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油畫工廠」大芬村:複製夠了,想要高大上

靠臨摹世界名畫發家的深圳大芬村感到厭倦了,原創和高端能解救他們嗎?


1989年,香港畫商黃江帶著一批畫工來到這個客家人聚居的村落,創辦了一間油畫工廠,臨摹世界名畫。數十年後,大芬村成為國際知名的油畫生產基地和交易中心。 攝:林振東/端傳媒
1989年,香港畫商黃江帶著一批畫工來到這個客家人聚居的村落,創辦了一間油畫工廠,臨摹世界名畫。數十年後,大芬村成為國際知名的油畫生產基地和交易中心。 攝:林振東/端傳媒

畫廊老闆蔡楚生常跟朋友講一個故事:一個身價過億的大老闆,買了一棟別墅之後,用大芬村臨摹的世界名畫做裝飾。畫很貴,但蔡楚生很不屑:「你不要說你的房子裝修到多豪華,也不用說你有多少錢,你掛這幅畫就把你的形象搞沒了。」

蔡楚生40來歲,曾以畫工身份工作了十年,如今在深圳市大芬村擁有一間畫廊。「商品畫,再高檔也是商品,」這位畫廊老闆堅決道,儘管他畫廊的訂單大多來自國內的酒店、會所和地產商,從他畫廊里走出的商品畫最終會被釘在這些地方的牆壁上。

大芬村位於深圳市布吉街道,這個面積只有0.4平方公里的城中村聚集著超過兩萬名畫師和逾千家經營油畫產業的門店。1989年,香港畫商黃江帶著一批畫工來到這個客家人聚居的村落,創辦了一間油畫工廠。他從香港接訂單,臨摹各種世界名畫。此後數十年間,中國各地的畫工和畫商紛至沓來,大芬村成為國際知名的油畫生產基地和交易中心。至2015年,大芬村交易額超過42億人民幣。

但無論是當地政府還是大芬村的畫工,都表達出迫切的轉型需求。這個長期背負著「中國山寨」包袱的村落,渴望在國際交易低迷、國內消費升級的新語境中,描繪不同以往的發展圖景。但轉型之艱難,或許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
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

支持好新聞,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

加入會員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全站暢讀
隨時隨地

獨立書店
SuperPass

尊享會員
知識社群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