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馬兜鈴酸再掀中藥爭論,中藥是藥嗎?

藥理、醫理、利益、意識形態,延續逾百年的中西藥之爭究竟在爭什麼?


近期有國際權威醫學期刊的文章顯示,含馬兜鈴酸的有毒草藥是導致亞洲肝癌的重要原因之一。圖為香港的一家中醫診所。  攝:Dale De La Rey /AFP
近期有國際權威醫學期刊的文章顯示,含馬兜鈴酸的有毒草藥是導致亞洲肝癌的重要原因之一。圖為香港的一家中醫診所。 攝:Dale De La Rey /AFP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community@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馬兜鈴酸掀起的風波

10月18日,論證亞洲地區肝癌與食用含馬兜鈴酸中藥存在強相關關係的論文,被刊載於科學雜誌旗下轉化醫學子刊中。由台灣、新加坡及美國三地學者組成的研究團隊表示,馬兜鈴酸存在於許多中草藥中,台灣近八成肝癌患者可能都與服用含馬兜鈴酸藥物相關。

研究團隊以98位台灣肝癌患者基因及國際肝癌基因資料中近1400個肝癌基因為樣本,發現台灣(78%)、中國大陸(47%)、韓國(13%)及東南亞國家(56%)的肝癌患者基因中較多出現含有「馬兜鈴酸特有的基因突變指紋」,歐洲及北美則相對較少。

馬兜鈴酸是一種草藥中被提取出的化合物,有抗炎症的作用,因此過去常被用於治療關節炎等疾病。據研究者,馬兜鈴酸進入人體血液後可以和DNA直接進行加和,導致基因突變而誘發癌症。

近年來,闡述馬兜鈴酸與腎衰竭、泌尿道癌等疾病具有相關性的研究不斷出現,含馬兜鈴酸的藥品也在多地相繼被禁售。最早在1993年,一位比利時科學家於一種減肥藥劑中提取出馬兜鈴酸,該藥致使多位女性患急性腎衰竭。2002年,美國禁售含馬兜鈴酸的草藥。2004年,因媒體報道同仁堂「龍膽瀉肝丸」致百餘人患尿毒症,中國大陸食藥總局下達對馬兜鈴酸科植物加強監管的問題文件,禁售關木通等五種含馬兜鈴酸草藥。2003、2004年,台灣及香港相繼宣佈禁售含馬兜鈴酸中草藥。

目前,中國大陸仍有如複方蛇膽川貝散、潤肺化痰丸等多種含馬兜鈴酸的藥品在市面正常銷售。

百餘年的中醫藥存廢之爭

已有數千年歷史的中醫,是以「陰陽五行」為理論基礎、中國古代漢民族的醫學實踐為主體的傳統醫學。依據中國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審定的名詞,中醫學是「以中醫藥理論與實踐經驗為主體,研究人類生命活動中健康與疾病轉化規律及其預防、診斷、治療、康復和保健的綜合性科學」

中醫的治療手段包括內服或外用藥物、針灸、推拿、以藥膳為代表的日常食品療法等。其中,爭議最大的中藥是合劑或複方,依中醫理論,這些不同材料的配搭、材料的不同劑量、不同製煉手法均會產生不同療效。而這種特性也使得用現代科學分析、實驗時無法定量。

關於中醫、中藥的存廢爭議,最早可追溯至19世紀末清代學者俞樾「廢醫,不儘廢藥」的《廢醫論》。20世紀上半葉,以余雲岫、魯迅等為代表的「海歸派」提出廢除中醫,其中包含改造國民性的主張,而反對廢除的人則堅持於醫理藥理。20世紀下半葉之後,存廢之爭也在中醫理論體系及藥品的療效、成分外,一部分裹挾着文化傳承與民族主義。

2004年,歐盟頒布《傳統植物藥註冊程序指令》,要求當時歐盟市場上銷售的中成藥均須在2011年4月30前完成註冊。其中,對中成藥註冊的要求完全等同於化學藥物,至今中國未有一家企業通過歐盟註冊

2015年10月5日,中國女藥學家屠呦呦因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從黃花蒿中發現抗瘧疾的青蒿素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由此再次引發中藥靈感、中藥西化、提取本身是現代醫學等爭論。

2016年12月25日,中國第12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並訂於2017年7月1日正式施行,是中國首部中醫藥法。其中主要包括:明確中醫藥業的重要地位和發展方針、置訂符合中醫藥特點的管理制度、加大對中醫藥的扶持、加強對中醫藥的監管以及加大對中醫藥違法行為的處罰。

事實上,除馬兜鈴酸科植物外,如何首烏、決明子、丁香等多種中草藥曾被研究指出具有肝毒性。2013年10月,大陸食藥監總局發出通知,並將五種含何首烏的藥品轉為處方藥處理。

目前,世界衛生組織(WHO)數據庫中,有近九千例各國草藥不良反應的報告,包括腹瀉、過敏、肝炎等常見症狀。

《鳳凰週刊》曾報道稱,中西藥在藥物性肝病中幾乎各佔一半,但致肝病的900多種化學藥均告知有肝損傷風險,如抗生素、抗結核藥及化療藥物等,出現藥物不良反應後可選擇停藥並進行輔助性保肝治療,而中藥成分複雜、毒理研究缺失,因此不乏因濫用中草藥而出現嚴重肝損傷的案例。

中醫藥存廢爭論百餘年,持廢中醫藥論者多認為其依據不足,玄乎其玄的理論與未經明確實驗結果衡量的藥品不足令人信服。而由於傳統醫學與現代醫學所依據的醫療機理不同,不少中醫藥支持者則認為,「藥毒性」是中西藥兼備,毒性致病與劑量相關,在中醫藥方中也與成分搭配相關,致病案例有許多是未經執導的民間術士開具,中藥有自身不同於西藥的藥理依據。也有人認為應當提取中藥中的助益成分進行試驗檢測。關於馬兜鈴酸再次引發的中藥爭論,讀者們在圓桌留下了自己的看法。

是藥三分毒,用臨床效果說話

程Ocean:是藥三分毒,藥性就是偏性,不當使用就有毒害的危險性。中醫藥治病講究辨證論治,同病不一定同藥,同藥也可以治不同病,掌握陰陽五行、相生相剋辨證/辯證,不是故弄玄虛,是基本的認識與思索之必須。又,傳統經方是複方,藥材之間還有有相生相剋君主臣輔的效應,過與不及的閃失,藥就是毒藥了。又,馬兜鈴酸屬於有毒的有機化合物,是西醫藥科學的認識論,也是西醫藥之所以偏狹與有限性。有拿這樣的醫藥研究發現(先不論該研究的方法論與可信度)來限制中藥(不等於草藥),終究會讓中醫藥陷入自斷手腳的囧境。

Cc的若若:說得好像西藥沒有一點不良成分一樣。回頭看看,不知道有多少西藥裏發現過致癌或者其他致人不良的成分呢?如何看待中醫治療?只有我們這種在西醫宣布不治後在中醫重獲健康的人才知道中醫的神奇不是空穴來風,才知道那些吧啦吧啦嘲諷中醫的人有多麼無知可笑。

cherrykwok:本人是在讀中醫學生,見到類似的討論都太多太多了,在現代科學迷信的社會,凡事要求快而一眼就明白,怎能要求行外人耐心聽新鮮的學術理論系統,辯證邏輯?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評論事物請勿單純從感性出發吧,世界已經如此浮躁,為何還道聽途說地插一腳?

我也是學習phychembio長大的(現代人都是吧),但越讀中醫越有信心和自豪感,這都是因為我們見到了只有靜心、耐心去學習了解才見到的中醫學術全貌;除了嚴密的理論思維,臨床見真章,義診或見習時候見到太多西醫拒絕治療,轉介中醫而治癒的病案,從痛症到癌症。

太多了。

我不否認社會有江湖郎中,但這屬於中醫嗎?只不過打著中醫的幌子招搖過市!

中醫能存在至今,並仍還有學習現代科學知識的年輕人前仆後繼為它的發展、發揚做努力,這說明什麼?這是經驗醫學能做到的嗎?

西醫或中醫,我們的目標都是治癒患者。以前見到不經了解或道聽途說就黑中醫的評論就忿忿,但可能是見多了吧,沒心力再逐點逐點反駁解釋;但更多的是因為學習更多了,見到更多成功的病案,人不知而不慍。中醫做好自己就行了,用臨床來說話更有用吧。

但願世間無疾苦,何愁架上藥生塵。

waltchang1998:實用性吧。中藥對一些慢性病如性無能、脱髮等等的治療實際有效,人民對他才繼續擁護,所以他才確實能維繫到今天,同仁堂就是用提純的啊,才有了中成藥,美國加拿大都有同仁堂藥店。現代醫學一開始的時候認為發燒是人類最大的敵人,不停的退燒,所以我不認為中國傳統醫學不對,是因為其效果確實,而西醫往往對同樣病症達不到效果,相反中醫對於一些疾病就達不成西藥的效果,你若是急性胃炎去中醫院,你定會被開上止痛片。

我掉頭髮想自然生髮只能吃草藥,我吃了半個月他還真的長出了頭髮,我若是去西醫那隻能「嫁接種植」頭髮,而非自然生髮,方有「治標不治本」的說法。

然傳統醫學的局限性在於沒有辦法做急救,可說是治療「未病」「已病」都有用,可是治療「急病」就沒辦法了。

Geno:其實不懂中醫,沒資格談論中醫吧。

起碼讀個學士學位,臨床個五六年才有資格評論中醫是否騙局,如果中醫是巫術、偽科學,那能解釋得了中醫有世界地位為何會越來越上升?

我亦只限於學習一個學期的藥理學病理學,不了解也不敢批評,但我不像那麼多網友全盤否定中醫的觀點存在,因為中醫真的很深奧,較為抽象,但不至於被你們彈得一文不值吧。

用西醫和中醫的相同看法去看就已經是錯誤,兩種是完全不同的理論。遲早這世界會因為濫用抗生素,人體免疫力下降至連做一次手術感染都會有危險,人人都有選擇哪種醫學作為治療,不必要把中醫貶得一文不值。

西醫或中醫,我們的目標都是治癒患者。中醫做好自己就行了,用臨床來說話更有用吧。 但願世間無疾苦,何愁架上藥生塵。

By cherrykwok

動了誰的奶酪?

NatsumeShiu:民科的典範:中醫

夜裏偷笑:現在藥店很多中成藥氾濫。

起名晚:更擔心的是中醫入中小學,而那些課本中有大量錯誤的資訊。同時也在大力倡導中醫藥大學。擔心的不是醫學問題,而是政府在干預的問題。刪了一些質疑中醫的帖子導致了很多人的質疑。

娘歆:你問我怎麼看,我說我一點都不意外。已經超過10年沒有吃任何中藥和中成藥,以後也不會吃。並沒有什麼療效而毒性不明,可能隨著研究越來越多,也會發現越來越多的「馬兜鈴酸」一類的毒物,完全不吃中藥,沒有任何損失。

rhrm:中醫在其信徒眼中的價值並非是治病——真碰上大病絕大多數信徒也都會老老實實地接受現代醫學治療,而是養生。養生這事就不是科學的範疇了,所以和中醫信徒談現代醫學基本上是無用功。

吟昊:還在操作民族主義以「中藥」稱之,而不能接軌現代醫學稱「生藥」,何來正視正名?

zteng:我個人的角度是:如果我病了,放我面前一瓶所謂西藥,不知道治不治的好,搞不好還死得更快,可我知道這藥背後的整個管理系統會把我的反應、死亡轉化成詳盡可靠的說明書,我毫不猶豫地吃下去這藥;一碗中藥湯,各種姑婆勸說某某國醫大師配方,我知道我吃了只會給這說不清道不明、不可追溯、難以重複的神話添一絲仙氣,我寧願去死,死了也把屍體捐給沒有中醫學科的醫科大學,並且附言嚴禁將本人屍體用於中醫研究。

牆奴:@zteng: 你的話恰好說明,所謂西藥只是看起來更可靠而已,是比中藥更高明的營銷騙術。

zteng:@牆奴: 哈哈哈 醫學並不是保證百病皆除的。需要實驗驗證。所有臨床都是實驗延續。只有中醫,什麼實驗都不做,就敢說什麼病都能治。

Cc的若若:@zteng 那你應該慶幸你晚生了幾百年,不然你古代病了,只有等死,還沒地方捐遺體。

zteng:@Cc的若若: 是呀,是呀,確實是那樣的呀。有統計表明中國古代人均壽命和世界其他地區的並沒有顯著差別,這其中甚至包括了沒有成系統醫療理論的原始部族。而世界人口平均壽命開始顯著提高是以科學為基礎的現代醫學建立之後才跟着提高的,中國也是一樣。直到近現代引入所謂西醫(現代醫學)之後,中國人的健康水平才開始真正提高、壽命開始飆升。如果放我在古代,由於我也不可能具備這些知識,我當然也會喝得很開心,運氣好的話,還真能康復,這是為什麼呢?安慰劑效應至少佔一半的功效,另外百分之四十五吧我估計,就歸功於億萬年的進化修煉吧!中醫藥什麼時候把安慰劑效應從自己身上摘乾淨了,也才走出科學化的第一步而已,毒理藥理再一上,基本就不會剩什麼了。

zteng:@Geno: 抗生素造成免疫力下降,這在原理上是說不通的。首先在農業工業發展推動下營養供給水平的提高和對營養理解的科學認識讓人體強壯了不知道多少,這都是醫學或者說科學的貢獻。多吃哪個少吃哪個,怎麼搭配,都是大量的流行病學研究得出的成果。中醫在此方面是沒有什麼貢獻的,很多養生方法毫無根據,甚至背離科學常識,更別說根本無力對於人群層面的健康狀況進行統計分析。另外,您自己都說了濫用抗生素,那請問「濫」的標準是什麼?說明有一個「適」的度,這個度是中醫能指出的嗎?還是醫學研究在制定、推敲這個度吧。

而且只有醫學所建立的醫療管理體系可以對抗生素的使用進行可靠的管理。中醫連自己可靠的用藥標準都建立不起來。至於超級菌的產生,超級菌並不只是一種,不僅僅是抗生素的原因,很多醫療消毒滅菌手段都可能是抗性菌產生的原因。而這並不是醫學「製造」的問題,而是醫學「發現」的問題。這是很多詬病所謂西醫西藥(現代醫藥)的人理解上的重大錯誤。反過來我倒想問,半個病原體都沒發現過的中醫憑什麼覺得自己可以理解(遑論解決)這些問題?醫療過程中的感染以及超級菌的問題也只能靠醫學研究來解決,不是也不可能靠中醫。至於您想選擇哪個是您個人的問題,我也不是說想到中醫館去把病人綁去醫院。看到税金、醫保、科研經費就這麼玄幻地耗散在缺乏根據、虛無縹緲的情懷裏,實在可惜。中醫不是不可以研究,不過只適合在邊緣(不是前沿),秉着不放棄任何可能性的科學精神,能在故紙堆裏淘一些億萬分之一的小概率發現,就是最大的貢獻了。

今天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中醫,因爲中醫最核心的內容早已失傳,包括相關的理論體系和方法論,只剩下一些莫明其妙的藥方和混淆是非的陰陽五行論。但同時,現代醫學發展卻蒸蒸日上。不過其致命的缺陷時隱時現,目前大多數人還意識不到這一點。

By 牆奴

牆奴:中醫最近的真正發展,也是2000多年前的事了,所以中醫至今仍然停留在2000多年前的水平。只從儒教確立之後,華夏後裔就失去了自己原本的文化,同時也就喪失了自己認知自然的能力。沒有了認知能力,當然也就無從去發展醫學了,只能讓一些現成的成果,在似是而非的理解下,以經驗的形式流傳下來。由於缺乏對自然的認知,所以近現代以來,所謂的中國人只能靠模仿洋人的創造成果混日子,同時也把洋人對世界的理解角度,當成是自己的角度。然而這永遠也改變不了,洋人是創造者,自己是模仿者的現實。因爲現成的知識可以學習,但源源不斷創造知識的能力是無法學習的,只能在自己所屬人群的文化裏產生。如果對華夏文化有所深入研究的人就應該知道,所謂的中醫,其治病手段並不依賴於藥物,藥物始終只是輔助而已。把中藥等同於中醫是完全錯誤的。那些只讓你吃這個吃那個,就能治什麼疑難雜症的,一定是騙子。還有什麼陰陽五行理論,其實就是人們在喪失華夏文化後,被巫術乘虛而入的產物。

總之,今天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中醫,因爲中醫最核心的內容早已失傳,包括相關的理論體系和方法論,只剩下一些莫明其妙的藥方和混淆是非的陰陽五行論。但同時,現代醫學發展卻蒸蒸日上。不過其致命的缺陷時隱時現,目前大多數人還意識不到這一點。

王立早:其實感謝多次引發的話題,如今同齡朋友中基本達成共識:沒有所謂的「中醫」「西醫」之分,只有「傳統醫學」和「現代醫學」的區別。

在科學手段未取得發展的年代,人類只能從自然中獲取醫藥,因此中西方都存在中草藥的歷史;因為缺乏實證手段,這時的醫學只能是一種「經驗醫學」,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甚至聽過有些小兒古方其實是令患兒陷入金屬中毒昏迷而發揮了止哭的作用,但在古人看來則是「藥到病除」。

現代人類有了實證的手段,有了實驗的準則,我們可以準確確定一味藥是否有效,是哪個部分有效,為什麼有效,不僅可以提純甚至人工合成,做成藥劑施用在人體上。試過腸胃炎打點滴,藥名寫「川芎****素(後綴一串化合物用語)」,你說這算「中藥」還是「西藥」?還認為屠呦呦證明的是「中藥」的偉大?

唯一值得關注的是,一個幾乎在全世界消亡的東西,是怎樣的力量讓它成為「殭屍」?

另看到有桌友堅決認為「中醫絕不可等於中草藥」等,這非常有趣。

在「白馬非馬」的邏輯角度說,我自然同意這樣一個命題判斷。實際來說,醫學自然遠不止藥學。現代醫學的理論、手段從量來說是比起「中醫」更是不遑多讓。而藥物則是醫學理論最實際的實踐。「現代醫學」中,疾病的研究、醫藥的研發、治療方法(如各種外科手術)的開發,認識論和方法論上都是一以貫之的。因此借藥物這個最實際的角度談論「現代醫學」與「傳統醫學」的區別,不存在任何問題。

事實上也只能從醫藥的角度來談。因為到了理論的層面,「傳統醫學」只是一種原始的、沒有任何實證意義的樸素宇宙觀,不要說醫學,甚至過不了邏輯學這關。這不止「中醫」,而是所有「傳統醫學」面臨的問題。從這個角度講,也可以說「傳統醫學」的認識論和方法論同樣「一以貫之」——一以貫之的混沌。不同的是,中草藥除了混沌,至少還有一個可供檢驗、可供討論的實體,所謂的「中醫體系」,不過是一團永遠捉不住的虛無。因此,所謂「中醫不等於中草藥」這種荒謬的說法,倒也正確。各有各的混沌。

當然要強調的是,在人認識世界、認識自己(身體)的過程中,必然經歷只能訴諸想像力的假設而無力實證的階段,這甚至不能說是錯誤。只是,到了一切清晰的今天仍然要沉浸在一個混沌的體系之中,這恐怕已經不關乎「醫藥」層面的問題了。正如有人說,「中醫」講的是一個「信」字。有人願意口唸一套「金木水火土」,有人願意「信」,它自然可以千秋萬代地成立着。但這還哪有身體什麼事呢?

牆奴:@王立早: 不同族群有着不同的傳統,因此不可將不同族群的傳統醫學籠統地稱爲傳統醫學。爲了與當前火熱的所謂「國學中醫」區分開來,這裏把上古華夏創造的醫學體系勉強稱爲「道醫」。

那麼首先,道醫符合邏輯學嗎?不。人們一般所說的邏輯只是反映人腦作線性思維的方式,而道醫是建立在非線性思考的基礎上的。第二,道醫需要實證嗎?不需要。只有在「物」的範疇裏,才有實證的意義,而道醫並不認爲人體以及人的生存環境是由「物」構成的。物,只是人對自己感官刺激的一種抽象處理。而且所謂的實證活動,只是在特定實驗環境下,以一種現象去證明另一種現象,你永遠都不知道是否會出現一種新現象來否定之前的證明。第三,道醫是「永远捉不住的虚无」嗎?不是。道醫知識的確定性,並不像科學那樣,只需要考察特定現象,並以此爲基礎,進行假設和實證的結果。而是通過對研究對象進行全面持續地考察,並以此爲基礎進行充分聯繫的結果。第四,道醫是以「信」爲基礎的嗎?恰恰相反。前面提到的過程,可用「認知」一詞概括。而信總署排斥認知的。第五,道醫除了藥物外,靠什麼治病?道醫認爲,人之所以能從病症中恢復健康,其根本在於人體自身具有自癒能力,而藥物的作用就在於激發、強化、調引這種能力。除了藥物外,當然還可以通過其他很多方法來實現這一點,例如通過引導腦部活動,從而調理軀體狀況的「祝由術」等等。第六,道醫爲何會被現代醫學遠遠甩在後面?因爲歷史原因,道醫的發展已經停滯了2000多年了,當然其可用性比不上現代醫學。

kingcrab:細觀留言板,發現眾多評論當中,對於中醫和西醫的對比,超過了對於中醫的深入探討。作為一名醫學生,我一直將中國古典醫學當做偽科學在看待。其因有二:

一是我學習了循證醫學,追求「看得見」的物質和理論,對於看不見的五行奇經八脈,源頭上就有不信任。

其二呢,是我恰巧愛好歷史,在只有中醫的那些年代,我們群眾的平均壽命是非常低的,不過40,人來70就古來稀。和如今的人均壽命相比,幾乎天壤之別。所以這些讓我站在了中國古典醫學的對立面,同時也相信了部分人所持的觀點:中國古典醫學是哲學。我覺得用現代醫學的原理和方法去看待中國古典醫學是錯誤的,因為二者不在一個體系之內,如何用相同的方法去評定呢?但是我們常人無法理解中醫當中的原理,中醫世家也以父傳子這樣的方式去傳承,那幾乎會越來越少的人去了解和深入挖掘中醫的理論。我相信在未來二者的鴻溝會不斷變大,作為國粹,它有存在的道理,是政治家的文化自信的一部分。但是追究實用性,中醫始終只能佔據在輔助科室之類了。

中成藥實際上是被利益驅使的東西,我父母因為年紀上來,有各種各樣的基礎疾病,去大型三甲醫院看病的時候,無論是那個基礎類的疾病,心血管也好,內分泌也好,中成藥總是形影不離。我不知道醫師是否知道這類藥物有幫助,而並不是只知道沒有壞處。但是我知道這類藥物的「性價比」很高,畢竟一盒能夠賺到20-100RMB,還有比這更容易賺錢的方式麼?

前段時間被批判的普洱茶,其實和中醫有一些相似之處,二者相似之處在於都是中國文化沉澱下來的產物,而且同樣涉及多方面的利益。中醫或者說中藥背後的市場是非常龐大的,冬蟲夏草,阿膠這些或是傳統的中藥或是中藥的衍生物,背後都是幾十億甚至幾百億的市場,從這個角度來看,中醫這門學科就有存在的必要性。

「你不能動了他們的奶酪!」

中醫或者說中藥背後的市場是非常龐大的,冬蟲夏草,阿膠這些或是傳統的中藥或是中藥的衍生物,背後都是幾十億甚至幾百億的市場,從這個角度來看,中醫這門學科就有存在的必要性。 「你不能動了他們的奶酪!」

By kingcrab

存廢聲外,你喝過中藥嗎?

不配:不說中藥中醫只說中醫粉現象的話,這就是個類似信仰的問題。撇開純腦殘粉不說,我女朋友剛好就是偶爾會幫襯中醫,她是在一些西醫沒有很好療效的方面才會看中醫,例如大姨媽來晚了會選擇去針灸,長痘痘了就去開一劑清熱解毒中藥…而且還不是去正規醫療機構看的中醫,而是找一個所謂有名的退休老中醫。我問她中醫怎麼解釋你長痘痘的原因,她说是因為體內循環不暢,熱毒在皮膚表面積聚(根據個人記憶複述)。我是沒有學過相關理論知識,只是本能地懷疑,她對中醫的信任,只是形成了一種條件反射式的反應,聽到某些詞語就自動腦補了美好的背景信息,例如:純天然中草藥、無副作用、西藥治標中藥治本等等。在科學及醫學沒有發達到能治百病之前,中醫就成為人們某種類似求神拜佛式的、試一下應該無妨的選擇。

我觀點是人生病了選擇看中醫還是看西醫,这是一个选择(甚至信仰)的问题。世界文明選擇的是西方那一套科學體系,絕大部分人信的學的、賴以認識世界、作出行爲選擇的也是這一套,所以大衆對中醫抱著中立甚至懷疑態度,不難理解。然後中醫黑的出現及其推動力來源,個人猜測除了要維護西醫權威的人、學術投機的“民科”、還有被中醫庸醫騙過的人,及因爲政治原因發自内心抗拒一切“中國”文化的人。這裏我并不能推斷出中醫無用無效的結論,但中醫的形象就受到很大影響了。

微塵是一粒小塵埃:有點跑題。父親肺癌晚期的時候住進中醫醫院,其實我對中醫一直持有懷疑態度,但不能手術,放化療受罪(且已經無效)的時候,看着求生若渴的父親,我慶幸最後還有中醫這個「安慰劑」。

病房裏的病友幾乎都是這樣,現代醫學已經無能為力的晚期病人喝着連成分都不清不楚的中藥湯,這些家屬包括我自己沒人真的相信這東西能治癌症,但是虛假的希望可以讓家屬和病人心裏好受一些。

我以前是非常鄙視這種心理需求的,標榜理性科學,經歷了親人的生離死別,也了解了面對生死人心的複雜和脆弱,雖然依然不信中醫能治病,但祈禱我母親若是也有那麼一天的時候,中醫依然存在。

Your Opinion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