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羅興亞人的逃亡、假新聞的黑洞與昂山素姬的沉默

羅興亞危機發酵至今,緬甸國內充斥的假新聞不斷挑動種族對抗的神經,而「沉默是金」的昂山素姬更是招致大量批評。不過有緬甸穆斯林表示,昂山素姬的沉默才是真正幫他們。


2015年10月16日,昂山素姬首度前往若開邦展開競選活動,受到當地民眾熱烈歡迎。 攝:Ann Wang
2015年10月16日,昂山素姬首度前往若開邦展開競選活動,受到當地民眾熱烈歡迎。 攝:Ann Wang

若開羅興亞救世軍(ARSA)攻擊若開邦30個警哨後的一個月,羅興亞人揹着老弱婦孺爬山涉水進入孟加拉逃難的畫面,在電視上瘋狂放送。聯合國估計將有30萬人逃到孟加拉,而稱緬甸政府正在進行如同教科書上定義的「種族清洗」。

激進派佛教團體──緬甸種族佛教保護聯合會Ma Ba tha走上仰光街頭,大喊反羅興亞穆斯林口號,其領袖Wirathu在講台上稱,穆斯林想要佔領緬甸,並稱羅興亞人為禽獸等字眼,引起台下掌聲與嘻笑。

緬甸國內至今已發生兩起因宗教而引起的衝突,其中造成中部的一所清真寺與穆斯林經營的商店遭破壞。911的前一週,緬甸當局發出恐怖攻擊的訊息,要市民盡量避免出入人多的地方,市區與機場皆是警察與軍隊的身影,外國人進出偏多的旅店與場所,X光搜包與保安搜身,絲毫不馬虎。

激進派佛教團體──緬甸種族佛教保護聯合會Ma Ba tha於2016年在仰光舉辦的慶祝典禮。
激進派佛教團體──緬甸種族佛教保護聯合會Ma Ba tha於2016年在仰光舉辦的慶祝典禮。攝:Ann Wang

假新聞添油加醋 社交媒體推波助瀾

緬政府預告的911恐怖攻擊所幸沒有發生,但緬甸國內氛圍仍緊蹦且敏感,若開邦已遭政府封鎖,只有少數當地媒體以及政府安排的採訪團能進入。仰光工業區也傳出因為員工擔心安全而集體請假的狀況。網路上充斥着假新聞,不管是透過政府官方管道、極端人士釋出或是透過讀者再度轉發,凡是跟若開邦有關的真假新聞,都成為輿論與謠言的起始。

Facebook是緬甸人重度依賴的新聞訊息接受來源,也是緬甸政府部門釋放公文的渠道。而閲讀時事反諷漫畫,討論社會現況,是緬甸早期逃避政府審查時的習慣。當今被網路瘋傳的漫畫,不外乎幾個話題最熱門:羅興亞人就是孟加拉來的非法移民;國際非營利組織利用人權與救援的名義,幫助恐怖攻擊組織;外國媒體只報導羅興亞人議題,外媒口袋賺飽了,羅興亞人也得到他們想要的眼球與補助。

網路上瘋傳超過5000次的一則漫畫,畫面是軍人、議員和一名穿着撣邦傳統服,代表緬甸少數民族的人。他們並排站在一起,同心協力擋著一扇標着「後門」的大門,而門後面代表羅興亞人、顏色偏黑的手不斷地伸出,有些甚至還拿刀試圖想要把門切開。

網路上瘋傳超過5000次的一則漫畫,畫面是軍人、議員和一名穿撣邦傳統服,代表緬甸少數民族的人。他們並排站在一起,同心協力擋著一扇標着「後門」的大門,而門後面代表羅興亞人、顏色偏黑的手不斷地伸出,有些甚至還拿刀試圖想要把門切開。

網路上瘋傳超過5000次的一則漫畫,畫面是軍人、議員和一名的穿者撣邦傳統服,代表緬甸少數民族的人。他們並排站在一起,同心協力擋著一扇標着「後門」的大門,而門後面代表羅興亞人、顏色偏黑的手不斷地伸出,有些甚至還拿刀試圖想要把門切開。攝:端傳媒攝影部

「這篇漫畫引起很多爭議,很多穆斯林團體來向我抗議。」 擁有超過八萬粉絲的漫畫作者Mg Mg Phaung Tane,在他的漫畫集出版活動後在仰光接受訪問。該漫畫已遭出版方DVB媒體刪除。

「這議題太敏感了,所以我決定不再畫跟那些船民(Boat people)有關的議題了。」 在緬甸各大報紙上畫漫畫超過30年的Mg Mg Phaung Tane說道。他並不使用「羅興亞人」這個詞,並解釋這個詞並不是官方承認的緬甸少數民族之一,他用「孟加拉人」與「船民」這兩個詞代替者使用來稱呼羅興亞人。

我知道我們不能將他們殺光,也不能把他們丟棄在海裏,但要和平地住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了。

Mg Mg Phaung Tane

開始大量稱羅興亞人為「船民」源於2015年,超過6000名羅興亞人為了逃出緬甸,登上非法人力販賣船,但在抵達泰國或馬來西亞之前,就遭拋棄在大海之中,東南亞各國頓時互相推託,沒有國家願意收留這些滯留在海上的羅興亞人,羅興亞人因而被稱為船民。

Mg Mg Phaung Tane承認「這些人」已在緬甸居住很長的時間,且過去都沒有什麼問題,「但我相信他們想要奪權,且是他們這些人發起這場衝突的。」 Mg Mg Phaung Tane流露出不願意深入討論的表情,「在那裏的人,這些沒有受教育的人,除了暴力外,並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的處理方式。」

「我知道我們不能將他們殺光,也不能把他們丟棄在海裏,但要和平地住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了,因為我們的宗教與我們相信的理念差別太大。」Mg Mg Phaung Tane結論道。

來自若開邦的緬族漫畫家U Tin Myint Oo 展示他的漫畫作品。

來自若開邦的緬族漫畫家U Tin Myint Oo 展示他的漫畫作品。攝:Ann Wang

來自若開邦的緬族漫畫家U Tin Myint Oo 表示,從小他們在村子裏就是跟「孟加拉人」和平生活。他認為ARSA就如政府所認定的,是個恐怖攻擊組織,他們會發起戰爭是因為他們想要緬甸的權利與身份。

「如果我們給他們身份與土地,會有更多孟加拉人進入緬甸,所以滿足他們的要求,對緬甸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一旦他們人數變多,跟我們的衝突也增加。」 U Tin Myint Oo解釋,為了能畫出符合時事的漫畫,他每天都必須大量閲讀新聞。

「但是如果他們願意和平地留在這裏,我覺得我們可以讓他們以移民的身份留下,但他們的權利必須受到限制,好比說參與政治的權利。」但 U Tin Myint Oo表示這個方法可行的前提,是政府需要讓他們受教育,才能避免類似衝突再度發生。

假新聞與社交媒體等都是兩位漫畫家時常創作的主題之一,而實際上緬甸正深為「假新聞」所困,其中昂山素姬(台譯翁山蘇姬)指出,土耳其副總理希姆謝克(Mehmet Simsek)Twitter的一則希望停止謀殺羅興亞人內容中的四張照片,配圖來路不明,非緬甸的情況。其後證實其中一幅配圖來自1994年的盧旺達大屠殺,希姆謝克隨後承認使用錯誤照片,並刪除了原Tweet,但當時他的原Tweet已經獲得超過1600次轉發,1200個點讚。

U Tin Myint Oo的其中一幅作品是一隻twitter藍色小鳥,穿過ARSA的字樣後,變成黑色的禿鷹。

U Tin Myint Oo的其中一幅作品是一隻twitter藍色小鳥,穿過ARSA的字樣後,變成黑色的禿鷹。攝:Ann Wang

U Tin Myint Oo的其中一副作品,就是根據這種情況創作:一隻twitter藍色小鳥,穿過ARSA的字樣後,變成黑色的禿鷹。

除了緬甸外的媒介在散播假新聞外,緬甸軍方也自8月事件起始後,透過官方報紙與社交網路釋放一系列訊息,這些訊息其後都被人權團體或是有機會進入北若開邦的媒體給一一反證。其中對於是誰在燒羅興亞人的房子上,就各方說詞不一,軍方說羅興亞人放火將自己的村子給燒了,且ARSA屠殺羅興亞人,但如BBC與Channel news asia等受到政府邀請而進入若開邦的媒體,看到的則是當地非穆斯林人放火燒房子,並拿走遺留在屋內的物品,如太陽能板等。

「假新聞是當今全世界都有的問題,但是在緬甸這個一直都有宗教與宗族衝突的地區,假新聞更容易造成衝突與各方面之間的仇恨與恐慌。」 緬甸計算機技術發展組織(Myanmar ICT for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簡稱MIDO) 聯合創始人兼執行董事Htaike Htaike Aung說,「做為一個關注數位訊息的組織,我們相當擔憂假新聞在緬甸持續擴散。」

2017年8月,國家安全顧問在仰光舉辦的發布會,會上公開大量的血腥照片,並說明其為arsa所為。

2017年8月,國家安全顧問在仰光舉辦的發布會,會上公開大量的血腥照片,並說明其為arsa所為。攝:Ann Wang

Htaike Htaike Aung提到光是這一週,他們就發現不同社區各自接受到不同的臉書私訊,「共有兩則訊息,佛教徒受到的訊息是他們必續團結,因為穆斯林即將要攻擊無辜的市民了。但穆斯林也收到訊息,要他們團結,因為佛教徒要攻擊他們了。」Htaike Htaike Aung無奈表示,這本是社交媒體的私訊,但是透過大量的分享,已無法查出原始發布者是誰,「像這樣的訊息,除了造成民眾的恐惶外,毫無幫助。」

「緬甸有超過兩千萬人在使用社交網路,且幾乎都是這兩年內才開始接觸,因此在分辨真假新聞的能力上非常有限。」Htaike Htaike Aung根據觀察後發現,「做為一個關注數位訊息的組織,我們相當擔憂假新聞在緬甸的持續擴散。」

「他們現在在做的,就是想要將昂山素姬污名化」

做為緬甸的少數民族與非佛教徒,我們的工作就是不斷去解釋,我們是誰,我們的信仰是什麼。

U Wunna Shwe

從8月25日至今,昂山素姬除了希望各方不要散播假訊息外,甚少發言,並在9月13號表示將不前往19至25號在紐約舉辦的聯合國大會會議。對於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者的沉默,外界是憤怒的,甚至已有超過四十二萬人聯署,要求取消昂山素姬的和平獎項。

「昂山素姬知道這樣的衝突只能透過實際的方式去處理,她若開口只會讓狀況惡化,她已經非常努力在解決問題了,比如說創立Kofi Annan commission,一個獨立的調查單位。她是我們看到第一個國家領導,全心全力想要找到問題的原因,並去解決它。」伊斯蘭宗教事務委員會(Islamic Religious Affairs Council)的理事U Wunna Shwe在仰光的辦公室表示。

伊斯蘭宗教事務委員會(Islamic Religious Affairs Council)的理事U Wunna Shwe。

伊斯蘭宗教事務委員會(Islamic Religious Affairs Council)的理事U Wunna Shwe。攝:Ann Wang

U Wunna Shwe與其他伊斯蘭宗教事務委員會成員,三天前才從官方安排的若開邦參訪團回到仰光。他們看到很多房子被燒毀,但沒有見到羅興亞人,因為都已逃到孟加拉。「若開邦的當地人朝我們的車子丟石頭,並要求當局把我們交出來,我們在被保護的情況下在當地待了4天。」他這樣形容這趟驚險的旅程。

做開發商的他表示,有時跟客戶在擬定合約時,客戶會在合同中表示該房不能租售給穆斯林。

「穆斯林雖然在緬甸受到很多歧視,但我們日子還是照樣過,」U Wunna Shwe表示,「我們跟羅興亞人還有其他種族的穆斯林並不是一個族群,我們雖然是同一個信仰,但我們是不同的種族。」U Wunna Shwe解釋他們跟羅興亞人之間的關係,但因為同一個信仰,他多年來也幫助在緬甸的羅興亞難民營,並表示應該給他們身分證。

「但是因為這次的事件,我們跟佛教徒之間的關係又更脆弱了。」U Wunna Shwe說道。

U Wunna Shwe表示他們對於緬甸的現況並不憤怒,其一是因為類似的衝突緬甸已發生數次,其二是因為必須保持耐性。「做為緬甸的少數民族與非佛教徒,我們的工作就是不斷去解釋,我們是誰,我們的信仰是什麼。」他們試圖透過縮短與緬甸大眾的距離,去化解衝突。

「比如說激進派佛教團體Ma Ba Tha,其領袖Wirathu常常說我們穆斯林想要統治與佔領緬甸,那我們就會跟大眾說,全緬甸的穆斯林只佔不到4%,這樣的比例要如何佔領緬甸?」伊斯蘭宗教事務委員會的副理事Tin Maung Than無奈表示。

從8月25日至今,昂山素姬除了希望各方不要散播假訊息外,甚少發言,表示將不前往19至25號在紐約舉辦的聯合國大會會議。圖為昂山素姬2015年時到訪若開邦。

從8月25日至今,昂山素姬除了希望各方不要散播假訊息外,甚少發言,表示將不前往19至25號在紐約舉辦的聯合國大會會議。圖為昂山素姬2015年時到訪若開邦。攝:Ann Wang

對於現狀,U Wunna Shwe希望各方,尤其是外媒,不要再譴責昂山素姬。「雖然她是國務資政,昂山素姬還是不如軍人強。所有的民族主義者、軍人、偏激派,他們現在在做的就是想要將昂山素姬污名化,讓他不再受人們愛戴,進而喪失她的可信度。」U Wunna Shwe不認為這次的衝突是宗族或信仰造成的,反而是因政治而起。

U Wunna Shwe表示他們理解為什麼昂山素姬不公開替他們說話,因為她在政府裏的位置:如果要解決問題,沒有其他選擇,必須與軍方合作。

「昂山素姬的沉默是對的,她選擇沉默才是真正幫助到我們。」U Wunna Shwe說道,「緬甸當今的衝突不是昂山素姬造成的問題,她也無法一個人解決,外媒與人權團體應該看仔細,並指出正確的目標去施加壓力,而不是一味地怪罪昂山素姬。」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