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20年 深度 九七20年評論系列

周永康、楊政賢:放下成見展開對話──香港民主運動的重整與出路

非建制派能否放下身段及過往的執著,為了香港的民主發展,進行內部對話,重新出發?


和平佔中三位發起人陳健民、戴耀庭和朱耀明,於人大831方案公佈後,與市民於添馬公園進行誓師大會。 攝: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和平佔中三位發起人陳健民、戴耀庭和朱耀明,於人大831方案公佈後,與市民於添馬公園進行誓師大會。 攝: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17年7月1日,習近平將可能首次以中國國家主席的身份到訪香港,慶祝「香港回歸20週年」。20年前,立法會「直通車」被北京阻止,民主派立法局議員全盤下馬,無法直接成為特區的立法會議員,李柱銘為首的民主領袖在6月30日佔據舊立法會大樓陽台外以示抗議;20年過去,面對「一國兩制」的困局,自決及獨立等倡議相繼進入議會,北京強硬回應「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允許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的權力」,非建制派陣營又可以如何應對?如果不能再被動回應,非建制派又可以如何主動出擊?

路,應如何走下去?

目前,非建制派似乎還未有一個明確的共識,清晰告訴同行者:路,應該如何走下去?而對中國曖昧不明的態度,一邊高喊結束一黨專政,一邊期望中央自我約束,似乎也並非一種有意識的策略,反而只是權宜之計,避而不談重要的議題:民主運動的目標、中國民主化的方向、一國兩制的轉型、自決自強的分工等。

全球形勢風高浪急,由英國脫歐到美國特朗普(川普)當選,各地民粹主義抬頭,到近日美國政府宣布退出《巴黎條約》,中國進一步進佔世界霸權,配合一帶一路以及亞投行等策略去重塑全球政治經濟秩序,北京對一國兩制的解讀也愈來愈偏向一國壓倒兩制。香港在中國的諸多棋局下,確實只是其中一手棋。

觀乎至此,非建制陣營進行內部重整、對話、釐清策略目標、自決自強的方向,對外在各個層面連結東南亞及全球盟友,提出反制方針,就似乎更刻不容緩。兩個月前,民主黨的胡志偉及公民黨的楊岳橋一度提出「和解論」,惹來爭議;若然曾俊華的選舉確實折射出不少中產人心疲累、渴望求變的狀況,而和解是方向,那麼我們要問的是:和解的原則和共識應該如何達成?非建制派內部陣營不和解、不對話,又如何可能各自領軍而達成民主社會的願景?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香港 周永康 九七20年 楊政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