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我給新一季《紙牌屋》當中文顧問

把車停在另一個白宮前,是的,我的任務是教《紙牌屋》第五季的演員在劇中說國語台詞。(前方高能劇透)


《紙牌屋》是 Netflix 史上播放量最高的劇集,故事主要圍繞由Kevin Spacey飾演的美國總統 Frank Underwood和Robin Gayle Wright所飾演的第一夫人Claire Underwood,第五季於2017年5月30日首播。 圖片來源:《紙牌屋》劇照
《紙牌屋》是 Netflix 史上播放量最高的劇集,故事主要圍繞由Kevin Spacey飾演的美國總統 Frank Underwood和Robin Gayle Wright所飾演的第一夫人Claire Underwood,第五季於2017年5月30日首播。 圖片來源:《紙牌屋》劇照

「你到底要去什麼地方?」 Uber 司機環顧四周,疑惑地問我。

我們身處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市郊,眼前幾座淺灰色外牆的單層廠房式建築,不見行人和其他車輛。谷歌地圖顯示我們已經靠近目的地,我卻不知如何向司機描述去處:「嗯……理論上,那兒有橢圓辦公室、白宮戰情室、空軍一號,以及美國總統 Frank Underwood和第一夫人Claire Underwood。」

沒錯,我要去美劇《紙牌屋》第五季的攝影棚,任務是教劇中演員說國語台詞。

《紙牌屋》第五季第八集,成功當選副總統的 Claire,在「白宮西翼」與美國貿易代表、中國部長開會,部長告訴她:中國得知一艘即將沉沒的俄羅斯破冰船上,有一名美國公民。那個美國人是誰?他為何出現在俄羅斯的船上?中國又從何得知這一資訊、出於什麼動機告知美國?這些問題在單單這一場戲中還找不到答案,但毫無疑問,一宗船難將牽出中美俄的大國角力。

現實政治中,特朗普團隊被指與俄羅斯來往甚密,他本人似乎對普京惺惺相惜,迫切希望改善美俄關係。另一邊廂,特朗普與習近平在私人莊園並肩散步,普京又彈起中南海的鋼琴。中美俄的大三角關係互動是你上我下的蹺蹺板,還是更為複雜的動態平衡,它在新一季《紙牌屋》中將被如何刻畫,令人期待。

新一季《紙牌屋》從去年7月開始拍攝,到今年2月結束,其間美國上演了特朗普上台的逆轉勝大戲。飾演總統的 Frank Underwood的Kevin Spacey 都感歎:「《紙牌屋》正在現實中上演!」。
新一季《紙牌屋》從去年7月開始拍攝,到今年2月結束,其間美國上演了特朗普上台的逆轉勝大戲。飾演總統的 Kevin Spacey 感歎:「《紙牌屋》正在現實中上演!」。圖片來源:《紙牌屋》劇照

洗個痛快澡

《紙牌屋》是 Netflix 史上播放量最高的劇集,也是斬獲金球獎與艾美獎的網劇先驅。第五季定在2017年5月30日首播,想必不少忠實觀眾都會在當天binge-watching(連續觀看)。《紙牌屋》第五季的製作成本未公開,而它的第一、二季總投資超過一億美元,單集成本高達400萬美元。

在充沛資金支持下,《紙牌屋》的製作精密。以這集為例,資深演員 Patricia Clarkson 扮演美國貿易代表,為了展現角色的語言天賦以及她與中國打交道的經驗,在與中方代表告別時,Clarkson 要說一句國語台詞。劇組在拍攝前就已備好國語台詞錄音,供 Clarkson 練習。作為語言顧問的我則要來到攝製現場,在拍攝前糾正她的國語發音,並於拍攝後與導演確認發音無誤。

出現過中文台詞的美劇和電影比比皆是,效果卻參差不齊。最近的熱門科幻電影《Arrivial》中,女主角用一通中文電話打動中國將軍、扭轉劇情,懂國語的觀眾卻紛紛表示「沒聽懂」。

美劇《生活大爆炸》第一季第一集的台詞「洗個痛快澡」讓人忍俊不禁,劇中中餐館老闆的形象令觀眾過目不忘。飾演該角色的演員吳漢章(Jame Hong)從1950年代中期活躍影壇至今,出演過超過500部電視劇和電影,是美國熒幕上最常見的華裔甘草面孔。吳漢章是在美國出生的香港二代移民,幼年曾在香港生活。雖然他會講國語和粵語,《生活大爆炸》卻安排他的角色在激動時只發出嘰里呱啦的聲音,想必那就是美國人印象中的國語。  

《紙牌屋》也曾出過國語發音的差錯,第二季中有位戲份吃重的中國領導人錢主席,然而劇中幾乎每個提及錢主席的人物,包括男主角 Frank Underwood,一直將「錢」字念成「Kee-ahn」;而他們稱呼另一個中國人角色馮先生時,也出現「Fung」、「Fang」、「Feng」多個發音。

第二季播出後,在美國網上論壇 Reddit 和 Quora 上都出現吐槽《紙牌屋》讀錯中國人姓氏的文章,一位網友寫道:「每次 Walker(第二季劇中美國總統)把錢叫成Kee-ahn,我都要捏一把汗。談外交起碼要把對方的名字唸對吧。」製作方或許留意到觀眾批評,增設顧問,在現場督導演員說出標準外語台詞,我就是如此被請來片場。

從馮先生到徐先生

「歡迎來到紙牌屋!」   Uber 在入口路障前停下來。進「屋」前,我簽署了保密協議——劇集播出前,不能談論我所知的劇情內容。工作人員又再三叮囑,在攝影棚內要保持安靜,不能拍照,不能盯着演員看,be professional。

我被帶到演員候場與工作人員監控攝影畫面的房間,與即將要合作的演員Clarkson 打招呼。在第五季加盟《紙牌屋》的她是老戲骨,曾被提名奧斯卡和金球獎最佳女配角獎。她用標誌性的磁性嗓音反復練習着國語台詞,半開玩笑抱怨說,前幾天才說了一大段阿拉伯語台詞,希望不要再有說艱澀外語的戲了。阿拉伯語和國語都出現在第五季中,可見中東和中國都佔一定戲份。

本集飾演中方代表徐家寶的是紐約華裔脱口秀演員、攝影師 Phil Nee,他被稱為華裔美國人脱口秀的「教父」,曾在美國、香港、新加坡巡演。在《紙牌屋》拍攝現場,年約半百的他穿西裝打領帶、揣着口袋巾、頭髮梳得整齊,嘗試揣摩態度謙遜但不卑不亢的中國外交官角色。我事後才想起,應該提醒他把婚戒取下——中國官員似乎不時興在工作場合戴戒指。

祖籍寧波的 Nee 會說一些家鄉話,但不會說國語。好在在劇中,他並不需要說國語台詞,而是要模仿略帶中式口音的英文。他向我解釋說,儘管角色是英語流利的中國外交官,但畢竟不是以英語為母語的人,說話略帶口音會更令人信服。拍攝前一天,會說國語的妻子在家中為他輔導。

早在第二季,《紙牌屋》裏就出現過中國角色——商人馮先生,一名與中美領導層都關係密切的「太子黨」。為了凸顯馮先生遊走在政治鋼絲上、喜歡刺激與風險的形象,編劇還設定了馮先生有特殊的性癖好。

徐先生和馮先生的人設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在美國人眼中,他們是同一類中國人:實力相當、亦敵亦友。第二季中,商人馮先生與時任副總統 Frank Underwood 討價還價,達成少秘密交易,而官員徐先生則在第五季捎來中國拯救美國公民的資訊,隨即伸出交易的橄欖枝:中國想向美國借一艘破冰船,這一要求讓 Claire 感到意外,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劇中飾演第一夫人Claire Underwood的演員 Robin Wright,曾與投資方有過薪酬談判,堅決要求與男主演同工同酬,否則不再續約。
劇中飾演第一夫人Claire Underwood的演員 Robin Wright。圖片來源:《紙牌屋》劇照

變化的中國臉

中國大受歡迎,甚至有傳王岐山也向中南海同僚推薦。前美國東亞及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 Kurt Campbell 分析,愛看《紙牌屋》的中國人可能認為它描述的是美國政府運作的真實狀況。對於中國人來說,該劇還有另一大看點:中國正在崛起,形成挑戰美國之勢,美國人為之緊張,中國觀眾透過《紙牌屋》揣測美國人看中國的心態。

中國在《紙牌屋》中與美國幾乎平起平坐,中國人是美國人的潛在夥伴,他們身段柔軟,凡事有商量;也是美國人的對手,勢力漸長、不會輕易屈服。這跳脱以往美劇中中國人的刻板形象:或土里土氣、或狡猾精明、或難以理喻、或身懷絕技的異邦人。這包括例如《絕望主婦》中工於心計、被女主人恐嚇「送你回上海種田」的代孕女傭曉梅、《實習醫生格蕾》中偷渡到美國而不敢到醫院看病的廣東女人、《傲骨賢妻》中搞外遇的異見分子以及無數的中餐館老闆角色。

而在《紙牌屋》中,中國的官員、商人與美國總統坐到同一個談判桌上,這種轉變折射出中美國力對比和美國人心中中國形象的演變,也成為中國觀眾看《紙牌屋》的一個快感來源。

在兩國角力的張力下,中美關係愈趨複雜化。中國戲份吃重的第二季中出現多個中美關係衝突點,包括網絡安全、匯率操縱、稀土出口配額、中日釣魚島爭端等。而在第五季,最近的時事熱點南中國海、貿易逆差等,說不定會被搬上熒幕。

負責撰寫第二季中國相關情節的編劇 Kenneth Lin 透露,編劇曾跟哥倫比亞大學研究中國政治的專家交流,確保劇中對中美關係、中國政治的描述緊扣時事,儘可能貼近現實。編劇們不僅抓熱點,還嘗試超前時事半步,預見到即將發生的衝突。  

特朗普時代的政治劇

新一季《紙牌屋》是極大的挑戰。第五季從去年7月開始拍攝,到今年2月結束,其間美國上演了特朗普上台的逆轉勝大戲。連飾主演 Kevin Spacey 都感歎,去年看《紙牌屋》,觀眾感歎劇情太戲劇化,現實中根本不可能發生。如今再回想,觀眾不得不承認:「等一等,這可能真的會發生」,甚至說:「天啊,《紙牌屋》正在現實中上演!」  

現實中的白宮越發瘋狂,《紙牌屋》能拍出什麼超越往季、又不遜色於每日新聞?媒體前瞻報導透露,《紙牌屋》中會出現「not my President」的口號、穆斯林入境禁令等,已經成功成為總統的 Frank Underwood 要利用影射 ISIS 的恐怖組織來達到他的政治目的。

《紙牌屋》拍攝現場,Kevin Spacey與粉絲們合照。
《紙牌屋》拍攝現場,Kevin Spacey與粉絲們合照。作者提供圖片

我為《紙牌屋》當一日顧問是在大選日前夕,雖然我能窺見的劇情有限,但演員開口的第一句台詞,就讓我驚呼「劇透」——「代理總統女士」(Madame Acting President),劇中角色這樣稱呼 Claire Underwood,這意味着總統 Frank Underwood 由於某種原因無法執行總統義務,由副總統 Claire 代為掌權。或許《紙牌屋》的編劇跟大部分人一樣,曾經相信希拉莉將贏得大選,於是劇情往女總統登基的方向開展。

我在片場跟飾演 Claire 的演員 Robin Wright 打個照面,工作狀態中的她跟 Claire 一樣幹練,揹着黑色皮革雙肩包、穿着人字拖風風火火地來到片場,一屁股坐上摺疊椅就開始看台詞。真人比劇中更親切爽快,她與同事們說笑、打成一片,唸錯台詞時也會急得飆髒話。不難想像這樣英姿颯爽的她曾與投資方有過薪酬談判,堅決要求與男主演同工同酬,否則不再續約。

經過幾十次修正表演、多角度拍攝,會議場景終於拍攝完畢,導演來問我:「那句國語台詞說得怎麼樣?」在那一幕,美國貿易代表將徐先生送到會議室門口,關門前意味深長地用中文說:「我們稍候再見,徐先生。」

我比出 OK 的手勢。任務完成,我在按白宮真實規模和布置複製的攝影棚四處溜達,到「橢圓辦公室」過把做美國總統的乾癮,偶然發現,「白宮東廂」的希拉莉畫像恰巧正對着廁所,如今回想起來:真是風水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