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Your Opinion

在爭議聲中,我們該如何理性看待佛教如來宗?

「也許也就是因為不願正視每個人心中都有的不理性因子,當我們一遇上短時無法解釋的現象時,我們會用理性外衣掩蓋不理性的情緒,而把一切改變歸因為單一個人或信仰或儀式。」


台灣「佛教如來宗」創始人妙禪為弟子加持與渡化。 圖:佛教如來宗官網
台灣「佛教如來宗」創始人妙禪為弟子加持與渡化。 圖:佛教如來宗官網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community@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因收信眾兩輛總價4000多萬元台幣(約1040萬港幣)的勞斯萊斯轎車,自稱創教於1998年的台灣「佛教如來宗」創始人妙禪引發熱議。近日來事件持續發酵,不斷有自稱「前信徒」、「前護法」向媒體爆料如來宗「內部信息」,外界輿論也遊走於強烈反對和呼籲中立反思之中。

「有銀行為繳納『弘法護持金』打造『如來卡』」「『弘法護持金』用來發護法月薪,薪資完全由妙禪個人決定」「妙禪身邊有一個由22人組成的『組織』,監控弟子言行」,在「勞斯萊斯事件」之後,自稱擁有含不少台灣藝人在內的十萬信眾、逾八千是大學生或研究生的「佛教如來宗」又因財務及內部管理不斷遭遇質疑,「斂財」、「邪教」等成為爭議的關鍵詞。

「什麼是信仰?什麼是崇拜?」,因在節目中聯想到商品崇拜、偶像崇拜等而被引入爭議的台灣主持人陳信聰認為,應當立法約束宗教團體的資金流,但同時也不必急急將如來宗「打成邪魔歪道」。他認為,在面對生命的困境與苦難時,那些被大眾指責為「不理性」的信眾,只是需要一個更強大的力量讓自己走下去而已。

如來宗自稱為佛教分支,據其網站,創始人妙禪因1998年見證「諸相非相如來」,成為「大成就明師」,也就是「現世佛」,而創立「佛教如來宗」,由於信眾均身著紫色制服,所以亦稱為「紫衣神教」。如來宗的信徒常誦唸「感恩師父,讚嘆師父」。

自創教來如來宗便非議不斷,信眾贈送豪車的新聞已逾一週,議論聲不降反升,我們的讀者也在圓桌話題中留下近七十條留言,討論主要圍繞「如來宗是否為『邪教』」、「宗教中資金使用」兩個話題,試圖以如來宗為切口,反思信仰、宗教資金管理等較為宏大的議題。

宗教與「正」、「邪」:「佛」究竟是什麼?

佛教如來宗認為,如來就是造物主,如同「基督教的上帝」,而妙禪則是現世「活佛」。由於因果報應,人在前世和現世的「業力」(即過去與現在行為所引發結果的集合),會招致一些如意外、疾病、困窘等不好的境況,而妙禪可以「渡化眾生業障」,因此只要對妙禪有信心,便可得到庇護。

由於曾出現藝人跪在妙禪面前抖動甚至低頭啜泣等新聞,許多妙禪反對者認為如來宗是倡導個人崇拜和進行「洗腦」的「邪教」。然而也有人反對這樣貼標籤式的抨擊,主持人陳信聰在其臉書帖文中寫道:

「我們認為,理性是值得歌頌的,但不理性是必須被譴責的。也許也就是因為不願正視每個人心中都有的不理性因子,當我們一遇上短時無法解釋的現象時(靈動、顫抖、健康好轉、運氣變好了、家人不吵架了...),我們會用理性外衣掩蓋不理性的情緒,而把一切改變歸因為單一個人或信仰或儀式。」

Tim_Wu: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他們繳了錢讓心裡有所寄託,是美事一樁,但寄託的程度到了狂熱甚至不理性,而受寄託的對象卻不給與社會期待的價值,反而變本加厲去從中獲得更多利益,那這已經失去宗教的價值,失去為信眾引導的初衷。

這就跟把信眾關在一個無限的輪迴一樣,而失去自知的信眾自然不會察覺。

waz:個人非常讚同陳信聰的言論,急著將「邪教」定義該宗教時,同時也落入非理性的狀態,忽視暗潮點在於宗教財流向是否得宜清楚,目前法源無規定檢驗,不需要繳稅不需要審查,憑藉信仰衍生的大量金流,這才是需要公眾議論檢驗批判的點。

cangming:究其所以不就是因為其趁人心軟弱時騙人信教藉以壓搾錢財,就這一點就非常可惡了。

MavisChen:很難直接對妙禪下[是否為邪教]的定論。但假如將之視為一種宗教,可以看得出這是一門非常入世的宗教派別,而大多我們所認為的邪教,是否也多是十分積極入世的呢?甚至積極的光譜達到亟欲改變社會秩序呢?相較於妙禪在經濟層面上的入世態度,某些基督教派別在道德秩序上的入世態度,是否也讓人感覺到有點邪教了呢?那麼,邪教到底是什麼呢?

Tori:日本亦有類似的新興宗教, 如以前的奧姆真理教, 創價學會及最近頻頻見報的幸福科學。信徒之多之廣令人咋舌, 當中更不乏社會精英。此等現象恐怕不能簡單地以人蠢來解釋吧?

有興趣的話推薦閱讀《地下鐵事件》(奧姆沙淋毒氣事件受害人訪問)及《約定的場所》(奧姆信徒訪問)去初步瞭解一下。

個人認為會危害族群生存的宗教即為邪教。

Flyer:所謂正信宗教與邪教的差別個人有幾點看法:

  1. 不搞個人崇拜: 對師父尊敬是一回事, 如果內心常湧現一種狂熱的崇拜,在修行上是個問題,要先反思這個情緒是從而來??

  2. 上師自己要說到做到: 有些上師說的頭頭是道, 事實上是抄襲各種不同宗教的教義回來, 要仔細觀察一言一行生活上的小細節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修行。

  3. 金錢的流向要注意, 募款是否過當??

  4. 可以自由來去。 不想再參加集會的時候可以自由退出, 不會有人為難你。

北極熊:我有個小學同學就是妙禪的弟子,她也曾經積極的向我推薦妙禪。

即使爆出這樣的醜聞,她仍然對師父深信不疑,就像離不開暴力情人的受害者,總是會幫對方找理由,說服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像這樣的偶像崇拜不只是在宗教,政治上音樂影劇上成功勵志人士等等也都是,從古至今由來已久,只是妙禪大概時運不繼得罪什麼冤親債主所以被爆出來吧??

至於那些信眾大多是需要有個心靈寄托對象,例如我那小學同學自小父母離異受忽略,還有其他投入宗教的朋友,大多家庭關係不佳,需要有個像父親或導師那樣的角色安撫吧。

很多時候並不是說違法才要譴責,世界上多了是不違法但狗屁倒灶的事情,這些是值得被公評。更重要的是在知道事情的始末,能夠不鄉愿的去評論他的問題,讓更多人知道這些宗教真正的問題。這種事情就跟毒品一樣,一旦進去要再出來就很困難了,所以如果能讓更多人避免受到這些邪教的影響,絕對是正向的。

By cangming

方才:我覺得大家發言前應該先多了解一下宗教在幹嘛。有沒有人要來說說正教是在做什麼?如果說如來宗的人(至少如他們所說)想要覺悟,請問那是覺什麼悟?開個勞斯萊斯有礙覺悟嗎?這些事情沒搞清楚,用這件事情來批評都嫌太早了。

也沒想幫如來宗說話,但如果要批評就請就事論事,並且把跟事情相關的概念先搞清楚再來吧。或至少留點口德,可能自己接觸或留在「正教」好好修行的機會也因此還更大些。

Rainier:@方才: 你這是不了解佛教。佛教戒律眾多且嚴苛,擁有大量私人財富、住豪宅開豪車、身體接觸女信眾,這都違背了佛教比丘戒律。連佛教入門即有、且貫穿修行始終的戒律尚不能守,還能指望他精研佛法嗎?雖然在法律上並不是邪教,但從佛教的角度來說已經夠邪門歪道了。

方才:@Rainier:我打一開始就不認為如來宗跟一般所講的、釋迦牟尼所傳承的佛教有什麼直接關係;畢竟妙禪完全不談自己的師承,連一般認為的他的老師妙天都不承認,所以法脈根本無從講起。

當然他借用佛教的名號,由於容易讓人誤會,這點我並不是十分欣賞。但誠如一篇文章所說的,「佛」梵文是Buddha,在古代印度就是所有宗教通用的「覺悟者」的意思,當年各大宗教包括耆那教都是這樣用,並不專指釋迦牟尼。釋迦牟尼所傳承的佛法講假名施設,當然也不會認為可以或應該去壟斷一個概念的界說權。

以戒律來說,釋迦牟尼佛所傳的佛教由優婆塞、優婆夷(在家男女眾),一直到比丘、比丘尼(出家男女眾)有各種可以持守、程度不一的戒律。但問題是妙禪連算不算佛教的在家居士都還很難講,並且他也沒出家,所以拿佛教的比丘戒律來質疑,在我看來是牛頭不對馬嘴了。

至於從佛教或是其他特定宗教的角度來看如何,我想是另一個大話題;上面那篇文章也提供了一些看法,也歡迎您提出見解繼續討論。但在公共議題上,我想應該以持平而論、有幾分了解才說幾分話為主;否則沒接觸一般所謂佛教的人,又何必管佛教認不認為他是邪門歪道?

Rainier:@方才: 你說的不錯,如果不打佛教的旗號應該沒太大問題。我並不了解如來宗,但想到它要跟禪宗淨宗名義上並列至少也該有點佛教的樣子。如果不這麼欺世盜名,只算個心理輔導的話也不見得有問題,畢竟優秀的心理輔導醫生師能夠擁有兩輛豪車也並不稀罕,只要他不危害信眾。但如果有危害的話制裁他的該是法律而不是「邪教」這種譴責。另一方面,從傳統宗教的角度來說,哪怕他沒有違背佛教的居士戒律,但也就是家修行罷了,還到不了當別人導師的地步。戒律並不只是佛教的特徵,印度在釋尊的時代修行門派眾多,佛教只是其一,而且佛教的戒律也不是最多最嚴的。

cangming:@方才: 這個如來宗並不是台灣第一個這類型的宗教,前面還有鼎鼎大名的大夢麗社、妙天的印心禪學會。

這些宗教團體有一個特點是利用同儕壓力,吸收人際關係較為單薄或是心靈較為脆弱的人,也就因此可以發現他們主要的客群幾乎都是學生,尤其是剛進大學人生地不熟的大一新生。

這些人一旦進入這個團體就很難出來,主要是因為在這些團體裡可以得到認同,而在離開的時候往往會受到還留在團體的人的孤立。另一方面這些宗教跟直銷老鼠會很類似,會極度積極向外宣教,這讓其原本的人際關係網絡為了避免被影響而開始疏離,最終導致教徒極端的依賴宗教社群。這些無法離開的人為了不被強迫離開這個社群,就必須定時繳交高昂的各類雜費,否則就會遭到排擠與孤立。雜費名目眾多,網路上有許多資料,這邊就不一一說明。

講到這裡就必須要講一下德國的邪教檢查表,這並不是無中生有的東西。歷史上玩這個手段玩的最出類拔粹的組織叫納粹,納粹為了營造族群的認同,自立了德意志民族的宗教與信仰還有大量的圖騰,最有名的就是納粹禮與納粹圖騰,這最終導致了整個民族的瘋狂。德國為了防止歷史重演,因此對這一類的事情都非常小心。

如果還不明白,有部電影很值得一看,叫做惡魔教室。裡面敘述如何透過群體的認同、群體象徵與同儕的壓力,讓人喪失理智而瘋狂。看完這部電影,你就可以理解,為甚麼江淑娜會起乩,為甚麼上百上千人會在那感恩師傅、讚嘆師傅。並不是大家都是笨蛋,而是在群體的催化下,導致群體的盲目,而不繳費的教徒則是異端。

很多時候並不是說違法才要譴責,世界上多了是不違法但狗屁倒灶的事情,這些是值得被公評。更重要的是在知道事情的始末,能夠不鄉愿的去評論他的問題,讓更多人知道這些宗教真正的問題。這種事情就跟毒品一樣,一旦進去要再出來就很困難了,所以如果能讓更多人避免受到這些邪教的影響,絕對是正向的。

而對於已經入教的朋友,正確的態度是不要斷絕跟他們之間的人際網絡,否則之後他們要抽身就會更加困難。

七恩霸:接受禮物,沒有問題。傳播愛與善,沒有問題。真的還是假的,不必執着。

我相信這位師父讀過幾本經典,但「成佛」,只能算是自身夙願吧。我去這個官網看了一下,裏面有一句「佛是造物主」,我不敢苟同,在我的理解,佛只是本心,每個人都有,只是被現世的各種紛繁慾望給矇蔽了,需要長時間持續的修行和淨心,才能被真正發現。

佛不是具象的,它是冥冥之中細微的存在,如盲龜浮木般難以捕捉,但凡捉到,就能看空一切,擺脱」我「,甚至拜託所謂的「佛」而存在。正如莊子那一句: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唯一。

佛教如來宗,妙嬋師父,無論其真假與否,無論正統與否,都是佛心有意或無意的發展與結果。我不敢斷論其立教動機,但他的受眾至少是虔誠、懂得愛與善之殊勝力量的,這一點,算得上是功勞。

其實我們對妙嬋及其佛教如來宗產生非議,都是由可見現象產生的,比如:車、錢、過往的人生污點。對當下的或背後的事物卻缺乏觀察,如果妙嬋能把他的信眾帶成社會的正能量份子,何所謂佛與不佛,正與不正呢。

世上本無宗教,只有各種與神仙有關的哲學,當有了政治或利益目的之後,便有了宗教,用以配合統治階級安撫社會單位。

其實,真正的「佛」是無需去傳教解惑的,但因慈悲心而捲入凡塵,以望幫助更多的人解脱。有很多人感謝他的幫助,而返一些功德禮物給他,他也自然收下,然後轉送給其他有緣人,真正留為己用的,幾乎沒有。

佛教如來宗,換做是我,我不會入,原因並非真假,而是業像略繁,佛性不夠。

但是,我祝願這位妙嬋能夠藉着佛的名義順勢修福,既然有了如此多信眾,就順勢推一把,將大家和自己引導到正確的修行方向,少一些居高臨下和膜拜,多一些平等和溝通。

泱泱業海,能否填平,很多時候,都在一念之間。

其實我們對妙嬋及其佛教如來宗產生非議,都是由可見現象產生的,比如:車、錢、過往的人生污點。對當下的或背後的事物卻缺乏觀察,如果妙嬋能把他的信眾帶成社會的正能量份子,何所謂佛與不佛,正與不正呢。

By 七恩霸

台灣「佛教如來宗」創始人妙禪。
台灣「佛教如來宗」創始人妙禪。圖:佛教如來宗官網

宗教與金錢的關係?

據《周刊王》,台灣元大金控創辦人的長子為妙禪弟子,元大金控還推出「如來卡」,信徒可透過「如來卡」扣繳每個月1或2千元的「弘法護持金」。元大銀行回應稱,「如來卡」只是單純代收代付的角色。然而其總市值可能超過5億元台幣共700坪的精舍總部,以及隨後又出現如來宗護法月薪起薪5萬台幣等新聞,又為這個宗教團體的資金收入及流向填了一筆神秘和爭議。

方才:如來宗或者有許多一般人看不慣的做法,但贈物就是贈物,人家一方面沒偷沒搶,兩廂情願;二方面從來也沒打過什麼節儉的招牌當作教義,人家連家都沒出了,就是一開始就沒要跟這世間物質斷絕關係啊。

上官:我覺得要批評的不只是如來宗,全世界的宗教斂財最愛用的就是捐錢可以消去冤親債主、化孽障、治好病、更能親近神的使者這類說法。HBO的脫口秀主持人Jon Oliver兩年前也點名過美國的電視佈道斂財買豪宅、購入私人噴射機的炫富行為。

但我並不完全認同「贈物就是贈物」這樣的概念,我還是覺得給宗教團體的贈物應該也要有一定的公開、可受(至少是宗教團體內部成員的)監督,否則當代贖罪券的情境只會不斷重現。

張翔:@上官: 它們買車並不是出於贖罪吧!應該只是出於感恩師傅的心態,感恩師傅對他們的照顧...之類的理由才餽贈一部轎車

方才:@上官: 謝謝您的回應。贖罪券的問題是該要好好處理的,但我不認為訴諸法律是治本之道。

以如來宗的情況,他們如張翔所言,並不認為這是要給自己什麼好處——至少就表面上的說法。就算如您所提議的狀況,他們內部成員的監督顯然是可以輕鬆過關的。

避免贖罪券的問題,也許教育才是更重要的一環。如何讓大家學會承擔自己的生命責任,並坦然面對生命當中無可與抗的事實與變動,是我們教育當中一直缺乏的。

至於是否斂財,更應該就個案討論,畢竟世上沒有哪個宗教團體的運作是不用花錢的。

上官:@張翔: 但他們感恩師傅的原因,是什麼樣的照顧?師傅是像真正的父母一樣供吃供住,或者是承諾可以消去冤親債主、化孽障、治好病、更能親近無上至尊呢?如果是前者,那麼我覺得這種感恩的確不是贖罪,但若是後者的話⋯⋯

上官:@方才: 我覺得財務流向不明這件事情,已經是宗教界的通案了,個案一個個消是很難了結的。不過回到如來宗,就我看到內部成員監督這件事,光公開討論就已經很難過關了吧,很多新聞都是在講前信徒跳出來質疑財務黑箱呀,以下隨便舉幾個新聞和討論串的例子:

中時電子報的新聞:「『佛教如來宗』創始人妙禪近日因收受信徒集資贈送的2輛2000多萬勞斯萊斯,引發外界爭議,不少前信徒紛紛跳出來分享經驗,不僅質疑會費捐款流向不明,還有人爆料內部為了防止有人假冒進入,有著一套嚴密的驗證制度⋯⋯」

關鍵評論網的報導:「前任成員說,如果任何一個信眾質疑組織的現金流向,他們得到的答案會是:這是『佛的秘密』,而且要繼續禪定、相信師父。如來宗會鼓勵成員回報他們私生活的發展,這是複雜的控制系統的一部分,幫助精舍的老師監督個別成員。老師們會知道成員是否升職、找到新工作、從疾病中康復等等。然後,他們向如來宗的核心成員報告這些事,他們最終會自動向妙禪師父報告。老師們也互相監督,向師父報告他們的動向。」

巴哈姆特論壇:「一個正常的教會,聘請牧師的程序、選出幹事的方法以及教會的收入支出⋯⋯都是需要公開透明給每個教友看的,我參加的一個小教會每月收支都能寫一大疊(1張A4的財務報告根本是笑話)」

也許我應該在澄清一下我的觀點——修法不是治本,修法只是把宗教自由下最基礎應該要做到的課責門檻給訂下來。真正的治本當然還是在民眾對於宗教自由的認識以及普世道德倫理價值的基礎教育。

方才:@上官: 其實我對於有沒有這套監督機制、這套機制是否應該受到法律層次的約束沒有太大意見。整體來說,制度可以防弊、可以興利,但兩者的平衡對每個團體、乃至每個社會來說都不會是容易事。

但我認為目前的狀況是許多人對於該組織以及整體狀況其實還不甚了解,就已經先把這個組織定位為斂財跟詐欺了。黑箱是不是個問題,還得看當初這些承諾或契約是如何做出來的(以上面的爆料來說,很簡單的邏輯,「不讓你知道」不等於「騙你」。被黑箱不等於被詐欺,也不等於錢被花到不應該花的地方。)另一方面,就目前的訊息來看,這些金錢並不是強制要求的繳交的。所以實際上來說,大可以合則留,不合則去;這也就是目前的實際狀況了。

當然我們可以考慮也許真的有詐欺或斂財(這其實是個很模糊的說法--需要錢的人都可以稱之為斂財。所以我想問題還是一樣,回到是否詐欺或不當使用)之事,那就需要更多的證據了。而且也不應該是由外圍不相干的鄉民直接下結論與判斷。

9_9OOps:@方才:樓主似乎忘了,在這斂財騙錢教當中的覺悟是和騙子主腦的關係,也就是在教團中的位置。在這點上,送多少錢等於所謂信徒在教團這個組織裡的地位。能讓所謂信徒做到這點,缺乏心理上的操縱可是很難做到。如果不考慮但這一點就說兩廂情願,這世上應該沒有詐騙罪。

方才:@9_9OOps: 退一萬步說,假若人家的宗教教義就是送錢=供養師父=師父法喜我也法喜=容易成就覺悟,人家相信了也做得心甘情願,那有哪裡涉及「欺騙」嗎?要證明這點,你得先去說這整套教義是錯的,師父說的是假的。但就目前的訊息,人家師父其實也沒這樣講,還號稱婉拒了。

回到你說的詐欺罪,法律上有明確的構成要件,可以自己去google。要成立,至少首先得證明他傳遞與事實不符的訊息(「施用詐術」),其次他有故意欺騙之意圖。目前檯面上的證據,看不到這兩者(要證明前者,還得有很深的宗教學基礎)。所以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詐騙罪,但這個案子恐怕距離要成立恐怕還很遙遠。

9_9OOps:@方才:我說這夥人是騙子騙錢,並不等於說他們的行為就必然達到可以用詐騙罪來定案(有沒有前信徒恨得牙癢想告呢),看清楚再回。另外,不能入罪不等於道德上站得住腳。

其實⋯⋯不如證明一下某人是不是真的成佛比較好,教義是不是也可以證明一下,比如⋯⋯證明法喜絕對不是錢喜、車子喜⋯⋯很難嗎?或者,證明被稱為法喜的錢喜車子喜可以有效令信徒修行覺悟也是好的⋯⋯如果既不能證實也不能證偽,那是不是就有點鑽空子呢⋯⋯宗教最愛標榜教團和信徒的道德水準比較高了,怎麼能耍小聰明?大眾「誤會」一下就眼淚汪汪吃下去算,怎麼能和人爭辯?

方才:@9_9OOps: 沒有什麼攪在一起的,都很清楚。無論在法律或道德上,說謊成立的條件都是有「故意欺騙的意圖」。我要說的就是目前的檯面上的訊息看不出來他有故意欺騙的意圖。任何人想當然爾地認為一個人怎麼可能不愛車;或是不愛車就不該收下,既然收下都是演的,這些都還不足以做為證據。

說到鑽空子,如果你對於透過當代認知科學去處理宗教經驗的議題、或是科學哲學有一些了解,就知道宗教經驗或心態確實是不容易用物質表現、量化分析等方式去證明的;但那並不直接等於無法成立或不是真的。這點不僅於如來宗,對所有宗教皆然;除非你把最狹義的唯物主義也當作一種宗教。

當然也樂見你去質疑他們例如妙禪是否成佛、教義是否不符合於真理等問題;也歡迎你將這些拿上來與大家討論,這也許稍微有建設性一點。但話說回來,我並不認為包括如來宗在內,有任何宗教團體有義務去無條件回應這些就是。

上官:說實在哪個宗教不要求人捐錢?但重點是捐了這些錢後有沒有得到普世價值認同的使用。很多時候連「歷史悠久的宗教」或「正教」在這一點也是會被人質疑的(比如少林寺的商業化,或是慈濟功德會的土地侵佔)所以若要針對這次紫衣教的現象,我覺得台灣的宗教法應該要把財務報表修改的更加透明公開,讓到達一定人數的宗教法人的一般會眾也能夠瞭解自己的善款的使用狀況,這次的問題才能夠獲得系統性地解決。

泱泱業海,能否填平,很多時候,都在一念之間。

By 七恩霸

Your Opinion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