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邱柏宏:伊拉克庫爾德族獨立公投,「建國」是籌碼不是目的

獨立在自治區已經成為最重要的議題,無人敢站出來反對;目前所有人都同意獨立,剩下的只是時間跟方式的問題……


伊拉克庫爾德族自治區(KRG)的總統馬蘇德.巴爾扎尼(Masoud Barzani)在推特上宣布今年9月25日,進行獨立公投。圖為當地一間售賣其肖像照片的商店。 攝:Safin Hamed  / AFP
伊拉克庫爾德族自治區(KRG)的總統馬蘇德.巴爾扎尼(Masoud Barzani)在推特上宣布今年9月25日,進行獨立公投。圖為當地一間售賣其肖像照片的商店。 攝:Safin Hamed / AFP

正當全世界的注意力都專注於卡塔爾的外交封鎖危機時,伊拉克庫爾德族(庫德族)自治區(KRG,以下簡稱自治區)的總統馬蘇德.巴爾扎尼(Masoud Barzani)在推特上宣布今年9月25日,進行獨立公投。

作為全世界最大「沒有國家的民族」,庫爾德族推動獨立公投的新聞並不新鮮。2005年,一場非正式公投中,99%的伊拉克庫爾德族選民投下贊成票。儘管「一個庫爾德族國家」在伊拉克庫爾德族,甚至其他國家的庫爾德族中擁有廣泛的支持,但這些群體內部卻存在強烈的政治分歧,不是每個團體都同意巴爾扎尼的做法。庫爾德族分布於伊拉克、敘利亞、土耳其和伊朗,其中伊拉克擁有超過五百萬的人口。在伊拉克聯邦體制內,庫爾德族自治區政府已經享有高度的自治,包括行政、立法、司法等權力,甚至有獨立的安全部隊。

獨立公投的時機與目的

伊拉克庫爾德族選擇在9月舉行「分離公投」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着眼於後 IS(伊斯蘭國)的伊拉克政治版圖規劃。2014年後,庫爾德族的自由鬥士部隊(pashmargas)成為抵抗 IS 前線最強大的部隊之一;在 IS 從伊拉克的一些陣地撤退之後,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政府接手了這些地方,順勢將自治區範圍擴張幾乎兩倍。其中,擁有油田的 Kirkuk 省就是其中之一。而這次公投獨立的「國土範圍」,也包括該省。須知道,在很多中央財政預算和部分石油收入的分配上,自治區政府一直被排除在外,因此面對不少財政問題。若能取得擁有油田的 Kirkuk 和 摩蘇爾市(目前正被美國領導的聯軍包圍中,清剿藏身於內的 IS),或許可以成為解方,讓自治區政府有籌碼向中央政府要求更多的石油收入分配。

庫爾德族認為,一個統一的伊拉克從來都是虛構的產物;而一個親西方、世俗化,並擁有奮力打擊 IS 等極端主義者形象的「庫爾德斯坦國」,可以說服西方國家不會反對庫爾德族獨立。敘利亞的庫爾德族也採取同樣的策略,甚至加上女性士兵來展現獨立自主形象的「新女性主義」(neo-feminism)。不過,儘管兩地策略相同,敘利亞和伊拉克兩邊的庫爾德族卻有深刻的政治分歧

另一方面,如同前述,伊拉克庫爾德族自治區內也存在很大的政治分歧,而這種分歧最終引發2015年的危機──現任總統巴爾扎尼任期期滿,卻拒絕舉行新一屆總統大選,導致議會中不同政治派別產生嚴重的分歧,最終一些團體拒絕加入獨立公投的會議。然而,獨立在自治區已經成為最重要的議題,無人敢站出來反對;目前所有人都同意獨立,剩下的只是時間跟方式的問題。總統巴爾扎尼認為可以透過公投再次團結議會,同時解決他合法性的危機。

獨立「庫爾德斯坦國」不受他國歡迎

一個獨立的「庫爾德斯坦國」並不受區域內其他國家歡迎;即使現任總理 Hayder al-Abadi表示尊重獨立的決定,他也強調時間點以及與巴格達中央政府協商的重要性。至於伊拉克最大的鄰國之一伊朗,則強烈反對獨立公投。而自治區最大的經濟合作伙伴之一土耳其,因為所有油管和天然氣管都得經過兩地,態度則更顯關鍵。雖然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女婿,同時也是能源部長的 Beray Albayrak 參與了與自治區石油貿易的秘密交易,但這樣緊密的關係,並沒有改變土耳其強烈反對庫爾德族建國的立場。

近年土耳其政府和國內的庫爾德族和平再度破局,土耳其希望自治區總統巴爾扎尼能幫忙控制土耳其境內的「恐怖組織」庫爾德族工人黨(PKK)。然而 PKK 早就找到方法轉移到敘利亞境內,「改頭換面」為人民保護部隊(YPG)或民主聯盟黨(PYD),甚至在美國、俄羅斯以及其他西方國家為了打擊 IS 而支持之下,在敘利亞北部建立「自由行政區」(Free Cantons)。儘管如此,筆者認為土耳其政府還是有可能會改變主意,接受一個「庫爾德斯坦國」,只要邊界嚴格地限制在伊拉克庫爾德族自治區境內,但前提是它絕不能將敘利亞和伊拉克兩邊的庫爾德族區域連結起來。否則,土耳其、敘利亞到伊拉克的庫爾德族在地理上將會連成一氣,土耳其很可能如軍事介入敘利亞一樣,出兵干預伊拉克庫爾德族的「庫爾德斯坦國」。

有鑑於庫爾德族議員在伊拉克國會當中佔有高達20%的席次,是伊拉克國會內最大的遜尼黨派,如果庫爾德斯坦國真的建立,少了這些議席,必然讓伊拉克高度受到什葉派伊朗,以及已經在伊拉克國內政壇處於優勢地位的什葉派團體影響。沒有庫爾德族的伊拉克,將成為一個實質的什葉派國家;而一個什葉伊拉克,或者伊朗衛星國的伊拉克,將不會受到周邊以遜尼派為主的阿拉伯國家歡迎。

以公投作為爭取資源籌碼

實際上,在歷史上曾經存在一個很短暫,只有數個月的庫爾德斯坦國:馬哈巴德共和國(The Republic of Mahabad)。20世紀初,蘇聯入侵伊朗北部之後,在當地推動庫爾德民族主義,作為吸納伊朗北部加入蘇維埃聯邦計畫的一部分。目前的自治區總統巴爾扎尼,就是出生於馬哈巴德共和國時期。他的父親 Mustafa Barzani 是伊拉克庫爾德民主黨(KDP)的創始人,長期抵抗伊拉克和伊朗以追求獨立(註一)。然而,馬哈巴德共和國被鎖在內陸,並且被周邊強權包圍,還得不到任何外部強權的支持,最終很快便崩潰。今天伊拉克庫爾德族想建立的庫爾德族斯坦國,極有可能犯下同樣的錯誤,落得同樣的下場。

總結來說,沒有國際和周邊地區的支持,即使公投通過,庫爾德族也是難以建國的。因此,9月的公投不代表立即的獨立建國,反而更像一場自治區的內政風暴──總統巴爾扎尼越來越專制的傾向,以及日益困難的經濟問題,為他帶來合法性危機。因此,在後 IS 時代來臨前,巴爾扎尼想透過公投和軍事上取得更多產油的省份,作為新籌碼來和巴格達政府索要更多的財政支持、石油收入以及自主性。當然,中央政府並不見得會輕易讓巴爾扎尼的如意算盤打響。

(邱柏宏,土耳其人,政治大學國發所博士生)

註一:巴爾扎尼家族抗爭可以上朔到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時期,家族成員因為策動部落反抗鄂圖曼統治,遭到處決和關押。

我們即將推出深度專題付費閱讀計劃,現在就參與群眾集資,立即成為付費會員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邱柏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