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無名道: 巴拿馬斷交後,台灣外交戰還有多少底氣?

在馬英九執政時期,中共的戰略主軸是為和平發展(和平統一的代名詞),戰術就是模糊與交流合作;在蔡英文主政時,戰略主軸一變為反獨,戰術就是清晰與壓力。


2016年6月27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和巴拿馬總統Juan Carlos Varela在巴拿馬城總統府舉行會議,會前一起聆聽巴拿馬國歌。 攝:Carlos Jasso/Reuters
2016年6月27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和巴拿馬總統Juan Carlos Varela在巴拿馬城總統府舉行會議,會前一起聆聽巴拿馬國歌。 攝:Carlos Jasso/Reuters

巴拿馬閃電式與中國大陸建交,台灣的邦交國只剩下20個,掉到1字頭也是遲早的事,這個「新情勢」,顯然和蔡英文總統心中所想並不一樣。巴拿馬在召開建交記者會前40分鐘才知會台灣政府,當然是一種羞辱,難怪政府對巴拿馬要表達憤怒、憤慨、不滿、遺憾,對中共則是既正告又嚴厲譴責。然而,氣話說完了,如何面對「新情勢」,才是對蔡英文的考驗。

這一天的到來,並不意外,但在建交公報上如此決絕,則令人憂心,它的背後反映了大陸貫徹反獨政策的堅決意志。雖然有人認為,既然當初蔡英文選擇了拒絕九二共識,就必須承擔這樣的風險。這話說得輕鬆,但前副總統呂秀蓮則提出警告,如果邦交國在國際上少到被懷疑的時候,國家就會有亡國的危機;不過,她一方面又主張推動台灣為中立國,另一方面又要思考與大陸建立健康的關係,也顯得一廂情願。

至於前行政院長游錫堃提出的中華民國邦交國減少,台灣邦交國便會增加的說法,則是完全不知所云了。當所有國家都承認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時,換名字會有用嗎?由此可知,民進黨和其支持者幾乎都是在同一個框框內矇着眼思考兩岸關係。

前外交部長錢復的名言:「兩岸是外交的上位政策」,一針見血地點出了台灣的困境。

前外交部長錢復的名言:「兩岸是外交的上位政策」,一針見血地點出了台灣的困境。錢復擔任中華民國外交部長時,還是前總統李登輝的時代,在那個時代,兩岸之間的外交戰不曾停歇,只是那時候的大陸還沒有崛起,台灣也還存了一些老本,與大陸站在賭桌前,仍有底氣,不至於怯場。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那個時代,搞外交的錢復就已感受到了變化,才會發出這樣的警語。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
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

支持好新聞,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

加入會員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全站暢讀
隨時隨地

獨立書店
SuperPass

尊享會員
知識社群

了解更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