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藝人黑名單小史:從宣傳反攻大陸,到不許吃飯砸鍋

過去近三十年,這個所謂的封殺名單,隨着兩岸三地政治氛圍和利益拉鋸的變化,或隱或現地流傳、壯大着。


「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寧肯錯殺一千,不能放過一個」、 「喂不熟的『白眼狼』,掉進湯鍋的『老鼠屎』」、「螳臂當車、自取滅亡」……

別誤會。這些殺氣騰騰的責難,現今在大陸,針對的可不是什麼了不得的「階級敵人」,而是何韻詩、黃秋生、杜汶澤、王喜、戴立忍、陳玉勳、陳昇、張敬軒等一批港台藝人。

 2014年12月11日,香港歌手何韻詩在中環佔領區被警方帶走。
2014年12月11日,香港歌手何韻詩在中環佔領區被警方帶走。攝:Lucas Schifres/Getty Images

近年來,由於支持台灣的「太陽花」學運或香港的「佔中」運動、發布批評中共的言論,或者是因被「愛國藝人」舉報,他們接連被指為「台獨、港獨分子」。在港台娛樂業愈發依賴大陸市場的當下,大陸網民和官方媒體指責他們「分裂國家還敢來撈金」,強烈抵制他們參與的電視節目、電視劇和電影。無論他們本人怎麼辯解,粉絲和業界人士如何為之舉證,這些以愛國為名的行動都成功了。

共青團中央、《環球時報》、《中國國防報》頻頻發話的規格,微博動不動就轉發萬條、評論上百頁的氣勢,令資本和行業盡折腰——製片方將相關主演公開替換,電視台將相關唱將默默剔除,演唱會被取消了,歌曲從播放平台下架,正要上映的電影排片量被壓縮到1%以下。「小粉紅」(中國年輕一代民族主義網民)劍指之處,似乎無人能敵,只有望風披靡的份兒。

對此,長期在審查嚴管之下的大陸媒體也不由得驚歎: 「小粉紅一次又一次代替影迷和樂迷成為官方眼中的『民意』、封殺藝人的排頭兵、評判電影『政治底』的風紀委。」。香港《蘋果日報》則乾脆公布了「獨家自北京影視單位高層取得中國文化部封殺55組藝人名單」, 強調覆蓋面之大、牽涉程度之廣。不過,名單中的藝人本身表現倒平靜得多,「閃靈樂團團長 Doris 就指,『這不是舊聞嗎?大概10年前閃靈就在這名單』。」

的確,無論是給港台藝人扣上政治立場標籤,還是「愛國民眾」響應號召、激烈反應,在中國大陸從來不新鮮。而這個所謂的名單,也確實一直隨着兩岸三地政治氛圍和利益拉鋸的變化,或隱或現地流傳、壯大着。

「台獨藝人」,從陳水扁上台開始

早在1980年,當時在華語樂壇如日中天的台灣歌后鄧麗君,就被中共官方通報封殺,可謂大陸當局封殺港台藝人名單上的第一人。今人只道因她唱的是與主旋律大異其趣的「靡靡之音」,卻往往不知道當年的中國音樂協會西山會議給定的罪名是「宣傳反攻大陸」。她那首《何日君再來》,被解讀為「君」指國民黨軍隊,歌名指「何時收復失地」。

台灣歌后鄧麗君可謂大陸當局封殺港台藝人名單上的第一人。
台灣歌后鄧麗君可謂大陸當局封殺港台藝人名單上的第一人。網上圖片

不過,接下來的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末,則是港台藝人們與大陸受眾的蜜月期。

大陸改革開放持續推進,香港回歸定案並漸漸完成,台灣與大陸達成「九二共識」。這些時代背景,為當年的香港「四大天王」、梅豔芳、張國榮、李宗盛、羅大佑等巨星鋪平了深入大陸人心的北上道路。但意識形態的陰影依然遊蕩其間,其發出端也不僅是中國大陸。台灣當局曾有「禁止」香港藝人進大陸演出演唱的規定,一旦有人違規即在台灣封殺。四屆金像影帝梁家輝就曾受此害。反倒是大陸,在那十幾年間顯得頗為寬宏。

這暫時的和諧,被民進黨陳水扁當選台灣總統、結束國民黨長期統治所打破。就在當年,大陸的封殺名單上又多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張惠妹。她的罪名是在陳水扁就職典禮上演唱了中華民國國歌。消息一經傳出,大陸廣大歌迷立即指責她為「台獨」。 即使貴為天后,那幾年,張惠妹還是在大陸銷聲匿跡。

這只是開始。

陳水扁及其黨派的「綠營」立場(註:陳水扁上台後民進黨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稱台灣事實上已成為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使得大陸方面態度變化,並逐漸影響了一向勇於「愛國」的民眾。2008年,著名「中華民族主義者」司馬平邦轉載了當時網上流行的台灣綠營、藍營藝人名單。現在回頭看,仍觸目驚心——從各色一線明星周杰倫、任賢齊、張惠妹、五月天、F4,林志玲,到名導演吳念真(後來也被列入「封殺55組藝人名單」)都赫然在綠營之列,統統可被大陸方面認定成「台獨」。至於列出的證據,看起來則遠沒有以往「確鑿」:「最不應被遺忘的就是楊丞琳了,表面很乖,其實很壞的一個小女孩……林志玲與其母是不折不扣的台獨分子,其家庭據說有深的綠色背景…… 任賢齊和 S.H.E 曾公然在台灣某個綜藝節目中說:很討厭大陸人!F4居然說過:這個國家的人很弱智。」

那時,司馬平邦的口號已經與現在毫無兩樣了:「中國大陸娛樂市場不應再給那些支持分裂中國的藝人們混飯吃。」

「港獨藝人」,從雨傘革命開始

而在那些年裏,香港與大陸簽訂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自由行」飛速發展,本地影人陸續北上。同時,民間深怨陸客、「雙非」(註:父母皆非香港居民,通常是指中國大陸公民,在香港所生的嬰兒)、民主漸遭侵染之苦,港中矛盾漸起,本土意識一年強似一年。

終於,2012年,香港《蘋果日報》和《爽報》刊登整版「蝗蟲廣告」,吶喊 「香港人忍夠了」。在同年的反國民教育科運動中,年輕一代也盡情抒發了對於中共意識形態入港的恐懼。之前一直沒進入主流的「港獨」提法,在此躍升到輿論界成為議題。而事實上,即使是往往被引為「港獨」理論證據的《香港城邦論》,也並不認為香港應獨立,而是「提倡城邦自治,強調在一國兩制框架下香港自治的重要性」;只是「大量擁共者解讀自治即為獨立,以為藍色旗海等同反共」(《蘋果日報》語)。

但這時,「港獨藝人」的提法,在大陸還悄無聲息。輿論的真正轉折點,是2014年秋天驚天動地的「雨傘革命」。這場徹底暴露出香港各階層、各派別甚至各職業之間割裂之深的大事件,也席捲了香港演藝界。黃秋生、黃耀明、黃貫中、鄧紫棋、張家輝、何韻詩、蘇永康、張敬軒、杜汶澤、周潤發、梁朝偉等藝人表明支持「佔中」,而反對「佔中」的導演王晶則以公開絕交以明志。誠然,「佔中」本身有繁複的民主訴求以及時代背景。但在中共宣傳中,「佔中」就是別有用心的「港獨陰謀」。那麼支持佔中的藝人,自然也就是「港獨藝人」了。

就在「佔中」爆發幾個月前,台灣發生了聲勢毫不遜色的「太陽花」反服貿運動。台灣演藝界也同樣沒能置身事外。張懸、魏德聖、五月天、蔡康永等藝人表態支持。戴立忍、陳玉勳等導演也發言表示理解或關心。《人民日報》將兩大運動聯繫起來嚴厲抨擊:「正是『佔中』組織者和幕後操控者才最清楚『佔中』在做什麼,要把香港引向何處……事實證明,『佔中』勾結『台獨』,實施了催化『港獨』的行動。」

表明支持「佔中」的歌手之一黃耀明。圖為2014年10月10日,黃耀明在中環佔領區。
表明支持「佔中」的歌手之一黃耀明。圖為2014年10月10日,黃耀明在中環佔領區。攝:Martin Law/AFP

「打倒運動」,政府零成本

在這樣的宣傳口徑下,「台獨」和「港獨」藝人名單迅速發展壯大。娛樂圈裏,還出現了黃安這樣舉報同行是「港獨」、「台獨」為傲的告發者,情形與大陸文化大革命時的互相揭發異曲同工。而一旦被列入這「黑名單」,不論其本人政治傾向和出身背景究竟如何——比如,黃秋生就是著名的「毛左」,不僅熟讀《毛澤東選集》還主演了《老左正傳》;戴立忍並不支持「太陽花」而只是表示同情學生;張敬軒則是廣州人——統統被一齊被「打倒」。

其「打倒」的力度,很快從網上的謠諑、辱罵,進展到了業界聞之色變的地步。從戴立忍被迫退出大陸女演員趙薇導演的電影《沒有別的愛》、張敬軒被湖南衞視《歌手》節目除名,到陳玉勳導演的《健忘村》被壓縮排片,表面上看是受「小粉紅」的壓力,實際上無不被傳為是「上面發話了」。

對此,BBC 評論道:「上邊(大陸)是想殺一儆百,在國家主權安全、跟政府統一立場的這種事情上,寧枉勿縱,把紅線畫得虛一點,讓人容易踏線,從而讓這些意見領袖和藝人小心自己的言行。去冤枉一個藝人對他們(政府)來說是毫無成本——現在是這些藝人求我,要來吃我的飯,就別砸我的鍋,不是我在求你。」

政府沒付出的成本,卻讓大陸的片方、電視台都付了。雖然「黑名單」流傳已久,但官方監管風格一貫「霧裏看花」,從不明確說明其中哪些是「罪無可赦」,還有哪些是名單遺漏的,認定標準是什麼。次次都是等相關項目已經公布,官方才發難。因此而臨時換角導致的種種麻煩和花費,讓業界頭疼不已。 不止一位影視從業者向筆者抱怨過:真希望上面乾脆出個明確的封殺名單,別這麼藏着掖着,隨時更新,免得大家老是踩雷。

清醒的大陸媒體呼籲「那些『港獨藝人』絕大多數不是港獨」,指出政治掛帥並非兩岸三地產業合作的福音。但很快,相關聲音被刪帖的刪帖、警告的警告。

2016年3月,大陸中央政府發布的《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明確提出「港獨是沒有出路的」,也聲色俱厲地強調「堅決反對和遏制『台獨』分裂活動,絕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任何名義把台灣從祖國分裂出去。」 全國政協委員、大陸著名演員張國立將之進一步延伸為:「旗幟鮮明地反對那些分裂祖國的思想和搞台獨的人到我們這兒來掙錢。」這條言論,被《人民日報》作為當天的「兩會」亮點予以大力推崇。

看來,無論多麼冤枉、麻煩,這張「黑名單」註定還會繼續加長和流傳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