性循環崩塌的那個瞬間,然後遭罪的又是普通人,權貴坐着飛機拍拍屁股又去美國和家人團聚了。

就算劇情反轉,還有多少人能相信所謂的闢謠呢?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孩子都做不到,我可以想像父母心裏的無力感。當人們不相信正義存在的時候,這個社會會變成什麼樣的叢林法則呢。 反正又是一則移民廣告。

王立早:在討論過程中,遇到很多人會以國外的一些電影作為思想資源(歸根結底地說這是一種可憐的貧瘠,但也代表一種帶着腳鐐的努力),我且試試用電影來做一番推導:

《熔爐》如果不經《聚焦》,並令《聚焦》的結果得到制度性的結果,那不僅會讓更多《熔爐》隱藏,那往後人們很容易出於自保心理陷於對從業者的無盡懷疑。這些懷疑只能經過微博發酵,最終恐怕會有極大的機率觸發《狩獵》。

托馬斯潘恩說,當一個人已經腐化而侮辱了他的思想的純潔,從而宣揚他自己所不相信的東西,他已經準備犯其他任何的罪行。

這樣的謊言早已無處不在了。而這一次「低端人口」清理和紅黃藍虐童事件的二連擊,令再回避政治的人都難以扭過頭去。但這也意味着,一旦這件事如往常般不了了之,就只有讓人與人之間本就脆弱的信任更加萬劫不復。霍布斯在《利維坦》中描繪的社會終將實現。

真假不明的信息洪流中,我們該怎麼做?

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11月25日發佈的聲明中稱,已將謠傳「老虎團」集體猥褻的31歲北京市劉姓市民抓獲並刑拘。除此之外,還有餵食兒童的白色藥品是安眠藥、孩子被注射致幻劑等網傳信息均未被驗證。有論者認為,在輿情發酵時,應當保持理性,待調查清晰後再行判斷和審視。而另有論者反駁道,「刪帖」、信息不公開、調查記者無奈缺失是滋生謠言的根基,「只要刪帖還在繼續,「謠言」就是抵達真相不可或缺的途徑。」

monsoon: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論語》憲問第十四。

朱熹引尹氏註解:至於言,則有時而不敢盡,以避禍也。然則為國者,使士言孫,豈不殆哉。

我只敢這樣評價。

RrrrrrR:雖說情緒鋪天蓋地,但一片噤聲,人人都事不關己的姿態才是最可怕的。

的確很多熱點事件過一段時間「大家似乎都不關心」了,但一個個事件接二連三,真正應該負起責任善後的不是或不僅僅是普通民眾啊。

*長夜:是啊,在大陸直言成了禁忌,只有悄無聲息的刪帖和模糊不清的「闢謠」,不知真相到底是什麼。

leungleung:在中國這5000年,內斂有道,視為品行,直言成為禁忌,直言當然有好有壞,但由誰決定好壞才是最大問題,刪掉可以說成為大家,看大家接受與否。

林壑:不過說到公共事件,想到就在前幾年的温州動車事件,整個媒體與輿論平台都還要比現在自由些,「起碼戴着鐐銬還能舞蹈」,不禁唏噓。

四圍騰minions:網上還有一波等官方宣布等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不表態不「傳謠」的三好青年,真的很無言。

彷徨:「有兩件事是我最憎惡的:沒有信仰的博學多才和充滿信仰的愚昧無知。」——愛默生

eddie31:在言論真正自由的地方, 不要訴諸情緒非常正確, 可惜不能應用在中國。

王立早:我們失去得到任何真相的可能,他們失去一切證明清白的可能。從這個層面來說,社會是「守恆」的。但首先付出代價的,付出最重代價的,必然是我們。

非杕:怎麼講,在這個國度很多問題其實根本無解———你選擇擺出所謂「理中客」的姿態,等待着公家媒體和執法部門給我們一個真實客觀的調查結果與解決辦法,那你是在裝外賓;要麼你選擇儘自己所能為輿論添磚加瓦,給各方施加壓力,哪怕面對信息的洪流泥沙俱下根本難辨真偽,最終成了一場鬧劇… 你該怎麼選擇?你能怎麼選擇?在一個極端的社會裏,不存在中庸之道。

Kirk:在過往的一系列事件中,似乎有相當數量的人急於做出論斷,似乎為了釋放積累的很久的怒火。這些批判不一定是片面的,但至少常常是不配套的,和我們應由的態度和目的不配套,更甚者是劍走偏鋒、夾帶私貨。我們是否忘記了對受害者(如果受害者的話)和潛在受害群體本身額關懷,我們的批判是否在阻礙我們接近事實并推動問題得到廣泛層面的解決。這兩個問題答案如何,我想各人會各有思考。但是我想,這兩個問題至少值得去思考一下。

情緒若沒有出口,會是大家的惡夢。憤怒是應該的,我們並沒有虧欠誰。該是時候意識到某種打着善的旗號癱瘓善本身的行事邏輯。

By Fai

Fai:情緒若沒有出口,會是大家的惡夢。憤怒是應該的,我們並沒有虧欠誰。該是時候意識到某種打着善的旗號癱瘓善本身的行事邏輯。

中國人必須在還有動彈空間的時候,抓住每個民意相對集中的機會予以反擊,否則還有比這更糟糕的事在後面等着。退學的兒童怎麼不自組家庭教育小組,每個家長每月5000的出資,還怕不能找到質素更高的老師及更受控的教育環境嗎?還有,你們沒有選擇,只能連繫外面反動力量,否則下場比魚俎還慘。

全面輿論管控如果在實際層面做到了,就是社會層面的災難。權力核心在啟動另一種人道災難。除非中國人全體嗑藥,否則怎麼容忍這種個體理性、意志被嚴重剝削凌辱的生存環境?有些損失是無形的。

林壑:我們也許只能通過傳播謠言來引起對事件的重視。這讓我想起了去年鄒思聰寫的那篇《假如你活在琅琊榜,被迫玩一生狼人殺》。作為一個普通的村民,我們對黑箱內的操作一無所知。

但同時作為一個雷斯林的讀者,我還是選擇要為他辯護。首先我認為在事件發生一段時間,視頻也已經被刪除一段時間之後,他做的這件事情,即列出視頻的具體內容,確實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否則很多讀者可能都無法接近目前最接近於「真相」的材料。

其次,他列出的不相信「安眠藥」與「猥褻」的理由也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論,而且自始至終的表述方式也只是「我不相信」或者「存疑」,而且也列出了自己的分析過程,供讀者自己判斷他的分析是否有效。例如對於安眠藥一說,他的分析過程是「如果中午喂兩篇安眠藥,下午家長來接的時候孩子根本醒不了,也不可能過了這麼久才發現。」對於權貴猥褻一說,他的分析則是如果真有這樣的權貴,他們應該不會選擇到這樣的中高級幼兒園去猥褻兒童,因為這裏的孩子都受到家長的萬分關注,被發現的風險太大。且不說這些分析是否有效,我認為這些分析都是基於已知事實的合理分析。

第三,我知道雷斯林這篇文章中最讓人反對的觀點可能不是前面那些對事件的分析,而是他後面呼籲的態度:「讓子彈先飛一會兒」。我認為他呼籲的這個態度是不對的,因為正如這篇文章所說,如果每個人都選擇讓子彈先飛一會兒,那麼事件在宏觀角度便連一點點風浪都掀不起來。但除了這一點之外,他提到的在轉發之前應該先分析一下真假,多cross-refer一下,這些也沒什麼問題。畢竟我們雖然處在一個通往真相的途徑奇缺的時代,但我們的做法也不是隻有「過於謹慎」和「全部擴散」這兩條。從微觀角度來說,在擴散信息之前對信息的可信度進行一些思考和比對無論在什麼時代都有它存在的價值啊。

最後,雷斯林在做的畢竟是一個微信公眾號,他公眾號的名字目前甚至不叫「雷斯林」,因為今年七月劉曉波去世,他發了「點個蠟燭」那一篇推送之後「雷斯林」賬號就已經被封,目前他的賬號叫做「為你寫一個故事」。說這些本來與主題無關,只是覺得他的公眾號目前閲讀量這麼大,發的內容肯定也是時時刻刻被盯着的,這個時候是選擇發更敏感的內容然後被封號,還是選擇發一些更温和的東西,我還是尊重他的取捨。

yanggubv:無顧忌的隨意刪帖,只是現代意義的掩耳盜鈴!我不認為完全的言論自由是現實的,實際上所有國家的政府都有控制輿論的機構。但是中國政府現在所做其實已經超過了維護穩定的必要,而在催生一個難以控制的巨大毒瘤。我很想知道許多刪帖的決定是誰做出?如何做出的?這是一個迅速成長的黑箱,人們無從知道這個巨大的權力機構是如何運作,如何被監督的。

按照現在刪帖的經常性和實時性來看,似乎並不需要很長的決策過程。刪帖很簡單,可能只要幾個按鍵應該就可以完成,甚至以後可以交給程序自動完成。但是被刪掉的,卻是這個社會信息傳遞的渠道,卸壓的閥門和人們情緒的表達。

刪帖行為的存在,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就是缺乏基本的自信。身為大國的政府,號稱要鍛造偉大復興的民族,在遇到批評,甚至只是提醒的時候,卻選擇摀住自己的耳朵,就以為鈴聲不再存在,這是何等的愚蠢和自卑!

Your Opinion 北京幼兒園虐童案 北京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