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戰 觀點

劉細良:特首選舉落幕,四回合勝敗盤點

這次遊戲本質上不屬選舉,而是一場中港之間的角力,而參與博弈的有多股勢力,這得先由梁振英不獲中央支持連任説起。


【編者按】:本文作者在此次特首選舉中支持曾俊華。

3月27日,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行政長官梁振英會面。
3月27日,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行政長官梁振英會面。攝:陳朗熹/端傳媒

在香港人心中,曾俊華敗選是意料中事。林鄭月娥拿到777票,她說是自己一票一票拿回來的,香港人也知道是謊言。其實一開始大部分市民就相信,最後當選的會是林鄭月娥,大家彷彿早就看透了這是場欽點遊戲,連小圈子選舉也不是,只是不願相信。現在一切塵埃落定,但究竟這場所謂的特首選舉,勝負是否就如表面所見呢?

博弈第一回:ABC

這次遊戲本質上不屬選舉,而是一場中港之間的角力,而參與博弈的有多股勢力,這得先由梁振英不獲中央支持連任説起。梁退出角逐當日可説十分突然,正當梁營人馬四出吹風表示梁振英反港獨有功獲中央領導支持,準備角逐連任,但話口未完就召開記者會,以照顧家庭為理由退出。不少港人包括筆者當時估計,是梁挑起矛盾搞政治鬥爭的管治手法惹來中央不滿,北京希望吹和風,所以一方面發還回鄉證予泛民,另一方面放棄梁振英,可以說是正面回應泛民兩大訴求。於是,香港人期望在下屆特首人選問題上,北京也一樣會轉向支持溫和開明建制派人士,而財政司曾俊華在當時,正是不二之選。

可是,這似乎只是香港人的一廂情願,北京棄梁的真正原因,據建制派資深人士估計,是以本土工商界為主力的唐營(上屆支持唐英年的選委陣營),堅決拒絕支持梁振英連任,即所謂 ABC 策略(Anyone But CY),而唐營主力與曾俊華雙方是有默契的,所以曾早在半年前已開始備選。因此,當北京派人來港就12月選舉委員會(選委會)委員選舉進行摸底,一摸之下便發覺形勢不妙,泛民將在專業界別大勝,加上唐營選委,只要兩大陣營結盟,就有足夠票數造王。北京是在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下棄梁,因為他們沒有信心可以保送梁當選,所以由始至終根本不存在否定梁治港路線,而這條強硬路線背後其實是北京中央領導。第一場博弈,以香港工商界反梁勢力勝利告終。

博弈第二回:拆散工商界

對北京來說,中央主導特首選舉的角色及權力是不容挑戰的,棄梁之事北京已經失去了主動權,如果由香港本地工商勢力主導推出的曾俊華當上特首,那中央權威何存?於是棄梁之後,北京立即由董建華遊說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出馬,這解釋了為何林鄭早前剛表示要退休,最後卻突然改變主意。如果北京早早決定棄梁,情況應該如當年棄董一樣,一年前已經暗中培養曾蔭權接任。

北京挑選林鄭,並非什麼曾俊華勾結外國勢力、搞顏色革命,而是要顯示中央權威,不能予香港工商界過分主導局面。這解釋了為何曾俊華一直充滿信心,其實並非因為得到習近平支持,而是因為手上曾經握着足夠當選的票。林鄭出選,唐營分裂的話,工商界手上的選票就無法造王。田北俊曾表示工商界會有50至100票投給曾俊華,地產財團手上控制百多票,他們一旦分裂,曾俊華就敗局已定。相反林鄭手上有五百鐵票,只要加上工商界及少許泛民票就篤定當選。當時北京定下三高指標,即高提名票、高得票、高民望。

博弈第三回:泛民算盤

泛民他們原本也是訂下 ABC 原則,作為其選委聯盟300+的團結基礎,為了反梁振英,他們早已決定不派人參選,並會將選票投到最有力打敗梁的人身上。這個策略在第一回合是成功迫退了梁振英,但當林鄭頂上去後,失去了反梁焦點,泛民陣營開始分裂。本來北京推出林鄭是一步妙着,可望同時拆散唐營及泛民,因為北京預計林鄭「能吏」形象,與民主黨交手多年,可以吸納部分泛民選委支持。但北京棋差一着,錯估了香港人「反梁情意結」,誤以為香港人是針對梁個人,而不承認是針對他的管治作風及鬥爭為綱的手段,這一誤判令往下的選情出現了未能預估的變化。

林鄭宣布考慮參選時,主動表明其中一項考慮是能否可以延續梁振英施政,我相信當時她未有預計這句話往後帶來的災難性影響。而同一時間,梁振英左右手張志剛公開表示北京換人但不會換路線,外界於是認定林鄭會是梁路線繼承者,烙上了「梁振英2.0」形象,加上本地共黨官僚在港四出為林鄭拉提名票,惹人反感,「梁振英2.0」令林鄭在極短時間內失去了爭取中間派選委的政治能量,而泛民選委則藉此重新集結,ABC 的 C 由 CY 變了 Carrie(林鄭月娥英文名)。

泛民本來是被動的,但因「林鄭變CY」,泛民選委變了積極的挺曾派,以 lesser evil 為理由,支持政見保守的建制派曾俊華。其實泛民同時也是借曾俊華來與北京中央角力,於是已呈一盤散沙的300+選委開始聚焦討論應否全投曽俊華。而泛民選委中的激進派曾意圖另定議程,擺脫挺曾,如梁國雄一度宣布參選、社福界支持胡國興入閘,或者投白票,但最終不成氣候。原因在於第二個北京估計以外的變數出現:「薯粉現象」(編按:「薯粉」指曾俊華支持者)。

博弈第四回:香港人與北京

曾俊華在敗選宣言中如是説:「有人說,今次這場選舉,我好像和全香港人一齊發了一個夢,直至今日,我們終於夢醒了。我好相信,我們一齊發的這一個夢,一個令香港可以變得更加民主、更加包容、更加繁榮、所有人可以活得更好更快樂的夢,已經實實在在地改變香港,也改變每一個香港人同我們的下一代,令到他們願意和我們繼續去發這一個夢,直至我們的夢想,有一天成真。」這個追夢過程,既觸動人心,也傷盡人心,絕對是北京估計之外。

曾俊華在辭職參選前一年,已着手經營其網上平台,建立一個香港本位的柔性形象,例如世界盃外圍賽中港大戰他公開撐港隊,又例如提出另一角度解讀本土運動,當時其實已經得到良好反應,民望逐步攀升,超越了一直領先的林鄭月娥。他的競選工程只是沿着舊路進行,那些社交媒體短片製作專業,但最重要的是他抓住了過去幾年香港市民糾結所在──禮崩樂壞、喪失程序公義、有權用盡、鬥爭不絕,於是他針對性提出休養生息及大團結。在後梁振英時代,大家都需要治療集體心靈創傷,曾俊華絕對是個「治癒系」候選人。他的政綱保守,根本同林鄭沒有多大分別,他是賣個人性格、真誠和信念的。

結果,「薯粉」猶如雪球愈滾愈大,成功爭取到一班由淺藍到深黃光譜的支持者,打破了建制派欠缺自發群眾基礎的宿命,一方面令他民望急升,大幅拋離林鄭,而薯粉也成功迫使泛民 all in 曾俊華。曾的落敗,當然會令這些支持者開始產生政治怨懟,不滿共產黨踐踏香港人感情,短期內這股失望、不滿情緒未必能轉化成政治運動,但將為低迷的反對運動添上生力軍。

四回博弈得失算帳

這四回博弈最後究竟誰勝誰負?大輸家是北京,表面維持了中央權威,拆散唐營,保送唯一候選人林鄭上壘,但曾俊華高民望落敗,是最有力否定欽點做法的證明。北京付出的代價是失去了一大片中間派溫和支持者,高度自治走樣變形,中港關係形加對立,要修補談何容易?

林鄭是第二個輸家,本來特首之位已經十拿九穏,但整個競選工程甩漏多之餘,也盡顯其與時代脫節,政治判斷力欠奉。政治關乎公眾觀感,若短期內無法擺脫「梁振英2.0」,難以組織具政治能量的政府,推動施政,這屆政府未開局已宣布政治上失敗,北京與林鄭雖勝猶敗。

本地工商界以唐營為首,表面成功造王,但同樣是輸家。他們逆民意支持林鄭月娥,最後也不能保住自己經濟利益,因為中資大舉進軍香港地產,他們無論怎樣與北京合作,其實也改變不了這大局,但薯粉們會記住唐營在今次選舉中的所作所為。

至於泛民、曾俊華及薯粉雖敗猶勝,他們站在民意一邊,打了一場漂亮的敗仗。香港人會記得曾俊華,薯粉的夢雖然碎了,但這正正考驗他們今後會否有毅力去令夢想成真。

(劉細良,香港跨媒體時事評論員,曾任職民主黨智囊,其後從事傳媒,曾任香港政府屬下的香港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