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學者政務官林全卸任:下一站,央行?

林全交棒台灣行政院長,「英全體制」轉向「英德體制」。這位蔡政府首任閣揆、曾是扁政府最長壽財政部長的學者政務官,會否接替彭淮南任央行總裁?


2017年9月7日,行政院長林全日前向總統蔡英文請辭獲准,上午主持任內最後一次行政院院會後,在大門前與內閣成員拍攝合照,並揮手致意。 攝:張國耀/端傳媒
2017年9月7日,行政院長林全日前向總統蔡英文請辭獲准,上午主持任內最後一次行政院院會後,在大門前與內閣成員拍攝合照,並揮手致意。 攝:張國耀/端傳媒

9月7日,林全面帶笑容,與全體閣員走出行政院,拍下總辭合影,宣告蔡英文政府第一任內閣任期終止。這位江蘇老兵之子、財稅專家、自陳水扁時代即受重用的政務官,在此暫別政府職位,可望重拾他最愛的電動與披薩,過上一段輕鬆日子。

雖然,這樣的日子或許不會持續太久--蔡英文在宣布新任閣揆的記者會上,仍向他喊話,「這(辭職)不代表我同意你離開團隊,這只是角色調整,相信你未來會協助並守護執政團隊。」關心台灣政經局勢的人,都不免第一時間聯想到:或許這是蔡英文屬意林全接任下屆中央銀行總裁的信號。台灣央行總裁必須負責監管世上最大的外匯儲備之一,根據中央銀行資料,外匯存底在八月上升到4464億美元,超過全國七成的經濟產出,現任總裁彭淮南將在2018年2月退休,繼任者何,備受世界關注。

儘管林全再三否認央行人事傳聞,但他仍被視為下屆總裁熱門人選。這位財稅學者出身的「蔡政府首任閣揆」,常讓人想起同樣被稱為「學者治國」的「馬政府首位閣揆」劉兆玄。只是劉兆玄在上任一年後,因八八風災仍在父親節聚餐飽受抨擊,倉皇辭職;同樣身為學者的林全,儘管難免收到批評,大體而言仍可說是平安卸任。

回顧林全仕途,這位出身高雄左營眷村、票投新黨的外省第二代,第一位「老闆」竟是前總統陳水扁。兩人第一次相遇的故事,在台灣早被多次津津樂道:林全向陳水扁坦言「我是投趙少康(陳水扁在1994年競選台北市長時的最大對手)的。」陳水扁答,「投誰沒有關係。」當年的北市府確實有兼容各路知識菁英的氣氛,林全便是其中之一。

1995年,林全正式自政大財稅系轉任北市府財政局長。當時,他便離不開「學者治國」的考語,他本人也坦言對此「很感冒」(反感、不認同)。畢竟,在財政局長任內,財政局面對松山農會弊案、規劃國際金融大樓、台北市公債等指標性案件,皆可說是台灣面臨90年代都市化、經濟轉型的難題,史上無前例可循,財政局均能交出新穎的處理模式,更讓林全認為,這都是學術理論得以介入政治現實的佳例。

松山農會弊案

90年代,台灣農會面臨轉型困境,員工徇私超貸案頻傳,位於台北市轄內的松山農會也爆發弊案,總幹事顏明宗逃往大陸。時任北市財政局長林全在一天內選出代理總幹事、籌足資金、公開資訊,迅速平息擠兌風波。明快作風,在當時獲得財政部、合作金庫(台灣農業金融機關)等單位一致好評。

但無論如何,理想與現實終不可能毫無矛盾。2000年,陳水扁競選總統,林全擔任「財經政策白皮書」召集人,將「復徵證所稅」寫入白皮書中,這讓在1988年經歷「郭婉容風暴」的投資人大為跳腳,陳水扁亦出面保證「絕不復徵證所稅」以安定選民心情。曾聲援郭婉容的林全,回應「身為學者,如果連這項政見都要刪掉,未免太沒有良知了。」

郭婉容徵證所稅事件

證所稅,意指對證券交易所得徵稅。1988年,郭婉容宣布自翌年起開徵證所稅。台灣股市自該日開始連續無量崩跌19天,大盤指數一路從8,789點崩跌到5,615點,有不少投資人因此傾家蕩產,被稱為台灣股市成立以來最嚴重的崩盤事件。

行政院長林全在行政院的大門前與內閣成員拍攝合照。

行政院長林全在行政院的大門前與內閣成員拍攝合照。攝:張國耀/端傳媒

學者「良知」與「選舉」對撞,或許終難免是選舉的贏面大了一些,但賽局多變,也非全無學者給政客吃閉門羹的時刻。2000年,陳水扁當選,再請出林全擔任行政院主計處主計長,面對桃園縣長許應深率議員北上要錢,林全回應「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在當年亦是喧騰一時。

硬派回應沒有中斷他的仕途,反而在2002年入主財政部,直到2006年主動辭職為止,是扁政府最長壽的一位財政部長。在林全任內,立法院三讀通過《所得基本稅額條例》,催生台灣十餘年來首個加稅法案,當時泛紫聯盟召集人簡錫楷稱讚林全,是「唯一成功加稅而沒下台的財政部長。」

不過在同期的二次金改中,2006年元大證券併購復華金控、國泰金控併購世華銀行等案,最後都爆出弊案,被視為「扁家貪污」的罪證之一。林全並未受司法追訴,但亦常被批為二次金改推手,直到2016年再任閣揆,仍免不了被國民黨立委曾銘宗在質詢台上批評追問。

在2006年二次金改末尾離職後,林全並未閒著。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便力邀林全擔任世界先進積體電路公司董事長,2009年卸任董事長後,擔任和碩等多家上市公司獨立董事。自2012年起,擔任新境界文教基金會(蔡英文智庫)執行長,再次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政見撰寫,更讓不少人認定,一旦小英上台,林全便是閣揆的不二人選。

2016年5月,林全確實在眾人的「不意外」中入主政院;2017年9月,他在總統府的留任聲中堅持辭職。回顧林全在2006年辭職的模式,與2017年辭閣揆的作風相若:都是在選舉風暴來臨之前,主動提及「很早之前就想離開」、「現在是最好的時候」進而完美離場。

在總辭記者會上,林全將自身任務總結為「政權移轉」與「定錨」,確保「政府業務得以平順移轉,無所漏接、疏失,也不造成人民及政府的損害」並將蔡英文的競選政見「一一定錨,朝正確方向推動,國家才能往前走」,這與蔡英文在記者會上的說法相互呼應:相關政策由林全「規劃」、新任閣揆賴清德「執行」。

行政院長林全出席行政院惜別茶會並發言。

行政院長林全出席行政院惜別茶會並發言。攝:張國耀/端傳媒

回顧林全任內,台灣社會在一例一休、同婚法案、前瞻基礎建設與815大停電等諸多風波中,對林內閣多有批評;在他自己的總結中,特別劃線強調自己:

完成「五加二產業創新政策」並推動「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調升勞工每月基本工資為2萬2,000元及每小時時薪140元;修正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法」確保長照基金的財源在未來幾年不虞匱乏,實施「長期照顧計畫2.0」落實弱勢保障;完成「電業法」修正實現電業鬆綁,優先開放再生能源等綠電發展。此外,也推動「新世代反毒策略行動綱領」,改正與減少長期以來毒品對社會的威脅;當然,面對空氣污染問題日益嚴重,環保署最近提出一個中期的「空氣污染防制策略」,希望能夠在未來看出具體績效;另也完成年金改革三法的修正;最近也非常感謝財政部努力,把各界所詬病有關所得稅制的問題做了通盤的檢討,同時提出有關稅改方案等。

「每一棒的選手都必須奮力向前、全力以赴,才能保持領先的優勢,唯有持續下去,才能達到終點,儘快讓台灣步入全球最頂尖的先進國家之列。」

這些被林全的最後一次記者會上具體提及的政績,或可視為「英全體制」給自己的期末成績單。而在林全的簡短講話之中,讓台灣成為「全球最頂尖先進國家」被重複提到兩次,無疑是其中的關鍵字。林全將政府施政譬喻為接力賽,「每一棒的選手都必須奮力向前、全力以赴,才能保持領先的優勢,唯有持續下去,才能達到終點,儘快讓台灣步入全球最頂尖的先進國家之列。」

而若施政是一場接力賽,林全對自己這一棒的評價如何?財稅學者終究引用了數字替自己打分數:「去年經濟成長率在520接任時被認為不可能保1%,最後經濟成長率增至1.48%,」比起2015年的0.72%,確有起色。政治或許不僅僅是算數,人民與在野黨對林全內閣的評價仍有各式正反意見,但這位學者政務官已然釋下院長重負,笑著離去。

下一站,他是否會願意為了讓台灣晉身「全球最頂尖先進國家」之列,再次出仕,甚至成為「14A總裁」彭淮南的繼任者?仍會是未來台灣輿論、甚至國際金融圈矚目的焦點。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