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作為中大內地生,我的心跡和所思

不滿「被代表」和反對「港獨」兩種訴求,在此交織為一,使得向來慣於沉默的內地生發出了呼聲。


2017年9月9日,中大民主牆繼續貼滿有關「拒絕沉淪 唯有獨立」及「CUSU IS NOT CU」等對立雙方的海報。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7年9月9日,中大民主牆繼續貼滿有關「拒絕沉淪 唯有獨立」及「CUSU IS NOT CU」等對立雙方的海報。 攝:林振東/端傳媒

9月6日,有內地學生發起,於7日下午至文化廣場民主牆張貼單張表達意見,並提供了單張模板。許多內地同學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了這一消息,到場的同學也不在少數。

涉及政治並可能使內地生不滿的的言論、事件在校內往往而是,然而內地生集體發聲則極為罕見。或許這是長期壓抑下的爆發,但大家的意見究竟是什麼?反對什麼?訴求何在?

從當日內地生張貼的單張來看,雖數量不少且內容各不相同,但仍可歸納出主要意見,佐以我所聞及的同學意見,竊以為訴求大致有二:其一為不滿被中大學生會「代表」,其二則是反對「港獨」及在校園散布相關言論。前者不言自明,單張模板上所寫「CUSU IS NOT CU」及「對不起,我們拒絕被代表」(簡體中文)即其證。有同學於文化廣場喊「反對港獨,港獨違法」的口號,可知後者亦為許多內地同學所支持。眾多單張所寫更不必說,大部分意見可否歸入以上兩類,讀者自可判斷。

對這些訴求,我都很理解,且一定程度上支持。請允許我闡述緣由。

為什麼內地生覺得「被代表」?

其一,即不滿被中大學生會「代表」,起初我甚為疑惑,也未能認同。因我無法準確回答以下兩個問題:何謂「被代表」?中大學生會何時「代表」過內地生?我猜,是學生會幹事會常以中大學生會的名義發表聲明,像是在「代表」學生,而內地生並不認同其內容,故有此說。和幾位同學交流之後,這一推測基本得到了印證,我也能夠理解。

中大學生會經常就校園內外的事件發表聲明並以郵件發給會員,而關於政治的比重不少。這週的「香港獨立」橫幅與言論自由、過往的「七·一」、「六·四」、許多政治事件與法庭判決……內地學生不斷收到學生會的郵件和聲明,而他們也許不認同,甚至反對、排斥這些言論。聲明也會公開發表,且透過傳媒放大。而看到報導的人有無可能稍不小心,沒有意識到幹事會、學生會、學生間的界限、區別,以為發表者「代表」了中大學生?面對難以接受的言論而不能發聲,加上對傳媒擴音的擔憂,日復一日,壓力和不滿在心中漸漸生成。如此,即便沒有參照會章仔細考辯「代表」之含義、授權,覺得「被代表」並有所不滿,或許也情有可原。

中大和一些書院學生會的福利品、派發過的單張、貼出的標語、週會時學生會的宣傳言論、最近9月4日開學典禮上學生會會長的發言,可能也令內地生對學生會的印象惡化。而內地生成為中大學生會幹事、代表的概率甚低,自身能力固不可不論,然亦難斷言並無制度、結構上的影響。選舉時,投票給現任幹事會的內地同學或亦不多。是以內地生與學生會的關係近乎單向,他們幾乎不可選擇地聽到學生會的話語,而學生會中卻罕有他們的聲音。長期、多方面累積的不滿,既無從以正式渠道表達,或就此以拒絕「被代表」的形式,得以表露。

第二點,即反對「港獨」及相關言論,也許可從法律、情感兩方面來解釋。不少同學引用《基本法》條文,認為「港獨」標語違法,故需清除。由於法律知識不足,所知可能僅止於此,而作為在內地出生、長大的學生,相信法律的權威是自然而然的。另外,主觀感情上,內地同學可能難以接受「港獨」立場及言論。以我個人而言,我對香港民主運動不無同情,亦認識到中央、特區政府所為有可商者,然情感上接受「香港獨立」畢竟十分不易。或以為此乃為內地教育、權力規訓之產物,然民族主義、國家論述非止存在於中國,內地生也並非不識獨立思考。基於國家認同,熱愛一國且堅信主權不可侵犯,似無可厚非。在這一點上,支持「香港獨立」或「香港民族」者,與相信香港屬中國一部分者,可能未必有很大差異。

內地生的群體壓抑

然則究竟還有什麼因素,使得向來慣於沉默的內地生,有一定規模地發出了呼聲? 除以上所舉兩點,校園內還存在很多或明或暗、或直接或間接觸及政治的言論、事物,可能讓內地生感到緊張。許是我個人太過敏感,就連平日所用的語言和文字、網上的一些評論、宿位制度,都可能引起隱隱的不安。加之日益嚴重的中港矛盾、加劇撕裂的香港社會,彷彿四處有無形的壓力。生活於這樣的環境中,我難免感到壓抑、乃至焦慮。

此事本身的直接背景也需予以回顧。學期伊始,各處的標語、學生會與校方相持不下的爭執(日日見於學生會廣發的郵件)、其他各校的相關情況,已使開學第一週就充滿了火藥味,但這些主要是學生會與校方的矛盾,內地生群體本與之無涉。而9月5日,一內地女生撕下民主牆上的「港獨」標語,則直接把事件與內地生聯繫了起來,可能也點燃了一些內地生的自我意識。9月6日,學生會幹事會舉辦有關言論自由的討論會,所請講者立場近似,亦可能引起同學的憤慨。也許,多年群體性的壓抑,在本週緊張的氣氛和撕單張的感染之下,爆發出了火星。而前文提及的兩大議題正是內地學生的切膚之痛,便自然在此表達出來。

其實,部分內地生心中,兩種訴求或許已在此交織為一。學生會幹事會自上屆起政治立場鮮明且較為激進,其一直以來的所言、所為,在未必對香港政治派系有深入了解的一些內地生看來,也許支持與「港獨」沒有多大分別。而本週,幹事會極力保護四處的「港獨」標語,縱其出於言論自由,內地學生也易於在學生會與「港獨」間產生聯想。有人並無確鑿證據便以為那些標語為幹事會所為,似可理解為此想法的外露。

必須承認,內地生的行為、意見、乃至思維方式存在不少問題,如覆蓋他人所貼,又如證據不足便指責學生會。表達意見的方式,如表情包之採用,在內地學生內部也不無爭議。此外,本週發生了許多事件,且所及甚廣,除校內各方外,校外人士、團體亦有與焉。然而,本文無意討論這些話題,而僅僅意在就內地學生於民主牆張貼單張一事,據近日所見所聞,輔以自己來港一年的心跡和所思,嘗試梳理其訴求,探討其背景、原因。有時文中揣測了他人的想法,但全文仍只是個人觀點,絲毫無意概括、更不可能代表其他內地同學的想法。又必有不合理、錯誤之處,如有冒犯,懇請諒解。

(作者為中文大學內地本科生)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