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夕岸:蒙面黑塊戰術重現江湖,老左翼的激進社運復活了嗎?

當代左翼運動的瓶頸是:要麼是模式化的遊行,要麼是模式化的衝突,可以成為醒目的文化景觀,卻難以成為決定性的力量。


2017年7月7日,於漢堡市中心的反全球化遊行,約1.2萬名環保、工會、學生、社運和教會人士,當中約1000名穿著黑衫的極左示威者戴了頭套和面罩,他們的口號是:「歡迎來到地獄」。部份示威者於入夜後焚燒汽車。 攝:Pawel Kopczynski /Reuters
2017年7月7日,於漢堡市中心的反全球化遊行,約1.2萬名環保、工會、學生、社運和教會人士,當中約1000名穿著黑衫的極左示威者戴了頭套和面罩,他們的口號是:「歡迎來到地獄」。部份示威者於入夜後焚燒汽車。 攝:Pawel Kopczynski /Reuters

剛過去的G20漢堡峰會,又不出意料成了各大環保組織、左翼人士、維權行動者的抗議集結地。除了殭屍過街的行為藝術外,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的無政府主義黑衣團體,再次引發了關注。

黑衣人到 G20 這類象徵全球化秩序的會場「搗亂」早就是慣例。2009 年的倫敦和 2010 年的多倫多,G20 同樣受到了這群人的衝擊,而之後的傳媒和輿論反應也極其相似:或是譴責,或是不解。人們譴責無政府主義者煽動暴力、攻擊資本主義制度,但又對他們從何而來充滿好奇。

黑衣人確實神出鬼沒。他們往往成群結隊,戴黑頭盔黑墨鏡,身着黑色連帽衫,手持棍棒,肩扛無政府主義旗幟。如今,他們早就不只在正式峰會上走秀,而是出現在了歐美的大街小巷。今年2月,黑衣人在伯克利校園內暴力阻擊右翼演講者 Milo,受到輿論一邊倒的指責。其後,黑衣人群體頻頻阻攔校園的右翼演講者,與白人至上主義者進行街戰。另類右翼的領軍人物 Spencer 和 Cernovich,先後在大街上遭到襲擊。

指責極端左翼暴力,已經是自由保守兩翼的共識。保守派致力於將黑衣人定性為恐怖分子,自由派則紛紛跳出來與暴民劃清界限。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夕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