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Your Opinion:新特首來了,「香港真的還能再堅守住下一個五年嗎」?

特首選舉落幕,有人心懷希望,認為每一次選舉都是有益的嘗試;但也有人深感無力,「香港還能再堅守住下一個五年嗎?」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editor@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2017年3月27日,林鄭月娥當選後落區接觸市民。
2017年3月27日,林鄭月娥當選後落區接觸市民。攝:陳朗熹/端傳媒

去年10月,退休法官胡國興率先宣佈參選,打響了五年一度的特首選戰。經過選委會提名,3月1日,三位候選人成功入閘,開啟激烈交鋒。最終,林鄭月娥獲得 777 票,擊敗另外兩位候選人曾俊華及胡國興,當選下一任行政長官。

回歸 20 週年,第五任特首,此次選舉自始至終都備受矚目。過去五年香港社會撕裂的狀況,讓「沒票投」的民眾憂心忡忡。強調政綱的林鄭月娥,熟悉法律的胡國興,和民意高企的曾俊華,都代表着政治光譜上不同派系人士的期待。然而小圈子的選舉中,民意未能化為選票。屢次掀起市民狂熱的曾俊華最終落敗,獲勝的林鄭月娥成為第一位低民望取勝的特首。從「Anyone but CY」到「lesser evil」,有人說,這是一場全民妥協的盛會。

伴隨特首選戰一路走來,民眾有各自心儀的候選人,讀者們也在端的文章圓桌下發表了不同的聲音。香港的未來何去何從?當一切塵埃落定,我們來聽聽大家的心聲。

曾俊華落敗,碎了誰的夢?

曾俊華在近兩個月來深入民心,以「團結、希望、信任」的口號,掀起了選戰中的「曾俊華熱潮」。選舉前兩日,他乘巴士周遊港島,並在造勢晚會上吸引幾千市民到場支持。許多人說,曾俊華在這個無普選的城市營造了一場虛擬的選舉夢。然而夢醒時分,他卻未能成功走完「最後一里路」。

很多支持曾俊華的人,靠的並非他過往的政跡,而是他口裡和實踐裡的包容和團結;很多人從此看到希望。

by jamesfung

FionaFu :睜開雙眼做場夢,問你送我歸家有何用。雖然我不是香港人,但在fb上一路看到薯片叔叔的競選過程,都經常眼角濕濕。特別是24日晚人潮中的一番話,更有一種末世中的狂歡之感。這兩個多月來,薯片,胡官陪著香港人發一場夢,在這場夢裡民意真的會被傳達,香港人真的可以選出自己中意的特首。夢始終還是要醒的,林太777當選就像工作日早上的鬧鐘,夢境再美好,被窩再暖和,突然驚醒也只是見到四面白墻而已。如果還有尚存幻想的人,這次也應該清醒了吧。

Autosilo:退休高官告別公務員生涯的黃金墓誌銘,佢真係好彩(編按:他真是運氣好),碰上做著泛民找民主化身公仔替身的黃金檔期。不過,歡呼過後,熱淚過後,始終要回歸現實,很快,無咩人會再記得,因為呢個只係一個市民無份投票嘅選舉。

jamesfung:曾俊華是否為最佳選擇,其實並不重要,更重要的,是香港人在重重枷鎖和限制之下對前景的看法。 林鄭體恤基層或者曾俊華親商與否,先不再作深究。 為何香港人在明知兩者皆為建制派,兩者都未有對香港的政治前境立下明確的路線圖前,寧選曾也棄林鄭,這才是這場選戰中最值得思考的問題。

為甚麼這些平常默默無言的市民也會出來支持曾俊華? 他們沒有受人指使,沒有金錢回報,而且早在選舉之始,幾乎已肯定這是不可能贏的選舉。 為甚麼? 因為香港一直所持的包容並蓄,一直不分左中右的社會,在過去五年急速左傾。 這個城市,以前從來不論出身政見,只求才學能力;現在卻因政治上的左傾而變得兩極。

走在中間的空間既已被壓縮,愛惜這個城市的人,不引見這裡沉淪下去,走出來希望重新團結社會,這其實是一種反應。 很多支持曾俊華的人,靠的並非他過往的政跡,而是他口裡和實踐裡的包容和團結;很多人從此看到希望。

当然会有人只有面包就够了,不在乎玫瑰,可是也不能阻止别人去追逐玫瑰和美梦不是吗?

by Auc

df2017: 集會的高潮是薯片致詞,他未入正題前便多謝警察幫忙,巿民即時報以熱烈掌聲。這個互動是很自然的,完全沒有預先彩排。因為薯片是由衷多謝,巿民是由衷讚賞,所以我相信在場執勤的警察也應該感受到薯片和巿民的‘由衷’。

當然,被刻意撕裂的警民關係不會就此消弭於無形,但總要開始,更重要的是,要由適當的人在適當的時間開始進行修復。薯片便是修復撕裂的最佳人選。因為,我覺得當薯片向警察致謝時,他只是下意識地覺得應該這樣做而並非蓄意要‘修補撕裂’。而正正就是他的‘下意識’更讓人感到這是他的由衷之言。而支持他的巿民很自然地便被這由衷的謝意感染而向警察們投以讚賞的掌聲。請問林鄭做得到嗎?

dwap :曾俊華上台香港也不會包容團結,他本身信奉無為而治,懶散閒淡,泛民利用他抽水攻擊中央建制,他也樂在其中做好人.泛民中大部份是機會主義者,少數是原教旨主義者. 難成大器。香港樓價高企,資金氾濫,街上各色人等湧湧,只有移民入,何來移民出?

Auc :民主当然不能当饭吃,可是专制和奴役也一样不能当饭吃。能把这些当饭吃的都是在其中找到了面包的人。我相信你我都不是其中一员。

无论民主国家也好,专制国家也好,富裕的有,贫困的也有,这都是无可更改的既定事实,你放眼看去如果一个国家全是富裕的,那肯定是假的,如果有百分之九十富裕,那么就是百分之九十可能是假的。而在专制国家就算你属于富裕一类,可以享有百分之二十或者多少的专制利益分成,你还是要在剩下的百分之八十里困于锁链。当然民主制度中你也会困于锁链,不同的是这锁链是别人给你的还是你自己给你的。

没有人愿意给自己加上锁链,就注定了民主只可能是一个梦。好在它是一个美梦。当然会有人只有面包就够了,不在乎玫瑰,可是也不能阻止别人去追逐玫瑰和美梦不是吗?

再说,仅仅是有梦不就是好的吗?

如果歷史可以重寫,結局是否會不同?

2017年3月26日,黃之鋒等人在場外市威,要求撤銷人大八三一。
2017年3月26日,黃之鋒等人在場外市威,要求撤銷人大八三一。攝:林振東/端傳媒

此次特首選舉又重新引起大家對於2014年「8.31」框架的討論。有人說,如果當時「袋住先」(先接受了再說),通過「8.31」框架下的政改方案,今日結局或許會不同。對此,網友子靜問出了許多人的疑惑:「在這個局中,市民能投票更好?還是繼續做看客更好?」歷史無法重新書寫,但我們仍可以設想,如果一切重來會怎樣?

在一片撐曾的歡呼中,「我都冇票投」是一句掃興但真實的話。

by 子靜

jamesfung:換個實際例子說明,如果用「831框架」,今次的選戰將不會是3人對陣,而是梁振英對葉劉淑儀;甚至是梁振英對梁君彥。總之,人為操控的目標,一定是保送預定的人選(如梁振英)和陪跑的人選(總之見到都會作嘔的人選)。要曾俊華出閘普選?少年,你太天真了。

9_9Oops:@jamesfung:並不是說選民手中有票就好,如果有這種名義上的票就可以讓非選委的普通選民滿足,那麼今次選的結果也沒有那麼難吃下去。

831框架的篩選機制,其實比現時的制度更陰險,在經過兩重確認後如果真的出現小概率事件,建制仍然可以發動組織票,將麻煩的人選靠人海戰術篩走。最終勝選人還可以靠普選的光環四方加持,blingbling地向世界宣告一國兩制落實啦呀落實啦!

jamesfung:其實「831框架」雖然有問題,但也未嘗是無法修補。最重要的,是在通過「831」之時,同時要通過一個路線圖,說明在「831」後如何和何時可以降低提委會的提名門檻。如果中央真的有心讓香港市民直選特首,這個路線圖就是必須的。

我想更重要的問題,是中央根本對「普選」有另一套看法。「831」下這種高度篩選下的普選,就是中央在這個形勢下定義了的「普選」,或者可正名為「中國式普選」。這種「普選」,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定義的「普及選舉」,即「由每一公民,在沒有任何種族、宗教、良心、社會地位,以及任何不合理限制之下,在定期和不受干預的情況下自由選出代表」,分別非常大。要香港人盲目接受「中國式普選」等同「普選」,這是不可能的。 說到底,如果這種「中國式纙輯」(又叫謊言)真的可以取代真理和公義,我們國家的軟實力就不會如此不濟了。你看其他國家的人怎樣看我們華人/中國人?

再簡單一點,反對「831」,其實是相信真實或是相信謊言的爭論。既然實實在在的在《中英聯口合聲明》和《基本法》寫明了有普選,中央和香港,就有責任要付之實行,實行也是要真實的,不是耍潑皮講大話的。 我們既然是這個國家的一份子,就有責任推動國家走向文明,而非走向虛空和大話;否則,我們每個人就是製造謊言的共犯。力求中央以國際標準實行香港的普選,也是真切希望我們國家在世界上展現軟實力的願望。這事絕對不能含糊。

子靜: 曾俊華代表什麼?一開始他是泛民論述中的「lesser evil」,是一個消極的排除法後得出來的結果,後來憑着他個人表現出的政治魅力,吸引了市民和選委,開始認為他是值得投票擁護的候選人,即使他支持831及23條立法。

我始終不認為有必要探討曾俊華能否在831框架下入閘,歷史沒有如果。問題是,市民在這次選舉表達得很清楚,即使是一位建制候選人,只要他「形象」夠好,市民也可能擁護他。民主派選委也表達得很清楚,會策略地投票給「相對更好」的候選人,而不是作更有力的表態,或爭取更大的政治讓步。

市民渴望表態,而泛民仍想造王,是這次選舉的啟示。831框架並非沒有問題,你們所述的問題都合理,但如果林鄭再推一次831政改,社會應該怎樣回應?再次抱着「在世界上展現軟實力的願望」否決政改,連帶否決立法會改革的可能性?還是要候選人直接面對選民的意願,直接下區拉票?在這層意義下為什麼選票是「毫無意義」的?

我必須承認,對於所謂「真的民主制度」和「國際標準普選」,我並不認為輿論有提供任何可行的實踐手段。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 @jamesfung 會指摘「理論化的想像」,現在所有脫離831框架的討論都是理論化的想像。如果香港社會和中央政府註定無法找到一個能溝通及改進的方案,那結論只能是雙方的激化,即港獨主張及CY2.0,把香港推向更激烈的政治鬥爭。而這恰恰是市民在這次選舉中所不願看到的。我說我的觀點保守,原因亦在於此。

經過今次選舉,在又一次政治代理人小圈子選舉之中,市民仍然無處著力。在一片撐曾的歡呼中,「我都冇票投」是一句掃興但真實的話。

即使用你的例子來思考,假如選舉是梁振英對葉劉淑儀,是梁振英對梁君彥,還是林鄭對葉劉,在這個局中,市民能投票更好?還是繼續做看客更好?這是我的疑問。

選舉過後,又將是新的倒退嗎?

2017年3月26日,有親中團隊聚集,表示愛國愛港及支持警隊執法。
2017年3月26日,有親中團隊聚集,表示愛國愛港及支持警隊執法。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馬嶽在寫給端的評論中說到:「每一次選舉,都可帶來一次倒退。」對於香港未來的五年,有人仍然心懷希望,認為每一次選舉都是一次有益的嘗試;但也有許多人失望卻深感無力,網友 ericcccccli 問到:香港真的還能再堅守住下一個五年嗎?

Hsiachin:新的特首究竟是要如何才能取得「認受性」,這是很有趣的問題。 社會分化如此之大,即便是實行真普選,這些裂痕和兩極觀點能夠真正修補嗎?這問題似乎就這麼被擱置了,但是擱置不代表不存在,時間一長就被忘記了,然後就像「港獨」一般被推波助瀾成了一個「真議題」。

牆奴:彈丸之地想要不被外部勢力干涉的確很難。不管怎麼說,只有增強民間社會的自組織能力,才可以儘可能減少對強權的依賴,才能積累下民主的基礎。

可以預見,在不遠的未來,香港和臺灣的文明發展進程都會受中國影響而面臨倒退的風險。因此,兩地想獨善其身是行不通的,唯有在更廣的視野下,善於利用國際形勢,積極協助中國本身實現社會轉型,才是長安之策。當然,本地自組織能力的發展仍然是關鍵。想當年,如此強大的納粹德國也沒能把軍事力量可忽略的冰島侵佔下來。

px :每一次的特首选举都是一次有益的尝试,和以往的选举相比,此次其实谈不上退步,最多原地踏步。真正改变的是民主与建制的实力对比和中共的处事手法。

ericcccccli:真的是失望到了極點,但卻又無能為力。連最後一點休養生息守護法治的機會都是妄想,香港真的還能再堅守住下一個五年嗎

這本就是一場全民妥協的聖會。

by 章灵北

ryo819:說真的 特首和港督是誰我們從來沒權選擇 個人認為普不普選不是核心問題 而受任的特首是否有心去做 比起老政客 我更希望胡官能當上特首 大法官給我的印象就是公平公正,不徧重商界也不過度給予基層福利 為香港法律把關 我最擔心就是香港的自由,廉潔,道德水平會嚴重受內地影響 然而現實就像美國大選一樣 中間派就是得不到支持

roysen:對香港的前途還是覺得悲觀⋯ 民間社會的自組織能力,是對共同體的極高要求。若說外部勢力干涉會刺激其成形,也可以說過於強大的外力會將其扼殺於萌芽之中。香港的情況,像後者。估計是因為,逃離很容易吧,一波移民潮就足以重塑香港。

IMChaos :不管是曾俊华还是范徐丽泰,甚至是泛民上台目前都不会给香港的现状带来实质改变。香港再什么无止尽的斗下去输的谁也不是,是香港。泛民派上台就一定能给香港带来新希望吗?我想反而会带来香港社会进一步的恶化,沉迷于政治的斗争不如做一些实质的改变。激进是泛民最大的失误,明知道自己是难以改变现状的少数派,以卵击石除了证明自己所谓的“信仰”以外对香港并没有什么好处,缓慢地渗透才是明智的选择。

章灵北:选谁都一样,坐在那个位置上,没有第二个选择。港人不能也不应奢求特首来缓解这个港人意志与中央意志之间的无解矛盾。在捍卫香港的法治、自由、廉洁的问题上,立法会和最高法院看起来都比特首更有希望。至于改善民生,解决住房问题,你们感觉目前北京的状态,比香港要更好吗。Less evil, 五年前我也有听身边人在讲Less evil, 那时候,我们也满心期待呢,真的。

在非普選下選特首,參與投票就已算妥協。大家都明知不論是誰坐在那個位置上,都會幾乎幹出差不多的事,幾乎沒有人能憑肉身抵御住港民和中央如此水火不容的矛盾,堅持信念與原則為民,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也無所謂倒退,這個場合喊「真普選」當然很好,卻實在沒用,場合不對頭,這本就是一場全民妥協的聖會。梁文道週日在蘋果日報的文章講得更生動:港民支持薯片,是真的已經把自己的訴求放到無比卑微的地步了,已經妥協到塵土里了。

遊戲重新開局,未來艱險更加,來自百姓對清明政治的訴求,不會因為這場欽點而減分毫,泛民需要驚醒,港人不必低沉,天佑香港。

新特首,我想同你講……

林鄭月娥一直被盛傳為「中央唯一支持」的候選人,其民望一直不如曾俊華,但卻以逾後者兩倍的票數成為了香港第一位女特首。777票,幾乎全部來自建制陣營,也遠超梁振英上屆獲得的 689 票。在勝選宣言中她表示,作為行政長官,會竭盡所能去維護「一國兩制」、堅守香港的核心價值。

林鄭月娥當選後,建制派選委表現興奮,甚至舉起國旗慶祝。然而會場內外很多人卻忍不住落淚,也有選委激動大喊「西環傀儡」。被稱為「CY 2.0」的新特首,會收穫大家怎樣的期待與質疑呢?

洛秋心:無論你係邊個,想同你講,如果你要做CY2.0,唔好意思,雨傘運動2.0等緊你。

盜火者:中國不少貪官是苦出身,靠個人努力,一步一步爬山上高位。但事實證明,少時越苦,居高位時就愈貪,愈加收不住手。為何?皆因對貧窮的恐懼已經深入骨髓。

林鄭是否苦出身不得知,假如是,則更不能當選,深入骨髓的那份對權威服從的人格(見米爾倫電擊實驗)令她俯首北京,對高位,權力以及財富的戀棧(事實上她與眾多大商家有剪不清理還亂的利益關係),都令她不會為基層利益著想。

政客不說謊就不是政客。

漩渦裏的滾滾紅麈:優先處理房屋問題,盡可能協調不同立場的人參與討論。不要將所有反對聲音標籤為「港獨」,大部分香港人已經對政治冷感,新政府先做好民生就好。

教育界人士:想你們任內提升文憑老師職級至學位教師職級。二十年前董伯伯提升教師入職學歷,由文憑升至學位。但二十年過後,政府仍未平等對待教師,沒有將教師職級學任化,形成學位教師成為升職位。

我的自戀時代:知道Carrie行事作风, 有迅速, 猛烈一面,,希望更多的和香港市民沟通,,民意不只是工具。祝香港未来更好。

KX:每一個5年都可能給未來50年買下惡種。希望林太能真正和社會connect,而不是活在建制派的泡泡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