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黃之鋒:國民教育的變奏──凌駕公民教育的《基本法》教材

經過2012年反國教科一役,政府就轉以《基本法》教育為框架,暫時取代五年前敏感的國民教育。


2012年8月26日,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發起「守護孩子。自由長征」,蒙眼徒步23公里,反對教育23條,同時鼓勵學校不要推行科目,也為學校家長師生打氣。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2年8月26日,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發起「守護孩子。自由長征」,蒙眼徒步23公里,反對教育23條,同時鼓勵學校不要推行科目,也為學校家長師生打氣。 攝:林振東/端傳媒

隨着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任命教聯會蔡若蓮為教育局副局長,民間社會再次關注洗腦教育會否捲土重來。傳媒卻恰好揭發教育局已為此鋪路,在兩個月前發布言詞偏頗的《憲法與基本法》教材套(下稱《教材套》),當中內容有失多元客觀,連新任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亦予以批評

從國民教育到基本法教育

《教材套》直抄左報評論,負面描述街頭運動,表示搞街頭抗爭「只反映了一部分香港人民主意識的粗糙和膚淺」,因此被外界質疑存在意識灌輸,錯誤地扭曲公民權利概念。同時,在描述香港社會狀況時,《教材套》亦報喜不報憂,強調「在香港當記者比起世界上不少地方都自由」,卻不提新聞自由和自我審查,以及劉進圖被斬事件等,實屬偏頗和主觀的定論。

不過,在反對政府出版偏頗官方教材以外,值得留意的卻是政府的伎倆有變。2007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來港出席香港回歸十週年活動,提及「要重視對青少年進行國民教育」,翌年政府推出了加強愛國元素的《新修訂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接着每年時任特首曾蔭權也會在《施政報告》中強調國民教育,在2010年更於《施政報告》中具體提出獨立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以取代「德育及公民教育」。然而,經過2012年反國教科一役,政府就轉以《基本法》教育為框架,暫時取代五年前敏感的國民教育。從雨傘運動過後推出《活學趣論基本說法——基本法視像》、《明法達義──基本法學習》和《憲法與基本法》等教材套均可證實這一點。

從赤裸裸推動國民教育,轉為以冠冕堂皇的說法教授《基本法》,聽起來確是較少爭議,但細閱《教材套》教授《基本法》的內容,卻不難發現其內容都只是繼續袒護人大釋法和埋沒歷史事實。《教材套》表明,修改行政長官選舉辦法要走五部曲,不單未有提及《基本法》原有的政改三部曲安排,更未曾列舉釋法的實際情況,只是陳腔濫調地說人大大常委會擁有對《基本法》的釋法權,未讓學生討論人大釋法是否合乎高度自治原則。另外,《教材套》亦過分簡化歷史教育部分,如將《基本法》的制訂過程描述得一帆風順,對六四事件的影響、兩局共識方案、當年曾出現的公投訴求等絕口不提,令歷史爭議全被抹殺,多元觀點未能包含在內。

讓人憂慮的是,過去政府直接對政權歌功頌德引來反彈後,如今出版《教材套》,就是企圖以《基本法》「戴頭盔」(以《基本法》為擋箭牌),即透過強調《基本法》的權威和地位,在學生了解民主自由和人權價值時,灌輸他們必須建基於《基本法》的演譯和解釋,而不能討論其認受性和正當性。當《基本法》的最高解釋權屬人大常委會所有,學生在《基本法》教學裏,對香港政治體制、公民身份和權責的了解,也自然只能緊跟人大常委會演繹《基本法》的一套,不容批判思考的餘地,最終造成《基本法》凌駕公民教育的情況。

只強調法律,忽略多元公民身份

五年前,反國教科運動以政府擱置《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指引》告終,香港的公民教育有幸未被扭曲為洗腦愛國教育,但大抵只是回復原狀,按照1996年所頒布的《學校公民教育指引》教授課程。不過,僅着重私人領域內的道德價值,以及去政治化的公民教育,卻是仍未有進步,因此民間社會仍在努力,為建立批判思考和公共領域價值的公民教育鋪路,而非有破無立。因此,在拒絕洗腦國民教育的同時,學界和民間社會嘗試回應「香港應要一種怎樣的公民教育」。在香港教育學院教授梁恩榮牽頭下,公民教育聯席在2013年發布《民間公民教育指引》(下稱《民間指引》),嘗試提綱挈領革新課程框架,建設有活力的公民社會,從而培育多元公民。

此時重讀《民間指引》,有助民間社會應對政府的新伎倆。《民間指引》引述學者熹特(Heater)的「公民身份立方體結構圖」,強調公民擁有多元身份,如政治公民身份強調公民在該社群體制內外的政治參與權責,法律公民身份重視法律賦予公民的權責,社會公民身份重視滿足人尊嚴及生活水平所需的福利權責(如教育權和勞工福利權)。另外,隨着全球化和社會狀況演變,也有性別公民、經濟公民、多元文化等多元公民身份。

民間除了質疑教育局走向染紅赤化外,大抵可以借用《民間指引》的多元公民角度,指出《教材套》出現《基本法》教育凌駕公民教育的情況──《教材套》只單方面強調法律公民的身份,缺乏從政治公民身份、社會公民身份等角度,全面多角度地檢視體制運作和社會脈絡。而根據法律條文解釋公民應如何建構政治群體裏的認同,即教導學生僅按照由不民主政權所演繹的香港憲法條文,認識公民應如何履行權責。

一個多元開放的社會的公民教育,不應只是以《基本法》作為其身份認同理解的唯一依據,反需保留持平教學,並從各種角度探討議題,藉此培育學生的批判思考,方能培養出多元公民的視野和胸襟。《基本法》凌駕公民教育的教育方針,實在讓人憂慮官方意識形態的灌輸變本加厲,在《基本法》的包裝下,更阻獨立、理性、批判思考的發展。這對於香港的公民教育培育具公民知識、政治醒覺、能批判反思並且積極參與社會的公民,實在百害而無一利。

(黃之鋒,香港眾志秘書長)

【編者按】:文章撰於2017年8月8日,在作者因「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之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香港教育 黃之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