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隆尼亞獨立 深度 評論

陳偉信:走進破局的加泰隆尼亞公投,與轉圜的可能

現在最為迫切的問題是,馬德里及加泰隆尼亞人如何在這個破局中走下去,歐盟以及國際社會可以如何回應加泰隆尼亞問題及其延伸的政治雪球。


2017年9月30日,西班牙城市巴塞隆拿,加泰隆尼亞獨立支持者在獨立公投前夕到街上集會,揮動西班牙旗,加泰隆尼亞旗,及歐盟旗。 攝:Susana Vera/Reuters
2017年9月30日,西班牙城市巴塞隆拿,加泰隆尼亞獨立支持者在獨立公投前夕到街上集會,揮動西班牙旗,加泰隆尼亞旗,及歐盟旗。 攝:Susana Vera/Reuters

對香港社會而言,10月1日的加泰隆尼亞(加泰羅尼亞)是「這麼近,那麼遠」︰一句「加泰隆尼亞並非西班牙」(Catalonia is not Spain)成為社交平台的流行詞句;對西班牙國家警察的鎮暴部隊以武力驅散守在票站外的示威者,更是令人覺得似曾相識;加泰人最終「排除萬難」走上街頭甚至是票站投票,亦被一些朋友視為爭取民主化、更大自主權以至獨立建國的正途。

討論地方獨立、民族自決等議題從來敏感,這是四海皆準的政治原則︰馬德里政府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表明在統獨問題上民主國家不一定比威權國家來得開放。而國家渴求中央集權的政治文化基因,以及地方文化的客觀差異,正是馬德里與加泰隆尼亞政治矛盾的文化根源。這些矛盾在不同時代有不同的演繹︰17世紀中期收割者戰爭(Reapers’ War)時期宣布成立的加泰隆尼亞共和國(Catalan Republic),是回應西法戰爭對加泰地區的沉重政治及經濟壓力;20世紀初期,佛朗哥將軍對加泰地區的打壓,是借西班牙國族主義來強化他的獨裁統治。地區分離主義往往與西班牙左翼及共產主義合流,也令佛朗哥將軍及部分西班牙保守派視地方自治為洪水猛獸;西班牙1975年的民主化運動,將西班牙國族(Spanish nation)與地區族群(nationalities)放進民主憲法框架,透過訂立自治區(autonomous communities)及自治法(Statue of Autonomy),試圖將中央集權及地方自治共冶一爐,憲法最終得到大多數當時的加泰人通過。可是,全球化對西班牙及加泰隆尼亞的政治及經濟衝擊,再次燃起加泰隆尼亞要求獨立的聲音。

10月1日的公投結束,加泰隆尼亞政府表示在226萬出來投票的選民中,有九成支持獨立建國。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表示待官方結果核實後,將會提交到自治區議會確認及商討下一步行動。而根據早前自治區議會通過的決議,一旦公投結果是支持為多數,加泰隆尼亞將於48小時內宣布從西班牙獨立。自此,討論為何加泰隆尼亞會走到今天,意義已經不大,前因筆者在其他媒體早已分析,在此不贅。現在最為迫切的問題是,馬德里及加泰隆尼亞人如何在這個破局中走下去,歐盟以及國際社會可以如何回應加泰隆尼亞問題及其延伸的政治雪球。

歐盟的困局︰左右不是人

儘管有個別歐洲議會議員批評西班牙過分使用武力,但歐盟當局及歐洲國家的政治領袖早已對加泰隆尼亞問題作冷處理,強調一切公投應以國家憲法為基礎、強調這是西班牙的內部事務。似乎國際社會對「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對立問題的立場早有定案,加泰人民也許要再次被歐洲社會出賣。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加泰隆尼亞獨立 評論 陳偉信 加泰隆尼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