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特殊兒童學攀石:岩壁上,沒人幫到你

「攀石要自己手眼協調,以及要去想,究竟要去抓緊哪一塊石頭?如何使力攀上去?這個對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挑戰很大,因為他們的專注力是很弱的。」


這條線道牆面比較直、石頭比較小,對很多新學員來說是比較困難的線路,但對學了五年攀石的威明來說便是易如反掌。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這條線道牆面比較直、石頭比較小,對很多新學員來說是比較困難的線路,但對學了五年攀石的威明來說便是易如反掌。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攀石要自己手眼協調,以及要去想,究竟要去抓緊哪一塊石頭?如何使力攀上去?這個對我們的小朋友挑戰很大,因為他們的專注力是很弱的。」鈞庭的媽媽對記者說,23歲的兒子鈞庭患有自閉症及智力障礙,從2003年開始,她就帶兒子參加攀石班,希望讓兒子的感官接受更多刺激。

從第一次碰到石頭,到第一次登上頂峰,鈞庭花了半年時間。「很開心,很開心,」回憶起兒子第一次登頂的時刻,鈞庭媽媽不停說,她相信這項運動還能培養孩子的獨立:「你在上面不肯動嗎?你就站在那兒,像蜘蛛俠一樣,沒人幫助到你。」

近年,香港出現越來越多的攀石中心,對一般人來說,攀石是一種克服高度、挑戰自我意志的運動,需要較強的體力和注意力集中度,但對有特殊需要的兒童來說,這挑戰便更大。這個為特殊兒童而設的攀石課從2003年至今,讓不少有特別需要的人士一嘗攀石的樂趣。剛開始時攀石課是透過社區組織協康會與基督教青年會合辦。後來協康會沒有繼續辦理這個活動,參與這活動的學員的家長們便與基督教青年會自行組織攀石課,至今仍然是香港唯一為特殊人士而設的恆常攀石課堂。

嚴宇剛(Vincent)就是組織這課程的教練,也是這個攀石場的負責人。他坦言,他們一開始辦這個課程的時候,最擔心的就是安全問題。「就算我們幫他們扣好安全帶,攀上牆後,他會否自己解開扣?一開始我們會有些擔心,但之後發現問題都不大,」Vincent說,「當然,教練在這個課程中亦會用較高安全度的安全設備,例如用一些比較不容易脫開的扣。譬如萬一學員上去後情緒失控,亦都有些裝備,讓教練可以立刻上去。」

與其他運動相比,Vincent認為攀石更加能培養人的獨立判斷能力:「你打乒乓球,教練還可以拿著你的手,怎樣『抽板』、『殺板』。但攀石不然,我們沒法子幫助他們,我們只能夠在下面給指令,你在上面還是要去獨立面對那一刻的難處,沒人在你旁邊抓著你的手幫到你。」

教練 Vincent 正跟其他攀石教練簡單討論上課時的情況。

教練 Vincent 正跟其他攀石教練簡單討論上課時的情況。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目前, 這攀石課有十多名學員,他們都患有智力障礙。除了鈞庭外,患有唐氏綜合症的洵詣來也是老學員了。對洵詣來說,攀石更是實實在在的體能挑戰。「他們(唐氏綜合症患者)的身體是比普通人弱,(肌肉的)張力較低,是需要運動來把張力強化。」洵詣媽媽說。

對於初學者來說,最大的困難,就是克服對高度的畏懼。但當踏到最高處,就是難以言喻的興奮。曉彤的母親表示:「當她成功攀過那道牆,大家都會很高興。她會在上面叫:『媽媽拍照!媽媽拍照!』她很自豪的。」對於有先天缺陷的小朋友來說,對高度的恐懼更為巨大。「就算最終不能完成,最要緊的是踏出第一步,慢慢上去。」曉彤鬥心很強,哪怕屢試屢敗,曉彤母親說她曉彤每星期都仍然很期待來上攀石課。

Vincent為需要特別協助的小朋友學員組織的攀石課已經14年了,他說教學中,自己對特殊兒童也有了很多改觀。「初初以為他們動來動去,根本聽不到我們說什麼,其實不然,他們是聽得進我們的說話的,只是他們平時的行為或當一刻的表情狀態令到你以為他們沒有聽到你說話,或聽不懂你說什麼⋯⋯你見到他的身體在動來動去,但你叫他抬手,他真的會抬手。」

教學相長,Vincent說經營這個攀石課是希望透過這樣的歷奇活動,潛移默化地把正面的價值觀帶給參與的人:「看小朋友是否從小一直學到大,就能知道這個運動是否能給他帶來正面的價值觀。」攀石中心由1996經營至今,他自己也提攜了不少學生及實習生,目睹他們的改變、進化、成長,最後考獲資格成為攀石教練。但近年因競爭增加,本應不太需要理會盈利的非牟利機構也慢慢感受到商業考慮的壓力,更曾經被要求減低師生比例,但他以學生的安全及教學進度為由堅持不減。即將退休的他,除了擔憂這個特殊兒童課程的未來,更關心的是他在攀石課所建立的理念能否延續下去。

天宇和其他同學在攀爬前做熱身運動。

天宇和其他同學在攀爬前做熱身運動。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洵詣在上攀石課前吃媽媽為他準備的蛋糕,補充體力。

洵詣在上攀石課前吃媽媽為他準備的蛋糕,補充體力。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對只學了3個多月的天宇來說,沿著牆邊攀爬的熱身運動仍然有一定的難度,需兩位教練在旁協助。

對只學了3個多月的天宇來說,沿著牆邊攀爬的熱身運動仍然有一定的難度,需兩位教練在旁協助。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威明學了五年攀石,是攀石課中比較頑皮的學員,這天他特別活躍,不時作弄同學。

威明學了五年攀石,是攀石課中比較頑皮的學員,這天他特別活躍,不時作弄同學。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浩禮的媽媽專心地望著自己兒子攀石。

浩禮的媽媽專心地望著自己兒子攀石。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學了6個月攀石的洵詣攀到牆頂後,教練 Eric 把他慢慢放下來。

學了6個月攀石的洵詣攀到牆頂後,教練 Eric 把他慢慢放下來。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左至右) 鈞庭、曉彤、趴在地上威明和浩禮都自覺地排隊輪候攀石。

(左至右) 鈞庭、曉彤、趴在地上威明和浩禮都自覺地排隊輪候攀石。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學員在向上攀爬前,需沿著不高於3米的牆身橫攀,這是熱身的一部分。這一堂,天宇橫攀時突然跳了下來,教練趕忙把他拉回來讓他完成橫攀訓練。

學員在向上攀爬前,需沿著不高於3米的牆身橫攀,這是熱身的一部分。這一堂,天宇橫攀時突然跳了下來,教練趕忙把他拉回來讓他完成橫攀訓練。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浩禮學了一年多的攀石,這天他在上堂期間忽然高聲唱起粵曲來,這些行為其實不時發生,教練怕這會影響到其他學員,所以把他帶到攀石場外,讓他先冷靜下來才繼續上課。

浩禮學了一年多的攀石,這天他在上堂期間忽然高聲唱起粵曲來,這些行為其實不時發生,教練怕這會影響到其他學員,所以把他帶到攀石場外,讓他先冷靜下來才繼續上課。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威明坐在牆邊排隊輪候攀石。

威明坐在牆邊排隊輪候攀石。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