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榮光與今日掙扎:「白色黃金」埃及長絨棉

過去二十年間,埃及長絨棉產量不斷萎縮。如今全球90%的所謂「埃及棉」都是仿冒產品。埃及不僅為此蒙受巨額的經濟損失,品牌形象也嚴重受挫。


埃及長絨棉因其柔軟的觸感、極佳的吸水性和堅韌耐用的質地享譽世界,被廣泛用於高級衣織物和床上用品,一度是埃及僅次於旅遊業的出口收入來源,被當地人形容為「白色黃金」。不過,如今充斥在市場、標註着100%埃及棉的產品,絕大多數可能只是尼龍製品或來自其他地區的普通棉花。

Negm 第一次意識到埃及長絨棉的品牌濫用,還是6、7年前在荷蘭旅遊時。當時他注意到酒店的毛巾標註着100%埃及棉,但質量相當粗糙;經過檢驗 Negm 發現,這條毛巾實際的成分是100%的滌綸。現在 Negm 在成立於1907年的棉花研究所(The Cotton Institute)擔任首席研究員。他負責的一個重要項目,就是檢測市面上的棉製品是否擁有與埃及長絨棉一致的 DNA。經過檢驗而貼上「埃及棉」標籤的產品,都能一直追溯到源頭產地。

然而,捍衞埃及棉的品牌任重道遠。根據埃及棉驗證機構埃及棉花協會(Cotton Egypt Association)估計,全球90%的所謂「埃及棉」都是仿冒產品。埃及不僅為此蒙受巨額的經濟損失,品牌形象也嚴重受挫。2016年,全球最大的紡織品商之一 Welspun 被美國第二大零售百貨公司 Target Corp 指控供應冒牌埃及長絨棉的重大醜聞,更將埃及棉的品牌公信力問題暴露在世界面前。

當生產商可以寫100%埃及棉、當其他人全都這麼做,為什麼一個人還需要購買真正的埃及棉?

埃及棉花協會主任 Khaled Schuman

埃及長絨棉產量為何連年下跌?

假埃及棉氾濫的背後,是埃及長絨棉日漸萎縮的產量。由於搖擺不定的政策、萎縮的國內市場與國際棉價、捉襟見肘的科研經費、2011年以來動蕩的政治局勢、錯誤的市場定價體系等因素,過去一二十年間,埃及長絨棉產量正不斷萎縮。根據美國農業部數據,2016年到2017年度埃及棉的產量為16萬捆,而在2004到2005年度,這一數據是160萬捆。

埃及農民在尼羅河三角洲曼蘇拉附近的農場收集棉花。
埃及農民在尼羅河三角洲曼蘇拉附近的農場收集棉花。攝:Khaled Desouki/AFP

與產量一同萎縮的還有棉花田的規模。1960年代,埃及棉花的種植面積約300萬畝,2015年這一數據已跌至18萬畝;而在2016年12萬畝的棉花種植面積中,還有3萬畝地是為儲蓄種子做準備的。

棉農 El Sayed Abd al-Aziz 算過一筆賬,每種植一畝棉花的收成是5到7砍塔爾 (kantar ,埃及計量單位,1砍塔爾約45.02公斤),每砍塔爾埃及棉的市場價格不會超過1100埃及鎊(約69.45美元),但僅僅是種植一畝棉花地的成本就已高達6000埃及鎊(約696美元)。在利潤極其微薄的情況下,如果無法提高單位產量或獲得政府補貼,改種其他作物便成為農戶自然而然的選項。

2014年埃及政府曾推出種植棉花的政府補貼。雖然每費單(feddan,埃及面積單位,約等於4200平方米)200美元的補助看上去不多,但對掙扎在生存線的棉花種植戶來說,這筆補貼是重要的經濟動機。 然而,埃及前農業部長 Adel El-Beltagy 2015年宣布結束補貼,稱本地紡織工業更需要的,是用於生產T恤和牛仔產品的中短長度棉花。不過開羅商會出口部門主任 Al-Basha Idris 認為,埃及長絨棉在國際市場依然有龐大的需求。長絨棉的需求下降並非因為品質不佳。

這個政府的糟糕政策導致棉花價格的崩潰。

開羅商會出口部門主任 Al-Basha Idris

在棉農 Abd al-Aziz 看來,目前的棉花銷售市場不是被各種農業協會控制,就是被大商人控制,棉花的收購價往往會被壓低。他認為,從提供種子和生產工具、階段性跟進、延伸服務到採購和推廣的各個階段,政府都應為農民提供更多支援。

開羅大學農業經濟學教授 Gamal Seyam 則指出,由於經費緊張,過去30年來,埃及農業研究中心(Agricultural Research Center)的研究員並未在提高單位產量的課題上做出任何新成果。相比之下,美國棉花的畝產量已接近埃及棉的2倍,過去數年蠶食埃及棉國際市場份額的也正是來自美國的棉花。而在2016到2017年度,農業研究中心的研究經費僅有300萬埃及鎊(約33.8萬美元)

如何重現「白色黃金」昔日風光?

為挽回埃及長絨棉的頹勢,埃及政府甚至在2015年8月專門成立負責拯救棉花產業的委員會。埃及農業部發言人 Eid Hawwas 去年接受訪問時也表示,農業部已準備了一系列方案,目標包括使埃及棉的價格達到每砍塔爾2000埃及鎊(約225美元),將埃及棉田的規模擴張100萬畝、其中50萬畝用於生產棉花種子。

去年的假棉花醜聞後,市場對埃及棉真偽的關注似乎也較之前大幅提升。Welspun 公司對其供應鏈條展開調查,並取得使用埃及棉花協會(the Cotton Egypt Association)認證標誌到2020年的授權。Welspun 還計劃投資300萬美元在全世界推廣埃及棉。埃及棉花協會主任 Khaled Schuman 表示,這幾個月來埃及棉花協會收到了大量使用認證標誌的申請,僅去年12月至今就已與20個企業簽署協議。市場似乎比過去更看重真正使用100%埃及棉的供應商。

情況似乎正在發生好轉,棉花貿易公司 Modern Nile Cotton 主席 Ahmed Elbosaty 預計,今年埃及棉的產量將是上年的2到3倍。計劃今年把棉花產量翻倍的棉農 Waleed al-Saadany 也說,越來越多農民現在想要種植棉花,「2016到2017年標誌着埃及棉回歸的開始。」

46 %
去年11月埃及政府曾將埃及鎊兑美元一次性貶值46%,也成為刺激埃及棉出口的重要影響因素。

來源:路透社金融時報EgyptianstreetsAl-Monitor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