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專訪九把刀:我還在品嚐這個世界的殘酷

「我無意討拍,也無意強調我是怎樣的人,寫一個鼻青臉腫的我都可以。」


作家兼導演身分的九把刀,於首部自己編導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面世後六年,終於推出第二部電影作品《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攝:張國耀/端傳媒
作家兼導演身分的九把刀,於首部自己編導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面世後六年,終於推出第二部電影作品《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攝:張國耀/端傳媒

睽違6年,九把刀終於推出第二部電影作品《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回顧6年前,九把刀第一部自己編導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剛上映,接受媒體專訪時,他總是一派輕鬆愉悅,帶著天不怕地不怕的詼諧,對於任何議題侃侃而談。如今,他執導的第二部電影即將上映,在媒體面前消失了一段時間的九把刀再度受訪,依舊是大家熟悉的T恤與牛仔褲打扮,言詞卻顯得拘謹、謹慎。

留著滿臉絡腮鬍,過去向來快人快語的「刀大」,現在面對接踵而來的問題,不再是直覺式反應的回答,更多時候是低頭沉思,斟酌字眼之後再回答。針對劇中各種霸凌與殘酷情節,常有人問他,是否拍得過於黑暗殘酷?九把刀的回答是,這個社會比電影演得更黑暗。

九把刀本名柯景騰,1978年生於台灣彰化。2000年起,他在網路上發表第一篇小說後,至今出版78本書,2007年成為博客來網路書店最暢銷作家。2011年,他編導《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創下在台票房超過新台幣4億元的佳績,更成了香港史上第二賣座的華語片。

究竟怪物是誰?誰有資格欺負怪物?《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電影的開頭,大家都知道誰是怪物,劇情愈往後走,當霸凌者上了癮,失去做人的溫度之後,究竟誰才是真正的怪物,自然不言而喻。

十幾年來,他不僅是網路文學的天子驕子,連年蟬聯各大書店最暢銷作家,更是某些族群眼中熱血的社會正義使者。社會發生的各種議題,從反核四、反大埔強拆、洪仲丘之死、為拯救流浪動物出錢拍片等事件,都曾經有他的身影。他所說過的話,「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不是盡力,是一定要做到」、「青春是一場大雨,即使感冒了,也盼望回頭再淋他一次」,總是很快就變成金句。

人紅,最怕碰到是非。再多的熱血,都敵不過喧鬧一時的言語攻擊而變得冰冷。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所締造的票房佳績,不僅為他的人生邁入更上一層樓的成功,但是接踵而來發生的私人事件,也讓他在社會批判中重重地跌了一跤;關於私人的議題,九把刀決定封口,他選擇專注在小說創作與拍攝電影。這次推出的新片,表面上談的是校園霸凌與怪物吃人的驚悚事件,卻有更多弦外之音。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圖片來源:電影公司提供

究竟怪物是誰?誰有資格欺負怪物?《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電影的開頭,大家都知道誰是怪物,劇情愈往後走,當霸凌者上了癮,失去做人的溫度之後,究竟誰才是真正的怪物,自然不言而喻。

問九把刀,擔不擔心即將上映新片的票房?是否還能像6年前一樣,衝出票房佳績?

他說,作為導演,責任已經結束,這部片拍得滿意,也開心。他自嘲地笑了笑說:「如果票房很好,媒體就會寫『九把刀人生低潮大逆轉』」之類的話,如果票房很差,就會寫『九把刀逞強說他很滿意,已盡力』之類的話。」

負能量電影,「欺負別人是羞恥的」

霸凌這個字眼,對他而言從來不陌生,青春時代所見所聞的各種校園霸凌行為,成年之後替社會上的各種霸凌行為發聲,一直到虛擬世界的霸凌言語延燒到自己身上,九把刀輕輕說了一句話:「我還在品嘗這個世界的殘酷。」

拍這部片是想扭轉霸凌者的看法,讓他們知道欺負別人的惡行是羞恥的,不應該因為好玩而去做。

有人說,《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暗黑版,因為它也是校園青春片,不過變了調,成為校園驚悚片。

六年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充滿青春懷舊的正能量獲得巨大的成功,被視為是一個忽然衝去拍電影的小說家的幸運,那麼,六年後,《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卻承載了滿滿社會批判的負能量電影,則是顛覆了大家對九把刀的認識。

六年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充滿青春懷舊的正能量獲得巨大的成功,被視為是一個忽然衝去拍電影的小說家的幸運,那麼,六年後,《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卻承載了滿滿社會批判的負能量電影,則是顛覆了大家對九把刀的認識。攝:張國耀/端傳媒

這部片還未正式上映之前,已在國外各大影展引起觀眾熱烈迴響,不僅獲選為香港電影節的閉幕電影、韓國富川奇幻電影節觀眾票選獎,更相繼入圍西班牙、瑞士及蒙特婁各大影展,甚至驚動製作熱門電視影集《陰屍路》的美國AMC電視台洽詢版權。

片中極盡凌虐的情節,從校園霸凌一路延伸到社會弱勢者。他強調:「拍這部片是想扭轉霸凌者的看法,讓他們知道欺負別人的惡行是羞恥的,不應該因為好玩而去做。」

他回憶,義大利遠東電影節播映時,播映過程中,觀眾一開始發出的是覺得有趣的笑聲,逐漸轉為尷尬,最後是驚恐緊張的沉默;有人看了不安而中途離席,電影播畢,現場卻響起瘋狂掌聲。散場後,有觀眾走到九把刀面前告訴他:「這是我今年在影展裏看過最好看的電影!」

如果說,6年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這部充滿青春懷舊的正能量電影獲得巨大的成功,被視為是一個忽然衝去拍電影的小說家的幸運,那麼,6年後,《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這部承載了滿滿社會批判的負能量電影,則顛覆了大家對九把刀的認識。看完這部新片後,觀眾不得不佩服他在電影上的才華,既能陽光得喚起逝去的熱血青春,也能顫慄得讓人墜入年少時代的恐懼。

新片備受影評人與部落客讚譽有加,國外影展也邀約不斷,從網路文學界的知名作家成功跨越為知名導演。我們好奇,他喜歡當導演,還是當小說家?

「當然是當小說家比較有熱情啦!」九把刀毫不猶疑。

他說,自己其實很孤僻,寫小說就是待在一個舒適圈。他可以很自在地埋頭寫各類型的小說,不必跟別人講話;但是他最大的遺憾卻是「寫小說無法讓讀者聽到配樂」,這就是為什麼他想將自己的創作拍成電影,讓讀者擁有全面複合式的感受。

談起電影對自己的啟蒙,他回憶,從小在彰化長大,國中時正好電視第四台開始發展,少年時代的九把刀才驚覺原來世界上有那麼多電影。他的家境普通,只要一有零用錢,幾乎都拿去看電影;只要有新片,都想先目睹為快。

這份熱情,隨著年齡成長,仍持續著。大學與研究所時期,是九把刀一生最窮的時候,他繼續打工存錢,看二輪電影,從港台到好萊塢電影,各種類型片都看。

碰到好看的電影,他會反覆看。例如香港導演杜琪峰的黑幫經典電影《鎗火》,他可以天天看,看到把廣東話對白全學起來了。九把刀更是毫不謙虛地說:「我大概是人類裏看過電影最多的人。」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 圖片來源:電影公司提供

但是,喜歡看電影跟能導一部電影完全是兩回事。

2009年,已經是暢銷作家的九把刀在網路上宣布公開他的拍電影計劃,網路鄉民一片唱衰,沒有人看好他能從小說家跨行當導演成功,他也找不到專業人員願意幫他圓夢。當時,他缺資金、缺演員、缺製片團隊,一切靠自己摸索。最後,組成了一支素人團隊,才得以開拍。

「半路出家」、「文人孤僻性格來當導演」、「一個很怕麻煩別人的導演」

正式投入拍片後,他終於領悟到一件事,當小說家,他可以在個人領地裏自大,但是當導演,面對的是拍片現場的一個微型世界;當溝通成為最大的挑戰時,謙虛的態度,才能集眾人之力完成。

他說:「如何把腦中幽微的部分跟大家講清楚,對於我這個半路出家的導演而言,其實是非常消耗我的社交能量;但我不是在『演』導演這個角色,我所做的決定也不是在展現導演權威,我只想把片拍好。」

外人看九把刀拍電影,幸運成分居多,但是一個默默無名,埋頭寫作的青年,從2000年開始在網路上出版第1本書開始,不僅成為暢銷作家,更創下1年共出版14本小說的紀錄,他的成功,必定具備了某些特質,讓他在跨行拍起電影時,也能善用這樣的特質,讓觀眾眼睛一亮。

這些特質是什麼?九把刀受訪時,用了好幾個形容詞來形容他的導演身分,像是「半路出家」、「文人孤僻性格來當導演」、「一個很怕麻煩別人的導演」,但是如何將他腦海中許多對電影幽微的想法,付諸在拍片的現場中,讓比他更懂得電影的拍片工作人員接受,倚賴的還是他在創作上向來「勤能補拙」的特質。

九把刀說,在拍片現場最耗能量的地方,就是必須花大量時間解釋他拍這場戲的動機與目的,講到讓演員理解,自動調整表演方式。

這個自稱「人類裏看過電影最多的人」的導演,雖然對表演有許多想法,卻只會講戲。現場拍片時,九把刀非常喜歡舉例某部電影的場景來詮釋他希望這場戲拍出來的感覺;只不過,文人講戲,常常大家都聽不懂他的抽象表達。例如他在指導年輕演員如何演出這場戲的感覺時,會舉例:「你看過《阿甘正傳》片中那個缺了一隻腿的上校嗎?」結果大家都搖頭,沒人看過《阿甘正傳》。

又或者,《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最精彩的一場怪物在校車上大屠殺的戲,演員宋芸樺最後從校車爬出來倒下,現場的血跡鋪陳方式怎樣都達不到九把刀的理想,這時候他問:「大家也沒有看過《地獄開麥拉》這部電影?有一個小女孩走到房間,反射到天花板上清澈透明的血跡,我要的就是這種非寫實的感覺。」

聽不懂沒有關係,他可以孜孜不倦,解釋到大家聽懂為止,如果還是聽不懂就勤勞地拍個十幾、二十幾遍,最終一定會拍到對的感覺;他每天都在片場改本,演到一半不對味,現場立刻暫停1小時讓他改本,然後重新發給演員。他說:「我其實是一個很怕麻煩別人的人,每天改劇本,非常凌遲大家的精神,每次提出改本,我都需要勇氣。」

拍攝《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期間,是他人生最悲慘的時候,拍攝時充滿了黑暗的心情,不過,片子的確成為他在低潮時的救贖,在經歷了社會批判的風雨之後,他的自我救贖方式就是:「我能做的事就是每天認真的生活,拍片的時候就每天認真拍片,然後認真對待當下發生的每一件事。」片拍完了,他的心情也獲得了解放。

拍攝《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期間,是他人生最悲慘的時候,拍攝時充滿了黑暗的心情,不過,片子的確成為他在低潮時的救贖,在經歷了社會批判的風雨之後,他的自我救贖方式就是:「我能做的事就是每天認真的生活,拍片的時候就每天認真拍片,然後認真對待當下發生的每一件事。」片拍完了,他的心情也獲得了解放。攝:張國耀/端傳媒

回顧6年前,執導第一部電影作品《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時,九把刀是快樂的,他對拍電影的夢想即將實現;當時拍片的現場也是快樂的,「簡直是太快樂了,根本都是在玩。」九把刀回憶。

當時拍片沒有一夕成名的壓力,許多場景也是事先演練多遍,最後再照表操課就搞定。但是6年後執導第二部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時,九把刀對自己的要求更高,現場不斷改戲,然後不斷趕戲。

認真拍怪物,低潮人生的救贖

我拍的社會就是我眼中的社會,生活在黑暗裏的人不會覺得我拍的這部片很黑暗。

在拍攝《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期間,就連參與拍攝的老人演員們在拍完之後也忍不住說:「這些小孩真是太壞了。」他向老人保證:「你放心,我會讓他們死得很難看。」九把刀自己卻不認為新片內容太暗黑,他說:「我拍的社會就是我眼中的社會,生活在黑暗裏的人不會覺得我拍的這部片很黑暗。」

他拍這部霸凌片的原因是為了反霸凌,希望霸凌者看了以後可以反思被霸凌者的痛苦,而沒有被霸凌過的人,也能慶幸自己平安長大。

「對於這些壞學生,我都給了他們應得的下場,」他說,這是當導演的好處,可以決定戲中人物的命運,但是現實社會裏,結果是導演無法控制的。

我能做的事就是每天認真的生活,拍片的時候就每天認真拍片,然後認真對待當下發生的每一件事。

對文字掌握得非常精準的九把刀,也非常懂得如何透過語言造成效應。

媒體試映會上,他不諱言地向大家宣稱,拍攝《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的這段時間,是他人生最悲慘的時候,拍攝的期間充滿了黑暗的心情,果然引起媒體諸多揣測,想要一探究竟。

但當我們詢問他,黑暗心情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他卻守口如瓶,不再多發一語。他的解釋是:「我不想分享自己如何從谷底爬起來這件事,因為當它變成內容時,也是一種取暖。而我無意討拍,也無意強調我是怎樣的人,寫一個鼻青臉腫的我都可以。」

不過,這部片子的確成為他在低潮時的救贖,在經歷了社會批判的風雨之後,他的自我救贖方式就是:「我能做的事就是每天認真的生活,拍片的時候就每天認真拍片,然後認真對待當下發生的每一件事。」片拍完了,他的心情也獲得解放。

至於有沒有從低潮的谷底爬出來?九把刀意味深長地說:「說不定也沒有啊,就是認真對待每件值得對待的事就好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