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黃之鋒:國民教育的變奏──凌駕公民教育的《基本法》教材

經過2012年反國教科一役,政府就轉以《基本法》教育為框架,暫時取代五年前敏感的國民教育。


2012年8月26日,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發起「守護孩子。自由長征」,蒙眼徒步23公里,反對教育23條,同時鼓勵學校不要推行科目,也為學校家長師生打氣。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2年8月26日,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發起「守護孩子。自由長征」,蒙眼徒步23公里,反對教育23條,同時鼓勵學校不要推行科目,也為學校家長師生打氣。 攝:林振東/端傳媒

隨着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任命教聯會蔡若蓮為教育局副局長,民間社會再次關注洗腦教育會否捲土重來。傳媒卻恰好揭發教育局已為此鋪路,在兩個月前發布言詞偏頗的《憲法與基本法》教材套(下稱《教材套》),當中內容有失多元客觀,連新任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亦予以批評

從國民教育到基本法教育

《教材套》直抄左報評論,負面描述街頭運動,表示搞街頭抗爭「只反映了一部分香港人民主意識的粗糙和膚淺」,因此被外界質疑存在意識灌輸,錯誤地扭曲公民權利概念。同時,在描述香港社會狀況時,《教材套》亦報喜不報憂,強調「在香港當記者比起世界上不少地方都自由」,卻不提新聞自由和自我審查,以及劉進圖被斬事件等,實屬偏頗和主觀的定論。

不過,在反對政府出版偏頗官方教材以外,值得留意的卻是政府的伎倆有變。2007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來港出席香港回歸十週年活動,提及「要重視對青少年進行國民教育」,翌年政府推出了加強愛國元素的《新修訂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接着每年時任特首曾蔭權也會在《施政報告》中強調國民教育,在2010年更於《施政報告》中具體提出獨立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以取代「德育及公民教育」。然而,經過2012年反國教科一役,政府就轉以《基本法》教育為框架,暫時取代五年前敏感的國民教育。從雨傘運動過後推出《活學趣論基本說法——基本法視像》、《明法達義──基本法學習》和《憲法與基本法》等教材套均可證實這一點。

從赤裸裸推動國民教育,轉為以冠冕堂皇的說法教授《基本法》,聽起來確是較少爭議,但細閱《教材套》教授《基本法》的內容,卻不難發現其內容都只是繼續袒護人大釋法和埋沒歷史事實。《教材套》表明,修改行政長官選舉辦法要走五部曲,不單未有提及《基本法》原有的政改三部曲安排,更未曾列舉釋法的實際情況,只是陳腔濫調地說人大大常委會擁有對《基本法》的釋法權,未讓學生討論人大釋法是否合乎高度自治原則。另外,《教材套》亦過分簡化歷史教育部分,如將《基本法》的制訂過程描述得一帆風順,對六四事件的影響、兩局共識方案、當年曾出現的公投訴求等絕口不提,令歷史爭議全被抹殺,多元觀點未能包含在內。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
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

支持好新聞,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

加入會員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全站暢讀
隨時隨地

獨立書店
SuperPass

尊享會員
知識社群

了解更多
評論 黃之鋒 國民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