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中國新歌聲進不去的台灣大學,衝突何來?

一檔風靡中國的音樂選秀節目,一場建基在台北上海雙城論壇基礎上的兩岸文化交流,撞上場地毀損、租借程序疑慮、統獨對立、意外爆發的流血衝突,在夏末台北,點燃爭議。捲入爭議核心的三個不同立場的年輕人,他們分別在想什麼?


2017年9月24日,大陸電視節目《中國新歌聲》昨日在國立台灣大學舉行音樂節,有反對大陸「統戰」的台大學生到場抗議,手持「台灣獨立」的綠色條幅並上台高叫口號。 攝:林揚軼
2017年9月24日,大陸電視節目《中國新歌聲》昨日在國立台灣大學舉行音樂節,有反對大陸「統戰」的台大學生到場抗議,手持「台灣獨立」的綠色條幅並上台高叫口號。 攝:林揚軼

9月24日悶熱的午後,台灣大學田徑場外人群混雜。不同的旗幟、不同的口號穿梭其間。兩幅抗議布條掛上圍欄,一排阿伯阿姨舉著台獨旗幟,另一邊,幾支五星旗斜插。田徑場內,是一個臨時搭建起、高約四層樓的華麗舞台,《中國新歌聲》上海‧台北音樂節活動正在這裏綵排,將要正式演出。4點20分,一台小貨車緩緩駛入,台大醫學系學生蔡炫錡在車上,帶著麥克風呼喊「現在我們鳴兵入場!入場!」在場外的抗議人潮跟著他的呼喊聲,走進會場。

台上,歌手賣力唱跳 Uptown Funk,乾冰時時噴起;台下,抗議者揮舞台灣旗、鳴笛、撒冥紙,節奏意外契合。4點36分,主持人宣布:「依校方要求,從維安角度結束今天的演出。」語畢,驚呼四起、汽笛大作,學生一個個跨過圍欄、衝上舞台。一時間,還掛著節目 logo 的舞台上充滿紛雜的陳抗標語,左側一幅「市府上下其手,校方吃人夠夠」,右側一幅「還我操場!」,中間還掛滿了象徵台灣獨立的綠色旗幟。有人拿起麥克風,帶領大家喊道「罔顧學生為統戰,體育室負責到底」、「統戰活動退出台灣」、「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等口號。

4點48分,作為學生抗議總指揮的蔡炫錡向現場三百多人宣布,「中國新聲音、學生權被陰」的抗議目的達成。站在舞台右側的他向台下喊「台大是誰的台大?」台下跟著振臂高呼:「我們的台大!」「我們是北市府台大嗎?」「不是!」「我們是某個承辦單位的台大嗎?」「不是!」,「我們是什麼?國立台灣大學!」蔡炫錡拉長了尾音:「台大的尊嚴,我們自己守護!」而這時,並排於舞台左側的台灣獨派組織接力呼喊:「統戰活動退出校園!」「柯文哲不要當統戰打手!」拿麥克風的人是23歲的郭潤庭,台灣獨派團體「FETN - 蠻番島嶼社」的成員。

「2017『中國新歌聲』上海.台北音樂節」租用台大田徑場舉辦,其搭建舞台造成台大操場跑道龜裂,且操場需封閉一週,台大涉及大操場的體育課程均無法進行。反對大陸「統戰」的台大學生到場抗議,佔領舞台。
台大學生和獨派團體在現場抗議。攝:林揚軼

就這樣,不到30分鐘的時間,兩股抗議力量,拉倒了這場音樂節。一股來自台大學生,他們抗議學校體育場未按程序出借給《中國新歌聲》,干擾正常教學秩序並造成跑道損壞,校名還在音樂節的節目中遭到「矮化」——《中國新聲音》的網絡宣傳海報上,「國立台灣大學」被改成了「台北市台灣大學」;另一股,來自台灣的獨派團體,他們來此抗議台大舉行「中方統戰活動」。前者是校園學權,後者是統獨之爭,兩個議題在一個舞台上分進合擊。這場原本被中國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標的為「兩岸年輕人將再度以音樂的名義相約,共享音樂夢想所帶來的歡樂」的活動,由此踢到鐵板,在抗議聲中尷尬收場。抗議落幕,爭議,卻剛剛開始。

三天拉倒一場音樂會

《中國新歌聲》是浙江衞視製作的一檔電視音樂選秀節目,目前正進行到第二季,由陳奕迅、周杰倫、那英、劉歡擔任明星導師。《中國新歌聲》在台灣辦活動開始於2015年,去年舉辦了八場全台巡迴演出,演出者相當一部分是曾參與台灣選秀會場的歌手。《中國新歌聲》此次計劃在台大開唱的前幾天,2017年9月20、22日,這個活動剛剛在世新大學、文化大學順利舉辦。

在台灣開唱時, 《中國新歌聲》活動的全名是「中國新歌聲-上海.台北音樂節」,源自台北與上海雙城論壇中簽訂的藝術節交流合作備忘錄,從2015年起來台舉辦,走進25所高校、3個社區,一直一路順利,直到在台大撞上鐵板。 爭議是從台大體育場被「租借」開始的。

9月19日,剛剛開學兩週的台大學生們發現學校的體育場被圍了起來,並且開始有工人架設舞台。他們查詢後才知道是《中國新歌聲》將在這裏舉辦活動。第二天,台大學生會發出一篇指控文章,指《中國新歌聲》承辦方違反場地使用規定,造成體育場跑道受損,場地出借並影響到台大師生的正常使用,在文章中,學生會要求校方道歉,並要求活動暫停。

這篇文在台大的 Facebook 社群瞬間傳開,並在校內引起討論。次日台大體育室為活動「欠缺周嚴的考量與充份溝通」發出道歉聲明。但學生會對此不滿,聯合台大學生代表大會等校內團體及台北市議員李慶鋒、王閔生辦公室召開記者會抗議,但只訴諸未來程序,不再要求活動停止。

台大醫學系學生蔡炫錡是前台大學生代表大會議長,他在9月21日從 Facebook 上得知此事,感到「非常氣憤」,到了9月22日下午,他發現《中國新歌聲》的活動依然會舉行。「針對活動續辦,我發現台大其他可以代表學生的團體並沒有行動」,於是他自己在 Facebook 上發起了名為「中國新聲音,學生權被陰」的活動,號召台大學生在24日活動當天下午前往會場抗議,干擾、妨礙《中國新聲音》台大音樂會的進行。在動員檄文中他寫:「操場被弄爛?修了就好。學生權益受損?道歉就好。但是,國立台灣大學自治、自律的尊嚴,卻從此被政商單位踩在腳底下……身為台大學生,我們向這樣的未來說不。」短短兩天之後,有超過一千人按了參加。

「如果今天這個活動可以繞過正當的、會被審核的程序,而且連(舞台)建照都沒有,從頭到尾都是體育室接手,就讓他們封場一整個禮拜,讓學生沒有辦法使用,如果這件事情一旦開了先例,我覺得台大就失去了作為一所國立大學的尊嚴。我覺得這個活動真的是台大的恥辱。」蔡炫錡對端傳媒記者說明他發起抗議的原因。不過事後,媒體逐漸曝光,《中國新歌聲》的台灣承辦方——幕婕塔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7月11日開始向台大接洽租借場地事宜,台大曾因噪音問題拒絕,後經附近大學里里長協調後同意,在9月19日簽署公文「本校同意借用106年9月19日至106年9月25日止,於田徑場辦理活動」。

抗議行動的前一晚,郭潤庭前去參加一個台灣獨派團體的聚會。聚會上,與會者們都在討論《中國新歌聲》事件,並打算去參與抗議。他們通過中間人聯絡到了組織抗爭的台大學生,並預先告知。雙方一拍即合,學生方面表示獨派團體可以在現場自由表達訴求,由於學生沒有衝場經驗,還希望獨派團體可以打頭陣。

於是,第二天下午,抗議學生帶著寫標語的白布條到達現場,獨派團體帶著1000面以上的綠色台灣旗到達現場,統派團體愛國同心會也帶著五星旗到達現場。同時到場的,還有兩三百位購買了票的《中國新歌聲》觀眾、新歌聲演出方、上海市台辦主任李文輝、上海市台辦副主任王立新、台灣新黨主席郁慕明、無黨聯盟立委高金素梅。

很快,人們看到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中國新歌聲》的主辦方宣布活動終止。舞台對面的主控台上,工作人員開始關閉設備,有剛抵達現場的記者詢問「這是不演了嗎?」一個拿著無線對講機的工作人員指向舞台,「你看這樣還要怎麼演?」此刻舞台燈光熄滅,上面沸騰的是抗議的民眾,綠色的旗幟,白色的布條,震天響的汽笛和抗議者們此起彼伏的歡呼。

有參與抗議的學生手持「台灣獨立」的綠色條幅,在球場外碰上台灣統派團體「愛國同心會」及「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
有參與抗議的學生手持「台灣獨立」的綠色條幅,在球場外碰上台灣統派團體「愛國同心會」及「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攝:林揚軼

愛國同心會的成員站在會場之外,他們揮舞著五星旗,與獨派團體成員和台大學生爆發口角。「我們是來看演唱會的,哪像你們這些人這麼閒!」愛國同心會成員向拿著綠色旗幟對他們指指點點的人喊著。一身白色旗袍、盤著頭髮、踩著高跟涼鞋的廖女士是愛國同心會成員,她從上海嫁來台灣已經二十多年,告訴記者說自己今天是來看演唱會的,看到現場的情況才把五星旗掛起來:「我們是一個中國的立場,台灣本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現在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吵吵嚷嚷,非常無知。台獨這種心態,大陸就只會用武力,但我們是想要和平解決問題。」「您今天來是來抗議的嗎?」「不是!我是來聽音樂的!我是來聽音樂的!」廖女士多次強調。台大機械系的大一學生道永也在旁邊大聲說:「我們也不是來跟你們吵架的!」

道永跟記者解釋,自己來此是為了抗議《中國新歌聲》違規租借場地。他在Facebook上看到抗議活動便前來參加。他形容這場抗議活動是「民主的第一線」,他到達現場時,覺得雖然很吵,但是很和平,「即使你舉五星旗,我也不反對,但是要互相尊重,你舉五星旗表達你的論點可以,我舉台灣旗表達論點也可以。也沒有出現搶旗子,或者流血狀況,我覺得高度民主就是長這樣吧,大家都可以合理的表達自己的意見。」道永挺高興地說。

但是此時的道永並不知道,在距離操場100米外的校門口,暴力出現了。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與在校門口對峙的台大學生發生衝突,台大學生張耿維遭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胡大剛用甩棍擊打,頭破血流的影片在社群媒體上發酵。25日中華統一促進黨召開記者會,總裁張安樂表示,是獨派人士先辱罵和動手,其黨員才會反擊,並稱讚出手的黨員「打得好」。台北警方經調查,將胡大剛拘留,並以傷害罪嫌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一片混戰中的三個年輕人

混合了不同訴求、不同立場的一場大爭論,在現場的一小時落幕之後,仍在網絡上延燒不止。9月26日,戰火重又回到現場:統派團體「藍天行動聯盟」赴台大校門抗議台大學生中斷《中國新歌聲》節目行為,高舉「中國是台灣的祖國」旗幟,與在場台大學生、社運人士爆發衝突,場面一度失控、大批人馬追著學生要進入校園,遭警方勸阻才停止追擊。

面對這樣的局面,身在事件中的人又怎麼想?

蔡炫錡在接受端傳媒記者訪問時,承認自己非常掙扎:「我非常非常掙扎,我是有所犧牲的,我原本想從商,有機會到對岸發展,但為了這個『該死』的行動,我已經放下了這個想法,這是我的犧牲。我不再覺得我可以到對岸發展,就算我再怎麼澄清和切割還是多少被貼上反中標籤。」

我的信念是:身為台大學生和校友,我們必須為了自己的學校而努力,身為學生自治曾經的參與者,我們的天職和義務就是為學校做對的事情。

台大醫學系學生蔡炫錡

「我沒有想要謀求任何政治資本,我沒有想從政,但是當時又覺得我就這樣放著,看著這件事情繼續下去,沒有人來帶起這個活動……我沒有辦法忍受這麼懦弱的自己。我的信念是:身為台大學生和校友,我們必須為了自己的學校而努力,身為學生自治曾經的參與者,我們的天職和義務就是為學校做對的事情。這樣的信念,讓我放下了一些比較私人的東西,決定組織這個活動。」蔡炫錡陳述自己的理念,情緒相當波動。

說到怎麼理解獨派所反對的「統戰」活動,蔡炫錡說:「我對於統戰活動的定義就是帶有特定政治宣傳目的而舉辦的活動。而我個人不傾向做這樣的詮釋。我希望你在寫這段時盡量避免用統戰這個詞,留下這麼曖昧的表達,我真的要讓你了解,我真的很難做人。」

講這麼曖昧的話,都是為了保護人。我身邊很多朋友長輩,他們是在對岸那邊工作或者做生意的,我個人的發言不能拖累他們。

台大醫學系學生蔡炫錡

他進一步解釋:「我有很多很多壓力,台獨的,一般學生的,各式各樣的壓力。我可以理解大家對於這個活動有各自的期待,但是別人不能強迫我做任何表達;同樣地,我不能強迫跟我們一起衝的同學有或沒有任何政治表達。」「雖然這樣講很矯情,但是講這麼曖昧的話,都是為了保護人。我身邊很多朋友長輩,他們是在對岸那邊工作或者做生意的,我個人的發言不能拖累他們。我有時候覺得我甚至根本不適合發起這場活動,更甚者我不應該接受你的採訪,這是心裏話......但是,我想到我之前在台大上課的時候,有一位我非常尊敬的老師跟我說過:『知識份子的風骨,就是要講出他所認為對的事情。』我是因為這句話的鼓舞,才決定出來做這些事情,並接受你的採訪。」

有參與抗議的學生穿上動物裝扮諷刺習近平。
有參與抗議的學生穿上小熊維尼的裝扮,諷刺習近平。攝:Tyrone Siu/Reuters

我認為台灣現在的重點是認清楚要獨立建國,交流不是重點,不能用政府資源花在這種地方。

台灣獨派團體「FETN - 蠻番島嶼社」成員郭潤庭

獨派立場堅定的郭潤庭沒有這麼多掙扎,她堅持認為這是一場統戰活動:「中國用表面上的娛樂活動來統戰,比如讓台灣人處於沒有防備的狀態。我們不是中國,我們還沒有國家,統戰活動是侵略。」她認為在台灣建國之前,兩岸的交流對台灣的未來主權發展一點幫助都沒有,「我認為台灣現在的重點是認清楚要獨立建國,交流不是重點,不能用政府資源花在這種地方。」但她表示:「獨派認為,學生要切割是完全OK的,沒有任何問題,所以前一天也跟發起學生達成共識。即便獨派絕對樂見任何人一起主張、實踐獨立建國,但也不能擅自收編人家。」

我實在無法忍受他們的『逢中必反』。如果是今天是美國好聲音,就不會有人去鬧場。

台大陸生小Z

處在夾縫之間的又是陸生。和郭潤庭一樣年紀、今年23歲的小Z來自中國東南沿海某省,三年前來台攻讀學位,在台灣讀書的這段時間裏,台大是他的全部生活。23日晚上,他不停的滑著手機翻看「NTU台大學生交流板」上關於《中國新歌聲》事件的討論,因為幫一位大陸交換生說話,希望阻止台灣同學圍攻,自己也被捲入論戰。「我實在無法忍受他們的『逢中必反』。如果是今天是美國好聲音,就不會有人去鬧場。這明明就只是一個音樂活動,我覺得這個活動本身並不是統戰,唯一有問題的是海報上的字。」小Z表示這次事件確實有問題的,是租借程序、損壞場地以及學生受教權受到影響,「所以我認為應該每一個點都是應該分開來看的。」

小Z自己玩過樂團,一起合作過的鼓手也參與了《中國新歌聲》的彩排。「我真的很愛音樂。這節目還是『中國好聲音』的時候我很喜歡他們,雖然變成『新歌聲』之後唱的越來越難聽,但我是真的很想聽歌。」不過現在,他感覺到一種人際尷尬:「我本來會以為我能在一些共同興趣上交到朋友,但是深入了解以後,對方在網絡上的一些很沒水平的發言和態度,讓我感覺交友實難,更何談深交。」

旺中事件時我還在大陸,我能理解那時對中國的反對,畢竟那是涉及資本和媒體的,一定跟政治會產生關係。但是今天一個音樂會搞成這樣,我是不能理解的,我覺得他們的反對是沒有道理的。

台大陸生小Z

「以前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理解,周子瑜事件時我也很憤怒,但今天這件事情真的像是轉折點。周子瑜事件時,讓我從對政治沒什麼概念轉向跟台灣人一樣憤怒,但今天的事情,又讓我從本來很能理解台灣變成非常厭惡台灣的這種『逢中必反』。旺中事件時我還在大陸,我能理解那時對中國的反對,畢竟那是涉及資本和媒體的,一定跟政治會產生關係。但是今天一個音樂會搞成這樣,我是不能理解的,我覺得他們的反對是沒有道理的。」小Z說。

「我看到了一些陰謀論說是這些事是有人來搞柯文哲的,統促黨打人也是故意的,我就和室友特別熱烈的討論。這些搞笑的說法會讓我笑的很大聲。並不是真的很好笑,而是我好像終於有一個管道去宣洩我的情緒,不那麼難受和掙扎。」

一場原本主打兩岸文化交流的活動,就這樣在一地雞毛中落幕。日常就是政治——在政治意識相對高漲的台大,由場地學權問題衍生出統戰疑雲,不同政治立場的爭辯,甚至發展出暴力攻擊事件,牽動整個台灣社會敏感神經。如今,學校與學生的紛爭看似已經落幕,然而作為雙城論壇文化交流政策且行之有年的《中國新歌聲》,未來是否還會舉辦?此次抗議對2018年雙城論壇會投下什麼變數?

Talking Point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