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虔豪:掐着文在寅咽喉的造王者——湖南進步派

南韓政治板塊,一直存在強調鞏固韓美同盟、力抗北韓的保守派,還有主張推動對北和解、解決半島僵局的進步派。


2017年5月9日,文在寅當選南韓總統後在首爾光化門廣場向支持者發言。
2017年5月9日,文在寅當選南韓總統後在首爾光化門廣場向支持者發言。 攝:Seo Myeong-gon /Yonhap via Reuters

去年下半年,「親信干政案」爆發,上任第四年的南韓總統朴槿惠陷入政治危機。朴將政府資料洩漏給認識40年的「密友」崔順實,讓她能在幕後操控政府,並透過施壓財閥捐款,暗中援助崔所掌管的基金會與女兒馬術活動。憤怒的南韓民眾,走上街頭發動燭光示威,堅持了近四個月,國會與憲法裁判所最終決定罷黜朴槿惠。

從干政案爆發到朴槿惠下台遭收押,歷經整整半年後,南韓迎接了提前舉行的大選。四年多前的對決,在野黨民主統合黨(今稱共同民主黨)候選人文在寅敗給朴槿惠,今屆捲土重來。打出「清算積弊勢力」的他,本次得票率席捲全國各地,力壓承接朴的保守派自由韓國黨候選人洪準杓,以及中間路線國民的黨候選人安哲秀,讓南韓實現睽違九年的政權輪替。

文在寅是2009年自殺身亡的進步派前總統盧武鉉的「知己」,兩人同作為人權律師,曾一起在釜山創立法律事務所執業。在盧於2002年當選總統後,文幾度進入青瓦台在旁輔佐,而踏入政界。

儘管盧武鉉執政後期,經濟發展與打房政策失敗,讓南韓差點又陷危機,招致惡評;但他比歷代任何一位總統都溫和謙卑,並力促南北關係與國內對立和解,當時鮮有公權力介入侵犯人權之事發生。不少人評價,盧在任期間,是南韓少見自由奔放的時代,而文在寅則是繼承盧遺志的人物。

非全羅道出身的進步派候選人

南韓政治板塊,一直存在強調鞏固韓美同盟、力抗北韓的保守派,還有主張推動對北和解、解決半島僵局的進步派。

保守派追求同財閥合作,促進經濟成長,進步派則更重視分配與公平正義。前者以朴槿惠之父獨裁者朴正熙出生地——嶺南地區(慶尚南北道、大邱、釜山)作為根據地,後者則以反對派領袖金大中出生地——湖南地區(全羅南北道、光州)為中心。

在推動南韓經濟現代化的前獨裁總統朴正熙於1979年遇刺身亡後,陸軍少將全斗煥發動政變,推翻臨時政府,並逮捕金大中,讓湖南地區民心憤慨,發動大規模集會示威。最後,全斗煥於1980年派遣特戰部隊進入光州鎮壓,即著名的「光州事件」,開啟往後該地選民對保守派極度仇視的濫觴。

1987年在風起雲湧的街頭運動浪潮下,全斗煥被迫釋權,開展南韓民主化的新頁,並回歸總統民選。此後,進步派候選人,都在湖南三大行政區中,囊括極高的選票,得票的集中率相較於嶺南地區,更為驚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講究地緣政治的南韓社會,盧武鉉和文在寅,都不是出生於湖南地區的候選人,最終仍順利當選。

資料來源:作者提供
資料來源:作者提供。圖:端傳媒設計部

在朴正熙與全斗煥時期,領銜對抗獨裁政權的反對派領袖金大中,終在1997年當選總統,南韓首次實現政權輪替,由進步派執政。金大中任內,以整頓因陷入金融危機而破敗的經濟,還有推動南北領袖會晤與交流而聞名。

五年後的選舉,不少湖南選民為延續進步派命脈,在執政黨新千年民主黨有七人競爭初選的激烈戰局下,衡量與保守派相抗衡的勝算,還有冀求進步派自身能跨越地域對立之高牆後,他們做出前所未有的決定——要把慶尚南道出身的盧武鉉,拱上候選人之位。

初選中,盧破天荒在光州拔得頭籌,隨後氣勢如虹,打敗其他黨內對手,並在2002年大選中,以些微差距,擊退大國黨候選人李會昌,讓進步派持續執政。不過,下屆大選在經濟現頹勢的情況下,打着「CEO總統」名號的李明博,獲得更多民心支持,讓保守派重返執政。

文坐擁派閥,湖南民心生變

相隔10年,湖南父老們,在目睹李明博強勢作風,讓南北關係陷入緊張、連串公權箝制媒體與個人自由,還有施惠財閥,貧富差距卻越拉越大的情況下,為終結保守派執政,瘋狂力捧文在寅為「救星」,結果卻敗給朴槿惠。而此後,湖南民心對文的觀感,已出現若干變化。

「歷經盧武鉉於2009年自殺,而全羅道選民強烈支持文在寅,卻還是敗給朴槿惠的情況下,湖南民心遭受極大打擊。但文在寅在選後並沒有試圖平撫來自湖南地區的失望與落魄情緒,反而開始在進步派內坐擁派系,這會讓湖南民眾認為,文在寅覺得『光州和全羅道的人支持自己是理所當然的』。」光州出身、加入文在寅陣營輔選的基層任成泰(化名)幕僚對記者說道。

任成泰強調,「其實湖南百姓並不討厭文在寅」,但相較金大中與鄭東泳等出身全羅地區的政治人物,出身慶尚道的盧武鉉和文在寅的從政背景,相當不同。兩人最初都與政黨政治毫無淵源,而是以地方型社會運動起家,對政黨運作與國會生態相當陌生。這造成文在寅先後成為在野黨候選人與黨魁後,起用的黨職主管,都是過往在釜山與他從事人權律師與社運時有關的人士,就此與全羅道出身的線上政治人物區隔開來。

文在寅這樣的作風,加上在野黨內,在盧武鉉從政時被任用的官員也相繼加入力挺文,導致在2012年大選後,黨內的「親盧」派系,逐漸轉化為「親文」,在野黨的名稱亦從「民主統合黨」改為「民主黨」。後來,「第三勢力」的安哲秀加入在野黨,共組「新政治民主聯盟」,但不到一年安與文卻因路線爭議問題撕破臉而分裂,「新政治民主聯盟」改名為「共同民主黨」。文安分裂後,「親文」派在共同民主黨內進一步坐大,與「非文」派的不和日增,連場內訌成為在野黨長期以來飽受責難的爭端。

2017年5月9日,文在寅當選南韓總統後在首爾光化門廣場向他的支持者鞠躬。
2017年5月9日,文在寅當選南韓總統後在首爾光化門廣場向他的支持者鞠躬。攝:Seo Myeong-gon /Yonhap via Reuters

國會選舉,進步派改捧安哲秀

面對這樣的問題,湖南選民在去年國會選舉競選期間,再度做出令人訝異的選擇。安哲秀出走後,另組「國民的黨」,打出「擊潰派閥勢力」的號召,積極地在全羅南北道及光州布局。

自翊為進步派大本營的湖南父老們,面對文在寅坐擁派系壯大,心生被排擠之感,加上安哲秀打出被迫出走的受害者形象,他們於是紛紛把國會議員的選區與政黨票,都投給了國民的黨。

資料來源:作者提供
資料來源:作者提供。圖:端傳媒設計部

去年國會選舉結果,國民的黨幾乎囊括光州與全羅地區絕大多數席次,於全國破天荒地獲得38席,成為國會的「關鍵少數」;共同民主黨則在首都圈獲得高度支持,形成在野兩黨「各擁山頭」的情況。

自認進步派「宗主」的共同民主黨,因文在寅派系壯大及與湖南民心疏離,反遭選票教訓,丟失此地絕大多數國會席次。儘管共同民主黨在全國獲得的議席數,較上屆多出21席,進步許多,但卻被國民的黨在湖南地區「異軍突起」割據成功。現在看來,若能早先體察湖南民心,或許就能避免分裂,令共同民主黨現在於國會坐擁過半議席。

安哲秀因為在湖南地區獲得政治基盤,能夠充滿信心地在今年和文在寅競逐總統大位。他打出中間路線,也獲一定程度迴響。面對執政的保守派,因干政案而陷入民意責難與頹勢的情況下,在野兩派「文、安」對決的情況,浮現出來。

「國民的黨的特色,就是有望整合目前對立的支持者們……(我們)在釜山、大邱(嶺南地區)人氣爆發,湖南地區的話更是當然,因為我們在這有許多國會席次,我認為這是南韓從日本解放後,70年以來,首次有人能促進對立局面整合的結果。」大選倒數兩天時,國民的黨大選企劃組織委員鄭重圭,向記者說道。

以鄭的說法來看,安哲秀的策略,是以進步派本營的湖南地區作為基地,向外擴張延伸不同陣營的支持者。

湖南選民的「策略投票」心理

但文在寅陣營的任成泰卻對如此看法反駁道:「事實上,這次選舉,湖南民眾不是真的想投文在寅,而是在物色進步派該往哪個方向走;同理,這些人過去投給國民的黨,也並非真的是要力挺安哲秀。」

他指出,早先幾次南韓大選,選民都非常熱衷於支持代表自己地域,或是成為意識形態象徵的候選人,光州出身的金大中和大邱出身的朴槿惠,就是當中最好的例子,但近來,特別是湖南選民,「策略投票」的意識,漸趨濃厚。人們已不再死忠地擁戴特定政治人物,而是會思考是為達成什麼目的而投票。

而聲望立基於湖南地區的安哲秀,原本與文在寅一樣,以政府未徵詢國內同意及未與中國對話為由,反對布署薩德,但為攏絡保守派民心,選前一個月,他突然轉換立場,高舉韓美同盟立場,強調韓美間的協議已不可撕毀,表態支持薩德。這讓作為進步派本營的湖南民心,對安開始起疑,安的支持率自始走向衰退。

同一期間,飽受「派閥霸權政治」批評的文在寅,則是積極攏絡共同民主黨內「非文」系人馬加入選舉陣營中,一定程度化解了他向來被批為「獨斷」、「小圈圈」的作風,展現誠意,讓選民看到他也有促進「整合」的可能。

選前最後關頭,兩大陣營都積極在湖南地區拜票。聲勢獨走的文在寅,雖信心十足,仍擔憂安哲秀及另一名更為左傾的正義黨候選人沈相奵,可能會瓜分其票源,頻頻呼籲「集中票源」,才能成功實現政權輪替。

資料來源:作者提供
資料來源:作者提供。圖:端傳媒設計部

「湖南回流」,非靠文在寅個人魅力

最終的選舉結果,進步派文在寅的票受限於安哲秀的瓜分,而沒辦法開出往年逾八成的成績,但得票率仍領先安一倍之多。

一年前,面對文在寅「派閥坐大」,讓進步派大本營覺得被孤立,湖南選民親手扶持國民的黨進入國會;如今,這些人再度回流向共同民主黨,將文在寅送入青瓦台。

這樣的結果,證明進步派選民已不再如以往般,只沉醉於金大中或盧武鉉的魅力,並將之投射在文在寅身上。他們對「以壓倒性票數」實現政權輪替和讓進步派路線更加鮮明,有利爭取更多人支持的考量,會比起鍾愛文在寅個人形象來得高。

但任成泰說道:「文在寅若當上總統,沒對湖南地區做出回饋的話,未來這裏的民心會與他更加疏離。」

他表示,保守派執政時,政府官員任命多忽略湖南地區人士,若文在寅依樣葫蘆,那麼這些人可能又會「策略性」地使出手段,要求文與共同民主黨正視問題,亦即,湖南地區仍對文存有戒心,去年另外捧出國民的黨的情況,隨時能夠重演。果不其然,當選隔天,文任命了全羅南道知事李洛淵為國務總理。

文在寅的聲勢,從湖南地區發跡,席捲全國各地,作為進步派根據地的光州與全羅道選民,成為他高得票率的堅厚基石,讓他順利坐上大統領之位;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兩年來,這裏的父老們,證明自己可把候選人送入青瓦台,也能親手摧毀他們向來死忠擁戴的政治勢力,這讓文在寅和共同民主黨,往後都不敢掉以輕心。

(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