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無名道: 巴拿馬斷交後,台灣外交戰還有多少底氣?

在馬英九執政時期,中共的戰略主軸是為和平發展(和平統一的代名詞),戰術就是模糊與交流合作;在蔡英文主政時,戰略主軸一變為反獨,戰術就是清晰與壓力。


2016年6月27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和巴拿馬總統Juan Carlos Varela在巴拿馬城總統府舉行會議,會前一起聆聽巴拿馬國歌。 攝:Carlos Jasso/Reuters
2016年6月27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和巴拿馬總統Juan Carlos Varela在巴拿馬城總統府舉行會議,會前一起聆聽巴拿馬國歌。 攝:Carlos Jasso/Reuters

巴拿馬閃電式與中國大陸建交,台灣的邦交國只剩下20個,掉到1字頭也是遲早的事,這個「新情勢」,顯然和蔡英文總統心中所想並不一樣。巴拿馬在召開建交記者會前40分鐘才知會台灣政府,當然是一種羞辱,難怪政府對巴拿馬要表達憤怒、憤慨、不滿、遺憾,對中共則是既正告又嚴厲譴責。然而,氣話說完了,如何面對「新情勢」,才是對蔡英文的考驗。

這一天的到來,並不意外,但在建交公報上如此決絕,則令人憂心,它的背後反映了大陸貫徹反獨政策的堅決意志。雖然有人認為,既然當初蔡英文選擇了拒絕九二共識,就必須承擔這樣的風險。這話說得輕鬆,但前副總統呂秀蓮則提出警告,如果邦交國在國際上少到被懷疑的時候,國家就會有亡國的危機;不過,她一方面又主張推動台灣為中立國,另一方面又要思考與大陸建立健康的關係,也顯得一廂情願。

至於前行政院長游錫堃提出的中華民國邦交國減少,台灣邦交國便會增加的說法,則是完全不知所云了。當所有國家都承認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時,換名字會有用嗎?由此可知,民進黨和其支持者幾乎都是在同一個框框內矇着眼思考兩岸關係。

前外交部長錢復的名言:「兩岸是外交的上位政策」,一針見血地點出了台灣的困境。

前外交部長錢復的名言:「兩岸是外交的上位政策」,一針見血地點出了台灣的困境。錢復擔任中華民國外交部長時,還是前總統李登輝的時代,在那個時代,兩岸之間的外交戰不曾停歇,只是那時候的大陸還沒有崛起,台灣也還存了一些老本,與大陸站在賭桌前,仍有底氣,不至於怯場。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那個時代,搞外交的錢復就已感受到了變化,才會發出這樣的警語。

然而,不論李登輝、陳水扁或蔡英文,從他們主政下的政策來看,都不認同這一句話,甚至於想要挑戰這一句話。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的「烽火外交」是最典型的代表,但恐怕也是台灣最後一次敢講這樣的話了。

蔡英文在選舉前就向外宣示要維持兩岸關係的現狀,並且提出「溝通、沒意外、不挑釁」的三個原則,但這是一個註定無法達成的任務,因為它建立在錯誤的認知上。蔡英文擔任過陸委會主委,她的第一任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爕既擔任過陸委會主委,也當過駐美代表,然而,他們對世局的變化以及大陸的認識,淺薄到令人感到害怕。

2017年6月13日,北京,巴拿馬副總統兼外交部長 Isabel de Saint Malo 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簽署建交文件後召開記者會。
2017年6月13日,北京,巴拿馬副總統兼外交部長 Isabel de Saint Malo 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簽署建交文件後召開記者會。攝:Greg Baker/Pool/Reuters

2014年7月蔡英文接受《天下雜誌》專訪,她說2014年底的選戰「如果打好,連中國都會朝民進黨方向來調整。如果他們覺得,16年最有可能贏的是民進黨的話,他們自動會去創造那個條件……中國一調整,美國人就沒有什麼好講的。」中國大陸的確是在2015年就開始逐步創造條件,但不是向民進黨方向調整,而是給民進黨更大壓力的條件。首先是習近平在3月提出「地動山搖說」,5月又把「九二共識」與「認同中國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掛勾,到了8月,張志軍則提出了「協商機制坍塌說」。中國大陸大概深怕蔡英文聽不懂,又戲劇性地在11月搞了一個馬習會,用「定海神針」來形容「九二共識」與「認同中國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在兩岸關係的作用。

在馬英九執政時期,「九二共識」是寬鬆的,雙方各自詮釋,馬英九講一中各表,大陸也不曾公開打臉。然而,太陽花學運之後,再加上民進黨已勝選在望,九二共識由寬鬆走向嚴謹,由模糊變得清晰。台灣的路,是愈走愈窄。

從2015年以來,大陸的兩岸思維其實非常清楚,政策也相當一貫。太陽花運動的效應以及民進黨執政在望的氣勢,對中國大陸而言,「反獨」成了戰略主軸。

蔡英文接受天下雜誌專訪那句話,如果是她心中的想法,那是嚴重的認識錯誤,但無論如何,這句話都不應該說出口,不少外交人士都深深以為不妥。這句話是十足的傲慢,聽在中國大陸的耳中,豈是滋味,把民共之間可能有的機會全部給打掉了。由這裡也可以看出,在民進黨眼中,選舉是兩岸的上位政策,才會有如此的演出。

第二個例子是今年三月大陸兩會期間,張志軍在人大的一場會議後對記者表示:「台獨之路走到盡頭就是統一,但那樣的統一方式一定會給台灣社會和民眾帶來傷害。」他也指出,未來一年兩岸關係最大挑戰是台獨勢力蠢蠢欲動,呼籲台灣各界和大陸一起築起一個反對和遏制台獨的銅牆鐵壁。

對於張志軍這一段談話,台灣的決策官員透過媒體表示,張志軍的發言充滿惡意,因此懷疑兩岸關係至今沒有起色,是張志軍從中作梗,「張志軍要負完全的責任」。這位決策官員甚至於對國台辦的人事問題指指點點,反而顯露了自己的無知。

今年520之前,蔡英文也親自上陣接受媒體專訪,提出「新情勢、新問卷、新模式」之說,而且再度把矛頭指向大陸的官僚體制及舊思維。這些話,也是不應說而說,既無助於互信的建立,只會讓大陸更強硬、更堅定,對兩岸關係只有百害而無一利。

稍有兩岸常識者都了解,兩岸關係牽涉到大陸的核心利益,任何國台辦主任的發言,都不是個人意見,兩岸關係也不是國台辦能夠隻手阻撓。

民進黨對中共的認識與判斷,充滿了一廂情願。從2015年以來,大陸的兩岸思維其實非常清楚,政策也相當一貫。太陽花運動的效應以及民進黨執政在望的氣勢,對中國大陸而言,「反獨」成了戰略主軸。在馬英九執政時期,戰略主軸是為和平發展(和平統一的代名詞),戰術就是模糊與交流合作;在蔡英文主政時,戰略主軸一變為反獨,戰術就是清晰與壓力。

中國大陸現在一再強調九二共識的內涵就是兩岸同屬一中,十分清晰,不讓民進黨有任何利用話術來閃躲的空間。至於壓力,則是要大到讓台獨支持者能夠認識到台獨是一條實際上走不通的路。

民進黨政府常勸大陸不要傷害人民的感情,就像蔡總統在記者會所說:「打壓和威脅,無法縮短兩岸的差距,反而疏離雙方人民的距離。」問題是,在統一的道路上,才有感情與距離的考量,在反獨的道路上,實力才是關鍵,因此中國大陸要藉各種機會展現實力。

外交,只有實力原則。民間外交做得再好,還是抵不過整體政治上以及經濟上的利益。這是殘酷的現實。

今天的世界,早已遠離冷戰,美國與中國大陸的實力也呈現消長之勢,台灣在外交上,從早期的順水推舟,到逆水行舟,到現在已是狂風大浪之中的一條小船。簡單地說,整個國際局勢變化得十分快速,僅僅從2000年到現在,大陸在國際上扮演的角色,就已讓人刮目相看。現在的大陸,已非2000年陳水扁執政那時可以比擬。在國際上圍堵台灣的力量更強了,在經濟上限制台灣的手段也更多了,現在,大陸正一步步縮小台灣的生存圈,一直到台灣感到喘不過氣為止。

九二共識已被民進黨化約成主權問題,但蔡英文政府應該嘗試把時間也納入戰略思維,從新的視野來看時間與主權的概念。

蔡英文批評大陸是舊思維,這種批評沒有意義,因為那不是操之在我。需要新思維的,反而是台灣。

有歷史以來,小國的命運從來都是面臨有限且困難的選擇,別說兩全其美了,有時甚至於連選擇都沒有。台灣能有今日,已算是不錯的表現,一方面要歸功於自己的努力,但另一方面也是拜過去國際結構所賜。然而,我們面對的是新情勢。

台灣現在所面臨的真正的選擇只有兩個:九二共識下的和平與合作,以及沒有九二共識下的對抗而己,至於維持現狀,根本就不是選項。問題是,台灣要以什麼角度來看這一道選擇題?

九二共識已被民進黨化約成主權問題,但蔡英文政府應該嘗試把時間也納入戰略思維,從新的視野來看時間與主權的概念。首先,要破除主權是一個全有或全無的概念。所謂絕不犧牲主權這種話,就是一種全有或全無的概念產物。然而,如果把主權空間化,它就是可變量,就像以觀察員名義參加WHA一樣。

其實,台灣過去已經是這樣的做法,例如以中華台北名義參加奧運及其它組織等等。但是空間的可變量,可大可小,兩岸關係好時,如馬英九時期,空間可變量變大,兩岸關係不好時,就會不斷縮小,就像現在一樣。我們與其去思考要不要九二共識,倒不如去思考,馬英九執政時期下的主權空間和現在的主權空間有何不同。現在堅持那種全有或全無概念式的主權觀,豈不是要把自己逼上絕路!

或者說,從時間的戰略觀點來看,現在不獨,反而是為未來保留了獨的選擇權,而現在一心追求獨,反而斷了獨的機會。

經濟是台灣生存發展的命脈,這一句話千真萬確。台灣只有在全球經濟中扮演重要角色,才能維護甚至於擴大自己的空間。台灣不必妄自菲薄,因為我們在全球經濟體系中仍表現不錯,但不可諱言,台灣也面臨了相當的危機,不只紅色供應鏈的崛起,大陸在未來產業上甚至於大幅領先台灣。從這個角度來看,時間對台灣的戰略價值高於空間,台灣只有爭取到時間,並且能善用時間,才能為自己創造空間。或者說,從時間的戰略觀點來看,現在不獨,反而是為未來保留了獨的選擇權,而現在一心追求獨,反而斷了獨的機會。

蔡英文總統及民進黨政府也應該重新認識大陸對台政策的思維邏輯。統一未必在大陸的日程表中,但反獨已居於優先位置。以大陸當前在國際體系中的角色,兩岸問題本非重要議題,如何利用大陸在國際上崛起的態勢,為自己創造更長的時間與更大的空間,才是政府應該思考的方向。

所謂重新評估兩岸關係,應是這一種戰略性的評估,而不是再想走回對抗的老路,那只會把自己逼上絕路。蔡總統說:「附和北京的邏輯,無異是向威脅屈服,更將扼殺我們自己的生存空間。」但我們也要問,我們附和的是北京的邏輯,還是我們自己生存發展的邏輯?

在台灣談兩岸,很容易陷入情緒對話,但思考國家前途,需要的是冷靜的心,有時更需要把自己抽離,從外人的角度來看台灣未來。這一篇文字,贊同也罷,反對也罷,只希望能在憂心與激情之中,也讓大家冷靜思考。

(無名道,政治學博士,曾參與兩岸事務協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