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野島剛:「滅私奉公」的武士道遺毒,令日本人停不了「賣命」工作

NHK女記者的加班時間超過150小時而引起社會輿論一片譁然時,在日本業界內應該有不少的記者在心裏想着:「那又如何呢?我們大家也都是這樣子過的」吧。


負責採訪政治人物的政治線記者是相當折磨人。因為政治人物是早出晚歸的,連假日也在忙着選區裏大大小小的事務。圖為記者採訪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攝: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負責採訪政治人物的政治線記者是相當折磨人。因為政治人物是早出晚歸的,連假日也在忙着選區裏大大小小的事務。圖為記者採訪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攝: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倒臥在自宅的床上,死後四天已經冰冷的手裏,她還緊握着與公司聯絡用的手機。日本的公共電視台日本放送協會(NHK)的年輕女記者,2013年7月因為心臟衰竭死亡。次年被認定為過勞職災。NHK並沒有公開這項事實,直到四年後的本月,才在家屬的要求下召開記者會公布。

死亡的是在NHK工作第九年的女記者佐戶未和(當時31歲)。她畢業於一橋大學這所聞名的一流國立大學,及後進入NHK從事記者工作。她的死對日本社會造成不小的震撼,是因為她工作繁忙時的加班時間竟然一個月超過150小時。佐戶未和的事件並非孤例,2015年12月,在大型廣告公司電通(Dentsu)上班的、東京大學畢業的才女高橋茉莉(當時24歲),因為承受不住公司龐大的工作業務而選擇自殺。帶給國際社會很大衝擊的日本人過度勞動問題,究竟是多麼的嚴重?而且,到底日本人是為了什麼如此賣命工作呢?

日本記者的人才培養體系

新聞記者的工作繁重,這應該是世界共通的吧?因為,新聞本身並不會配合記者的行程,誰都不知道何時、哪裏,會發生什麼樣的事件。一旦發生事件,就必須放下手邊所有的工作,立即衝到現場採訪或者開始寫稿,這就是新聞記者的工作,不允許任何藉口。這就像發生殺人事件就必須着手調查的刑警,或是發生火災就立即趕赴火場滅火的消防隊員,道理基本上是一樣的。

但是,日本記者的情況較為特殊,因為記者本身的工作也被涵蓋在「日本式企業文化」、「日本社會的美德」等的框架裏,於是就形成了勞動時間過長的職業。除非親身在日本的媒體界工作過,不然絕對無法理解那種痛苦。我在前年辭去了新聞記者的工作,一個總共待了24年的地方。我非常熱愛這份工作,若是有來生,我還是想要當新聞記者,可是如果真的有來生,我絕對不要待在「日本」的媒體界。

一天一港幣,暢讀全站深度報導

用你選擇的媒體,決定你看見的世界

-40% 立即加入

⾸三個⽉只需 28 HKD / ⽉
原價 49 HKD / ⽉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250000+

全球讀者

10000+

付費會員

100+

深度報導/月

10+

港台合作獨立書店

瞭解更多
評論 野島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