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母國深陷斷交危機,半島電視台怎麼辦?

員工聲稱電視台之所以招致怨懟,是因為中東某些政府和黨派不希望特定事實被揭露,或只希望報導偏向特定立場的單一觀點。但卡塔爾王室對半島電視台,恐怕並非全無影響力。


由卡塔爾王室出資、成立於1996年的半島電視台,近年打破西方媒體壟斷、引領中東媒體拓展公共領域,更成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媒體品牌之一。圖為半島電視台攝影棚。 攝:陳虹瑾/ 端傳媒
由卡塔爾王室出資、成立於1996年的半島電視台,近年打破西方媒體壟斷、引領中東媒體拓展公共領域,更成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媒體品牌之一。圖為半島電視台攝影棚。 攝:陳虹瑾/ 端傳媒

編者按:2017年6月6日起,沙特(台譯沙烏地)、阿聯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也門(台譯葉門)、埃及、馬爾代夫(台譯馬爾地夫)、利比亞與巴林,指稱卡塔爾(台譯卡達)支持恐怖主義,宣布與卡塔爾斷絕外交關係。

中東國家未曾發生集體斷交事件,波斯灣戰爭結束以來,這堪稱最嚴重的區域風暴。6月22日,沙特、阿聯酋、巴林、埃及透過科威特向卡塔爾提出13項復交條件清單,其中包括關閉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及其下屬新聞網,並減少和4國地區的對手伊朗往來,限卡塔爾10日接受。7月下旬,前述中東4國在聯合國表示,不再堅持13項要求,改要求卡塔爾遵守6個廣泛的原則,仍然包含關閉半島電視台。

截至目前,這起危機尚未落幕;社交軟體公司Snap Inc甚至在17日表示,已按照沙特政府的要求,停止向沙特居民提供透過Snapchat社交媒體應用,閲讀半島電視台新聞文章和影片的服務。對此,半島電視台回應,Snap此舉是意圖限制言論自由。

由卡塔爾王室出資、成立於1996年半島電視台,近年打破西方媒體壟斷、引領中東媒體拓展公共領域,更成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媒體品牌之一,卻也飽受鄰國抨擊,遭控干擾他國內政。在這場斷交風暴中,半島電視台扮演什麼角色?何以造成今日的局面?我們深入位於多哈(台譯杜哈)的半島電視台總部,和兩位新聞人談一談。

「送給妳!」半島電視台主持人麗娜(Lina Qishawi)從她的香奈兒皮包裏掏出兩張貼紙,相當珍惜地展示著。她示意端傳媒記者把貼紙黏在身上顯眼處,不忘提醒貼紙的稀缺程度:「早被搶完了,我只剩這兩張。」

貼紙上印的頭像,正是現任卡塔爾埃米爾(Emir,即該國君主)塔米姆(Tamim bin Hamad Al Thani)。圖像下方用阿拉伯文寫著一行字:我們都是塔米姆。麗娜不止一次說:「我愛卡塔爾,我愛埃米爾。所有人都愛埃米爾。」

半島電視台主持人麗娜(Lina Qishawi)從她的香奈兒皮包裡掏出兩張印著卡塔爾埃米爾頭像的貼紙,告訴我們全民支持卡塔爾皇室。
半島電視台主持人麗娜(Lina Qishawi)從她的香奈兒皮包裡掏出兩張印著卡塔爾埃米爾頭像的貼紙,告訴我們全民支持卡塔爾皇室。攝:陳虹瑾/ 端傳媒

我們在「Al Jazeera Media Café」見面。這是全球唯一由半島電視台授權營業的餐廳。一進正門,左右兩側就展示著戰地記者的頭盔、彈孔衣,和被俘記者親筆家書。進入餐廳內,一幅鑲著金邊的巨幅螢幕,正在播放夜間新聞。其餘數十個大大小小的金色畫框中,循環播映半島電視台在阿富汗戰爭、兩伊戰爭、阿拉伯之春、以巴衝突、緬甸之春等來自歷史現場的第一手直擊畫面。

被包圍在戰地文物、金框和LED平板中的麗娜,點了一杯拿鐵咖啡。潔白綿密的奶泡上,浮著一層細巧克力粉鋪排而成的半島電視台標。

意見與異見,如何能在衝突中並陳?

來自巴勒斯坦的麗娜,在半島電視台的阿拉伯語(Al Jazeera Arabic,以下簡稱AJA)部任職將滿一年,是晨間秀「半島今晨(Al Jazeera This Morning)」的主持群之一。現年23歲的她,從10歲起收看半島的新聞節目,「身為巴勒斯坦人,AJA報導那些關於我家鄉的新聞,是真實的。」

記者問她,從巴勒斯坦遷居卡塔爾短短不到一年,何以自稱支持埃米爾、愛上這個國度?「這個國家對所有人都很好,提供我們生活所需。雖然我不是卡塔爾居民,但我能領房屋津貼,電視台甚至補助我治裝費,」她答。

許多人們不知該何去何從。平民不該為斷交付出代價。

在阿拉伯世界擁有超高人氣的麗娜,光是在社群網站Instagram上,就擁有26萬粉絲支持,官方臉書粉絲團也有超過11萬名粉絲。到任半島電視台不久,她就遇上這起外交危機,也參與了相關節目製播過程。

「人們告訴我們他們的故事。我們嘗試從人道角度探討斷交事件,這對受影響的民眾是不公平的,」她強調,儘管半島電視台在沙特等國處境困難、幾乎被所有政治人物拒訪,仍嘗試提供來自不同國家的民眾視角。

「我見證了很多傷心的故事。許多人被迫拋下一切。」麗娜表示,與卡塔爾同為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簡稱GCC)成員的沙特、阿聯酋與巴林,宣布封鎖對卡塔爾的陸海空交通、通令境內卡塔爾公民14天內限期離境,整個區域都受影響。「人們不快樂——不管他們是來自卡塔爾,或是那些與發動斷交的GCC國家,統統不快樂,」她說。

半島電視台主持人麗娜(Lina Qishawi)接受端傳媒專訪時,告訴我們全民支持卡塔爾皇室,這場危機讓舉國上下更團結。

半島電視台主持人麗娜(Lina Qishawi)接受端傳媒專訪時,告訴我們全民支持卡塔爾皇室,這場危機讓舉國上下更團結。攝:陳虹瑾/ 端傳媒

「許多人們不知該何去何從。平民不該為斷交付出代價。」她回憶這些鏡頭,細數外交風暴對民生的影響:沙特籍的學生必須趕在學期結束前離開卡塔爾;持不同護照的夫妻回到各自家鄉、全家被迫分居;在異地接受治療的罹癌老人必須離院、設法返回卡塔爾;一名卡塔爾人在沙特出了車禍,亮出卡塔爾駕照後,沒人願意救援,只好拖著傷軀、開著變形的車輛返回卡塔爾……。

卡塔爾政府社群媒體及新聞網站在5月底遭駭客入侵,張貼卡塔爾國王支持恐怖組織的假新聞。「一開始,同事告訴我:『那不過是個假新聞罷了』,但隨著日子過去,中東的其他電視台開始有聳動報導,我們開始感覺不太對勁……,」回溯風暴形成之初,麗娜和同事們從來沒想過,這起事件會星火燎原,最後波及整個新聞台。

「這是不公平的,」她強調,「但正是因為這樣的不公平,讓我們更團結。這場危機讓每個人工作更賣力。」

至於如何評論半島電視台在卡塔爾危機中的報導立場?麗娜稱,半島電視台不煽動、不去脈絡化,如實報導斷交國的政治人物言論。「不管是什麼樣的言論,半島電視台必須同時報導『意見與異見』(the opinion, and the other opinion),這就是其他中東國家要我們關門的原因。」

半島電視台英語部(AJE)新聞主任薩拉雷蒙(Salah Negm)在總部的辦公室接受《端傳媒》專訪。

半島電視台英語部(AJE)新聞主任薩拉雷蒙(Salah Negm)在總部的辦公室接受《端傳媒》專訪。攝:陳虹瑾/ 端傳媒

「半島電視台絕對不會關閉。」

「The opinion…, and the other opinion」,這是半島電視台成立以來的新聞信條。無獨有偶,半島電視台英語部(Al Jazeera English,以下簡稱AJE)新聞主任薩拉雷蒙(Salah Negm)在接受《端傳媒》專訪時,也數度提及這句立台宗旨。

走進半島電視台總部,英語部與阿語部分屬兩棟獨立建築,相鄰矗立。進入英語部的大門,迎面一排氣勢磅礴的新聞獎獎盃群,然後才是攝影棚入口。薩拉雷蒙的辦公室位於攝影棚樓上;從辦公室外的走廊低頭一看,就能一覽棚內動態。

「我們追求的是編輯正確,而非政治正確。」

薩拉是埃及人,曾任職BBC阿拉伯頻道,2009年進入AJE,服務至今。我們找到他在2011年受訪時的資料,當時他對阿拉伯媒體表示,半島依循英美的新聞準則。

不過,這回薩拉對記者表示,半島電視台遵循的並非只是英美準則,而是國際性的原則──然後發展成半島的工作守則:精確、公平、平衡(accurate、fair、balance)。

他笑稱,為了落實這三個原則,編輯常嚴審記者的稿件,要求提供數據、官方資料佐證報導內容。在半島的編輯檯上,常見各種辯論與爭執——甚至,有些編輯會逕行指正不屬於自己工作範圍的文稿。

他強調,卡塔爾危機發生的此時此刻,AJE同樣以前述三大原則為標準,進行新聞採訪製作,力求蒐集到最完整的各方說法。

「我們追求的是編輯正確(editorially correct),而非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薩拉舉例,兩年以來,敘利亞難民潮湧入歐洲,歐洲政治人物老是在媒體上稱呼這些人為「移民」(migrant),「這就是只在乎政治正確,而罔顧事實。」

半島電視台大事記。
半島電視台大事記。圖:端傳媒設計部
半島電視台大事記。
半島電視台大事記。圖:端傳媒設計部
半島電視台大事記。
半島電視台大事記。圖:端傳媒設計部
半島電視台大事記。
半島電視台大事記。圖:端傳媒設計部

他說明,依據國際法,難民在法律上擁有適度的權利與保障,非法移民則沒有。因此,半島電視台針對相關報導,要求記者用詞謹慎,報導時不能引用政客說法,應該將這些人群統稱為「難民與移民(refugees and migrants)」。光是詞語的使用,電視台內部就開過多次會議,最後列入內部編採體例。

對於這場半島電視台自開台20年以來最大的危機,薩拉並不感到危急或緊張。他說:「半島電視台絕對不會關閉。」

「這是毫無邏輯的要求。在這個世界上,你可曾聽說任何國家要求他國關閉新聞台?這不是二十一世紀該發生的事!」他說,當沙特等國要求關閉半島電視台的消息一出,台內所有同事首先感到震驚,接著是氣餒。氣餒過後,逐漸恢復堅強和自信。

只是,堅強歸堅強,最大的衝擊,恐怕仍然落在這些專業人員身上。

「同事們不知道,自己和家人的未來,將受到何種程度的影響?」薩拉稱,事發兩天,新聞部的氛圍確實躁動,之後又恢復了常態。以半島英語部為例,員工來自超過五十個國家,如今卡塔爾遭沙特封鎖邊境、多國對卡塔爾停止航運與海運,非卡塔爾籍的同事們惶惶不安。

過去,半島電視台的特派員多在異地,卡塔爾危機也讓新聞部重新部署人力。「在此之前,卡塔爾幾乎沒有在地新聞、國內新聞或『大新聞』。這次危機之後,卡塔爾成了一個新聞故事。」薩拉說,半島電視台以往並沒有卡塔爾的駐地記者,目前已增派新聞人員,聚焦卡塔爾與鄰國的政經情勢。

總部設在卡塔爾的國際新聞機構,竟然沒有卡塔爾的常駐記者,乍聽下令人吃驚。

「我們是新聞機構。從定義上來說,它的功能並非讚揚或批評,該做的就是報導新聞事件。」他這麼解釋:哪兒有新聞,就派記者去現場報導。此前,卡塔爾沒有常駐記者的編制,那是因為「當地不常發生重大新聞」。他舉台灣為例:「就像台灣,我們沒有特派員常駐,但大選時刻,我們會派人前去。」

身為英語新聞部主管,薩拉說,他至今不曾接獲任何來自卡塔爾政府、干預新聞的指示;而半島電視台內部對於報導政府事務與否,唯一判斷標準就是新聞價值。

至於他如何看待外界對於半島電視台政治任務的臆測?薩拉稱,之所以招致怨懟,是因為中東的某些政府和黨派不希望特定事實被揭露,或只希望報導偏向特定立場的單一觀點。「我們拒絕這麼做,所以招致攻擊,」他強調。

20年來,在所有重大的國際事件中,半島電視台幾乎無役不與,成為關鍵目擊者與紀錄者。那麼,在這次外交事件中,半島電視台扮演著什麼角色?

「我們沒有角色,」他解釋,半島電視台是一個新聞機構,即便受到卡塔爾斷交事件波及,仍然不會改變新聞機構的本質,「唯一要做的事,僅是報導而已。」

位於多哈(台譯杜哈)的半島電視台總部。

位於多哈(台譯杜哈)的半島電視台總部。攝:陳虹瑾/ 端傳媒

「半島電視台就是半島電視台,絕非中東的CNN或BBC」

一般認為,半島電視台之所以成為眾矢之的,並非在中東群雄中「沒有角色」。相反,卡塔爾作為本地人口不到32萬、總人口約260萬的小國,能在強國環伺的波斯灣國家中握有話語權,靠的除了在外交領域的長袖善舞,另外一枚利器,就是半島電視台。

在這樣廣泛的影響力背後,仍存在一個政媒之間的默契:「半島電視台能批判任何國家——除了卡塔爾政府。」

「為什麼卡塔爾的鄰國這麼討厭半島電視台?」台灣國立政治大學阿拉伯語文學系助理教授劉長政指出,若將時間往前推30年,在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時,阿拉伯世界看得到的報導,全是西方觀點。

半島的出現,扭轉了情勢。卡塔爾王室於1996年出資設立半島電視台,甚至在成立英語部時,重金挖走一大票BBC的資深新聞人。經過20年的耕耘,影響力日漸顯現,就連鄰國也來模仿。只不過,在這樣廣泛的影響力背後,仍存在一個政媒之間的默契:「半島電視台能批判任何國家——除了卡塔爾政府。」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在斷交事件爆發前,波斯灣諸國對卡塔爾王室與半島電視台的怨懟,就曾經爆發。2013年,當時,沙特、卡塔爾、科威特國王都簽署了《利雅德協議》(Riyadh agreement),承諾不介入其他波斯灣國家的內部事務、不得支持「穆斯林兄弟會」,也不得支持也門(台譯葉門)的反政府組織。而波斯灣國家在最近一波爭議中屢屢指控卡塔爾支持穆斯林兄弟會及「反抗媒體(敵手媒體)」。儘管當時並未指名道姓,但一般認為,「反抗媒體」指的就是半島。

半島電視台新聞部。

半島電視台新聞部。攝:陳虹瑾/ 端傳媒

半島絕對不是中東的「BBC或CNN」。

2014年,前述國家以及巴林、阿拉伯聯盟等國元首簽下《利雅德協議》二號文件,其中明確點名半島,「避免半島電視台被當作挑戰埃及政府組織和人物的平台。」在這紙協議簽署後,半島關閉了埃及新聞頻道(Al Jazeera Mubasher Misr)。

「其實從2011年阿拉伯之春之後,各國對半島電視台的敵意就有增強跡象。」劉長政舉例,巴林的什葉派穆斯林占多數,卻由遜尼派掌權;半島就曾在相關節目中討論民主,造成巴林王室大為光火,認為卡塔爾王室透過媒體干涉內政。

又比如埃及。劉長政指出,卡塔爾王室長期支持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半島電視台又常在新聞中宣揚西方式的民主價值。凡此種種,引發埃及不滿,新政府2014年上台後,逮捕數名半島駐埃及記者,也停播半島在埃及的頻道。

台大新聞所教授林照真則在去年撰寫的《來自南方:半島電視台的新聞聚合研究》一文指出,半島擁有正反評價。一般而言,半島的報導會被認為「反西方」、「反美」、「打破近百年西方媒體霸權」;但事實上,一些來自阿拉伯世界的意見卻批評半島「沒有挑戰西方」,甚至譴責半島身處阿拉伯,卻為西方議題服務。

林照真也在這篇論文提及,常有人懷疑,卡塔爾王室是否真的相信半島的象徵意義,並賦予它真正的言論自由?或者,政府只是利用半島作為公關的工具,以便自己可以在中東地區扮演一定的重要角色?

她指出,觀察者發現,半島對卡塔爾的報導很少,且很小心不批評、不碰卡塔爾政治報導。批評者甚至認為,半島屈服於卡塔爾王室,對於卡塔爾王室的政治鬥爭從未揭露、也不批評卡塔爾的外交政策。

另一種猜測是,卡塔爾王室很小心地控制半島電視台,目的在於藉由忽略國內議題,來控制整個社會。

對於外界種種批評,我們得到薩拉簡短地回應:「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陰謀論。」

最後,記者問曾服務於BBC的薩拉,是否同意半島被比喻為「中東的BBC或CNN」?

「半島電視台就是半島電視台,」薩拉不同意這個比喻,「不論從區域或全球來看,它的品牌和口碑等同於這兩個國際型媒體;但半島絕對不是中東的『BBC或CNN』。」他如是強調。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